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十二 终见国宝

    更新时间:2018-09-05 14:55:11本章字数:3100字

    来人吓了一跳,一直在点头:“对,对,没错,我是孙进。”

    三光问道:“你是哪里人?”

    “邯郸武安。”

    “武安市的?”

    “不是,我老家在武安大石村。”

    “妈的!”我不禁在心里暗骂孙进:“你小子可害苦了我们了。”但是这话当然不能说出来,我给孙进递了一颗烟,问他:“听于行长说你有一批古董想出手,我们想先看看货。行吗?”

    “当然可以。”孙进想都没想就应承了。

    “想必孙经理应该清楚,你我都是生意人,最喜欢的就是生意有赚头还没有麻烦。我们想知道一下这批古董的来历。”

    孙进谄笑着:“应该的,应该的。这批古董是我老一辈儿的人留下来的,绝对是货真价实。”他看了一下手上戴的名贵手表,说道:“这样好了,今天下午我安排一下,明天上午八点左右,我来接你们,咱们亲自去看一下,怎么样?”

    贱龙冲我点点头,我说道:“好吧。”

    然后我们就先告辞了。回到了古逸轩,茂叔难以掩饰满脸的兴奋,搓着手说道:“太棒了,太棒了!这就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没想到孙进自动送上门来了。”

    三光抽着烟一言不发,似乎在想着什么。

    贱龙说道:“你们说孙进会不会是一个圈套?”

    我说道:“我担心的倒不是孙进,而是张海涛,这个人不简单,甚至可以说是神通广大。他竟然可以找到茂叔的古玩店,看来我们的一举一动都难以逃脱他的眼线了。”

    大力摆了一下手:“这不新鲜,现在中国虽然不承认私家侦探的合法性,但是像光哥这样的私家侦探不在少数。随便雇一个人就可以轻松查到咱们在哪儿。”

    三光长长地吐出一口烟,看着烟雾在空中慢慢扩散:“唉,打了一辈子鹰,临老被鹰啄了眼睛。”

    “行了三光,别感叹了。还是想一想咱们明天该怎么办吧,我觉得老话儿说得好:‘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咱们有必要提前做点儿准备。”

    “我认同金锁说的。”我举手表态:“有备无患嘛。”

    三光踩灭烟头儿,说:“咱们这么办!”

    ……

    第二天八点,孙进并没有出现。一直等到了将近九点,大力不停地看表,最后终于按不住性子了:“他奶奶的,孙进这小子是不是耍咱们呢?”

    我心里也有点儿猜疑了:之前我们想尽各种办法来寻找孙进,可连他的一根头发都找不着。而现在这个时候,他整个人活灵活现地出现在我们面前。而且从一个小混混儿晋升为了社会的头面人物,这未免有点儿太奇怪了。一切都那么巧合,令人难以置信。

    贱龙抬起手腕看了看表,说:“九点,九点他再不出现咱们就走。”

    张海涛在一旁赔笑:“几位,先别着急走。孙经理这人就这个样子,老是迟到,咱们就多等一会儿吧。”

    张海涛话音刚落,就见孙进大摇大摆地走进来,笑着说道:“哎呀,几位,实在不好意思。昨晚被朋友拉去喝酒了,完了呢又去找了几位小姐,所以今天起晚了,实在对不住。”

    看来,这个孙进还没有摆脱小混混儿的本色。

    贱龙站起来说道:“没关系啦,孙经理。大家都是生意人嘛,难免都有应酬的时候。我看时候也不早了,咱们出发吧?”

    孙进看着我们:“你们五个人,昨天那位老先生呢?”

    “茂叔要看店铺,所以就没有来。”我说道。

    于是我们下楼,孙进开一部车,张海涛开另一部。在我们的一再坚持下,我们五个人坐上了孙进的车。而张海涛的车上除了他之外,还有于广、段雪飞和喜鹊。

    孙进边开车,边跟我们说他昨晚的艳遇:“你们知道吗?我和哥们儿昨晚去的夜醉夜总会,嗬,那儿的小妞儿就别提有多骚了,胸大得跟揣着两只小白兔似的,一蹦一蹦的。小腰细得跟筷子一样,走起路来屁股一翘一翘的,她不像是一般的小姐扭着屁股,而是屁股往上翘,看得我浑身冒火!”说到得意之处他还不忘比划两下。

    我不敢想象一个女孩子的腰真跟筷子似的得是什么样,但给我感觉肯定是这孩子畸形或者天生营养不良。大家对这个庸俗的话题没什么兴趣,一个个都沉默着。唯有金锁,是一脸的艳羡。

    孙进也不看路,扭头对我们说道:“我说真的,等咱们这笔生意做成了,哥哥领你们去见识见识!咱们也乐呵一下,没关系,我请客!”

