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十一 得来全不费工夫

    更新时间:2018-09-05 14:55:11本章字数:3172字

    蔚蓝色的天空在乌云的遮盖下变成了深灰色,稀稀落落地下起了小雪花,仿佛一个个顽皮的孩子,跳落到了人们厚重的棉服上。

    一下车,我们便一路小跑进了茂叔的店里。茂叔很急躁,忙问我们有什么结果。

    我看着金锁:“你说吧。”

    金锁先是喝了一口热水,然后说道:“那四挂朝珠就是乾隆年间的,但是我不敢肯定是不是乾隆裕陵中的国宝。因为皇帝一生之中会用到许多朝珠,死后不可能全部作为陪葬品。别忘了,乾隆最后可是坐上了太上皇的宝座。”

    茂叔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说:“这样一来我们不是又没有线索了吗?”

    “未必,”我说道,“也许我们可以从张海涛身上找到突破口。”

    “你的意思是咱们去找张海涛?嗯,这倒也是个办法。”三光说道。

    大力心有疑虑,说:“可是咱们刚和段雪飞还有那个什么喜鹊交过手,飙车时又撞坏了他的车,他现在肯定恨不得我们死。”

    三光说:“我有一个办法,他既然是开物流公司的,我们可以以洽谈生意为名来接近他,看看能不能从他嘴里套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谁去谈,你去,还是我去?咱们这几个人他都见过了,想骗他可不容易。”

    “咱们谁都不合适,不如再找一个人。”三光思索着说。

    “找谁?”

    “张磊。”

    张磊这个人名很常见,一般都用于男生的名字。但是三光所说的张磊是女生,大学时认我当哥,我们两个人的交情自然不必说,但是一想到让自己的妹妹去舍身犯险,我怎么忍心?尤其是她还是个女孩子,我想都没想就一口否决了:“绝对不行,咱们几个大男人在这儿呢,为什么让女的去冒险?绝对不行,我不同意。”

    金锁也说:“我也觉得咱们这么做忒有点儿非人类了。”我就知道他会站在我这一边,因为张磊既是我的妹妹,同时也是金锁的姐姐。每每想起此事,我都会感叹人际关系的复杂。

    三光摊开双手说道:“咱们班当初一百二十多个人,只有区区十五个男生,剩下的全都是女生。秦皇岛当地的同学本来就没多少,咱们也不是当地人,没有人脉,怎么去找张海涛谈啊?”

    贱龙锁着眉头,说道:“我找几个生意场的朋友去试试,好不好?”

    我说道:“贱龙,咱们是兄弟,卷进来无所谓。但是我不想你的朋友也有危险!”

    贱龙笑了:“不过是套一下张海涛的话,怎么就有危险了?”

    我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忙点了一颗烟以作掩饰。在陌村遭到袭击的事情除了三光,我没有对任何人讲过。

    大力挠挠头:“我看你们一时半会儿也没有结果了,我饿了,出去吃饭了,有结果了给我打个电话。”说完,站起来去拉门。

    不料门刚拉开,就见魁梧的段雪飞站在门口,冷漠的眼神地看着我们屋内的每一个人,大力的喉结动了一下,趾高气扬地问道:“有事吗?”

    段雪飞的目光最后落在了贱龙的身上:“张总有事想和你谈谈。”

    我们都感到小小的意外,没想到这个张海涛此时竟然主动来联系我们。贱龙若无其事地放下水杯,说:“走吧。”我们跟在贱龙的身后,在段雪飞的指引下走出古玩市场,分头上了两辆轿车。茂叔也锁了店门跟了出来。

    驾驶这两辆车的正是段雪飞和喜鹊。金锁就坐在了喜鹊旁边的副驾驶的座位上,笑嘻嘻地对喜鹊说:“喜姐,你好香啊!”

    我暗暗摇头:都什么时候了,李金锁竟然还惦记着泡妞。

    喜鹊没有说话,冷若冰霜的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半晌她才冷冷地问了一句:“今天你们谁开的车?”

    “我开的,怎么了?”三光反问。

    “不错!”喜鹊又像是赞美又像是在挑衅。

    大概半个小时后,车子停在了一栋豪华的办公楼前面。下了车,我抬头看看办公楼上面的字——“正高物流有限公司商务中心”。段雪飞和喜鹊在前面引路,茂叔不时抬头看看周围的环境,小声对我说道:“佳亮,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咱们可得多加小心!”

    我轻轻“嗯”了一声,跟着大部队进了电梯。电梯上到十五楼,段雪飞和喜鹊做了一个手势:“几位,请。”我当时感觉自己就像是进了土匪窝的杨子荣。

    推开硕大的落地玻璃门,张海涛正一脸怒气地看着坐在自己对面沙发上的于广。见到我们进来了,张海涛旋即换了一张笑脸:“哎呀,黄总,几位,来来来,请,快请坐。”

    我们一一坐好,张海涛又开始敬烟,我见三光毫不客气地接过来,我也接了一支。贱龙说道:“张总,我们也不必绕弯子了。张总请我来究竟是什么意思?”

