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左右逢源

    更新时间:2018-09-05 15:10:26本章字数:3000字

    按房卡上的号码,宁雅安终于找到了房间。令她更加惊讶的是,这个房间内的布置不是一般的豪华,简直可以用奢华来形容。对于一个菜鸟级的员工,真的可以得到这么优厚的待遇吗?正在她疑惑不解的时候,有人忽然从身后抱住了她。

    宁雅安来了一个过激反应,狠狠跺脚,身后传来哀嚎声:“哇!你能不能淑女一点,是我!”

    “我就知道是你!”宁雅安面对他:“上官俊彦,你只会从背后偷袭人吗?”

    “我只是刚好路过,顺便进来看看你。怎么,酒店这么好,给你安排了房间吗?”上官俊彦明知故问。

    宁雅安揣摩着他脸上的表情:“你真的不知道这件事吗?”

    上官俊彦装傻:“你又不是我什么人,我怎么会拉下脸去求朋友呢?如果可以,我希望你住在总统套房里更好!”

    “色狼!”宁雅安只能想到这个字眼。

    “如果抱你一下就算是色狼的话,那天下的多数人都是色狼了。”上官俊彦找了张沙发就近坐下:“到午餐时间了,和我一起吃饭吧。”

    “谢了,没兴趣,你还是找别人吧。”宁雅安敬谢不敏。

    “没关系,我已经习惯了你的拒绝。”上官俊彦气定神闲:“如果你不答应,我就一直坐在这里,而你,也别想出去!”

    “你凭什么对我发好施令?你又不是我老板!”宁雅安不服气地说道:“我没有必要听你的吧。如果你喜欢坐在这里,那就随便你,我要走了!”她走向门边。

    上官俊彦高大的身形一下子将门堵住了:“想出门,可以啊,跳楼下去吧!”

    “你以为我不敢吗?”宁雅安边说边想着对策,要想对方这个牛皮糖男人,必须和他斗智斗勇。

    上官俊彦等着看戏。

    宁雅安走向房间另一头的窗户,上官俊彦以为她当真了,离开门边挡在了她面前,机会难得,她转身紧走几步,打开了房门,顺利走到过道上,脸上是胜利的表情:“上官俊彦,你自己慢慢享用午餐吧!”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上官俊彦先是错愕,又是释然,然后看着她离开的身影居然笑了起来。宁雅安,你这个女人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原来漂亮的女人也有聪明的时候。

    刚摆脱掉上官俊彦的纠缠,宁雅安就接到了上官俊辰打来的电话,希望她到学校和他汇合,然后到他的住处去完成毕业作品,她与马啸伟打了声招呼,便赶回了学校。

    远远的,就看见上官俊辰骑着辆半新的机车在等她,见她来了,满脸都是笑容:“雅安,谢谢你,能放下自己的私事来帮我。”

    宁雅安对他微笑着,说道:“还没帮上忙呢,谢我什么。反正我今天休息,就友情赞助你这个朋友喽!”

    上官俊辰的笑容更加灿烂,递给她一顶头盔:“委屈一下,坐我后面吧。”

    “你以为我是什么样的人?难道我像只喜欢坐名车的人吗?”宁雅安接过头盔就往头上戴,可是,怎么也扣不上。

    上官俊辰见状,温柔得说:“雅安,让我来吧!”他伸手调整着她的头盔:“松紧合适吗?”见她默默点头,他才放心得将搭*上:“好了,安全第一嘛。”

    “俊辰,像你这样个性温和的男生,又是学画画的,一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你吧?”宁雅安看着他帅气的脸庞,忽然一阵恍惚,上官俊彦的脸生生冒了出来,她猛然低下头。

    “怎么了?”善于观察是作为美术系学生的必修课,他没有忽略她眼中一闪而过的情绪,是懊恼还是羞涩?

    “没,没什么。”宁雅安回避他的眼睛:“我们走吧,早点过去你可以早点开始。”

    她不想说他是不会勉强的。上官俊辰骑到机车上:“来,你上来吧,小心点哦!”

    宁雅安很少有机会坐男生的机车,多少有点尴尬,上了机车,不知道双手该放在哪里,好像哪里都不合适似的。

    “雅安,把你的手给我!”上官俊辰已经戴好头盔,声音听上去闷闷的。

    宁雅安缓缓伸出右手,预料到他会怎么说。

    果然,上官俊辰又说:“把你的双手都伸出来,扶住我的腰,这样你才不会摔下去,不然速度一快,你会很危险的!”

