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跳舞练习

    更新时间:2018-09-05 15:10:27本章字数:3013字

    上官俊彦很快反应过来:“这是你自己做的?”

    “怎么,不可以吗?”宁雅安反问。

    “我们快到了。”上官俊彦指指不远处的一座双层木屋,在绿树掩映下,显得那么不真实,就像童话世界里的风景。

    宁雅安比他快一步达到木屋前,散发的木头的原始清香,令她的心情大大放松。

    上官俊彦打开门:“进去吧。”

    宁雅安皱眉,说:“别把自己搞得好像警察关犯人一样,我不是你的犯人!这里也不是监狱!”才说完,她就深深喜欢上了眼前的室内布置。

    所有家具都是原木色的,包括楼梯、杯子、地板等等。虽然颜色单调,但是给人一种安定的感觉,让浮躁的心变得宁静安详,回归自然本色。

    “怎么样?喜欢这里吗?”上官俊彦走到她身边。

    “喜欢,但不关你的事!如果你不在我眼前出现,我觉得我会非常喜欢这里的。”宁雅安见有沙发,毫不客气得走过去坐下,试了试它的舒适程度:“嗯,看着沙发都比对着某人的脸好!”

    “是吗?”上官俊彦从牙齿缝里发出声音,似乎在显示他的不悦。

    “你是不是不高兴了?”宁雅安故意要踩踩老虎尾巴:“那好啊,你快点送我回去吧,我还有课。”

    “我的事可比你上课重要!”上官俊彦走向楼梯口:“走,上去,我们有正事要做。”

    正事?宁雅安心中一沉。他会有什么正事需要躲到这里来办?难道是想和她?想到这里,她马上站了起来,直接走向木门口:“我不奉陪了。”

    见她想溜走,上官俊彦几个大步追赶上来,从身后紧紧搂住了她的腰:“想走?没有经过我的允许,你哪儿都不准去!”

    “你快放开我,我要回学校,不想陪你浪费时间!”宁雅安使劲挣扎,他的力气好大,她还是没有挣脱。

    上官俊彦忽然有所醒悟,一脸坏笑:“哦,我明白了,你以为我要和你上床是不是?”见她脸红:“被我说中了?”他有意闻着她的发香:“嗯,在这里和你做,应该是件美事哦!”顺手摸了一把她幼滑的脸。

    宁雅安真想咬掉他的手指:“你可别瞎想,我什么都不会做的!”自己的想法被他看穿,她差点连身上都发红了。

    上官俊彦抱着她柔软的身体,原始的冲动的确有点萌动了,但是,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他猛地放开她:“你放心,你愿意我还不想呢!”

    忽然失去背后强大的依靠,宁雅安身体趔趄了一下,他本能得想去扶她,被她打掉了手:“我自己会上去,不用你假好心。”

    原来二楼有三个房间:一间卧室、一间盥洗室、一间什么都没有的大间。上官俊彦直接将她带进了空空如也的大房间。上午的阳光将整个房间照得通亮。宁雅安恍然大悟,这里是地板,噪音小,环境安静,空间够大,是练舞的好场所。

    上官俊彦找到一个遥控器,一按,墙面缓缓变化,出现了一整面的大镜子,再一按,音乐响起,是斗牛舞曲,激烈高昂的舞曲充斥着整个房间,令人不禁跟着心驰神往!

    上官俊彦看着宁雅安的脚:“很好嘛,今天穿了高跟鞋来。”戏谑的笑容出现:“原来你还是听话的。”

    “谁规定我不能穿高跟鞋上学?”宁雅安仍然不服气:“这也不能说明我是为了配合你练习舞蹈才穿的!”

    “OK,那就让我看看你的舞技有多厉害,是不是符合舞女身份!”上官俊彦靠近她,音乐仍在继续着,他的眼神略带兴奋。

    “我倒没问题,可你……”宁雅安故意看不起他。

    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上官俊彦的眼神瞬间变得凌厉,配合着音乐的节奏开始摆动自己的身体。让宁雅安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舞步很标准,动作相当舒展到位。她不知不觉跟着他的舞步开始跳起来。

    音乐是人的第二个灵魂,在动人的音乐声中,他们的灵魂仿佛合二为一。短短的几分钟下来,默契已经形成,这似乎是天生的,她会跟着他的引领起舞,而他,也会根据她的舞蹈情绪配合相应的肢体动作。

    有合适的舞伴是件非常快乐非常惬意的事!当宁雅安停下来的时候,她的心里有了微妙的变化。他跳舞时的样子很认真很投入,好像是另外一个上官俊彦了。

    “你跳得很不错。”上官俊彦看着气息微重的她:“很有Feeling。”

    “我早说了。”宁雅安更加自信:“怎么样?现在觉得我还合格吧?”

