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意料之内的事

    更新时间:2018-09-05 15:10:26本章字数:3003字

    上官俊辰看着真情流露的宁雅安,感同身受的他觉得心微微发疼:“雅安,难过的事尽量不要去想它。学我啊,把心事都记录到画里,也算是对生命过程的一种感悟吧!”

    宁雅安的肚子忽然发出不雅的咕噜咕噜声。

    “你别告诉我,你是饿着肚子来的。”上官俊辰见她点头,就说:“你怎么不早说,走啦,我做东西给你吃。”

    “你还会做菜啊?”宁雅安有一点意外:“算了,有没有饼干之类的?”

    “这么小瞧我是不是?那我真要露一手给你看看了。我们下楼去,你边看电视边等吧,很快就有吃的了。”上官俊辰热情招呼着。

    两人来到楼下。上官俊辰像模像样进了厨房。宁雅安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这里的布置真的很温馨,她环顾着四周。忽然,不远处一张装饰桌上的合影照片吸引了她的目光。走近一看,她不由得捂住了自己的嘴巴。那上面赫然是上官俊辰和上官俊彦。相似的名字、相似的五官,她早就该联想到的不是吗?尽管心里有了答案,但她还是问了:“俊辰,这张照片上另外一个男人是谁啊?”

    上官俊辰走过来看了一眼,说:“他是我大哥,是不是比我更帅?他是我最亲的人!”

    果然如此!亲耳听到了自己心中所想的答案,宁雅安忽然觉得不安起来。是的,是不安,没来由的不安!好像自己做错了什么亏心事。

    而上官俊辰却在用一种近乎崇拜的口吻继续说着:“我大哥是世界上最好的大哥。他学习棒运动棒,有商业头脑,又非常疼爱我这个弟弟,鼓励我走过那段人生最黑暗的时期。有他在,我觉得一切困难都可以战胜。大哥是我的精神支柱,也是我坚强的后盾!”

    上官俊辰口中的大哥是她所见到的那个上官俊彦吗?下流、无耻、爱偷袭她的上官俊彦怎么会是一个好哥哥呢?宁雅安觉得不可置信。这完全是两个南辕北辙的人嘛。但是,这的确是同一张面孔没错!

    为了不破坏上官俊彦这个大哥在俊辰心中的高大形象,也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某种堕落,宁雅安没有勇气告诉俊辰,其实她认识他的大哥,是了,还是不说为好吧。每个人都有自己难以启齿的一面,她也不例外,她不是完人,也有私心的时候。

    当上官俊辰再次从厨房出来时,手上端着一大碗热气腾腾的海鲜面:“雅安,不好意思,冰箱里食材不多,我只能做面条给你吃,下次请你吃我的拿手好菜,我保证!”

    “海鲜面就已经很好啦!我不挑食的。”宁雅安看着面说:“用料十足,有虾、贝类、螃蟹,那我就不客气喽!”说完开始开动。刚喝了一口汤,又说:“你这面条不光好看,汤也好喝,鲜美透亮。”

    上官俊辰听她这么说,显得很开心:“其实,我大哥做的才更好吃,是他教我的。”

    “啊?他还会做菜?”宁雅安想象着那种画面,觉得非常滑稽。

    “听上去好像你认识我大哥似的。”上官俊辰笑笑说。

    宁雅安的筷子一抖,赶紧否认说:“当然不认识!我怎么可能认识他。我,我只是有点好奇。”然后继续低头吃面。

    “等一下我们继续,别担心,我会把你画得美美的。”

    “你是未来的大画家,如果你出名了,说不定我在画上也水涨船高呢。”宁雅安取笑。

    上官俊辰看着她柔美的脸庞,心思雀跃。

    一切都很顺利。宁雅安换上了上官俊辰事先准备好的漂亮衣服,坐在指定的地方,摆出各种造型,属于她的独特美丽通过他的画笔跃然纸上。

    “好了,大功告成!”上官俊辰格外满意这次的新作品:“众多题材中,人物画是最难把握的,尤其是人物的神韵。但是你这个模特儿这么出色,我想我做到了。”

    宁雅安看看意气风发的上官俊辰,又看看画上的自己:“这是我吗?”

    “怎么,不像吗?我觉得很像啊。”

    宁雅安看了好一会儿,:“像好像比我本人更像本人。”

    对于她的品萍,上官俊辰当作是对自己的一种肯定:“画要表达的往往是一种意境,但是你让我感受到了最真实的美丽。谢谢你,雅安!”

