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交换

    更新时间:2018-09-05 15:10:26本章字数:3051字

    面对秦浩康的夸赞,上官漠更加得意:“他现在人呢?”

    “应该快到办公室了。”秦浩康说得小心翼翼。

    “去找他过来,就说我有私事找他。我这个当叔叔的也该关心关心他的终身大事了,和一个舞女结婚,他再也合适不过了,你说是吗?”

    秦浩康赶紧回答:“是,非常完美的搭配!”他的心里冷飕飕的。

    上官俊彦拿着两杯新鲜奶茶走到了白畅嘉的办公室,白畅嘉正埋头在电脑前工作。上官俊彦敲了敲办公室门:“嗨,美女,一来就这么辛苦,董事长真不会体贴人啊!”

    白畅嘉一抬头,见是他,顿时双眼发亮:“上官董事,有何贵干?”身体故意向前倾,有意无意露出衣领内的春光。

    上官俊彦露出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当然是来慰问美女喽!”

    他的双眼电力十足,白畅嘉妩媚笑着:“哦?怎么个慰问法?”

    上官俊彦仿佛获得了无声的邀请,迅速走到她身后,抱住了她的腰,顺势吻着她的脖子:“宝贝,你可真香啊!”眼睛的余光瞄到白畅嘉的电脑,很好,上面显示的刚好就是自己想要的,真是连老天都帮着他。

    面对他的挑逗,白畅嘉一阵意乱情迷,但她的头脑还非常清醒:“让我先把电脑关了。”

    上官俊彦按住她的手:“宝贝,你的手又白又滑!”他将她的手放到鼻尖:“也好香。我可忍不住喽。”说着,一手贴近她的大腿,抚摸着她穿着丝袜的性感腿部。

    白畅嘉变得热情大胆起来,将他的另一只手放到自己的胸部。很好,这个上官董事很快就会拜倒在她裙下了,那自己以后的日子就好过了。

    上官俊彦边和她*边注意着电脑上的数据,直到将它们记在心里。看着白畅嘉非常享受的表情,他的心里在冷笑着。

    忽然,敲门声再次响起,白畅嘉迅速恢复成淑女样,该死,居然忘了关门!

    “宝贝,只能等下次了!”上官俊彦显得很惋惜:“你的味道真迷人,记得喝奶茶哦!”

    门口站的是秦浩康,他原本打算先向白小姐交代一下董事长布置的工作任务再去找上官俊彦,没想到在她办公室撞见两人的好事。

    “嗨,秦助理,你们聊,我先走了。”上官俊彦露出吊儿郎当的笑。

    “上官董事,董事长正在找你。”秦浩康根本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找我?”这只老狐狸又想找什么茬?

    “是的,你快去吧,他正在等你。”秦浩康说完就不再理他。

    上官俊彦敲开上官漠办公室的门:“你在找我?”

    “没错。”上官漠也不废话,直奔主题:“听说你最近看上了一个舞女?有没有这回事?”

    “不是吧?谁这么无聊,拿这种事来劳烦你?女人嘛,玩玩呗,大家都是出来找乐子的,没必要这么认真吧?”上官俊彦坐在他面前,嘻嘻哈哈的样子。这只老狐狸,找人跟踪他!

    “你别管是谁告诉我的,大家也是关心你嘛。”上官漠冷眼看着眼前这个很有可能挑战自己地位的侄子:“怎么说你也是大哥的儿子,大哥大嫂死的早,当时你们又小,我只好硬着头皮接下来顺泰的重担。俊彦啊,别怪叔叔心狠,如果不是我这么多年独立支撑着这个房地产王国,你和你弟弟恐怕现在连要饭都轮不少了,更别提你们上学啦。”

    上官俊彦明白,上官漠这么说无非就是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美化自己的身份而已。说穿了,他还是一匹披着伪善外衣的狼!如果他们两兄弟不是靠他过早开始投资赚钱,怎么会有今天?拜他上官漠所赐,不饿死就该谢天谢地了。好在,这一切都过去了,他不会在意上官漠往自己脸上贴多少金,就让他再得意几天吧!

    “你的关心我心领了,还有别的事吗?”上官俊彦显得很不耐烦:“有人胆敢欺负我的马子,我还没找他算账呢!”

    上官漠暗笑说:“我找你来就是为了上官家的私事。”

    “私事?”上官俊彦掏掏耳朵:“说吧,我洗耳恭听!”

