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十九 疯狂的竞拍

    更新时间:2018-09-05 14:55:11本章字数:3261字

    形势危急,已经是避无可避了,我一想到自己还年轻就这么死了,巨大的恐惧与失落感充斥了我身心,就像是在坠落悬崖的时候抓住了一棵柔弱的细草,充满了绝望。

    就在美女持刀刺向我眼睛的同时。大力大叫道:“佳亮,低头!”我本能地一低头,只听“呲”的一声,一股黑色的液体从身后激射而出,正好射在了美女的脸上。我见机不可失,一拳挥向美女的太阳穴。美女虽然眼睛看不清了,但是感觉到了我的拳风,弯腰躲过了,同时还横踢一脚正中我的腰间。一种巨大的疼痛感瞬间传遍了我全身。大力从我身后杀到:“让我来!”冲到前面与美女打在一起。

    而另一边三光和那大汉平分秋色。大汉一脚踹过来,三光身体略偏躲过这一击,趁隙打出去一拳。大汉竖掌格挡,握住了三光的拳头,继而另一只胳膊的肘部撞向三光的胸部。三光慌忙摊平手掌护住,也同样攥住了大汉的拳头。大汉大喝一声,直接揪起了三光。三光被他举过头顶,眼见就要被扔出去了。

    我急忙捡了一块石头,叫道:“看这里!”大汉果然看向了我这里,我使劲全身力气把石头扔向大汉。

    大汉没有来得及反应,这块石头正打中他的鼻子,疼得他赶紧扔下三光捂住了鼻子。三光摔在地上,也疼得要命。

    我十分得意:“哈哈,让你尝尝小爷的飞蝗石!”

    大汉怒不可遏,大跨步向我走来。我立时心慌——这是要找我玩命啊!三光躺在地上没起身,一记扫堂腿绊倒大汉,拉上我就跑,他还冲大力喊道:“大力,跑!”

    大力被美女揍得鼻青脸肿,听到三光的话,虚晃一招撒丫子就跑。我们三个仿佛迸发出了人体无限的潜力,我甚至都能听到耳边“呼呼呼”的风响。跑得实在是没有力气了,我们见后面没有人追来。大力靠着一棵树,慢慢坐下来,三光弯腰双手撑着膝盖,我则是一屁股坐在了马路牙子上,一个个都累得够呛,感觉就像是浑身被人掏空了一样,一句话都说不了。

    好半天,大力才说了一句:“什么人啊,这么厉害?”

    三光说道:“肯定是小林派来护卫国宝的。”

    “跟我想的一样。”我喘着气说道。

    三光说道:“看来现在我们只有明天到拍卖会现场看看了。”说着,站直了身子,一步步向前走了。我和大力跟在了后面。

    回到宾馆,大家知道我们空手而回后,失望之情溢于言表。但是也没别的办法了,有两个怪物似的东西在那里守着,就算我们全体出动也是白搭。只有在明天的拍卖会上见机行事了。

    第二天上午九点,拍卖会正式开始。我们八点半就到了这里,等候着国宝的现身。我问金锁:“乾隆时期的瓷器很值钱吗?”

    金锁对我讲道:“乾隆时期的瓷器是清代瓷器的一个顶峰,和康熙、雍正年代的瓷器合称‘清三代’,是古代瓷器造诣的集大成者。瓷器分为官窑和民窑,官窑烧制的瓷器不论是器具造型还是艺术价值都高于民窑,所以真正的收藏家比较追捧的是官窑。官窑的瓷器落款一般都是‘大清乾隆年制’的六字篆体图章款,也有少数的是‘乾隆年制’的四字落款。”

    “哦。”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就在这时,三光拍拍我的肩膀,用下巴指指门口。我向着他指的方向望去,大吃一惊,只见昨天的大汉和美女缓缓步入会场,而在他们的前面有一位带着太阳镜的年轻人闲庭信步地走来。他的身材也不高,头发梳得油亮,皮肤白皙,像个奶油小生。我赶紧回过头来。大力低着头问:“他们怎么也来了?”

    茂叔问道:“怎么了,他们是谁啊?”

    “他们就是昨天我们碰上的人,功夫很厉害的。”

    贱龙说道:“看来这次我们遇到硬茬儿了。”

    正说到这里,会场内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只见星华拍卖行的行长于广面带笑容走上讲台,对我们点头示意,说道:“女士们,先生们。欢迎大家前来参加秦皇岛首届明清文物慈善拍卖会,此次拍卖会所得,将以秦皇岛正高物流公司和秦皇岛星华拍卖行的名义捐献给贫困山区……”

    茂叔听到这里,小声嘟囔了一句:“鬼才相信!”

    只听于广接着说了一些不知所谓的官场话,然后拍卖会就开始了。随着两位身材窈窕的礼仪小姐缓缓步出,两人捧着一个造型规整的黄色器具走到舞台中间,毕恭毕敬地放在了桌子上。

    看到这件东西的时候,茂叔眼睛都直了,金锁也是啧啧称奇:“好家伙,玉壶春瓶!”