    “你又来了。”宁雅安说道:“朋友之间互相帮忙是应该的,不用太客气。说不定哪天我还需要你的帮助呢。”

    “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上官俊辰说道。

    “好。”

    当上官俊辰载着宁雅安快到她家的时候,迎面碰上了拎着行李袋的宁雅兰。

    “雅兰,你这是去做什么?今天什么时候回来的?”宁雅安从机车上下来,就问。

    宁雅兰没有理她,大概是嫌她管太多了,只对上官俊辰说道:“嗨!你来得真不巧,我刚好要出门,下次我陪你多聊会儿哦。她很无趣的,就知道管人。你还是早点回去吧,拜拜!”

    宁雅安一把拦住她:“雅安,你要去哪里啊?”

    “有必要告诉你吗?”宁雅兰依然没有好脾气:“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我逗哦替你脸红,才刚被陆轩甩了,马上又缠上了其他帅哥。也不看看自己的样子,是不是配得上人家!”

    面对宁雅兰的奚落,上官俊辰主动澄清:“我想你误会了,我们不是男女朋友关系。”他不希望给雅安带来不必要的负面影响,起码现在不是事实。

    “你不这么想是好事,可她就未必啦。我告诉你哦,她的花花肠子多着呢,你不要被她的外表给骗了。呀!和人约好的时间快到了,我走了,帅哥!”宁雅兰冲他翩然一笑,想走。

    “你是去哪里玩吗?”上官俊辰替雅安问她,看她说不说。

    宁雅兰果然转过身:“我和朋友们坐豪华游艇出海玩两天,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不说了,要迟到了,回头见哦!”

    上官俊辰轻声说了句:再见。然后看着多少有点尴尬的宁雅安:“你没事吧?你妹妹怎么用这种态度对待你?你们是不是吵架了?”

    宁雅安无奈摇头,对他说:“我妹妹就这样的脾气,我已经习惯了。对了,谢谢你送我回来!我家就在前面,你别送了,回去吧。”

    “不是说了是朋友就不该谢来谢去的嘛,你才刚说过这么快就忘记啦?”上官俊辰一捋头发:“不请我进你家参观一下?还是觉得我这个朋友拿不出手?”

    “我们家比较普通,又不是什么上流社会,哪有什么门第观念啊。”宁雅安淡笑着说。

    这时,上官俊辰的手机响了。他接听后说道:“真不巧,我朋友约我打篮球,只好下次再去你家了,我走了。”

    “拜拜!路上小心。”宁雅安提醒说。

    上官俊辰还没离开太远,董秀枝忽然站在了宁雅安后面:“雅安,他是谁呀?”

    宁雅安吓了一跳:“妈,你怎么出来了?哦,他是我一个朋友。”

    “朋友?什么样的朋友?男朋友?”董秀枝一下子来了精神。

    “妈!他只是我普通朋友啦。”宁雅安扶着她嗔道:“你别乱说哦!外面有风,我们进去吧。你出来做什么?”

    “还不是为了雅兰。”董秀枝回答:“她才刚回来,一回来就说要出去玩。收拾了几件衣服就匆匆走了。我还想问她去哪里呢,出来就看到你了。”

    “妈,雅兰说和她朋友去游艇上玩两天就回来,可能是和她同学一起出海吧。”宁雅安说道。

    “出海?!马上要考试了,她居然还想着出去玩!”董秀枝不免有点激动起来。

    “妈,你别这样,小心身体。她的功课我到时候会帮忙补习的。”宁雅安柔声细语地说道:“可能她只想放松一下紧张的心情吧!”

    “雅安,也就你会为她着想,总是护着她。她有你这么好的姐姐还不知足,处处找你的茬!唉,什么时候她才会真正懂事哦。”

    “雅兰有自己的想法,我们不能勉强她去做不喜欢的事情。”宁雅安转移话题:“妈,我不在家的时候,你有没有按时吃药啊?中午的胃口怎么样?晚上就我们两个人,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你问了一大串,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了,都好,你不用担心,妈妈又不是小孩子,虽然生病了,但这几天觉得舒服多了,可能是按时吃药起作用了。”

    “妈,我希望你尽快能进行骨髓移植手术,这样才能真正健康。”宁雅安对她说:“我已经要求医院备案了,如果有合适的骨髓,一定会及时通知我们的。”

    “好,我都听你的,妈妈也希望能多陪你们几年呢。”董秀枝想明白也想通了,只有健康活着才是最好的爱家人的方式。

    “这样想就对了。”宁雅安将她搂紧。

    夕阳西下,一对母女搀扶着走在归家的路上,温暖而温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