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十六 狗汉奸

    更新时间:2018-09-05 14:55:11本章字数:3057字

    我搪塞说道:“他们几个是过来看看……”

    张磊说道:“是来参加婚礼的吧?”

    “什么婚礼?”我们都茫然了。

    张磊叹了口气,没有说话。她把桌上的东西收拾了一下,然后看表,问:“你们现在住哪儿呢?”

    “我们都住在快捷宾馆。”金锁很诚实地回答。

    张磊说:“我也快下班了,这样吧,我家还有一套房子空着,你们过来就住在那里吧。”下班的时候都已经是后半夜了。张海涛留下了联系方式先行走了。张磊帮我把帽子戴好,以防伤口受风。张磊家空置的房子有七八十平,足够我们五个人睡了,里面的设施也很齐全。我走到阳台推开窗户,看着漆黑的天际。

    张磊倒了一杯茶给我,说:“你还是进去吧,外面风大。”

    我轻叹:“你刚才说的是她的婚礼吗?”我一手握着茶杯,一只手的食指慢慢摩挲着情侣戒指。

    张磊看着不甚明亮的星空:“哥,你是不是还忘不了她啊?”

    我自嘲似的笑了:“没有啊,已经忘了。”

    “可是你一直戴着这枚戒指。”

    “习惯了。”我把茶杯放到窗台上,点了一颗烟,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像做深呼吸似的吐出来,说道:“毕竟都过去这么久了,除了祝福她,我想不起来我还有什么能为她做的。”

    张磊轻轻打了我一下,笑着说:“这才像我哥!”

    大家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之战,都倦乏至极,很快就沉沉地睡去了。我送张磊回到了她的住所,自己步行回来,也在朦胧之中睡着了。

    早晨起来的时候,我下楼去买早点,拎着豆浆油条往回走,忽然看到了一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走进了电梯。我马上停住了脚步,没有往前走。看到她的一霎那,我的心就像是被掐了一下,除了痛苦还有酸楚。大学时相恋的点点滴滴就在眼前,而如今,她却要嫁作他人妇了。正在我思绪翻腾的时候,她从电梯间出来了,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曾几何时,她那种笑容是我最熟悉的,而现在却是最令我心痛的。

    我不记得我是怎样上楼的了,只记得贱龙拉开门的同时,说了一句话:“佳亮,她要结婚了……”

    三光赶紧瞪了贱龙一眼,贱龙也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不再往下说了。我知道,他们是不想提起来触及我的伤痛,但是茶几上放着的大红色的请柬时时刺目,让我的心绪难平。我把早点放桌上,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来来来,吃早点。”我拿起一份请柬,上面除了新娘是她的名字,还有一个名字是她的未婚夫,不,应该是她的丈夫。我看了一下日期:1月30日。我笑了一下:“很好啊,日子选得也不错。你们说,份子钱拿多少合适啊?”

    三光拿过碗来,倒满豆浆,递给我一碗。他捏起一根油条,简单地说了一句:“两百。”

    1月30日,我又在心里把这个日子念了一遍。

    正在这个时候,我手机响了,是茂叔打来的。我摁下了接听键:“喂,茂叔,你在哪儿呢?你倒是撒丫子跑了,不管我们死活了是吧?”

    不料那边传来了茂叔的大叫声:“佳亮,快来救我!!!”叫声极为尖利。

    我的神经瞬间绷紧。

    紧接着,那边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张先生,你还活着啊,我以为张海涛能把你摆平呢!”

    是小林!

    “你想要干什么?”

    “没什么,老头儿现在在我们手里,想让他活命的话你最好过来一趟,记住,千万别报警,你的身边可有我们的人。”

    “哼……”我冷笑了一声。

    “我知道你不信,但你最好也放聪明点儿,别忘了我们跟踪是最在行的。下午三点,开发区的华平制药厂,不来的话,你就等着收尸吧!”说完,挂断了电话。

    我神色凝重,沉思着这件事情该怎么处理。我细细回味着小林的话,我的身边有他们的人,会是谁呢?我看着屋内的四个好兄弟,难道是他们,但绝对不可能,我马上打消了这个念头。我相信我的兄弟绝对不会出卖我。

    “你想什么呢?”大力看我的脸色不对。

    “哦……没事。”我勉强一笑,掩饰内心的疑惑。

    下午三点,我背着这帮兄弟来到了华平制药厂。这是一家废弃的工厂,灰尘遍地,干枯的杂草丛生。我走进幽暗的厂房,忽然身后“咔”的一声,两扇大铁门牢牢地关闭了。只见正前方的二楼站着一个人,双手插兜:“张先生,欢迎欢迎!”

