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校内画展

    更新时间:2018-09-05 15:10:26本章字数:3090字

    宁雅安和常静香刚离开长廊,戴着墨镜的上官俊彦就出现在校园里,他那英俊不凡的外表和冷酷的模样,着实让路过的女生为之惊叹,引起了一股小小的骚动,而他对这一切却熟视无睹。

    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上官俊彦就在人群中找到了弟弟:“俊辰!”他喊了一声。极富磁性的嗓音和无敌的帅酷立即让周围有外貌控的女生注意到了他,又是一阵小声的赞叹,上官俊彦当作没有听到。

    两兄弟站在一起,除了同样的高海拔和俊帅外表之外,很明显的区别就是,哥哥给人很冷、很酷、很疏离的感觉,而弟弟给人温暖、安静的感觉。

    为了避开烦人的、差点流口水的那些无知女生,上官俊彦将弟弟带到一个僻静的角落。

    “大哥,你也来看我的画吗?”上官俊辰脸上有着浓浓的惊喜。

    从小到大,哥哥都是他坚实有力的后盾,自从父母意外离世后,哥哥就是他的整个世界,也是他让自己迅速从悲伤中走出来,重新迎接光明的未来。而哥哥他却将悲伤隐藏得很好,也努力让自己成为最强的强者,给他最好的生活和保护。虽然家产至今没有夺回来,但是这是迟早的事。有这样一位疼他、爱他的哥哥,他觉得真是三生有幸,虽然,哥哥给外界的感觉是冷酷无情的,但在他心里,他是全世界最好的哥哥。只有他懂得哥哥的心是暖的、血是热的!

    “最近忙着做事忽略了你,知道你今天系里办画展,当然要来欣赏一下你的画作。”上官俊彦看着弟弟的脸说。

    “刚才有个女生很欣赏我的画哦。”上官俊辰带着开心的笑。

    “哦,是吗?我弟弟可是将来的画家,算她有眼光!”上官俊彦拍了一下弟弟的肩膀:“俊辰,大哥对你一直很有信心的。我有开始在联系意大利方面,今年你就可以出国深造了。”

    “太好了!”上官俊辰更开心了,年轻的脸上朝气蓬勃的:“意大利是我最向往的艺术殿堂。”

    上官俊彦露出难得的笑容:“凭我们现在的实力,你去哪里都可以!”是的,他做得到,当然说得出。

    “嘘,小点声。”上官俊辰看看四周,故意压低声音说到:“大哥,你不是说过吗,在外人面前我们要低调,而且,我们的仇人还没有得到应有的报应。”

    “对不起,是大哥一时大意了,这样很好,我们时刻要保持该有的冷静。”上官俊彦坚定地说到:“俊辰,你是大哥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了,你的将来比什么都重要,你这么优秀,大哥一定会让你成为梦寐以求的画家,到时候让全世界的人都来瞩目你。”

    上官俊辰的双眼散发着自信:“大哥,你放心,我们各自的目标一定会达到的。来,欣赏一下我的画作吧,给点意见。”

    “走,欣赏一下。”上官俊彦跟着弟弟重新回到办画展的地方。

    “大哥,就是这幅童年的记忆,那个女生很喜欢哦。”上官俊辰略带自豪得说:“她居然说画里有我的灵魂,说得真好。”

    “这么多作品里面,你的只有一幅吗?”上官俊彦看着童年的记忆:“嗯,确实悲伤了点,你能把你内心的感受表达出来,这就说明你已经从那个时候挣脱出来了。”

    “这都是你的功劳。”上官俊辰说完,指指不远处的另外两幅:“当然不止一幅喽,喏,那边还有两幅,分别是我的春天和向往。”

    上官俊彦看了我的春天,评价说:“色彩明快,用色大胆,很有春天的气息,让人觉得很放松。”

    “大哥,你一直都是我的知音人。只可惜那个女生没有注意到这两幅画,比那幅童年的记忆更棒。”上官俊辰惋惜得说。

    “那个女生、那个女生,你不知道她叫什么吗?”上官俊彦随口问。

    “还没来得及问,学校这么大,可惜了。”上官俊辰瘪瘪嘴唇。

    上官俊彦轻笑,说:“只要有心,一定可以找到她的。”说着,他的心里忽然闪过昨晚那个女人的倩影,他赶紧甩了一下头,自己真是疯了,好端端想到那个姓宁的女人干嘛?说不定她正躲在叔叔的怀抱里哭泣呢。

    “大哥,你怎么了,不舒服吗?”上官俊辰发觉哥哥的不对劲。

    “没事儿,可能是昨晚没休息好的缘故。”上官俊彦随便找了个借口,不过,他昨晚确实没有睡好。

    “大哥,你马上要回去了吗?”上官俊辰问。

    “没有,我在这里还有点事情要办,当然,最主要是来看你的。”

