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十 飙车

    更新时间:2018-09-05 14:55:11本章字数:3239字

    开发区位于秦皇岛市区的西面,随着经济重心的西移,开发区已经初具规模。前面的凯迪拉克似乎并没有察觉到后面有人跟踪,始终保持着匀速前进。三光驾驶着白色的雪佛兰跟在后面,问道:“你们觉得这个女的是什么来头?”

    大力说道:“肯定不是大款的*或者二奶小三儿之类的。”

    金锁问:“为什么这么说?”

    “你见过哪个被大款包养的女人舍得花两千万买古董的?再说了,二奶一般不会选择买凯迪拉克这么张扬的车。”

    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车窗外忽然响起了一阵刺耳的轮胎摩擦路面的声音。我们扭头看向外面,就在我们车的左边,一辆黑色的本田雅阁疾驰而过,轮胎冒着青烟向前飞奔而去。凯迪拉克一见后面有辆本田雅阁,马上开始加速。三光迅速换挡,一脚猛踩油门,说了声:“坐稳了!”白色雪佛兰犹如离弦的箭冲了出去。本田雅阁似乎也意识到了我们追赶上来,车身不停地左右摇晃,挡住了我们的去路,我们向左,它也向左,我们向右,它也向右。茂叔诧异地说:“前面的司机是不是喝醉了?”

    三光熟练地换挡,说道:“不是喝醉了,是想阻止我们追凯迪拉克。”他突然向左猛打方向盘,雪佛兰“呼”的一声驶向了逆行车道,恰在此时对面一辆重卡鸣着喇叭急冲过来。三光一个漂亮的漂移,车尾没动,车头相距重卡的车头不足半米,惊险地躲了过去。惊出了我们一身冷汗。

    而另一边,本田雅阁开始追赶凯迪拉克,两辆车你追我赶。此时正值下班的高峰期,两辆车居然都可以在车水马龙中穿梭自如。三光说了一句:“你们抓稳了!”还没等我们做好心理准备,雪佛兰“吱”的一声,在逆行道上奔跑起来。对面不时有车辆鸣着喇叭过来。三光面色凝重,不停地换着档,两只手就像是此起彼落的白鸽*纵着方向盘。不一会儿,我们居然在逆行道上和本田雅阁齐驱并进了。

    这时,本台雅阁驾驶座的车窗被摁下来,一个女的伸手探出窗外,冲我们做了一个拇指向下的鄙视手势。

    看到这个女的的时候,我们很惊异。因为这个女的不是别人,正是昨晚的那个女保镖。金锁看到眼睛都值了:“哇塞,美女!”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三光向右打方向盘重新回到属于前进方向的跑道。不料那女的突然向左打方向盘,“咚”的一声两辆车撞在了一起,我们六个人都觉得身子一震,差点儿被甩出车外。三光骂道:“他妈的,就你会撞!”继续向右打方向盘,雪佛兰狠狠地撞向本田雅阁,车身之间擦出了阵阵火花。我现在终于明白了,那些电影大片中的飙车镜头真不是吹的,惊险残酷的情境远非我们能想象出来的。

    茂叔尽管被金锁挤得紧靠着车门,但还是没办法控制自己来回晃动,连声惊呼:“救命呀!”

    三光沉着地叫道:“别说话,当心咬了舌头。”

    金锁也是面色苍白,汗水涔涔流下,紧张地看着窗外。

    大力则显得格外兴奋,不住地叫道:“撞他,撞他!”

    “嘭”,两辆车再次撞在了一起,但这次谁也不肯服输,紧紧地贴在一起,路面上都留下了清晰的黑色的轮胎印。

    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三光突然踩住了刹车。本田雅阁刹车不及,斜着插入了反方向的逆行车道。正巧一辆车驶来,两辆车的车头“轰”的一声撞在了一起,本田雅阁被撞得原地转了一百八十度。我们禁不住拍手喝彩!我拍着三光的肩膀:“三光,闹得不赖!”

    三光也有点儿飘飘然了:“小意思,就这两下子还想跟我飙车?只是可惜我这车了。”

    贱龙说道:“没关系,只要你能追上前面的凯迪拉克,我给你买辆车!”

    贱龙的话提醒了三光,虽然本田雅阁被甩了,但是前面还有一辆凯迪拉克呢。此时它距离我们已经很远了。三光临危不乱,雪佛兰一声长啸飞奔前去。但是驾驶凯迪拉克的人也不弱,熟练的*作技巧完全不下于本田雅阁,在车群中穿梭游刃有余,而且很善于用路上的车辆作掩护。三光我们几次想超上去都没能如愿。

    逐渐的,我们不知不觉已经驶入了郊区,周围全是厂房和零配件公司。也不知道是因为路面的车辆少了,它没有信心甩掉我们还是别的原因,凯迪拉克忽然在前面不远处停住了。三光见状也踩住了刹车,看着前面的情况问:“什么意思?”

