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相遇酒吧(二)

    更新时间:2018-09-05 15:10:26本章字数:3162字

    一切收拾妥当,宁雅安多了个心眼,怕上官俊彦在前面等着,就偷偷从酒吧的后门走,一看四下无人,她才松懈下来,顺着后巷小路回到正道上。还没站稳脚跟,一辆宝马车就停在了眼前,车灯的光线照得她眼花,司机朝她按响了喇叭,她赶紧退后几步。

    见车子没有开走的意思,她不禁多看了几眼车窗,车窗缓缓下移,露出上官俊彦的脸。这个男人,果然在这里埋伏她。

    “上官俊彦,你还有完没完啦?!”宁雅安上去就是一顿哔哩啪啦:“别以为你有车就了不起,你这个自大狂、臭虫、类人猿!”

    上官俊彦从车上下来:“小姐,大晚上的,你骂够了没有?”

    “没有!不想听你可以走啊,没人拦着你,我又没有让你在这里等我。”面对他,宁雅安的好脾气总是无影无踪的。

    “你这个女人!”上官俊彦又上前一步。

    宁雅安连连后退了好几步,然后开始往前跑,她穿的是平跟鞋,跑步没问题。

    上官俊彦反应自然也不慢,追了一段距离,终于一把抱住了她:“如果你想跑赢我,恐怕还要再练十年了,我告诉你,大学时我可是长跑冠军哦。”

    “原来你还上过大学啊?我以为你幼稚园还没有毕业呢。”宁雅安开始反抗:“放开我,快放开我啦!”

    “不放,是不是又想踢我了?”上官俊彦做好了“对抗”准备。

    忽然,宁雅安觉得胃里很不舒服,一股子酒气往上涌:“放开我,我想吐。”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上官俊彦刚松手的一刹那,宁雅安低着头开始狂呕,眼泪、委曲、污物,一齐冒了出来。

    上官俊彦回到车上,取来了纸巾和一瓶水:“不会喝还要逞强,现在知道酒的后劲有多厉害了吧?”

    宁雅安直起身体:“如果你不跟着我,我会这样吗?天下女人那么多,你为什么总要缠着我呢?”

    上官俊彦笑了一下:“天下男人那么多,你为什么把第一次给了我呢?”

    “你还说!”宁雅安把擦了一半的纸巾扔向他:“你以为我愿意吗?我也不想啊,有人在我饮料里下药,我,我才是受害者好不好?”说着说着,想到自己内心的痛苦和委曲,她的眼泪就大颗大颗往下落。

    上官俊彦还是第一次见识到一个女人的眼泪可以如此汹涌,连续不断,心里的某根弦又被触动了:“好了,吐也吐了,哭也哭了,还是让我送你回去吧。”

    “不要。”宁雅安站着没动。

    “小姐,你想一直站在这里就随便你,这里到了晚上有很多色狼出没的,别怪我没有警告你!”上官俊彦转身走向汽车。

    宁雅安正要反驳,包包里的手机响了,她一看,马上按下接听键:“妈,已经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

    “都这么晚了,你还没回来,妈怎么睡得着啊,你在哪里?快点回来吧。”电话那头是董秀枝虚弱的声音。

    “我啊,我还在路上。”宁雅安的声音特别温暖:“妈,我马上就回来了,你先睡吧,乖啦。“

    “路上小心点,知道吗?”董秀枝叮嘱的声音。

    “知道,妈,我会小心的。拜拜。”宁雅安挂断电话,鼻子发酸。

    上官俊彦的车子已经开始发动,宁雅安张开双臂挡在了前面,他赶紧熄火,伸出头对她说:“小姐,你这样很危险的,我可不想坐牢!”

    “我改变主意了,送我回去。”宁雅安不由分说,打开了车后门,上到车里。

    “女人真是善变。”上官俊彦无奈摇头:“你住哪里?”

    “你先开车吧,我会告诉你怎么走的。”宁雅安说。

    可能是车里开着音乐很舒服,也可能是自己真的累到坚持不住了,没过几分钟,宁雅安居然在车后座睡着了。

    上官俊彦开了一段路之后,才发现后面没有声响,一回头,就看到宁雅安斜倒着,神情疲惫,他赶紧找地方停了车,从后备箱取出一条毯子,盖在了她身上,自己就坐在她的身边,端详着她的睡颜。

    她的皮肤真的很好,有淡淡柔和的光泽,柔软的唇呈现诱人的粉色,头发又黑又长,他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还是那么顺滑的触感。她的呼吸不是很均匀,说明她睡得并不踏实。

    大半个小时之后,睡梦中的宁雅安忽然开始呓语:“爸爸,妈妈,你们不要丢下我,我好害怕,爸爸,妈妈,你们快起来呀,别躺着睡觉了。爸爸,妈妈!”睁开眼睛,一时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做噩梦了?”上官俊彦在一边问。

    宁雅安整个人顿时清醒过来:“我们在哪里?我睡了多久?”

