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十八 高手

    更新时间:2018-09-05 14:55:11本章字数:3181字

    “贱龙”不过是一个外号,本人叫黄龙,是重庆人,生得又矮又胖,典型的南方人的面孔。在十五个男生中排第二。大学时我们男生常聚在宿舍看《侏罗纪公园》。在第二部中有一个镜头是一群巨大的剑龙走过,那时我无意中叫了一声:“剑龙!”“贱龙”的雅号不胫而走,由此得名。而黄龙也很有意思,为了让自己心理平衡也给我起了一个“师太”的外号,这也是源于当初比较流行的那个笑话——“师太,你就从了老衲吧!”但是虽然我们都想到要联系贱龙,可是毕竟已经一年半多了,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一个电话就劳烦他过来会不会太唐突了?

    最终思量很久,金锁给贱龙打了一个电话。贱龙听了一下事情的原委,二话不说就表示明天到秦皇岛。

    翌日,阳光明媚,贱龙出现在我们面前时身着深蓝色大氅,一身职业装的打扮。见面少不了一番寒暄。贱龙很高兴:“看来你们都过得不错啊!”

    “不错归不错,就是有一点儿小麻烦。”三光说:“金锁已经把情况和你说过了,你怎么看?”

    贱龙用他称之为川普的腔调说道:“这件事情是有点儿棘手。如果我们竞拍成功的话,钱只会落到小日本儿的手里。但是不参与竞拍,国宝又会流失……”

    我点头说道:“这一点的确值得考虑。”

    金锁说:“不如我们先去找一下这次活动的总负责人,问清楚情况。”

    贱龙沉吟道:“好主意,就这么办吧。约见的理由就说我们公司想要参与这次拍卖。”贱龙所在的是自家的家族企业,身价不菲,在秦皇岛的业务也是相当庞大。

    中午我们约见了此次文物拍卖的总负责人,星华拍卖行的行长于广。而大力自称有点儿私事要办,没有来。于广身材略显消瘦,却是浓眉大眼,一副标准的帅哥相。大家经过一些自我介绍、递名片等繁文缛节之后终于进入了正题。

    于广对贱龙说道:“明天拍卖会就要开始了,当然,贵公司想参与这次的拍卖我们是抱着十二分欢迎态度的。因为说实话,类似于这样的活动在秦皇岛很少,大多数的企事业单位还是抱有观望态度。”

    贱龙敬了于广一杯酒,问道:“那么我能打听一下咱们此次拍卖的文物吗?”

    于广笑了:“这个当然可以了。这次拍卖的文物共有三十件,其中明朝的有八件,清朝前期的有十二件,后期的有十件。”

    贱龙冲我们眨眨眼。

    三光问道:“我们黄总最感兴趣的就是清朝的珍玩字画,尤其是康乾盛世的,不知道咱们……”

    不等三光说完,于广便连说:“有,有,有。有乾隆年间的瓷器、字画,哦,还有四挂朝珠。”

    听到有四挂朝珠,我的心“咯噔”了一下。因为我清清楚楚的记得茂叔曾经和苏超交换过珠宝,换得了五挂朝珠。其中一挂东珠朝珠还在茂叔的古玩店,另四挂下落不明,难道就是此次拍卖会上出现的就是裕陵中的国宝?

    茂叔急问:“那四挂朝珠都是什么材料?”他好像也想到了这一节。

    于广笑了笑,卖了一个关子:“这个嘛……你到明天不就知道了吗?”

    当天晚上,贱龙在宾馆里不停滴踱着步子:“怎么办,怎么办,坐视国宝落入他人之手,我这一趟算是白跑了。”

    大力双手抱于胸前,说道:“可恨时间太短了,要是还有个三五天让我准备一下我就去把国宝盗出来。”

    三光摇了摇头,咂摸着嘴说道:“这么重要的一次拍卖会,肯定会戒备森严,搞不好自己再陷进去就危险了。”

    金锁一直没有说话,只是皱着眉头在一旁静静坐着。茂叔则拿着一块大洋自娱自乐猜着反正面。

    我看到茂叔这种玩世不恭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对他叫道:“你有点儿专业精神好不好,大家现在都在想辙,你怎么像没事人儿似的?你这古玩界的权威好歹说句话吧?”

