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危机

    更新时间:2018-09-05 15:10:26本章字数:3073字

    好不容易下课了,常静香将宁雅安拉到没有人的地方:“雅安,你不是去见陆轩了吗,怎么样,有没有发生不愉快的事情?”

    宁雅安将整个事情的经过对好友说了一遍。

    常静香气得暴跳如雷:“他太过分了,简直畜生不如!他好歹是你男朋友,怎么可以这样对你呢?算了,雅安,这种人渣,你以后就不要理他了,离他越远越好!”

    “你和我想的一样,总之,他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了。”宁雅安望着天空,有种想哭的冲动:“静香,你知道吗?当时我连死的心都有了。”回想到当时的情景,她深深觉得后怕。

    常静香搂住她,给她安慰:“算了,雅安,你别多想了,事情要向前看,看清他的真面目更好,你可能还不知道,陆轩有别的女人!”

    宁雅安分开静香:“你怎么知道的?”

    “上次他送我们来的时候,我在车上看到有女人的长袜子,当时我就觉得不对劲,只是没有深想,也不想误导你,现在看来,他真的是坏透了的男人。”常静香甩甩手:“哎呀,不提他了。呃,对了,那是谁救了你啊?创世是五星级的酒店耶,也会有人爱管闲事吗?”

    宁雅安避重就轻:“是饭店里的一位客人。他看到我有危险,就找来了饭店的保安,现在穿在雅兰身上的新裙子就是他送的。”

    “哇,真有这么好的人啊,男的女的?”常静香说:“你要好好谢谢对方。”

    “谢他?我已经谢过了。”

    常静香猜道:“你不会只和人家说了句谢谢吧?”

    “是啊,就这么简单啊!”宁雅安说。上官俊彦这么恶劣的男人,和他说谢谢已经不错了。

    “宁雅安,我快被你雷倒了!发生这么大的事,你居然什么表示都没有,光‘谢谢’两个字,太寒酸了啦。”

    宁雅安皱眉,说:“难道还要我以身相许吗?”

    “以身相许?”常静香听出了苗头:“对方是男的啊?”

    “是啊,男的。”宁雅安不想继续往下说:“好啦,走吧,回教室了,我想安安静静写会儿作业,晚上我还要去跳舞呢,最后一场。”

    “离开那里也好。”常静香说:“可是,你确定可以筹到钱为伯母治病吗?”

    “唉,走一步算一步吧,天无绝人之路嘛。”宁雅安抬头望天:“只要每一天太阳都是新的,就有新的希望存在。”

    “雅安,你要加油哦,我永远支持你!”常静香眼眶发红。

    “走吧!”宁雅安笑说。

    晚上七点,宁雅安到了夜夜欢酒吧,直接找到老板娘,告诉她自己的决定。

    “什么?你要离开?”老板娘的脸顿时拉了下来:“有没有搞错啊,说好了先跳一个月的,才半个月就反悔啦?”

    “我知道这很意外,但是我也没有办法,原来我是瞒着我妈的,昨天她知道了,如果我再跳下去,她一定会气死的。”宁雅安说。

    “你妈病了又不会亲自找上门来,你就告诉她你不跳了,到了晚上再偷偷来跳不就行啦。”老板娘还想说服雅安:“蓝蓝,你是这里的明星舞者,出场费我一定给你最高的,你再考虑一下,好不好?”

    宁雅安坚决摇头:“对不起,我已经决定了。”

    老板娘双眼滴溜溜转了转,说:“那好吧,既然你心意已决,我也不再勉强你,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哦。”

    “什么条件?”宁雅安说:“只要合理,我就答应。”

    老板娘说道:“今天你跳到几点由我说了算,晚上一切事情都要听我的安排。如果你做到了,我给你半个月的薪水,如果做不到,一毛钱都没有!怎么样,同意吗?”

    尽管知道是霸王条款,宁雅安却抱着必死之心,奋力一搏,她点头说:“好吧,我同意。”

    老板娘皮笑肉不笑地说:“那好,你去准备上场,我去忙我的事。”

    就在宁雅安去往后台化妆的时候,老板娘迅速行动起来,像拉皮条一样盯上了那些有钱又想泡妞的男人,今天晚上,她要狠狠从蓝蓝身上捞上一大笔。如果蓝蓝不愿意就范,她自有办法对付她!