    “好,黄总快人快语。那我也不隐瞒了,眼下有一桩大买卖,肯定有得赚,想请黄总帮我一把。”说完,对于广使了一个颜色,于广递上来了几张照片。贱龙看到照片,周身一凛,然后有所疑虑地把照片交给金锁。金锁只看了一眼,就倍感震惊。我们围上去看着照片,只见照片上面都是一些瓷器珠宝,单从这批珠宝的风格来看,价值就已是不菲了。金锁小声对我们说道:“这……这是清三代的东西呀!”

    张海涛自己也点了一颗烟,说道:“这批古玩是前不久一位商人要倒卖给我的,但是价格就有一点儿高了。我自问自己没有那么雄厚的财力,所以想请黄总与我联手,咱们买下这批古玩,怎么样?”

    贱龙笑了:“张总你家大业大,完全可以贷款啊!”

    张海涛叹了一口气,缓缓站起身来说道:“我现在经营着这家公司,在别人看起来是家大业大,实际上我已经是资金周转不灵了,随时有倒闭的可能。”

    “既然是这样,为什么你还要收藏古董呢,这样不是更耗钱吗?”大力问道。

    “现在的社会就像是铁路上的火车,有的人好比是慢车,有的人是普快,有的人是特快,而我更希望做和谐号。人们所熟知的最佳储值是黄金,但是有一句话叫‘乱世收黄金,盛世收古董’。我疯狂收集古董,一是自己是真的喜欢这些老玩意儿,二是用它们做储值,将来好有东山再起的资本。”

    听到这儿,贱龙起身笑着说:“张总,不好意思,我对于这些东西完全是门外汉,只怕帮不上你什么忙啊。再见!”说完就要走。

    于广忽然站起来挡住我们的去路,说道:“请等一下,你们要是真的不感兴趣的话,也不会在拍卖会上竞价了吧?我手里的这些虽然是照片,但是我见过实物,个个都是价值连城,如果真的和这些国宝级的古玩失之交臂的话,我保证你们会后悔一辈子!”

    三光低着头走上前,拍了两下于广的肩膀,说道:“小于啊,你干拍卖行行长可惜了,你应该去摆地摊儿的,就你这口才,保证挣的不比现在少。”

    我没有参与他们的口舌之争,而是问金锁:“你怎么看照片中的这些东西?”

    金锁说道:“我没有看到实物,单凭照片来判断的话,不排除是真的。”

    “也就是说如果当中有乾隆时期的文物的话,很有可能是裕陵国宝?”

    金锁摇摇头:“我不敢确定。”

    于广似乎被三光堵得没话说了,半天才说了一句:“这样,我带你们去见一个人,他会告诉你们这些东西是不是真的!”

    大力说:“算了,别白费劲了,我们压根儿对这玩意儿不感兴趣,这个人我们也不会见。”转而问大家:“对吧?”

    “不对!”我笑着说道:“于行长,我想见见那个人。”

    三光他们都一脸诧异地看着我,不明白我究竟要干什么。大力更是稍有怒气,因为我驳了他的面子。

    于广一听说我愿意见这个人,马上喜上眉梢,不停地说:“好好好,我干脆给他打个电话,让他过来。”说完,赶紧掏出手机拨了号。

    三光把我拉到一边,问:“你干什么呀,咱们为什么要见那个人?”

    “金锁刚才和我说了,如果这些东西是真的,也有可能是裕陵的国宝。我想如果真是裕陵国宝的话,那这个人一定和小林他们有莫大的关系。”我压低声音耐心地给大家解释道。

    三光和大家恍然大悟。

    过了不足二十分钟,一个三十多岁的人乘电梯上来了。看他衣冠楚楚,但是发型凌乱,蓬头垢面,总觉得他那一身名牌服饰和他的形象不搭配。

    于广赶紧迎了上去,和那人握手:“孙经理,实在不好意思,还让你大老远的跑一趟。”

    “咳,客套话就免了,我听你说是有人对我的东西感兴趣是吧?”

    “噢,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黄总,这几位是……他手下的各部门经理。”

    我一听这话,恨不得给于广俩大嘴巴。我们好端端地怎么就成了贱龙的手下了?

    这个孙经理逐一和我们握手:“你好你好你好……”末了单手递上来一张名片。

    我拿过名片翻过来一看,上面赫然印着:“中日文化交流协会河北分会荣誉理事、中日经贸公司经理——孙进。”

    我们一行六个人大惊,异口同声地问道:“你是孙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