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十八 哑巴院

    更新时间:2018-09-05 14:55:11本章字数:3099字

    我拿出那半拉日记本,放在了茶几上,说道:“咱们还是看看这个吧。”

    三光拿过日记本,和我一起翻阅了起来。

    时间又回到了1928年那个阴云密布的一天。苏超随柴云升开赴了清东陵乾隆的陵寝——裕陵。

    乾隆是中国封建史上著名的帝王,尤其是到了晚年,好大喜功,自以为是。从其死后所葬的陵寝就可见一斑。

    裕陵明堂开阔,建筑崇宏,工精料美,气势非凡,坐北朝南。自南向北一路走去,分别是圣德神功碑亭、五孔桥、石像生、牌楼门、一孔桥、下马牌、井亭、神厨库、东西朝房、三路三孔桥及东西平桥、东西班房、隆恩殿、三路一孔桥、琉璃花门、二柱门、祭台五供、方城、明楼等。

    尤其是石像生,共设置了八对,比起他的祖父康熙还多了麒麟,骆驼,狻猊各一对。

    陵寝门前的玉带河上建有三座一模一样的一孔拱桥,栏杆上雕有龙凤祥兽,桥两端是靠山龙戗住望柱。形态栩栩如生,工艺精美,而这样的规制在清东陵中仅此一处。

    看到这座与紫禁城无二的皇家陵墓,大家的口水都流了出来。

    柴云升坐在马上,用马鞭轻轻地敲打着自己的大腿,下了命令:“全军休整,晚上动手!”这一点是和当初的谭温江不同的。我记得文大爷说过当时谭温江下令部队不做任何休整,直接寻找地宫。

    很快,天色暗了下来。士兵们开始扛着铁锹锄头开凿地面。在他们看来,这里只是一望无垠的平坦路面,真正的宝物应该就在下面。一开始,大家干劲儿十足,汗流浃背,可是一直干到月亮西沉,也没有找到地宫的入口。

    无奈,第一个晚上只得作罢。回到营地,柴云升来回踱着步子,眉头紧锁着,说道:“看来这个地宫入口还真是有点儿蹊跷,弟兄们都累得跟三孙子似的了,怎么还是没有一点儿眉目呢?苏副官,你有什么看法?”

    苏超说道:“我听老一辈儿讲过,说埋皇上的地方都极为隐蔽,尤其是地宫入口,外人是很难知道的。甚至连皇帝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不知道,因为皇陵最后完工的时候会处死所有封锁墓道的工匠,所以地宫入口不好找也在情理之中。”

    “哼!”柴云升抬手把一只茶杯摔在地上:“他妈的,老子带兵打仗这么多年,难道还赢不了一个死了的皇帝?传我命令,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找到地宫入口!”

    第二天,天上的阴云还没有散去。柴云升亲自下马,拿起一只镐和大家一起挖。只见裕陵偌大的地面上,一只只铁器飞舞,一撮撮黄土飞扬,乍一看就像是热火朝天的劳动场景。柴云升虽是军人,但是长久的劳动也让他有心无力,苏超把水壶递给他。柴云升“咕咚咕咚”喝了几大口,抹抹嘴说道:“妈的,这他妈哪里是找地宫入口啊,这是折磨咱们呢!苏副官,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苏超拿出裕陵的建筑结构图,摊开来说道:“师座请看,裕陵是乾隆的陵寝,规模恢弘,如果找不到地宫入口蛮干的话,恐怕我们就是把裕陵一把火烧了也没用。”

    柴云升望着宏伟的裕陵,牙齿咬得咯咯响。这一天又是毫无进展。

    第三天晚上,柴云升像是红了眼一样拼命地干着。就在他奋力挥舞铁锹的时候,听到了一个消息:“第八师顺利打开了定东陵的地宫入口。”

    苏超听了这个消息,心里一惊,心想:谭师长他们怎么这么快?

    柴云升擦了擦汗,喝问道:“他们怎么找到地宫入口的?”

    “军长亲自督战,找到了一位当年修筑陵寝活下来的老石匠,在他的指引下找到了地宫的入口。”

    “苏副官。”

    “到!”

    “你马上去找来老石匠!”

    苏超迟疑了一下,说道:“师座,依军长的性格,只怕这个老石匠已经命丧黄泉了。退一步来讲,就算老石匠还活着,也未必知道裕陵的地宫入口在哪里。他当年参与修建的不过是慈禧的定东陵,参与乾隆裕陵修建的工匠就算当年不死,现在也都入了土了。”

    柴云升想了一会儿:“那你说咱们该怎么办?”

    苏超低头想着,一时也没有主意。

    这时,一个叫杨明卿的走过来,时任第十二军特务团团长。他进言道:“师座,卑职认识当地的一位旗人子弟,此人祖上曾看护东陵。他嗜赌成性,负债累累,只要我们许以他一定的好处,不愁打不开裕陵的地宫。”

    柴云升一听就来了精神:“他叫什么名字,现在在哪?”

