• 二十七 拍卖会

    更新时间:2018-09-05 14:55:11本章字数:3084字

    三光的话好比是一针兴奋剂,又使我们恢复了精神。

    大力看看我们几人,慢条斯理地说道:“大概五六天前,我在邯郸火车站看到有五个人行色匆匆,都背着很重的行囊,断定其中有油水可捞。尤其是这四个人衣着光鲜,不像是本地人,我便尾随在他们后面。从一个胖子的行囊里拿出了这个东西。”说着,他把一只玉佩从风衣的口袋里拿出来放在了桌上。

    茂叔“嚯”地站起来,隔着桌子探过去身子一把将玉佩抓过来,仔细鉴定起来,然后他没有说话,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金锁。金锁淡淡地说道:“好东西!”

    大力接着说:“我平时有四不偷:一不偷没有生活来源的人;二不偷生活拮据的人;三不偷年迈力衰的人;四不偷勤劳致富的人。那天我看那五个人也不是什么好人,一个个都长得凶神恶煞,尤其是其中还有一个叫孙进的小混混儿,还有一个小日本儿,所以才顺手拿了一点儿东西。”

    我虽然佩服大力的身手,但还是心里暗暗窃笑:大力说这些事情的时候,语气平和,神态怡然,就像自己偷盗是天经地义一样。但是不得不承认,在当今物欲横流金钱至上的社会下,能够做到像大力这样盗亦有道的估计也仅有他一人而已。

    我问道:“除了这只玉佩,你应该还有一点儿收获吧?”

    大力嘴角一扬,笑了,他又打开自己的钱包拿出了一张火车票给我看,说:“还有其中一个人的火车票。”

    我接过来看看车票,上面的日期是十二月七日,目的地是秦皇岛,没想到这群人居然又回去了。

    我拿火车票给他们看。

    大力喝了一口水,说:“来的路上三光已经对我讲了事情的大概,我想知道你们下一步怎么办?”

    金锁说:“等一下,我到现在还云里雾里呢,你们到底在干什么啊,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我看看三光,不知道该怎么跟金锁说。

    三光对金锁说道:“不是我们不说,大力是在道儿上混的,知道这些无所谓,但是你不一样。听哥哥的,知道这件事的人越少越好,一旦卷进来了,想退出都不可能了。”

    “少来,是兄弟就别说这个!”金锁爽快地说道:“咱们当初上学的时候除了媳妇儿不平分啥都可以平分,现在也一样,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不能看着你们俩忙活。”

    茂叔说道:“要不咱们就带上金锁一起去吧,人多也好有个照应。”

    三光思索片刻说道:“事不宜迟,我们马上出发。大力,麻烦你跟我们一起去,有地方需要你帮忙,何况你也是秦皇岛人,人脉也比我们熟。”

    大力站起来说道:“没说的,光哥一句话,小弟万死不辞!”我这才知道,原来李力力竟然是秦皇岛人。

    我们买了当天晚上的火车返回秦皇岛。一路上,三光去对金锁说明了事情的来龙去脉。金锁听完又是惊愕又是兴奋,本来就从事古董研究的他,当然对国宝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而我则更对大力感兴趣,但我也知道道儿上的些许规矩,不该问的绝对不能乱问,例如大力的身世以及这手神偷的功夫是跟谁学的。所以只好问了一些大力是怎么与三光认识的这些无关痛痒的问题。

    大力漠然地看着窗外迅速滑过的阑珊灯火,娓娓道出了当年那段事由。去年,武安当地的一位富豪家中丢失了一对儿作为传家之宝流传下来的铜镜,而大力被当做了嫌疑人进了大狱。多亏三光及时破了案子,救大力出了监牢。从那时起大力就在心里笃定,自己欠三光一条命,这是一辈子都还不完的情。就像大力对我最后说的:“人这一辈子,钱是挣不完的,人死的时候甚至都搞不清自己究竟有多少钱。但是兄弟是值得用一辈子去铭记的,最起码有朝一日我死了,我会记得我的兄弟!我希望来世如果有机会,大家还是好兄弟!”