    我问道:“茂叔呢?”

    “唔唔……”我循声望去,见茂叔被捆得像个粽子,悬在了一旁的铁梯上,一脸惊恐的表情。

    “你快把他放了!”我厉声叫道。

    小林走下来,每走一步,铁楼梯都发出“铛”的声音,震荡着我的神经。他走下来说:“放了他不难,只要张先生你肯跟我们合作!”

    “跟你们合作?你做梦,我不会跟你去抢回宝物。再说,现在宝物已经不在张海涛手里了。”

    “NO,NO,NO,”小林晃着手指说道:“我只是想请你猜个字谜。”

    “猜什么字谜?”

    小林伸手拿过来一张纸,我接过来一看,纸上面写着五个字:“光宅出深峡。”他说道:“这五个字是什么意思,还希望张先生能不吝赐教!”

    “呵呵,”我笑了一下,“鬼才知道什么意思。”我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眼睛却没有离开这张纸。忽然,我想起来孙进也曾经拿着这样一张纸问过赵坤,“一丁二重甲,桃木刺鬼哗。……,光宅出深峡。”难道这才是完整的一首诗?我试探性地问道:“你都把第三句抹去了,我又怎么能猜出第四句是什么意思呢?”

    小林一愣,随后笑了:“张先生真机灵啊,我果然没有看错人。‘一丁二重甲,桃木刺鬼哗。’你解开了,这句应该也不难解吧?”

    我将这句话记在心里,把纸条扔给他:“你既然解出来了第一句,为什么又来问我?你也可以解开啊!”

    “解开第一句是因为有高人指点,这一句就没有了。张先生,你知道吗?现在你所知道的那些国宝不过是冰山一角,真正的巨大财宝都在这句诗上!”

    我困惑地看着小林。

    “不错,当年苏超的确是将财宝埋在了武安大石村的于里梁,可是还有更大的一批,被藏在了别的地方。而其中的秘密,都在这里。”他拿出那半拉日记本。

    我伸手就要抓过来,但是被小林一闪,躲过去了。

    “张先生,你不要着急嘛。我会让你看的,而且要让你仔细地看,好替我解开谜团。事成之后,咱们五五分账。”说着,将日记本塞进了我的怀中。

    “那么,他呢?”我指着茂叔问。

    小林叹了一口气:“为了防止你有小动作,只好委屈茂叔了。不过你放心,我们会好好照顾他的。因为咱们现在是合作伙伴了!”他拍着我的肩膀说。

    我对小林的口气十分反感,但是不能轻举妄动。因为小林敢一个人现身见我,周围就一定有他的埋伏,我这边可以将小林打倒,但是另一边就会害了茂叔的性命。

    临走之前,小林冲我喊道:“聪明的话,这事就不要告诉第三个人!”

    我做梦都没想到,我居然会当汉奸!从日本鬼子入侵中国那一天起,有多少人充当了小日本儿的走狗,我没有计算过,但我知道这一定是一个庞大的天文数字,而老百姓更是对其深恶痛绝!以至于人们在称呼汉奸时都习惯在前面加以个“狗”字。狗汉奸,多么贬低的一个字眼儿,连个畜生都不如。一些抗日的喜剧片上更是将汉奸的角色丑化,不是长得难看就是笨手笨脚,智商低下。我承认我长得难看,我承认我笨手笨脚,但我不承认我智商低下,以我智商的水平来看,我绝对不够资格去当汉奸。可是,没有办法,茂叔在他们手里。我不知道是不是小林恐吓的话语起了作用,我总觉得背后有一双阴森森的眼睛盯着我。而且我也知道,就算我能解出“光宅出深峡”的含义,小林也不会兑现五五分账的诺言,毕竟我太了解他的性格了。何况如果让我以国宝为代价的话,我宁愿不为之。

    很快,我回到了住所。三光他们四个经历了昨天晚上的恶战,此时又睡去了。我躺在沙发上点了一颗烟,不得不开始筹划下一步该怎么走。看着嘴中轻轻吐出的烟慢慢散去,我竟莫名想起了当初张庆东对我说过的那句话:“三人之中你的气场是最不利的,加上你印堂发黑,眼冒血光,看来你不久前刚经历过一场生死之战。我们习惯称这种气场为‘刀场’,尤其是白天,日光倾斜照进我的办公室,正射在你的身上,却没有照到你的头,这叫‘断头照’。依我看来,恐怕日后你还会有一场刀光之灾。”

    没想到昨晚真被他说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