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争执

    更新时间:2018-09-05 15:10:26本章字数:3042字

    面对宁雅安的不满,上官俊彦仍是气定神闲的样子:“你好像已经忘记了,刚才是谁出手救了你?”

    “没错,是因为你我才没有摔到地上,我已经说过谢谢了,你还想怎样?”宁雅安瞪着他“我不想怎么样,只要跟着我走就行了。”上官俊彦见她没有上车的意思,就说:“你想一直站在这里吗?还是希望我抱你上车?”

    “不用了。”宁雅安快速上了车子的后座,这样比较安全些。

    上官俊彦也迅速上车,稳稳地发动车子上路了:“为什么坐在后面?怕我非礼你吗?”逗她,真的很有乐趣。

    “明知故问!”宁雅安丢给他一个大大的白眼,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男人,简直莫名其妙!她是不是该考虑要不要报警?问题是手机要晚上才能拿得回来。

    他真的搞不懂她。明明是昨晚热情如火的可人儿,为什么现在却还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在她的身上,到底有着怎样的故事?他的猎奇心大起,反正日子过得太无聊,和她玩玩也不错啊!

    “你的专业成绩很不错。”上官俊彦终于说了一句中听的话。

    “你怎么会知道?”宁雅安一阵紧张:“你有什么阴谋?”

    “阴谋?”上官俊彦听了哈哈大笑,然后说:“小姐,你的想象力未免太丰富了,不当小说家实在可惜了。”

    “我的成绩好不好,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宁雅安问到。

    上官俊彦不答反问:“你喜欢钱吗?”

    呃?宁雅安愣了一下,说:“这算什么问题?无缘无故问这个。”

    “一时好奇。”上官俊彦没有告诉她原因。其实,他就是想知道,她为什么不要那十万块?难道真的是嫌少吗?

    “我没必要回答吧。”宁雅安绝对是存心的。

    “钱对我们来说是个好东西,你说呢?”上官俊彦试图开导她。

    “没错,钱是好东西!”宁雅安老实承认。如果有钱,妈妈的病就可以尽快得到最好的治疗,如果有钱,她也不用去酒吧跳舞了。

    果然,她还是喜欢钱的。看来,是自己高估她了,女人都是一样的,把金钱看得比什么都重要。上官俊彦的脸色不禁沉了几分。

    “如果有人给你很多钱,你会拒绝吗?”上官俊彦继续问。

    “先生,你应该知道,有句话叫无功不受禄!”宁雅安说话的同时,心里却觉得特别苦涩,昨晚的自己是人生中最大的污点,用身体换来的那十万块要多讽刺就有多讽刺,她想尽力忘却,可总是不期而来。

    上官俊彦看了她一眼:“怎么,提到钱,让你不高兴了?”

    “没有,不关你的事。”宁雅安悄悄收拾着自己的心情。

    “好,等一会儿会让你高兴的。”上官俊彦肯定得说。

    宁雅安一双美眸闪啊闪的:“先生,我真的很想知道,你想要做什么?为什么是我?”

    上官俊彦随意说:“放心吧,我不会把你卖了,下午我就送你回学校,这样满意了吧?”

    唉。回答他的是宁雅安长长的叹息声,她现在不想再问什么了,问也是白问,顶多浪费自己的口水,她只当他是发神经了。

    真正让宁雅安觉得不可思议得是,这个第一次见面的陌生男人居然载着她到了台北最繁华的商业街,她赖在车里不肯下来。

    “走,去试衣服!”上官俊彦打开车门,想拽她出来。

    “我不想去!”宁雅安躲到他抓不到的地方。

    上官俊彦索性跨入车里,坐到了她的身边:“如果你想耗在车上,我乐意奉陪。”狭小的空间里,暧昧在肆意流窜。

    “你做梦!”宁雅安迅速打开另一边的车门,想逃出去。

    她的动作快,上官俊彦的动作比她更快,他的长手一伸,身体掠过她,将车门锁上了,一低头,却吻到了她的唇瓣。

    两人都愣了一下。宁雅安反射性得抿了抿嘴巴。就是这个无意识的小动作,让上官俊彦觉得肾上腺激素激增,毫不犹豫得抱着她吻了下去。

    宁雅安显然被吓到了,一动也不敢动,他的男性气息将她紧紧包裹着,他的吻既霸道又温柔,让她在抗拒的同时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体验。

    她的唇真的很柔软很生涩,却让上官俊彦欲罢不能。如果昨晚的她挑起了他的男*望,而现在的她,却让他想好好品尝她嘴里的甜美芬芳。

    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自己这是在做什么?宁雅安忽然清醒过来,狠狠咬了一下上官俊彦的舌头,主动结束了这个荒唐的吻。

    上官俊彦吃痛得捋了捋舌头:“你是小野猫吗?”他的手放开了她。

    宁雅安喘着气,红着脸说到:“是你先冒犯我的!”她捂住了自己的唇瓣。自己是走了什么霉运,昨天失了身,今天又被人强吻,真是流年不利!