    我这门外汉自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最后这个玉壶春瓶以三十万的价格成交了,然后一件件文物一一被摆上来。在场的这些看起来衣冠楚楚的社会上流人士,都像是抢肉的饿狼,红着眼睛扑上去,全然不顾什么仪表修养了,到最后甚至都有站起来举牌的。而文物交易的价格也是一路攀升,后来有的文物甚至飙价到了两百万。

    眼见一件件文物出手,于广喜上眉梢,说道:“承蒙大家捧场,现在今天的一件重器马上登场。”这回上来了四位礼仪小姐,一人手里捧着一个锦盒,然后锦盒竖起来面向观众,缓缓打开盖子。随着众人的一声“哇”的惊呼,我看到了每只锦盒里有安放着一挂朝珠。于广说道:“众所周知,朝珠是清朝官员着装朝服时必须佩戴的。这里的四挂朝珠却非比寻常,这第一挂是青金石朝珠,是天子祭天用的。第二挂是蜜珀朝珠,是天子祀地用的。第三挂是天子朝日用的,叫珊瑚朝珠。第四挂是绿松石朝珠,是天子夕月时佩戴的。这四挂朝珠都是天子大典的时候用到的。相信大家都能清楚地看到这上面的明黄色绦。要知道,明黄色在古代只有皇帝才能用。而我要说明的是,这四挂朝珠是乾隆时期的,也就是乾隆亲自佩戴过的!底价四百万,现在开始竞拍!”

    “四百五十万!”当下有人喊道。

    “四百八十万!”

    “五百万!”

    “五百二十万!”

    ……

    贱龙问金锁:“你确定是乾隆时期的吗?”

    金锁眉头皱在了一起:“不好说,我得走近了仔细鉴别才能知道结果。”

    “八百万!”一个年轻人的叫价令所有人哑然了。

    大家都不禁回头望去,原来叫价的正是那个戴着太阳镜的年轻人。此刻他一脸轻蔑的笑容,靠着椅子背,架着二郎腿不停地晃动着。

    “九百万!”贱龙忽然举起了手。

    “贱龙,你疯啦!”我心里一急,说道:“九百万可不是小数目啊,再有钱咱们也不能这样啊!”

    贱龙咬着牙说:“不管了,我宁可倾家荡产也不能让国宝落到小日本儿的手里。”

    “他不是日本人啊!”茂叔不解地说道。

    三光说:“他手下那两个保镖昨天在星华拍卖行看护国宝,就算他们不是日本人,也肯定和小林他们有莫大的关系。”

    我不由地点点头,佩服三光的见识深远。

    “一千万!”年轻人摘下太阳镜,以一种挑衅的目光看着我们,他旁边的大汉和美女也认出来我们了,都是一种蔑视的眼神。

    “一千两百万!”贱龙没有片刻的犹豫喊了出来。

    “一千五百万!”年轻人显然也是志在必得。

    一千五百万,对于我们来说真的是个天文数字了。贱龙沉默了,喊“一千六百万”这谁都会,但是能拿出一千六百万来买文物的恐怕就没有多少人了。我拍了拍贱龙,安慰他说:“算了,二哥,你已经尽力了!”我们大家心中有说不出的失落感。

    “两千万!”就在我们无比失望的时候,一位坐在墙角的女士不动声色地喊出了比天文数字还高的价格。

    年轻人一怔,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他皱着眉头看那位女士。她未施粉黛,却有一种清水出芙蓉的惊艳感,让男人怦然心动。这种美是一种清纯的美,让人欲罢不能。

    年轻人当然不甘心,一举手喊道:“两千五百万!”

    女士面不改色,喝了一口矿泉水,说道:“三千万!”

    三千万!引得整个会场一片哗然,四挂朝珠拍出三千万的天价,这足以令世界惊奇了。年轻人愤愤地“哼”了一声,戴上太阳镜起身走出会场,大汉和美女跟在了后面。

    于广职业性地喊完:“三千万一次,三千万两次,三千万成交!”最终一锤定音,那位女士以三千万的价格成功竞拍到这四挂朝珠。茂叔感叹:“唉,多好的东西啊,可惜落不到咱手啊!”

    走出会场的时候,金锁问:“现在看来,这次拍卖的未必是东陵的国宝,我们下面该怎么办?”

    我看着那位女士就走在前面,对三光说:“咱们跟着她,看看她到底是什么来头。说不定她才是小林的人。另外,我们也可以看看那四挂朝珠。”

    女士步出酒店,早有司机将她的车开过来。我们看到的是一辆黑色的凯迪拉克。女士进了车内。三光忙启动自己的车子,六个人坐在一辆车里确实很挤,贱龙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但空间还是狭小,因为金锁也不瘦,大力个头又高,但是没办法,好赖都得将就了。凯迪拉克犹如一道黑色的闪电疾驰而出,三光不敢怠慢,一个加速跟了上去。一黑一白两辆车,就这样一前一后地在马路中穿行,向开发区的方向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