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烦乱的心

    更新时间:2018-09-05 15:10:26本章字数:3109字

    上官俊彦一看地上,有一摊不是很显眼的水迹,他的眉头紧蹙,刚好有负责打扫的员工路过,他非常严肃得对她说:“这里有水迹,如果客人摔倒了,情况将会非常严重,希望不要再有下一次。”

    “对不起,上官先生,我这就处理,请放心,绝对不会有下一次了。”女性员工诚惶诚恐地说。她知道,眼前这位是简老板的好朋友,他的话也是分量十足的。

    “好,我记住你的工号了,如果再让我发现一次,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上官俊彦仍然严厉。这种情况在五星级酒店是不该发生的,后果真的会很严重。

    “是,我一定注意。”这名员工立即开始低头做事。

    宁雅安用一种全然陌生的眼光看着上官俊彦,这不是她所认识的那个玩世不恭、偶尔痞子样的上官俊彦,现在的他好认真、好严肃、好有领导者的风范。

    “为什么这么盯着我看?不认识我吗?哦,你本来就没想要认识我。”上官俊彦立即恢复“原状”:“记住,这是我第二次救你了。”

    “谢谢。”该道谢的时候,她是不会犹豫的。

    “道谢你倒是说得很快,就不知道有没有诚意。”上官俊彦拉过她的手找了地方坐下来:“陪我聊一会儿吧。”

    “聊天就不必了,我不想浪费彼此的时间。”宁雅安看着他帅到没天理的脸。如果他们的相遇不是那么不堪的话,或许面对这样的大帅哥,她也会脸红心跳的,但是,对他,她怎么也提不起好脾气。

    “为什么你总是在拒绝我?”上官俊彦要了两杯咖啡。

    “有吗?我倒觉得每次来找茬的都是你!”宁雅安看向别处:“真不知道是不是我们上辈子有仇。”

    上官俊彦换了一个话题:“你什么时候开始上班?”

    “干嘛?”宁雅安戒备地看着他。

    “不干嘛,随便问问。”即使她不说,他也很快就可以知道的。

    “我们的人生本来就不应该有交集,你就别指望我会告诉你什么。”咖啡上来了,很香,但宁雅安没有喝进去的欲望。自己的心里已经够苦的了,她不需要苦上加苦。

    女人,对他来说,一直都是身边可有可无的角色,可是面对这个宁雅安,上官俊彦却越来越觉得,她对于自己来说,不仅仅是可有可无的角色了。当他夺走她的童贞时,当她拒绝他的支票时,当她一再挑战他的底线时,这一切,似乎变得与众不同了。他很想知道,她的到来究竟预示着什么?

    “可是,交集早就已经发生了。”上官俊彦喝下一口香醇的咖啡:“你不喝吗?这可是顶级的蓝山哦。”

    “是吗?我已经不记得了。”宁雅安故意封闭自己的记忆。

    “可是我记得。”上官俊彦从上装口袋里掏出一张支票,放到她的眼前:“这张支票是你还给我的,送出去的东西,我从来就不会再要回来。”

    宁雅安像看到毒蛇猛兽一般,刻意将目光收了回来:“我再说一次,请你别再侮辱我!”

    “你想和钱过不去吗?”上官俊彦拿起支票晃了晃:“你可是很缺钱的哦!”

    宁雅安握了握拳头,她真想把咖啡泼到他的脸上:“我需要钱,我会自己想办法挣,不用你来*心。这个钱,我是绝对不会要的!”如果拿了这个钱,就像是再次剥光她的衣服。她不想连仅剩的自尊也失去了。

    “很有骨气嘛。”上官俊彦放下支票,脸色冷峻:“你想要尊严是吧?”

    “对,没错,那只是个错误,不是买卖。”宁雅安宽慰着自己,*不是什么稀奇的事,过了就算了。只要不收这个钱,她还是清白的,如果收下这个钱,她就和妓女没有什么两样了。

    “那好,我和你交换怎么样?”上官俊彦忽然有个主意。

    “我没有什么可以和你交换的。”宁雅安又是拒绝。

    “先听我把话说话,你再决定。”上官俊彦继续说下去:“这钱,我是不会再收回去的,因为这也关系到我的自尊,你必须收下!你喜欢撕掉或者送给要饭的,都随便你,反正决定权在你。既然你需要用钱,我就当这是你借了我的,到时候再还给我吧。”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宁雅安不解,他这是在给彼此台阶下吗?

    上官俊彦没有急着回答,而是说道:“这咖啡真的很不错,你可以试试,我还有事,先走了。再见!”

