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以牙还牙

    更新时间:2018-09-05 15:10:26本章字数:3022字

    演戏?宁雅安看着上官俊彦,琢磨不透他此时脸上的表情,代表的是蔑视还是厌恶?

    “想通了吗?能不能帮忙?”上官俊彦又问。

    “就这一次,下不为例!”宁雅安妥协:“你要我怎么演?先说好,演砸了不关我事。”

    “很简单,你是舞女蓝蓝就行了。”上官俊彦说道:“上次买的衣服呢?怎么没见你穿?”

    “卖了。”宁雅安回答得干脆,没必要遮遮掩掩的。

    “卖了?”上官俊彦以为她在开玩笑,见她很认真的表情,他顿时有点泄气:“你这个女人,真是!”他居然找不出一个合适的形容词来形容她。总之,她很特别,坦荡又令人咬牙切齿,诚实又不贪得无厌。

    “想骂什么就尽管骂吧,今天我已经受够了,无所谓!”宁雅安正说着,就看见陆轩开着宝马车载着一个女生呼啸而过,那神情,很是得意。宁雅安想装着没看见,眼中的落寞泄露了她的内心,果然,她还是没能完全放下,也许,需要时间来冲淡曾经的伤害吧。

    上官俊彦自然也看见了,宁雅安的反应也没有逃过他锐利的双眼:“我说得没错吧?男人更了解男人。”

    “这还用说。”宁雅安瞪了他一眼,不知道怎么了,眼泪却夺眶而出,越不想让它掉下来,越不争气,一想到曾经的过往和撕破脸皮的瞬间,她的心都要碎了。原来,不是不可以坚强,而是不够坚强。

    “想哭就大声哭出来吧。”上官俊彦看着窗外,不让自己的眼底泄露关心的痕迹。看着她哭,看着她可怜楚楚的模样,他的心,就是随之起伏,任怎么控制都无济于事。索性,他一把揽过她:“给你一分钟,哭吧。”

    这个男人,宁雅安真搞不懂他的情绪,自己哭关他什么事?!不过,靠在他的肩头,她感到了一丝安心,安心?是的,就是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上官俊彦煞有其事得看着表:“好了,一分钟到了,收起你的眼泪吧。东西在后面,你自己拿。”

    宁雅安半起身,伸长手将包包勾了过来,一个重心不稳,头和头撞在了一起,发出咚的声音,她疼到呲牙咧嘴:“你就不会躲开一点吗?”

    “小姐,你恶人先告状呀,是你先撞得我好不好?”上官俊彦忍着痛说:“好心没好报,唉。”

    “我可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宁雅安对他说:“谢谢了,我会尽力演好戏的,就这样,我走了。”她打开车门,快速下车。

    “不来个Goodbye-Kiss吗?”上官俊彦隔着车窗问。

    宁雅安居然冲他做了个鬼脸:“想得美!你快走吧。”

    “不让我送你吗?”上官俊彦还想逗她。

    宁雅安就当没有听到不去理睬他了。快到家的时候,她多留了个心眼,到附近服装店里换上了雅兰的旧衣服。回到家,一种久违的亲切感迎面而来。她有一阵子没有这么早回家了。

    董秀枝看到她回来,自然十分高兴:“雅安,这就对了,妈不希望你太辛苦,我的病一时半会儿好不了,只要你平安,妈就知足了。”

    宁雅安将包包放回自己的房间,围在母亲身边,说:“妈,今晚我下厨,想吃什么?”

    “什么都可以,我没什么胃口。”董秀枝说:“今天我给你们爸爸打了电话,他的声音听上去支支吾吾的,我让他快点回来,他说再等等,等多挣点钱再回来。”

    “妈,别担心,爸爸不是小孩子,他会自己照顾自己的。”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雅安心里还是记挂他的,一个人在外面拼命做事的滋味她比谁都了解,可面对忧心忡忡的母亲,她只能好言安慰:“你放心好了,爸爸一定会带很多钱回来,到时候你就可以安心治病啦。”

    “雅安,其实我觉得这么多年,我们亏欠你很多。”董秀枝拉着女儿的手说:“家里一直不是很富裕,没能给你更好的生活,现在我这一病,恐怕只能带给你更多的负担。”

    宁雅安动情地抱住她:“妈,你说什么呢,我觉得能成为你和爸爸的女儿,我很幸福。虽然,我们是生活得很一般,但是,你们给了我父爱和母爱,这份恩情是用多少金钱都买不来的。我感激你们爱你们,从来都不觉得辛苦,真的,我真的很幸福。”

    董秀枝也有点激动:“你能这么想,妈妈真的觉得很开心!”她搂住雅安:“雅安啊,如果妈妈走了,你一定要继续幸福下去啊!”