    我拉开车门说:“管他什么意思,我去看看。”

    “我们也去。”大家纷纷下车。

    “茂叔你就别去了,你留在这里看车。”我把茂叔劝回了车上。

    就在我们走近凯迪拉克的时候,凯迪拉克的车门也忽然打开了,那位女士也走出来,漠漠地看着我们五人。

    等到大家面对面不足一两米的时候,女士终于开口说话了:“辛苦你们了,跟了我这么远的路。”她翘首看了一下我们的车:“还报废了一辆车。”

    我问道:“我们想知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竞拍那四挂朝珠?”

    女士轻声笑了一下,双臂抱于胸前,靠着自己的车反问道:“那你们又是什么人呢?五个男人在这荒郊野外拦住了一位开着凯迪拉克的女士,难道有什么不轨的企图吗?”

    贱龙说道:“你别误会,我们只是想看一眼那四挂朝珠,因为它很可能就是我们要找的东西。”

    还没等女士说话,前面的车门打开了,下来了一个男的,这应该就是她的司机了,上前问女士:“刘总……”

    女士抬手打断了他的话,拿出名片夹递给了我们一张名片。

    我双手接过来,只看到上面印有“寰宇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执行总裁刘颖”的字样。

    刘颖笑道:“好了,你们现在知道我不是坏人了,也应该让我知道你们是什么人了吧?”

    金锁刚要张嘴报出家门,我就抢先说道:“我们是什么人还真不方便透露,但是请你相信我们,我们不是坏人。”

    刘颖淡然笑道:“你们从酒店一直追到开发区就是为了看一下朝珠?”

    我们点点头。

    刘颖冲那司机一点头,司机从车内拉出了一只皮箱,打开后那四只锦盒安详地躺在里面。刘颖亲手把它们一一打开,那四挂朝珠映入了我们的眼帘。

    金锁上前,很职业地戴了一双白手套,很认真地勘验起来。

    三光递给我一颗烟,问道:“你有什么看法?”

    我先给三光点着,然后自己点着烟吸了一口说:“这个女的看起来不简单,她在离开酒店的时候就知道我们一直在跟踪她。可是她却没有甩掉我们的意思,倒是年轻人的本田雅阁上来后她才开始加速,很明显,她针对的敌人不是我们,而是本田雅阁车上的人。”

    金锁看完了,司机重新将文物收好,放回车内。刘颖看着我们问:“几位还有什么疑问吗?”

    三光说道:“刘总应该知道这一路上不只有我们在跟踪,我想你一定认识黑色本田雅阁车内的人了。”

    刘颖反问三光:“你是干什么的?”

    “私家侦探。”

    “难怪呢,好吧,我就告诉你们。那个年轻人叫张海涛,是个浪荡公子哥儿。他旁边的两个人,男的叫段雪飞,听说是从国际政治保镖学院毕业的,是个在役的政要保镖。”

    三光很纳闷地说道:“可是我和他交过手,他也不是很厉害。”的确,三光和段雪飞交手的时候虽然最后处于了下风,可在绝大多数时间还是和对手平分秋色。

    刘颖说:“那是他还没有用枪,据说他的枪法如神,国际政治保镖学院的射击记录还是他保持的。”

    我们听到后,都不禁有些后怕,要是当时段雪飞出枪的话,只怕三光、大力和我都要死于非命了。

    金锁问道:“那女的呢?”

    “那个女的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她有一个绰号叫‘喜鹊’。”

    “喜鹊?”我不由苦笑,人们看到喜鹊都认为是吉祥的象征,但是我看到这个“喜鹊”还真是高兴不起来。

    “张海涛是正高物流公司的老总,一向和我们公司不和。这次拍卖会,他早就叫嚣会不惜一切手段得到乾隆的朝珠。我想是因为我先得手了,他才狗急跳墙,想抢过去。毕竟,他是美籍华人,家里有人在美国的国会作议员。否则他也不会请来段雪飞这样的高级保镖了。大不了,东窗事发他就跑到美国去。”

    辛苦了半天得到这样的结果,我们的心里真是五味杂陈,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想想昨天我们在拍卖行外面遇袭,应该是张海涛为防止有人提前夺宝,而派来了段雪飞和喜鹊保护。我抽了一口烟,说道:“谢谢刘总了,今天给刘总添麻烦了,再见。”说完,拉上我的兄弟转身就走。

    “等一下。”刘颖叫住我们,“你们的车都变形了,要是开回去的话肯定会被警察抓住的,这样吧,我叫我的司机送你们回去。”一想也是,张海涛的本田雅阁发生了车祸,路上肯定会有警察处理这起交通事故,就这么回去的话只怕会麻烦不断。所以我们也不推辞了,接受了刘颖的好意。临下车前我问她:“刘总,为什么这么信任我们?”

    刘颖一笑,露出了两个醉人的酒窝:“因为……你们不是坏人。”

    我笑了:“后会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