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十五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更新时间:2018-09-05 14:55:11本章字数:3058字

    小林手里举着黑乎乎的枪,我呆在原地,不敢再有什么举动。大家看到眼前的场景,所有人都停了手。四个巨人慢慢走了回来。小林用枪对我一晃:“你,过去。”我只好走回去和大家站在了一起。

    小林说道:“一共有六个人,先从谁开始好呢?”黑洞洞的枪口逐一从我们面前掠过。小林冷笑着说:“本来我想先杀你。”他走过来枪口顶在了我的胸口上。他又说道:“但是我又担心你不老实。”他的枪口又顶向了三光。“我要是先杀你……”他又走到大力跟前:“你又会是我的心腹大患。”小林狰狞的脸上肌肉抽动了几下,忽然果断地说道:“我决定了,这件事是因你而起的,就先杀你!”枪口蓦地一转,对向了我。

    谁都幻想过自己会成为英雄,但有英雄就会有牺牲。也许大家曾经无数次想过自己死得轰轰烈烈,面对死神毫无惧色。但是当死亡真正降临的时候,心中是无限的恐惧与绝望,我承认我害怕了,至少我的腿哆嗦了一下。饶是如此,心理上可以输,但死也要死得体面。我瞪着小林:“好呀,大爷我先到下边去等你,你可一定要记得早点儿来!”三光他们几个人正要冲上前:“佳亮!”小林回身用枪一指,柔声地说道:“别着急,迟早轮到你们。”然后转过身来对我说道:“张佳亮,你也算有福气了,这么多人在黄泉路上陪你,不孤单了!”

    我笑了一下,说:“你也是,我们哥儿五个会在下面陪你,你也不孤单!”

    小林嘴巴斜了一下:“哼!”他的食指慢慢向扳机靠拢,然后按在上面,缓缓按下去……人在临死前的一瞬间竟感觉时间的流逝是这么的缓慢,身边发生的一切都可以看得透透的,清清楚楚。

    枪响了,声音很脆,震得我耳膜都疼了。随着一声枪响,我看到了有生以来最不可思议的一幕:小林的手枪脱手飞出,掉在了地上。原来这声枪响不是小林的枪发出的,远处远远站着一个人,右臂抬起举着一把枪,枪口还冒着青烟。这个人竟然是段雪飞!旁边还站着喜鹊。从一旁的树丛中走出来张海涛,笑着说:“你们太不够意思啦,这么刺激的场面居然不叫我?”

    我们面面相觑,现在谁都不知道这个张海涛究竟是正是邪,是来帮助我们的还是来落井下石的。张海涛走过来,看看小林,又看看我们,说道:“怎么黄总,是不是遇到麻烦啦?”

    贱龙轻松地一笑:“没有,只是和国际友人谈谈心。”

    突然,一个巨人咆哮着冲上来,伸出双手来抓张海涛。然而,站在最远处的喜鹊秀眉一紧,甩手飞出一把短刃,冒着幽蓝的光芒,好像是匕首一类的东西,映着月光就像是一道闪电疾驰飞来,我们甚至看不清它的速度,只觉得什么东西一闪。巨人痛叫一声,倒在地上,双手捂着自己的脚踝,鲜血汩汩流出,疼得他像个孩子似的乱叫。

    张海涛看着倒下的巨人:“啧啧啧啧,兄弟,懂点儿规矩别乱动!”他看着小林问道:“小林先生吧?你们现在能动的只有四个人了,我们这边可是八个人,放聪明点儿。”

    小林狞笑道:“你想怎么样?”

    “不如我们来做场生意,你把剩余的宝物都给我,我放你们一条生路,怎么样?”

    “我要是不给呢?”

    “那我就没办法了。”张海涛抿嘴吹了一个口哨,段雪飞重新举枪,喜鹊双手各握着一把匕首,随时准备发出。

    小林回身看了一下眼前的局势,说道:“好。”他抬起手臂伸出两根手指向前勾了勾,两个巨人走向了远处马路停泊的一辆车。不一会儿,两人合力搬来了一个大箱子,放在了我们面前。

    小林说道:“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吗?”

    张海涛冲远处一偏头,小林礼节性地点一下头:“后会有期!”转身走了。两个巨人架起受伤的同伴和另一个巨人一起离去。

    张海涛捡起小林掉落的枪,把玩起来。

    金锁走到箱子前,迫不及待地地打开来看。他拿起其中的一件,但还没来得及鉴赏,就听张海涛漠然地说了一句:“放下!”

    “你说什么?”我们似乎都没有听清这简单的两个字。

    张海涛抬起枪来指着金锁的脑袋:“我让你放下!”