    “好好好!”金锁迫不及待地点头说道。

    我偷偷地踩了金锁一脚,问孙进:“你祖上是干什么的?”

    孙进愣了一下,笑着说:“在宫里当官的,那时候乾隆挺看重他的,就赏赐了一些东西。”

    我不由地哂笑,这个孙进连瞎话都说不圆。乾隆赏赐东西的话,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东西流传到现在呢?能流传下来的只怕是很小的一部分,绝对不会是这么大手笔的东西。

    三光问道:“你的职务全是和日本人打交道的,你的日语一定很好吧。”

    “啊?哦,马马虎虎。”孙进似乎有点儿心不在焉。

    三光给了我一个否定的眼神,多年的相处我们之间已经非常有默契了。三光的意思是这个孙进大有问题。

    贱龙若无其事地翻着车内的一本泳装模特的杂志,问:“孙经理老家还有什么人啊?”

    “咳,家里人早就死光了,我现在是孤家寡人一个。”

    “你自己在秦皇岛打拼,也不回家看看?”

    “那破家有什么好看的?前不久家里还着了一场大火,家都没了。照我说啊,干脆就在这儿娶个媳妇儿,安了家得了。来,几位请下车,咱们到了。”孙进刹住车。

    我们一一下车,到的是一个典当行。我们都纳闷儿:不是去看国宝吗,怎么来这儿了?

    孙进推门进去,冲营业员打了个招呼:“我的东西呢?今天我带朋友赎来了!”

    “啊?”我们纷纷咋舌,敢情孙进这小子居然把国宝当了!

    出来了一个西服革履的人,我看到他的工号牌上是“GM001”的字样,心想这位应该就是典当行的总经理了。孙进过去和这位总经理交涉起来。

    我小声地对大力说:“没想到这个孙进还是改不了混混儿的角色,居然把东西都当了。”

    大力说道:“他也真够胆大的,一般的典当行都不收古董,因为不清楚古董的价值。”

    这时,孙进满脸歉意地走来,对我们说:“对不起大家,请问谁能给我三千块钱?”

    我们都是疑惑的眼神。

    孙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没有三千块钱,咱们拿不出东西啊。”

    贱龙二话没说,直接刷卡帮他付了钱。出来的时候我们一人提着一只箱子。孙进抱着一个被报纸包着的瓷器走在最后,一个劲儿地弯腰道谢:“谢谢谢谢,十分感谢,我一会儿一定给诸位打个八折。”

    于广也提着一只箱子说:“孙经理啊,我现在终于明白你为什么不参加拍卖会了。”

    “当然啦,我的东西都存在这儿了,想拿也拿不出来啊!”

    我心里嘲笑道:“孙进,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明明是自己当在这里的,偏偏说自己是存在这里的。

    事情都处理得差不多了,孙进特意找了一个五星级酒店的豪华包房,待酒菜都上齐后,他将服务员都赶了出去,然后得意地对我们眨眨眼睛说道:“知道吗?这个包房可是一位市长长期包下的,一般人根本不能定。可是哥哥我在这儿还是有几分面子的,呵呵。”

    贱龙很反感他这种自以为是的态度,用筷子敲敲桌子,说道:“孙经理,我们还是看一下东西吧。”

    孙进连说:“是是是。”起身从茶几上小心翼翼地捧过来瓷器,将上面的报纸撕下来,双手递给贱龙,贱龙看也不看,指指金锁。

    孙进自然明白是什么意思,转而双手递给金锁。

    金锁同样双手接过来,戴上白手套,时而看看瓶口,时而又摸摸底足,对贱龙点点头。

    孙进说道:“还有。”把所有箱子盒子全都打开,将里面的东西一一递给我们。共计有玉佛两尊,金佛两尊,象牙佛两尊,象牙扇骨的扇子一把,朝珠一挂,乾隆青白瓷赏瓶一只。

    我们一共八个人,除了孙进,全都站了起来,所有的人见到这些国宝全都傻眼了,金锁的口水都快流到餐盘里了。

    孙进看着我们惊呆的样子,洋洋自得:“怎么样,我没有骗你们吧?”

    三光灵机一动,说道:“孙经理,你说这些东西是你祖上流传下来的,有什么证据啊?这些东西少说也流传了两百多年,东西倒是真的,但是我们还是小心为好。”

    “你们不能食言啊,这些东西真是我老一辈儿人留下来的。我……我不骗你们。”

    金锁喝了一口酒,问:“那好,孙经理,你告诉我你祖上姓什么叫什么,官居几品。咱们只要一查《清史稿》就知道了。”

    “这……你们不是拿我当猴耍吗?”

    我们几人暗笑,三光的计策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