    “如果你不听我的,我可不敢保证还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可能,我会在车上要了你!”上官俊彦有意吓她。

    “好,我下车,我去试衣服。”宁雅安真的怕了。现在的男人真的太坏了,什么都做得出来。失身一次已经够让她呕到吐血了,她可不希望还有第二次。

    看着她下车,上官俊彦嘴角上扬,这下,他知道该用什么方法来对付她的不听话了,一定百试百灵。

    由于不是节假日,商店里的顾客都不多。上官俊彦拉着她的手专挑女装店进,而且都是名牌店。还没有看衣服的款式,宁雅安就被那些价格吓到了。

    “什么衣服嘛,这么贵!”宁雅安小声嘀咕:“这哪里是穿衣服,分明是拿钱套在身上。”一条裙子的价格足以维持她们家一个月的开支。

    “宁小姐,衣服和你有仇是不是?进了几家店,你都说不满意,故意的是吧?”上官俊彦显得有点不耐烦了。女人不是都喜欢高档名牌衣服的吗?她一定是故意的。

    “喂,先生,请你搞清楚好不好,”宁雅安的脾气又上来了:“要我试衣服的可是你耶!我没有拿枪指着你吧?这些衣服我真的都不喜欢嘛!”

    “是不是嫌还不够贵?”上官俊彦冷冷得问。

    宁雅安反问:“你是不是觉得越贵越好?”

    “难道不是吗?”上官俊彦急着想证明自己是对的。

    “是不是我买了你就高兴了?”宁雅安又问。

    “可以这么认为。”上官俊彦挑眉。

    “好,买衣服嘛,谁不会。”宁雅安来回“参观”着漂亮衣服。

    满脸笑容的女销售员眼巴巴得看着她:“小姐,我们店里的衣服都是最好的,你要不要试试?”

    “不用试了。”宁雅安赌气得对她说:“小姐,麻烦你,我要这条粉色的裙子、还有那边蓝色的礼服、还有这条白色的。”

    “小姐,你确定吗?”女销售员两眼放光。

    “嗯,反正有人会付钱的。”宁雅安指指上官俊彦。

    “帅哥,请跟我来。”女销售员视乎比宁雅安还开心,拿着衣服到柜台处,划价、打包。

    望着上官俊彦挺拔的背影,宁雅安想破头也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忽然她想到了什么,凑到了柜台处,上官俊彦正在银联付款单上签字。

    苍劲有力的签名映入宁雅安的眼帘,她猛地倒抽一口凉气:“上官俊彦,原来你就是上官俊彦!”

    上官俊彦始料未及,没想到她还真有点小聪明,问不出名字就想到要看他的签名,看着她怒火中烧的模样,他清楚这个女人会有的反应。

    宁雅安羞愤得跑出了时装店,眼泪,刹那间夺眶而出,昨晚的记忆狠狠向她涌来,不管她愿不愿意接受。模糊的、不真实的脸终于有了具体的对应,上官俊彦,你混蛋!

    上官俊彦拎着袋子追了出来,没几步就赶到了她的身边。此时,宁雅安蹲在一个角落里,眼泪肆意流着,模样狼狈。

    “怎么?扮可怜博同情吗?别人会以为我在欺负你!”上官俊彦站在她面前,低头看着她不停颤动的身体。

    宁雅安忽然停止哭泣,握紧拳头站了起来,双眼通红得对着他控诉:“上官俊彦,你卑鄙!你无耻!作弄我很好玩是不是?让你觉得高人一等是不是?你真是太没品了!”

    “宁小姐,我可没有强迫你和我上床,是你自己找上门的。”上官俊彦自动忽略她的控诉,强调自己的理由。

    “我不想听!我不想听!”宁雅安捂住了自己的耳朵:“昨天的事情是个笑话,我会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我们仍然是陌生人。”

    “是吗?你真的可以当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吗?”上官俊彦将她的神情收入眼底:“你根本就是在自欺欺人!”

    眼泪再次流了出来,宁雅安边抹眼泪边说到:“自欺欺人也好、选择性失忆也罢,反正,我会忘记的。也请你忘记吧。就当是一场梦好了。”心很疼、很痛苦,可是,她不能软弱:“对不起,我该走了。再见。”走了两步,又转过身来对他冷冷说到:“不,是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