    我重重地点点头,也许一些人会看不起所谓的兄弟情义,认为那是一种鲁莽的绿林作风。但是我要说的是,我们之间并不是那种哥们儿义气,而是一种真真正正,实实在在的好朋友。看着窗外夜幕笼罩的大地,我思绪万千。

    第二天天还没亮,我们就到达了秦皇岛。大家稍作调整,也就是睡了一两个小时就投入到了寻找小林的工作中。茂叔在我们的一再劝阻下,无奈地回到了他的古玩店。我们四个人则分为两组,因为我和大力都见过小林,但是三光和金锁没有。所以我和金锁一组,三光和大力一组,兵分两路,并相约晚上到茂叔的古玩店集合。对于秦皇岛,我们四个人都不陌生,毕竟我们大学是在这里上的,而大力本身就是秦皇岛人,自然轻车熟路。

    我一边走一边对金锁介绍着秦皇岛这一年多来的变化,说到得意之处还不忘高谈阔论一番。今天正值周末,街上人来人往,周末出行俨然已是大家平日休闲的必要选择了。忽然,有一个女孩儿冲我迎面走来,面带微笑发给我一张传单:“先生您好,请看一下。”我上大学的时候,曾经也像这样立在寒风中发过传单,知道这些人的辛劳,所以向来是来者不拒。我同样微笑地接过传单,礼貌地看了一下。这份传单是一本精致的小册子,打开扉页,赫然印着“港城慈善拍卖会”,一页页的看下去,无非是说什么近日要在某酒店的国际会议厅举办大型慈善明清文物拍卖会……我不禁笑着对金锁说:“看见没,又是有钱人的游戏。”

    金锁拿过传单,看了一遍说:“文物是为这些有钱人准备的,可惜啊,他们当中大部分人都是附庸风雅。我在天津的时候曾到过一位房地产大亨的家里,他的书房中古玩字画每一件都价值连城,可笑的是他居然一件都叫不出名字,甚至说不出文物所在的年代。唉,咱们老祖宗留下的这点儿好东西都被他们糟蹋了……”

    我们去拜访了秦皇岛的日本商会,会长是名中日混血儿,他知道我们要找一个叫小林的日本人后,说道:“日本的人口有一亿多,但是姓氏就有十一万多,小林只是这个人的姓氏,我还需要客人的名字才能帮你们查,看看是不是我们商会的人。”

    我忽然想起来那个拍卖会,于是问道:“后天秦皇岛会有一个大型的拍卖会,不知道日本商会会不会参加?”

    会长笑了,说:“我们只是列席,不会举牌竞拍的,因为这毕竟是中国的文物,留在中国才能彰显出它的价值,这也是我们和所有在秦皇岛的外国商会都协商好的。”

    从日本商会出来后,金锁问我:“你怀疑那个拍卖会?”

    我不确定地说:“我也不知道,但我想小林很可能还留在秦皇岛。”

    “为什么?”

    “秦皇岛的山海关机场不是国际机场,如果他真想回国的话,就应该去北京直接搭乘国际航班回国,为什么还要来一次秦皇岛呢?”

    我们俩参详半天也没有结果。

    夜幕逐渐降临,秦皇岛是海滨城市,昼夜温差很大,尤其是在刮风的时候更是如此,冷得让人受不了。天上的月光皓明,却没有星星,路灯将我们的影子拖曳得很长。我和金锁几乎是跑回古逸轩的。推开门,三光和大力已经回来了,一人一杯热水,看样子也冻得够呛。茂叔急忙迎上来:“怎么样,冻坏了吧?快,赶快喝口热水。”

    我和金锁几乎是从茂叔手里抢过热水杯的,三步并作两步走到电暖风前。一间不大的店面满满*地挤下了我们五个人。

    茂叔问:“有小林的消息吗?”

    我摇摇头,问三光:“你们呢?”

    他们也都摇头。

    三光拿出了一张宣传单拍在了柜台上,说:“你们先看看这个吧。”

    我不用看就知道,这就是慈善拍卖会的宣传单。

    三光点了一颗烟说道:“我怀疑这个拍卖会是挂羊头卖狗肉,名义上是拍卖,实际是销赃。我想咱们有必要去看一看。”

    大力说:“但是我们现在都是无名小卒,能去拍卖会的都是达官贵人,我们去的话只怕连保安都不放我们进去。”

    “嗯,还真是这样。”金锁说道。

    我想了一会儿,说:“我以前作销售的时候结识了一些大公司的老总,有一些私交不错,是不是可以借助他们去混进去呢?”

    茂叔表示了赞同:“这是个好办法!”

    三光却说道:“还是行不通。如果咱们进去了,拍卖的真是东陵国宝的话,咱们是没有资格叫价的。”他扫视了一下我们四个人:“只怕咱们五个人的身家性命全加起来也买不了一件文物啊。”

    三光的话无疑说道了点子上,茂叔说道:“那……那意思就是咱们束手无策了?”

    金锁意味深长地说道:“未必,别忘了我们也有一个有钱的朋友。”说完,他呷了一口热水。

    三光我们异口同声:“贱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