    上官俊辰催促到:“那你快点去办事吧,我们回头再聊。”

    “好,继续加油!”上官俊彦给了弟弟一个鼓励性的微笑。

    “你也是,继续加油!”上官俊辰对大哥说。这种鼓励方式已经成他和哥哥之间的一种默契,无论何时何地,它就像一种无形的动力,支撑着他们继续往上攀登。

    会计系主任办公室里,刘光远正在电脑前忙碌着,一抬头,居然是高中老同学:“上官俊彦,你终于现身了。”

    “你这个系主任这么忙,我难敢随意造访啊。”上官俊彦不请自坐,直入主题:“怎么样?我要的人有结果了吗?”

    “果然是雷厉风行啊,你这个性一点也没有变。”刘光远扶了扶金边眼镜,说道:“我们学校的会计专业一直是个热门专业,每年报考的人有很多,也出过很多优秀的专业人才,你找我算是找对人了。”

    上官俊彦挑眉,说到:“不然我也不会来找你了,说吧,有合适的人选吗?”

    “你别急嘛。”刘光远站了起来:“来者是客,想喝点什么?咖啡可以吗?”

    “随便。”上官俊彦说到:“上高中时,你总是最后一个交试卷的,不急不躁的性格,也一样没改多少。”

    刘光远爽朗得笑着:“所以,我才当了教授,而你成了商人。”

    咖啡泡好了,上官俊彦接过来,漫不经心得喝了一口,就搁下了。

    刘光远这才从抽屉里取出一叠资料递给上官俊彦:“你要的资料我早就准备好了,筛选了好几遍,这十个人是这届即将毕业的学生中最优秀的,应该有你要聘用的人才。”

    上官俊彦的表情变得非常慎重,只要和工作有关的事情,他总是抱着一丝不苟的态度,更何况这次是为饭店挑选一位新的财务主管,他必须慧眼识英雄。

    上官俊彦先随意翻了翻,然后打算一份一份详细来看。忽然,他的视线在某一页停住了,看着简历上那巧笑盼兮的脸庞,他的神经被深深触动着,一看名字:宁雅安。姓宁,没错,就是她了!

    “怎么样?有合适的吗?”刘光远看着他那奇怪的表情:“你这什么反应?激动还是高兴?”

    上官俊彦将这份简历抽出,递给刘光远:“她是这里的学生?”

    “宁雅安。没错,她是这里的学生。”刘光远称赞说:“你可真行啊,她是这届学生中最优秀的,人漂亮,功课又好,而且还会跳舞哦。你该不会是用选美女的眼光来挑选财务人员吧?”

    上官俊彦不理会刘光远的调侃,急切问:“她今天有来上课吗?”

    “应该有吧,我不确定。”刘光远不急不躁得说:“但是,据我所知,她上课从来没有迟到过。”

    “我想马上见到她!”上官俊彦说道:“就现在!”

    啊欠!正在教室里等待上课的宁雅安忽然打了个响亮的喷嚏,身体没来由得哆嗦了一下。

    “宁雅安,你能不能安静点,害我眉毛都画歪了啦!”宁雅安的同学钱佳佳娇声娇气得埋怨:“你是不是想我变丑啊。”

    “喂,钱佳佳,这是人该说的话吗?雅安又不是故意要打喷嚏的,都快上课了,你画什么眉毛啊!”常静香气不过,为雅安出头。

    这个钱佳佳总是找雅安的麻烦,好像她们两个天生就不对盘似的。好在雅安大人有大量,不和她计较,要不然,教室里每次都要吵翻天了。谁都知道这个钱佳佳,仗着自己家里有几个臭钱,总是看不起在她眼中所谓的“穷人”,穷人怎么啦?穷人也有自己的骨气和志向!

    “常静香,你给我安静点,有你什么事啊!”钱佳佳无比骄傲得说:“你懂什么啊,像我这样的漂亮美眉就是要时时刻刻保持最美丽的一面,既有内在又有外在。”

    “呕!你少恶心了。”常静香作呕吐状。

    “哈哈,你完了,你是不是怀孕了,想吐啊?”钱佳佳幸灾乐祸。

    “你!太多分了。该怀孕的是你吧。”常静香一报还一报:“男朋友那么多,早晚的事。”

    “那也总比你们这些没有男人要的强吧。”钱佳佳自然不甘示弱:“尤其是你和宁雅安,家里没钱就算了,还出来丢人。”

    “钱佳佳,你是不是吃错药了,怎么胡言乱语的!”常静香生气了。

    除了雅安,其他同学都好笑得看着她们斗嘴。这是班里经常会上演的戏码,富家女对决穷人妹,虽然主角没有变化,但是,内容次次精彩纷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