    宁雅安抿抿嘴巴,只好把双手伸到他的腰际,机车开了出去,她这才觉得自然一点,两人之间的距离很小,小到如同情侣般亲昵。

    上官俊辰似乎能感受到身后雅安的心跳声,他忽然觉得很惬意,大哥送给他这辆机车,他第一次意识到开机车比开汽车更好!他开得并不快,严格说来很慢,他就是想享受这个过程。如果可以,他希望时间过得慢一点,再慢一点。

    “俊辰,你的车子是不是坏了?自行车都比这个跑得快。”宁雅安看着一旁驶过的自行车。

    上官俊辰不自然得干咳了一声,扭头说:“我是怕你不习惯,坐好了,我要加速喽!”

    上官俊辰住的是独栋二层小洋楼,前面带有一个小小的花圃,正开着灿烂的鲜花。宁雅安感受到了一种恬静安然的美,不禁立即喜欢上了这里,潜意识里,她也希望有一栋这样的属于自己的房子。

    “雅安,你觉得这里美吗?是不是像在油画里的感觉?”上官俊辰边停车边问。

    “是啊,这里很不错,是你自己找的吗?”宁雅安吸吸鼻子:“花的香味也很舒服,看了令人心情愉快,我家也有种花哦。”

    “我刚到这里就喜欢上了,所以决定租下来,走,进去吧。”

    虽然里面的摆设很简单,但干净雅致,处处透露出一种简单明快的味道,很符合上官俊辰这个人:“俊辰,想不到你这个大男孩也这么爱干净。”

    上官俊辰腼腆一笑:“哪儿呀,你太看得起我了,这里都是我的钟点工阿姨在负责打扫,我是男人,又没有女朋友。”

    “那就赶快找一个啊!”宁雅安有点开玩笑的意思:“像你这样的大帅哥振臂一呼,相应的女人不要太多哦!”

    “那你呢?”上官俊辰的眼神忽然变得有点炙热。

    “什么?”宁雅安看了他一眼,又马上避开视线。

    “毕业后有想过立即找个好男人嫁了吗?”上官俊辰问:“哦,我的画室就在楼上,请跟我来!”

    宁雅安跟着他走向木制的楼梯,发出笨重的笃笃声,也顺便想着刚才的问题。如果是以前的她,就会毫不犹豫得回答想过,但是经历过陆轩事件以后,她的心已经不那么期待了:“爱情还在天上飞呢,好男人在哪里?我没看到!”

    上官俊辰不知是存心还是无意,对她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我呢?算是好男人吧?可以考虑看看哦!”

    宁雅安心中一慌,赶紧转移话题:“哇,你画了好多哦,看来你是个勤奋的学生耶!”她开始欣赏起他的画:“你的画很有感染力,色彩运用很巧妙,总是能给我一种灵魂深处的震撼力。嗯,该怎么形容呢?就是能够随着你画画之人的悲伤而难过,快乐而高兴!”

    “所以我才会说你是我的知音人啊。你说你不懂我的画,但在我看来你完全看懂了我的画。这就好像有人弹琴希望有人能跟着他的节奏哼歌是一样的道理。”上官俊辰边说边倒了杯水给她:“不急,好好欣赏一下我的画,既然来了,就要看个过瘾哦,不然你会后悔的。”

    “好!”宁雅安喝下一口水,欣赏起或挂着或摆着的画作。午后的阳光从敞开的窗户照射进来,站在了她的身后,形成如天使般圣洁的光晕。她的目光纯净,神情从容,上官俊辰忽然有想将她画下来的冲动。

    于是,上官俊辰不声不响架上了画纸,迅速调色,想抓住宁雅安瞬间那恬静淡然的自然美。随着画作的展开,他不禁有了怦然心动的感觉。

    而宁雅安丝毫都没有察觉到俊辰在偷画自己,她的目光久久停留在一幅名为《坎坷》的画上:一条路蜿蜒曲折没有尽头,血红的太阳格外刺眼,瘦弱的老人,饱经风霜的脸上却是淡定的笑容。

    看着看着,宁雅安的心中涌起酸涩的滋味:10岁之前快乐的自己、父母意外死亡后无助和害怕的自己、重新走进陌生家庭充满期待和忐忑的自己、风雨中走来坚强的自己。恍如隔世啊!她的眼角不知不觉湿润了。

    上官俊辰任随自己作画的激情迸发而出,一鼓作气画完了一幅完整的雅安画像:“好了,雅安,你来看一下!”上官俊辰满意得看着自己的新作:“像不像你?”一抬头,却发觉她在抹眼睛:“你怎么了?”

    宁雅安似笑非笑:“没事,只是看着你的画让我想起了自己这些年的经历,忽然觉得很有感触而已。让你见笑了。”她收回了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