    “我们还在车上,你睡了不到一个小时。”上官俊彦回答,刚才看到她嘴里念念有词的,只听得清楚她喊着爸爸妈妈。

    “不到一个小时?”宁雅安差点从座位上跳起来,撞到了车顶,一边揉着一边说:“我要马上回去,请你快点开车好吗?”

    上官俊彦想耍无赖:“你说开车就开车吗?”

    “你想怎样?”宁雅安恢复了生气。

    “看你的表现喽。”上官俊彦一双黑眸直愣愣看着她的眼睛。

    好吧,为了早点回家让妈妈安心,豁出去了。宁雅安闭上眼睛,在上官俊彦脸上轻轻碰了碰:“这样可以了吧?”

    “一点诚意都没有。”上官俊彦表示失望:“我没有力气开车的。”

    第二次,宁雅安在他唇上蜻蜓点水了一下。

    上官俊彦依然不满意:“敷衍我是不是?”

    “那你到底想。”

    宁雅安的话还没有问完,上官俊彦的嘴巴就亲了过来,和她来了一个法式湿吻,然后得意得说道:“OK,我马上开车。为了防止你再睡着,*你坐到前面。”

    事到如今,宁雅安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好,只要你尽快把我送回家。”

    很快,车子重新上路。

    为了不让上官俊彦知道自己家到底住哪里,隔了很远,她就要求下车了。

    “你确定要在这里下车吗?”上官俊彦看着她。

    “很确定。”宁雅安打开了车门:“谢谢你送我回来。时间不早了,你也该回家了,你的父母也会担心的。”

    “他们会在天上看到我的。”上官俊彦隐喻。

    宁雅安愣了一下,唉,他的父母也不在了,和自己一样,不过,自己要比他幸运吧,至少她还有养父养母的爱。也许是出于同情,她居然对他说:“晚安,开车请小心!”

    上官俊彦终于扯出一个笑容:“嗯,收到。”

    直到看不到她的人影,上官俊彦才掏出手机拨通电话:「非凡,这几天应该会有一个叫宁雅安的女人来应聘财务主管,你帮我留下她。」

    终于到家了,里面的灯还亮着,黄色柔和的光芒让宁雅安觉得安心,自从父母发生煤气泄露事故,意外离开自己后,这里便是自己最温暖的家了,时间过得好快,都十多年了,天上的爸爸妈妈还好吗?

    “雅安,你终于回来了!”董秀枝终于看到女儿回来了,这才安心。

    “妈,不是跟你说了吗,不用等我的,我都这么大了。你身体不好,应该早点休息的。”宁雅安扶她坐到了床上。

    “晚饭吃了什么?现在饿不饿?”董秀枝关心得问。

    “妈,我自己会做,不用你*心啦。”宁雅安说道:“你快点睡觉啦,多睡点才会精神好哦。”

    “好,我这就休息。”董秀枝躺下来。

    宁雅安关了房间的灯,轻轻退了出来,一转身,雅兰很不高兴得站在眼前。

    “雅兰,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

    “你也知道晚啊。”宁雅兰用鼻子嗅了嗅:“你喝酒了?”

    “雅兰,明天还有课,快去睡吧,我到厨房煮碗面吃。”

    “这么晚回来你就一点也不惭愧吗?你晚也就算了,还连累妈也不能好好休息。”宁雅兰说道:“你知道吗,我怎么劝她都没用,她非要等你回来才肯睡觉。”

    “雅兰,对不起,我知道,让你和妈担心了。”宁雅安低头说。

    “道歉有个屁用!”宁雅兰狠狠得说:“她是我亲妈,不是你亲妈,你当然可以这么轻松啦。”

    “雅兰,我没有这个意思。”

    宁雅兰斜睨着她:“那你是什么意思?钱呢?你不是说要筹钱的吗?钱呢?”

    “钱?我有。我明天就给妈。”宁雅安说道:“雅兰,我和你一样,都非常希望妈妈可以尽快接受手术,尽快恢复健康,所以,无论我在做什么,都是为了妈妈。”

    “你觉得自己很伟大是不是?”宁雅兰讽刺。

    宁雅安摇头,说:“雅兰,不管你怎么看我,我都是你姐姐,虽然,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但是,我会永远疼爱你,永远把你当作我最好的妹妹。”

    “你不是找了个有钱男朋友吗,从他那里要点钱不就行了。连这点小事你都办不成吗?”宁雅兰损她。

    “不是,我。”

    “好了,我累了,要休息了,你自己看着办吧。”宁雅兰留给她一个白眼:“记得起来做早餐哦,让妈多睡会儿。”

    宁雅安轻轻叹气,走到了厨房,开始烧水做方便面吃。想想妈对自己的好和妹妹对自己的敌意,她的心充满了深深的无奈:一边是亲爱的养母,却在遭受死亡的威胁;一边是亲爱的妹妹,却无法和她好好沟通,她到底该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