    “还不够!”上官俊彦刚说完,音乐变了:“恰恰会吗?”

    宁雅安没有回答,而是用自己的舞步和实力来告诉他,恰恰舞她依然没问题。欢快的舞曲中,她和他尽情跳着、转着、舞动着……

    “啊!”宁雅安忽然吃痛得喊了起来,整个人差点跌倒在地板上。由于跳得太过投入,她的鞋子居然在这个时候罢工了。

    上官俊彦立即停了下来,关闭了音乐,蹲下来看着她的脚:“你穿的什么高跟鞋?假冒伪劣产品是不是?”

    宁雅安曲着受伤的右脚,表情痛苦:“尽管挖苦我吧。”她在地板上坐了下来:“我是穿不起名牌好鞋子,那又怎样?”

    上官俊彦轻轻叹息,然后蹲在她面前:“脚受伤了嘴还不饶人,让我看看,有没有肿起来?”

    “我自己会看!”宁雅安转了身,看着自己的右脚,有点红,但已经没有刚才那么痛了,应该没有骨折。

    上官俊彦不理会她的情绪,大手摸上她的脚,一阵按揉:“应该没有大碍,我去找药油给你。”

    第一次,宁雅安觉得他还不算太下流无耻,起码还有基本的男士风度,就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上官俊彦站起身去找药油,没有注意到她眼中流露出的微微异样。

    药油很快就拿到了,因为怕发生意外,每个原始木屋里都有一个常备的医药箱。上官俊彦指指药油:“我来还是你自己来?”

    宁雅安伸手去接,上官俊彦却忽然改变主意蹲在了她呃面前,轻轻抬起她的脚,脱去鞋袜,在发红的地方抹上药油,又用手揉了揉:“你不用感激我,我只是对我的舞伴负责,如果你受伤了,我到哪里再去找一个合适的舞女?”

    原本还觉得有点害羞的宁雅安顿时恢复了认识,上官俊彦还是原来的上官俊彦!对他所产生的一丝丝好感,瞬间如肥皂泡一般破灭了。她将脚收了回来:“我不需要你的好心,已经不疼了。”他的按摩真的很舒服,这一点,她必须承认。

    上官俊彦再次起身:“如果不是我动作快,你哪有好得那么及时!”

    宁雅安抬头,不驯的眼神看着他得意的脸:“如果可以,你的脸早被我撕烂了!”

    “瞧,野猫的个性又出现了吧?”上官俊彦看着她灵动生气的脸,越看越不想移开自己的视线:“后天晚上,我们将在创世演一场好戏,让所有人都记住我们两个!”

    “创世?为什么?”宁雅安有点不明白。

    “不为什么,你不需要知道。”上官俊彦的眼神顷刻间变得冰冷:“面对敌人,我们只有全力以赴才可以!”

    听了他的话,宁雅安更是一头雾水。望着他更加深邃无情的眼眸,她的心里没来由一寒,他的敌人是谁?有谁惹到他了吗?

    忽然,楼下响起铃铛声,应该是有人敲门了。

    “怎么回事?”上官俊彦表现得很不悦:“不是转告了他们,不能打扰我的吗?”尽管生气,他还是踩着木制楼梯下去了。

    宁雅安也不想在上面待着,试着动动自己的脚,觉得应该没事了,穿上袜子也跟着下楼了。

    上官俊彦打开门,正想炮轰来人,却发现是俞毕克:“怎么了?”

    “我们有匹母马早产了,情况不是很稳定。”俞毕克面露难色:“我只能找你一起想办法!”

    上官俊彦毫无犹豫得对他说:“走!带我去看看!”也顾不上身后的宁雅安,和俞毕克风风火火得走了。

    宁雅安听得很清楚,出于好奇,她也跟着去了马厩。

    果然,有一匹母马躺在马厩里,不时嘶鸣两声,腹部如鼓,小马的两条腿已经在外面了,两个工作人员正不知所措得照看着它。见上官俊彦来了,仿佛看见了某种希望。

    在走向马厩的过程中,俞毕克已经将大致状况告诉了上官俊彦。此时的上官俊彦心里已经有了底:“你们去拿点干草来,让母马保持体温,还有,放点轻松的音乐,减缓它的情绪。”他边说边脱了外套,将衣袖举得老高,不顾马厩里的泥泞和脏污,窜到了母马面前,又细又柔得抚摸它的肚子,和它说着什么,像是一种安抚。

    宁雅安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接生场面,紧张得直咽口水:“俞老板,你确定你的朋友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