    “不,妈,你一定会长命百岁的。”宁雅安搂得更紧了,就像下一秒她就会离开似的。她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已经过早失去了亲生父母,不想再失去养母了。

    董秀枝抚摸着雅安的头,说道:“傻孩子,哪有人会不死的,这没什么可怕的,无论将来怎么样,你要坚强得走下去,知道吗?”

    宁雅安重重点头:“我知道,我会坚强走下去,你也一样,也要坚强活下去,不管花多少代价,都要好好活下去,钱的事你真的不用担心,我们都会想办法解决的。”

    “好,妈不担心,妈都听你的。”董秀枝露出舒心的笑容。

    “妈,你们这是干什么?上演悲情戏吗?”宁雅兰也回来了,见状就指责宁雅安:“喂,你是怎么照顾妈的,没看见她流眼泪了吗?这样对病人不好!”

    宁雅安放开了董秀枝,悄悄抹去眼泪说:“雅兰,你回来了,正好,想吃什么?晚上我来做菜。”

    “你终于肯回来了?昨晚又和谁到哪里鬼混去了?居然又是整夜不回家!害得妈到处打电话去问,打你手机又没电,你到底在搞什么啊?”宁雅兰怒目而视。

    “雅兰,好好和你姐姐说话!”董秀枝对女儿说:“她这不是回来了嘛,好了,少说一句吧。”

    “妈!有时候我真觉得我才是你领养的女儿。”宁雅兰见母亲不开心,只能暂时缓和下来:“算了,我饿了,做晚饭吧,吃完我还要出去呢。”

    “你要去哪里?”董秀枝随口问。

    “妈,你就管好你自己的身体吧,她出去一个晚上没回来也就这个样子,安啦,我会早点回家的。”宁雅兰说:“我不像她,动不动就在外面过夜。”

    董秀枝就随她去了:“自己当心点,你也是我女儿,妈妈一样担心。”

    “知道了,妈。”应了一声,宁雅兰见雅安去了厨房,就凑了上去:“我身上没钱,能不能给我点?”

    “行啊,我钱包里有,自己去拿吧。”对于妹妹的要求,宁雅安总能爽快答应。

    宁雅兰进了雅安房间,打开她的包包一看,吓了一跳。匆匆走回雅安身边:“你哪来这么多现金?”

    “什么?”宁雅安没有听明白:“几百块而已,有多吗?”

    “装傻是不是?厚厚一摞摞的那是什么?你别告诉我是假钞!”宁雅兰提高了声音:“是不是你当舞女得来的?”

    宁雅安被弄糊涂了,上官俊彦还给她包后,她根本没怎么细看过,只是觉得有点沉,她放下手里的菜刀,回到房间看个究竟。

    果然,包里有很多钱,她数了数,足足有十万块!这是怎么回事?是上官俊彦放的?还是老板娘给的?

    宁雅兰显得很兴奋:“不管这钱是怎么来的,你先让我用一点,我想买漂亮衣服穿。”说着,她动作迅速,抽出一叠就走,雅安想拦都拦不住,只好由她去。

    手机没电了,宁雅安只好找出那张支票上的手机号码打了过去:「上官俊彦,包里的钱是什么意思啊?」她开口就问。

    那头传来上官俊彦皮皮的笑容:「你很少喊我的全名。怎么现在才发现?我还以为你已经把钱花光了呢,现在满意了吧?有这么多钱,加上支票上的,二十万了,别把嘴笑歪哦。」

    「别和我扯有的没的,这钱到底是怎么来的?」宁雅安赶紧问。

    「不是你想要钱的吗?我满足你的要求啊,你在夜夜欢跳舞不能白跳是不是?我看那老板娘肥的流油,就合理性得向她要了一点。」

    「要了一点?十万块耶!」她可不想占便宜。

    「你这个女人就是奇怪,买给你衣服你要去卖掉换钱,现在给你钱了,你又嫌多,是不是吃错药了?不说了,我还有事,挂了。」上官俊彦在那头合上了手机。这个女人的心思真是一点也琢磨不透。约定的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他还要去办件小事呢!

    夜夜欢酒吧里,陆轩正等待着写匿名信的家伙前来挑战,可是,左等右等,几杯酒下肚,连个人影都没有见到,不禁有点烦躁,想着是不是有人故意在恶作剧整自己。

    有个戴着帽子的男人出现在他身边,趁他不注意,将一包小小的东西放进了他的口袋,他都不知道,依然喝着酒等着人。

    男人风一般离开酒吧,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然后冷笑着开车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