    按老板娘的要求,宁雅安先上台跳了十分钟,算是热场。

    酒吧里的男人越聚越多,情绪也越来越高涨,有好几个都是特意冲着她来的。今晚,老板娘发话了,只要他们中有人出价最高,台上这个漂亮的舞女就可以陪宿一个晚上,惹得他们一个比一个兴奋。听说她还是个处女,大家显得更加迫不及待了。

    或许是因为这是最后一次在这里跳舞,宁雅安显得格外放松和从容,就连脸上的妆也只是淡妆,却显得她更清新可人。音乐声中,她尽情释放着自己的跳舞热忱,跟着旋律扭动腰肢,举手投足之间尽展无限风情,跳得时间长了,不禁觉得口干舌燥。

    再次回到后台,气息不稳的宁雅安看到化妆台前放着一杯温开水,她毫不犹豫得端起来喝了下去,口渴的感觉顿时消失了。

    “蓝蓝,跳得累不累啊?”老板娘不声不响就出现了。

    “还好,就是有点喘。”宁雅安坐下来休息。

    “今天来了很多客人,几乎快爆满了,如果有哪个男人欣赏你,你可别拒绝哦!”

    “欣赏我?”宁雅安心里突突跳了跳,老板娘的意图她顿时明白了七八分:“还是不要了,跳完舞我就回家,再晚我都要回去。”

    老板娘面目有点狰狞:“我们可是说好的,你想反悔吗?”

    “我。”宁雅安想反驳,却找不到有力说辞,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没反对就是默认了,乖啊,不会有事的,一切听我安排哦!”老板娘心花怒放,就好像一大张支票已经到手了。

    半小时后,宁雅安再次上台表演。台下客人真的很多,边跳边抬头看着她表演。宁雅安身穿暴露的舞裙卖力跳着,越跳越觉得兴奋,心里像燃烧着一把火,恨不能脱掉所有的衣服大喊大叫。自己这是怎么了?她边跳边觉得纳闷。

    宁雅安一回头,瞥见老板娘和一个胖男人在聊着什么,男人给了她一张纸,老板娘高兴得收下了。顾不上多想,又一股热浪袭击了她的全身,她觉得口渴,好想好想喝水,下腹部也极不舒服,想要得到某种宣泄。

    那个胖男人猛然上台,抓住了宁雅安的手:“宝贝,你真是太迷人了。别跳了,和我一起去Happy一下吧!”

    本想拒绝的宁雅安,脑子里一片浑沌,反而说道:“好啊,我好热,好想要Happy!”

    听着她的软言软语,胖男人非常兴奋,哈哈笑着摸了一把宁雅安的胸部:“那我们还等什么,走吧,我已经等不及要尝尝处女的味道啦!”

    宁雅安被他挽着下台,连她自己都不清楚到底在做什么,她的手攀附着他的肩膀,像考拉一样扒住他:“我想要Happy,哈哈哈,我好兴奋啊!”

    胖男人冲不远处的老板娘点了一下头,臭烘烘的嘴巴便凑近了宁雅安,正要吻上她的唇时,忽然半路杀出一个男人,拉开他的同时一拳重重打在了他的脸上,他毫无防备,硬生生摔到地上:“你谁啊?少管老子闲事!”

    上官俊彦上去就是一顿狠揍:“她是我的女人,你敢动她一根手指试试?”上官俊彦冷峻无比的表情:“给我滚!”

    胖男人俨然被他骇人的表情震慑住了,忍着痛楚说:“我是付过钱的,这笔帐又怎么算?”

    “你给了谁,就找谁要去!反正这个女人我得带走!”上官俊彦不容他说话,直接抱了宁雅安就走:“如果你要找我麻烦,我随时等着你!”

    老板娘见状,早已躲得远远的了。她是开门做生意的,也不想把事情闹大,可惜了,就这么便宜了这个男人。

    上官俊彦抱着半梦半醒的宁雅安出了酒吧,气不打一处来。这个女人到底怎么回事?动不动就被人算计,难道没有一点安全意识吗?如果不是他刚巧经过这里,进来看看她在不在,怕是要被那胖男人吞下肚了。

    “先生,我们Happy一下,好不好嘛?”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宁雅安无限魅惑得看着上官俊彦,在她眼中,他现在只是个陌生男人。

    上官俊彦为她系好安全带:“不好。你又被人下药了,真不懂这么多年你是怎么安全度过的。”回到驾驶位,他发动了汽车,打算送她回创世。

    宁雅安不安分得动手动脚:“我要快乐,我想彻底释放自己!”她大喊大叫起来:“我要快乐,我要快乐!”

    “给我安静点,不然,我保证会在车里要了你!”上官俊彦是正常男人,面对如此美色诱惑,没道理不动心的。

    宁雅安搔首弄姿着:“哈哈,我不信,我好兴奋!”她的手不知不觉靠近了上官俊彦的大腿根:“你里面的一定很雄伟哦。”

    “宁雅安,你现在别惹我,你惹不起的。”上官俊彦警告她。

    “是吗?可我偏要惹你!”

    上官俊彦将车开得飞快,极力压抑着内心的躁动,情欲,渐渐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