    “你的年龄也不小了,也该考虑成家立室了。”上官漠平淡说完。

    “成家立室?!”上官俊彦差点没跳起来:“No!我还没玩够呢!”不想结婚,这是真心话。

    “既然你喜欢那个舞女,好像是叫蓝蓝对吧?就带她来让我看看,舞女也是人嘛,叔叔也是很开明的,不会反对什么。”上官漠自作主张:“行,那就这么说定了。马上就到顺泰成立三十五周年庆了,你一定要带她来见我,这个面子你不会不给吧?”

    上官俊彦随即冷静下来。上官漠这么主动关心他的婚姻问题,一定又是一种试探,既然他希望自己破罐子破摔,那他就将计就计吧:“那好吧,到时候我带她去见你!没什么事了吧?我走了!”

    上官漠冷冷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想和我上官漠斗,小子,你还太嫩了点,就抱着你的舞女老婆好好过日子吧!

    下午的时候,陆轩收到一份匿名信,信的内容很简单:陆轩臭小子,我不满意你的所作所为,有种到夜夜欢酒吧来,我们单挑,不过我认为,你这么没种的人应该不会出现吧!别怕,我会好好伺候你!

    陆轩自然以为,这封信应该是跟在宁雅安身边的那个男人写的,对付这么个男人,绰绰有余,他不去就不是陆轩了!

    今天放学早,宁雅安没有和常静香一起走。之所以不和她一起回家,她就是怕对静香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就像现在,她又被周围的同学指指点点了,她就当什么也没有看到,什么也没有听到。

    陆轩想要的结果无非就是让她不能在学校待下去,羞辱她。可现在的宁雅安,已经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了,都无所谓了!嘴和眼睛都长在别人身上,想说什么看什么就由着去吧,她的心越是坚强,伤害也就越小。

    走出校门没多远,上官俊彦的汽车就追了上来,她一看是他,本想当他是空气,一想不妥,就停了下来。

    上官俊彦摇下车窗说道:“上车,我有东西要给你!”

    东西?差点忘了,她有请他帮忙的。宁雅安乖乖上了车:“是不是你取回了我放在酒吧里的私人物品?”

    上官俊彦没有急着回答,而是问:“如果不是为了这个,你是不是打算对我视而不见?”他的双眼眯了眯,目光耐人寻味。

    “其实,我不知道你到底是谁,也不想知道,你能帮我,我真的很感激,但是,仅此而已。以后我们还是少见面得好。”宁雅安看着他英俊不凡的外表:“你和我,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难道你不是生活在这个地球上吗?两个世界,呵呵,可笑,真是可笑!这只能说明你心里有一堵墙,把自己和别人隔开了而已。”上官俊彦深深看着她美丽的容颜,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成功已经吸引住了他的目光,他无法忽略她的存在。

    “随你怎么想吧,我的东西呢?拿了我就走。”宁雅安急了。她不想面对他的主要原因只有她心里清楚,那就是,看着他她就会想起发生在两人身上的事情,这些事情太见不得光、太令人反感了。

    “你当我是什么?你的佣人吗?想玩我就玩我?想要帮忙就帮忙?”上官俊彦靠近她,一手支着自己的身体,一手捏着她的下巴:“至少,我也可以要点劳务费吧?”他嗅着她的气息,好迷人好有诱惑的气息!

    宁雅安打掉他的手:“你这个人的脸皮不是一般厚耶!”小小的空间里,到处充斥着属于他的气息。

    “应该是你在求我,不是我在求你吧?”上官俊彦享受着属于彼此的唇枪舌战:“你这么不肯合作,那算了,对不起,你要的东西我没有拿到。”

    “你!”宁雅安面对他的奸诈,彻底无语。

    上官俊彦重新坐好:“不如我们谈笔交易。我把你要的东西还给你,而你呢,要帮我一个忙。”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宁雅安存心和他作对。

    “别这么快做决定,考虑一下。”上官俊彦很有耐性。

    静香说得没错,她就是太善良了。唉,宁雅安在心里叹了口气,问他:“说吧,怎么帮?要求不要太过分哦。”平心而论,他的确帮了自己不少。

    上官俊彦笑了起来:“这就对了。几天后就是顺泰房地产集团成立三十五周年庆,我要你和我一起出席,就这么简单。”

    “为什么?”宁雅安不明白他的用意。

    “没有为什么?”上官俊彦回答:“到时候你只要配合我就行了,说穿了,就是演场戏给某人看看。”

    “我想知道为什么是我!”宁雅安执意要问清楚原因。

    “因为你是舞女蓝蓝。”上官俊彦挑明:“某人就是要我带你去!”

    “从今天开始我已经不是了。”宁雅安撇清。

    上官俊彦点头:“我知道,所以我才说是演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