    “再也不见。”宁雅安故意说。

    “如果你想通了,就打电话给我吧。”上官俊彦噙着笑潇洒而走,她的话,他只当是恶作剧。

    咖啡真的很香,坐在五星级酒店里喝咖啡,这还是第一次。宁雅安心里挣扎了一会儿,终于端起了杯子。咖啡不是很苦,香醇之余透着一点点的甜味,令人意犹未尽。一抬眼,一道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

    陆轩?他怎么会来这里?他的身旁还有两位男生,有点眼熟。哦,宁雅安记得,他们是陆轩的朋友。他们三人来酒店做什么?宁雅安的好奇心被挑了起来。见他们三人有说有笑得离开,宁雅安走了过去。前台处,有两位身穿红色裙子,化着精致妆容的女孩正站着迎接客人。

    “你好,小姐,请问有什么需要为您服务的吗?”

    宁雅安礼貌得问其中一个:“你好,请问刚才那些男生来做什么?”

    “其中一位先生订了一个房间。”

    “订房间?”宁雅安问:“知道为什么要订房间吗?”

    “对不起,关于客人的隐私我们不方便透露。”

    “哦,谢谢。”宁雅安道谢。她忽然觉得自己很可笑,陆轩只是自己的男朋友,有自己的私事是正常的,就像自己也有事情瞒着他不是吗?只有想说得时候才会让对方知道。既然他不想告诉自己,她又何必强求呢。

    再次回到学校的时候,正赶上下课,常静香正在等着宁雅安凯旋归来。

    “雅安,恭喜你哦,这么好的机会被你得到了。”静香跑上去抱住了她,两人像孩子一样嘻嘻哈哈的。

    钱佳佳心里吃味,冲着她们两个就开火:“瞎高兴什么,小心高兴过头,失望一场!”

    “钱佳佳,你是在吃醋吧?我可听得出来哦!”常静香糗她:“是不是心里觉得很不舒服啊?唉,没办法,谁让我们雅安是最优秀的学生呢,人家五星级酒店有眼光,才选中雅安做他们的员工,而不是像你这种花瓶!”

    “花瓶怎么了?做花瓶也是要有本钱的哦。”钱佳佳拨弄着自己的秀发:“就你这样的,做花瓶还没人看得上呢。顶多是个瓦罐。呵呵呵。”说着,她掩着嘴直笑。

    常静香毫不示弱:“是,我是当不成花瓶,我也不想当什么花瓶。而你这个花瓶顶多也是残次品,难道你想做青花瓷吗?可我们雅安就不一样了,要才有才要貌有貌的,进的还是五星级酒店的财务部哦。”

    “哼,我才不信呢,说不定她是挂羊头卖狗肉,进酒店还不知道是做什么呢,说不定啊,是去给那些上层名流拎包提鞋呢。”钱佳佳的话引来她的支持者一阵窃笑。

    “钱佳佳,你别乱说!”宁雅安抗议。

    “对,只有你这种思想龌龊的人才会想到这种龌龊的事,谁都知道你换了N个男朋友了,这方便的经验一定很多吧?”静香嚷着。

    “那你又怎能保证她宁雅安还是个处呢?”钱佳佳反击:“说不定单纯的外表下其实是色女一枚!别忘了,她也是有男朋友的。”

    “行了,别说了!”宁雅安忽然大声说到。钱佳佳的话刺痛了她的内心深处,无法更改的那个事实再一次直击心灵。

    常静香默不作声了,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宁雅安。

    “不说就不说,浪费我的口水。不要得到个工作机会就大肆宣扬,没什么了不起的,小心刚做一天就被人家踢出来哦!”钱佳佳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

    “静香,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我去图书馆了。”说完,宁雅安径直出了教室,留下满脸狐疑的常静香。

    学校的图书馆很大,藏书量非常丰富,想看什么资料或者书籍都可以找得到。这里也是宁雅安经常会来的地方。既能从书中增长知识又能打发无聊的休息时间,可谓一举多得。可今天,她的大脑里乱乱的,什么书都不想看,她只想安静一会儿。她随意找了一本杂志,选了一个相对僻静的角落坐了下来,眼睛看着书上密密麻麻的字,想的却是自己的心事。

    “嗨,雅安,你也来看书啊,发什么呆?”上官俊辰无意间看到雅安坐在那里,一阵高兴,轻手轻脚来到她身边。

    雅安从自己的世界走了出来,点点头,轻声说:“是啊,心里烦,就来看看书。”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雅安就是觉得很安心,是一位和善的新朋友。

    “心里烦?烦什么?我能听听吗?”上官俊辰就是想要关心她。

    宁雅安皱眉,说:“不好吧,这里这么多人,不可以太大声的。”

    “我想请你喝饮料,赏脸吗?”上官俊辰又问。

    宁雅安欣然答应,两人一起离开了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