    贱龙说道:“张总,这个笑话可一点儿都不好笑。”

    “我可没心情跟你们讲笑话。我辛辛苦苦才得来的东西,凭什么分给你们呢?”

    大力说道:“哈哈,我之前以为这个小林的野心最大,没想到张总你跟他比起来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三光问道:“不用说啦,孙进的宝物也是你拿去的吧?”

    张海涛看着孙进的尸体,说:“孙进这个人,贪得无厌。他向你们收取一千万,同时又想把宝物卖给我,五千万!”他伸出五根手指说道:“像这种人,早晚得死!不过我现在省心啦,不用背杀人的罪名了。”

    我说道:“既然张总喜欢就拿去吧,好歹落在了中国人的手上,没跑到小日本儿那儿去。”

    张海涛笑了笑:“还是你聪明。”但他的枪并没有放下,头也不回地喊道:“老段,喜鹊,过来抬宝物。”停了一下,没感觉到后面有人动。“老段,喜鹊,你们过来抬宝物。”张海涛又喊了一声,见还没动静,扭头看后面,只见段雪飞举枪指着自己,喜鹊的两把匕首直泛寒光,慢慢地向自己走进。

    “你们两个要造反?”张海涛很吃惊。

    “你又不是我们的头儿,哪有造反一说啊?”段雪飞低沉着嗓音说道,同时他举枪冲着张海涛。

    张海涛举起手来,把枪扔掉,恨恨地说:“没想到我日防夜防,家贼难防!”

    段雪飞冷笑着说:“别忘了,我们只是合作关系,不是直属关系。家贼这个两个字不太合适,应该说咱们的合作关系到此结束。”

    喜鹊过来拾起枪,然后盖上了箱子,冲金锁和贱龙说道:“你们俩,过来抬走。”这个喜鹊还真是聪明,选了两个最没有战斗力的人。

    段雪飞说道:“念在大家朋友一场,我不杀你们!告辞。”

    “等一下!”我突然脱口而出,“你们要把宝物运到哪里?”

    段雪飞看着我,宽大的太阳镜上是我瘦削的身影。他开口说道:“无可奉告。”

    “你不说,我不能让你带走!”

    段雪飞走到我跟前,猛地抬手用枪托砸了我的脑袋,一下我就倒在了沙滩上,我已经感觉到冰凉的血液从我的后脑流了出来。段雪飞啐了一口口水,说:“现在你没资格跟我讲条件!”说完,和喜鹊离开了。

    三光拉起我来:“怎么样,啊,流血了。”

    我一摸自己的后颈,全是血,但是咬牙撑着:“没事!”

    大力看着张海涛嘲讽道:“哎呀,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张海涛见自己势单力孤,连忙摆手作揖:“诸位,误会,误会呀!”

    正在这时,贱龙和金锁一路跑回来,边跑边喊:“他们跑了,他们跑了!”

    大力没心情去和张海涛计较了,问道:“咱们现在怎么办?”

    “这里已经死人了,警察迟早会发现,还是赶紧离开,从长计议吧。佳亮也受伤了,得赶快找人医治。”三光很冷静地分析说。

    金锁背起我来,大家迅速离开。三光留在最后将我们的脚印全部清除。

    张海涛追在后面:“哎,等等我,我怎么办啊?”

    三光看了他一眼:“你也来吧!”

    回来的路上,贱龙不明白:“为什么还要让张海涛跟我们一起?”

    三光说:“他和段雪飞还有喜鹊相处过一段时间,我想问问他有关于这两个人的情况,看看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我们到了市区进了人民医院,当看到我满脸血污的样子,医生惊呼道:“哥?”

    看到医生,大家也都惊呼:“张磊?”

    唯有金锁叫道:“我的姐哎,你在这儿呢?”

    经过了包扎,我的伤势已无大碍。张磊帮我倒了一杯热水,我捧在手里,还是觉得伤口隐隐作痛。

    “哥,发生什么事了?”张磊问我。

    “没事,和他们几个出去喝酒,喝醉了自己撞伤的。”我轻描淡写地说道。

    张磊有点儿生气了:“不对,你从来不喝酒的,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啊?”

    我笑了:“我能有什么瞒着你啊?对了,你怎么会当医生啊,也没听你说过,中文系毕业的当医生,这还真没听说过。”我赶紧转移了话题。

    张磊说道:“以前学过,毕业后自己考试。”

    “哦,那不错啊,医生现在是铁饭碗,收个红包也不会被判受贿,挺好的。”

    张磊转过身去问他们几个:“你们什么时候来秦皇岛的,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呢?”

    “啊,我们?”几个人相互看看,只恨他们几个太没有说谎话的天赋了。

    我心里一凉,完了,要露馅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