    “他叫多木,眼下就在遵化。”

    “好,你马上去找他!”

    杨明卿看了看夜空,为难地说:“师座,天色已晚,不如明天再去……”

    “少他妈废话,第八师都开始抢宝贝了,咱们第三师连门儿都没进去呢,你他妈快去!苏副官,你和杨团长一起去一趟。”

    “是!”两人分别骑上一匹马,马不停蹄地赶往目的地。

    大约奔走了三十余里,杨明卿抓住缰绳:“吁——”在一间瓦房前停住了,杨明卿对苏超说道:“苏副官,咱们到了。”

    苏超下了马一看,瓦房的窗户透出橘黄色幽暗的光芒,应该是屋内的人还点着油灯。不时还有人们的呼喝声传出来。

    杨明卿在前面引路。苏超随他进入屋内才发现,原来这间屋子竟然是一家赌坊。不大的屋子满满*地放着三张桌子,挤满了形形色色的人。这些人的穿着或富贵,或落破,脸上的表情也是欣喜失落不一而同。

    苏超不解地问道:“杨团长,咱们来这里干什么来了,不是去找多木吗?”

    杨明卿诡异地笑道:“这个时候只有在这儿才能找到他。”

    他刚把话说完,就听西南方向的墙角有人呼喝:“他妈的,输不起是不是?”

    “老子什么时候输不起啦?老子大鱼大肉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呢!”

    “废话少说,把钱拿出来!”

    杨明卿顺着方向看过去,笑了:“我们要找的人找到了!”他走过去一拍那位“输不起”的人:“多木。”

    那人扭过脸来:“干他妈什么,又想打我?”一看是杨明卿,乐了:“杨大哥,怎么是你啊!”

    一看对方竟然和穿一身军装的人这么熟,说话很凶的那个人也住了嘴。

    杨明卿搂着多木的肩膀,说:“这里人太多,咱们出去说。”

    苏超打量着眼前这个多木,又黑又瘦,个头儿也不高,脑袋后面还习惯性的留着一条又短又细的小辫儿。

    走到屋外,多木递给杨明卿一支烟,又点着后问:“杨大哥,听说你现在混到团长啦!嘛时候也给兄弟派个好活儿?”

    “这个不用说。”杨明卿得意地吐一口烟。“怎么样,现在还赌呢?”

    “没办法啊,现在不比皇上在的时候了,你也知道,我们这些旗人也干不了活儿,也没人要我们。就只能赌点儿钱了,这不……我又欠了一屁股债。”

    杨明卿大方地说道:“兄弟,别上火,不就是欠点儿钱吗?大哥替你还了!”

    “哟,那我就多谢大哥了。”多木连连作揖。

    “兄弟,无事不登三宝殿,大哥也有件事儿想问你。”

    “大哥尽管说。”

    “你说过你祖上是护陵大臣。”

    “那还用说,手底下三千多人全得听我家的!”

    “嗯,你仔细说说。”

    多木自己也点了一颗烟,觑着眼睛说:“听我爹讲过,我的祖辈儿曾经给雍正爷和乾隆爷看护陵寝,先是在西陵,后来调到了东陵。那个时候因为要封闭墓道,也就是关闭最后的地宫入口,所以找来了我祖辈儿监督工程。我祖辈儿接到了嘉庆爷的命令,要把工匠的舌头全部割去,以防他们泄露秘密。所以后来的那个院子就被称为了‘哑巴院’。”

    杨明卿与苏超相视而笑,他问道:“哑巴院,我怎么没听说过?你小子一定是吹牛呢!”

    “王八蛋才吹牛呢,哑巴院就在一个高大明楼的后面,不信我可以带你们去找!”

    “哎,不用了。我现在军务繁忙,没时间去那里闲逛。”杨明卿从马鞍下解下一个钱袋扔给多木:“拿去还债吧,以后少赌钱!”

    “哎。”多木高兴地应道。

    杨明卿和苏超快马加鞭地往裕陵赶去。路上,苏超敬佩地对杨明卿说道:“杨团长,我真是服了你了,谁都知道哑巴院在哪儿,而你竟然装作不知道,还能让多木自动说出咱们想知道的事情。”

    “这算什么,多木自幼就游手好闲,目空一切,最喜欢的就是自吹自擂,我只是利用了他的这种性格而已。”

    “杨团长有识人之明,佩服!”

    “苏副官过奖了,别忘了,我现在是干什么的。”

    苏超一愣,想起来眼前这位杨明卿正是十二军的特务团团长,不由地笑起来。

    两人回到裕陵,柴云升早就等得不耐烦了,问两人情况如何。杨明卿将事情来龙去脉说了一遍。柴云升大手一挥:“挖哑巴院!”盗墓队犹如山洪暴发一般涌向了明楼后面的哑巴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