    茂叔说道:“我觉得,四挂朝珠已经在文大爷这里了,不可能在武安出现,所以这次拍卖的四挂朝珠不可能是东陵国宝。”

    我一想,这话也有道理。

    金锁说道:“其实要真论清帝陪葬品的话,朝珠应该是最不起眼的一种,我感兴趣的是瓷器字画。乾隆喜欢附庸风雅,相传孙殿英当年盗掘乾隆裕陵的时候,乾隆墓中有大量的名人字画。可惜那些当兵的都不识字,所以就大肆破坏。如果我能看到那些字画,我就可以断定是不是从东陵盗出的。当然,也不排除字画是流传下来的,朝珠才是东陵国宝。”

    大力沉默了一会儿,站了起来:“我去看看,你们等我的消息吧。”

    三光说道:“我和你一起去。”

    我也站起来说:“我也去。”因为毕竟是因为我害大家都卷了进来,如果我只是坐在宾馆等,未免太不仗义了。

    大力点点头。我叮嘱了茂叔几句,留下金锁和贱龙,我们几人就出门了。还好,今晚的天气还算不上是很冷,只是此时已近深夜,街上几乎就没有行人了,只有几辆车偶尔路过。我们来到了星华拍卖行。这是一座四层的商务楼,大门紧闭。我看到铁闸门的上面有一个监控摄像头,遂提醒注意。

    大力微微一笑,说道:“我已经打听清楚了,国宝现在还在拍卖行,明天早上七点起运,沿途有警车护卫,所以我们要下手最好的时机就是现在。”

    我笑道:“原来这就是你白天的私事啊?”

    大力没有理会我的话,指挥我们站在了监控摄像头的拍摄范围以外。他从怀里拿出了一只类似于滋水枪的工具,瞄准了摄像头。

    这时,一个身材窈窕的女的从南面的路口走来。这女的披肩长发,额前的一绺儿染得金黄,娥眉凤目,皓齿朱唇,身着黑色的皮衣,下面则是黑色的短皮裙和黑丝袜,将完美的沙漏型身材和修长的大腿展现的完美无缺。全身包裹的凹凸有致,胸部被紧身的皮衣挤成了“V”字型,令任何一个男人看了都不禁想入非非。

    三光贪婪地眼光直*这个女人,咽了一下口水。我甚至都听到了他喉结“咕咚”了一声。三光半晌才怔怔地说了一句:“这么晚了还有美女逛街,要不要咱们去陪陪她?”

    我也盯着这美女看了半天,也是,大半夜的怎么会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位美女?

    我们三人中只有大力定力最好,他心无旁骛地扣下扳机,枪口射出了一股黑色的液体,正好喷在了摄像头上。大力扭头冲我们做了一个手势:“OK!”

    然而,还没等大力把手放下,就见这位美女忽然“蹬蹬蹬蹬”几步向我们飞奔而来。三光最先反应过来,大叫一声:“快跑!”

    借着月光,我们清楚地看到她两只手上各多了一把短刀,我这才明白过来:这美女竟然是看护国宝的!

    美女穿着靴子,但速度之快出乎我们的意料,转眼就到了我们面前,手起刀落直向我刺来。慌张之下我往后一闪,外套被划破了一道一尺多长的口子,这要是刺在身上,后果不堪设想。三光自幼学过一点儿功夫,上前与美女厮杀起来。大力喊了一声:“你们撑住!”就跑去开铁闸门。神偷开锁的功夫就像官员喝酒的功夫,是必备的,只不过捅了两下,闸门应声而开。可是大力还没来得及招呼我们就从拍卖行里飞了出来。我赶快跑去扶起大力,大力捂着胸口,忍着疼痛说道:“里面有个更狠的!”随着大力手指的方向,我听到了一连串沉重的脚步声,一个魁梧的大汉从拍卖行里走了出来。他穿着一身黑西装,就连里面的衬衣也是黑的,带着宽大的墨镜。我让大力站到一边,说道:“哥们儿,你是瞎子?”

    大汉一握拳头,“咯咯”直响。一拳冲我挥来,拳头还裹着“呼呼”的风声,我躲闪不及,被他打中了胸口,一下子倒在地上,心里暗骂:“他妈的,你不是瞎子大半夜的带什么墨镜啊,耍酷啊!”那边三光正和女的僵持不下,我疾呼救兵:“光哥,这儿有个狠的,咱们换换!”大汉走到我跟前一只手抓住我的衣领竟然把我提了起来。三光大喝一声,飞起一脚踹向大汉的要害。大汉双手遮挡,使我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大力喊道:“小心!”

    美女已经手持两把短刀杀来,我就地一滚,躲过了致命一击。她的刀刺在地上冒出了火花,看得我心惊胆战。我也不敢回头,直接冲大力喊道:“报警!”

    大力慌忙掏出手机,却叫道:“糟了,没信号,周围一定有屏蔽信号的设备。”

    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从地上捡起一个树枝,对美女说道:“看你挺漂亮的,怎么干这么龌龊的事?欺负我没武器是吧?你这回再试试看!”

    美女娇叱一声,双刀舞出刀花,我根本就看不清她的速度,只好大喝一声:“呀!”将一根树枝舞得比她还好看。只听“噌噌噌噌”几声,我手中的木棍已经被割得和筷子差不多长了。我索性一把扔了出去。美女下半身都没动,头略一偏就躲了过去。忽然她凶光一闪,跃起身来,双刀直接插向我的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