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古怪的店,古怪的人

    更新时间:2018-12-07 15:50:41本章字数:3352字

    盛夏,热河市市中心。

    灯红酒绿,绚烂霓虹。喧闹的夜生活对于一个生长在二十一世纪的人来说,或许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这是一间木雕店,店面狭小,透露着一种朴素简约风。置身在周围人声嘈杂、热情奔放的KTV、舞厅之间,显得格格不入。

    来往的行人或匆忙、或焦虑,但每一个路人都要在店门前驻足片刻,看着那贴在店门侧面,勉强能算作广告牌的一张大白宣纸目瞪口呆,继而摇着头发出一句句嗤笑。

    “呵~~还有这么开店的?这店主也真是个极品!”

    “谁说不是呢,这么繁华的地段,立上这么一张广告牌,这不瞎胡闹吗?”

    人群鄙夷着,哄笑着,搂脖子抱腰的扬长而去。

    店,还是那家店;广告牌也还是那张广告牌。仿佛从这家新店落成之日起就是如此,哪怕时隔一年十年,只要店主还在,这里的一切就会照常,永远不会变更。

    店内,一名年龄十七八岁的少年坐在板凳上,他拿着一把手刀,神情专注的要在店里唯一顾客的要求下,在一块普普通通的玻璃砖上雕刻一只展翅雄风的苍鹰。

    嚓嚓~~

    手刀划过玻璃砖响起一阵令人牙酸的声响,一片片玻璃碴宛如粉尘一般瑟瑟落地。

    少年身前,一名浓妆艳抹,右手夹着一只香烟的女子,饶有兴趣的将目光落在这位年龄不大沉默寡言的店主身上。

    少年店主依旧在自顾自的完成雕刻艺术,仿佛视这位女顾客如同空气。

    良久……

    女子似乎是厌倦了这种没有回应的注视,她黛眉一挑,很自然的和店外驻足围观的客人一样,将视线转移到了那一张大白宣纸上面。

    这只是一张很普通的宣纸,上面也只是很普通的写印着店内木雕的价格表。只是价格……

    红木雕刻,小件一千,大件一万。

    金银雕刻,小件一万,大件十万。

    翡翠雕刻,小件十万,大件百万。

    神之雕刻,无价,随缘择主……

    纯手工雕刻,童叟无欺。

    PS:小本经营,概不赊欠!

    “噗。”即便已经笑了无数次,可每当女子的目光落在这所谓的价格表上时,还是忍不住发出“咯咯”的笑声。

    她像店外的行人一样,摇着头,一副戏谑和无奈共存的表情,唏嘘有声:“这人呀,眼睛是黑的心是红的。可要是眼睛红了,他的心可就黑了。你说我说的对吗?洛文店主?”

    妖艳女子明嘲暗讽的语气并未加以掩饰。也对,这位洛大店主既然敢把这样的广告牌挂出去,恐怕这些话早就让他耳朵里都听出茧子来了吧。

    一间小小的店,把这个店卖了也卖不出几万来,可雕刻出来的东西开口就是十万,百万。这样的极品的事,也就他洛文能做得出来。

    女子目光再一次落到了洛文身上,却见他依旧神情专注的摆弄着那一方转头大小的玻璃砖。手里的一把手刀,被洛文耍的如跃如飞。他动作熟稔,轻巧的运转刀刃在玻璃砖上长长的一划,随着粉尘飒飒声落,一条笔直的划线从左至右将玻璃砖一分为二。落刀精准,干脆利落。那一条划线宛如行云流水,竟有着一股难言的意境流露出来。

    刀尖还在飞舞,时撩时拨、轻转不停。一条条半弧形轨迹在刀尖下以着不规则的方式运动。不多时,玻璃砖上隐隐浮现一只苍鹰振翅的雏形。洛文低着头,深邃漆黑的眸中闪烁着专注的亮光,他神情肃穆,仿佛在完成一件无比神圣的创作。静谧的店铺里,手刀划过玻璃时的轻响回荡,这世间只有他一人,一刀,一方玻璃砖。

    自始至终,洛文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去看女子哪怕一眼……

    这种无视,让女子愤怒的想要一脚将这混蛋踹飞。但最终她还是没有那么做,甚至没有离开这家小店。

    女子目光轻柔的注视着表情专注的洛文,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自己的目光竟然渐渐沦陷痴迷。

    “我会拿出几天的工资,随便捡来一块玻璃砖跑到这里刁难他,不就是因为他的与众不同吗?”女子自嘲般的笑了笑,等她回过神来,这样的想法连她自己都给吓了一跳:“该死,我在想些什么呢。”

    玻璃砖的瑟瑟声还在继续。

    而女子的眼神,却从一开始单纯的好奇与玩笑,渐渐变得任真、严肃。当一方玻璃砖上,清晰的雕刻出苍鹰神骏的翎羽时,女子的红唇惊讶的张成了O型。

    咕咚。

    女子干涩的吞咽了一口口水,震惊的目光紧张的注视着玻璃砖上那一只振翅欲飞的雄鹰。

    “他真……真的在一块玻璃上面雕刻一只老鹰!”

    女子动容的望着那一只栩栩如生的苍鹰,内心掀起惊涛骇浪。让洛文在玻璃上雕刻一只神骏的苍鹰,本是女子与他的一句笑谈。却是做梦也没有想到,当初的玩笑话就这么奇迹一般的发生在自己眼前。

    玻璃上雕刻,可想而知这是一件多么天方夜谭的事情。

    然而相比于女子内心的深深震撼,洛文自己却皱起了眉头。他自己心里明白雕刻并没有完成,还欠缺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个步骤——点睛!

    所谓画龙点睛,画鹰亦如是。

    洛文轻轻的吸了一口气,屏蔽了六识感官,心神全都投入到玻璃砖上一只振翅翱翔的苍鹰上来。

    哧!

    手刀猛然抬起,下一秒,以着奇快的速度下落,竟是带起了一片残影。

    继而就听见洛文手上的玻璃砖发出咔嚓一声脆响,他自己在响动之后,也终于慢条斯理的从木凳上站了起来。

    “诺……你要的雕刻,看看有什么不满意的吗?”洛文无视了女子呆滞的神情,将一只玻璃雄鹰递到了她眼前。

    鹰首、鹰爪、鹰尾样样俱全;一身翎羽脉络清晰,立于飘渺云层之上,仿佛一阵风起,这只眸光锐利的苍鹰就要振翅冲天,翱翔九霄。

    女子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她紧紧捂住鲜艳欲滴的红唇,另一只手不由自主伸向那个平凡无奇的刻刀。

    “不要随便动别人的刀!”洛文的声音冷静但充满了威慑。

    女子一愣,仔细端详了一下手中的老鹰,问到:“两只眼睛?我听到一声玻璃碎开的脆响,为什么这只鹰长了两只眼睛,你是怎么做到的?”

    洛文似乎微笑了一下,将玻璃鹰送到女子手上:“刀落的时候,崩飞了一块碎玻璃。然后落在苍鹰的另一只眼睛那里,又击出了一个小洞。所以,这只鹰就有两只眼睛了。”洛文耸了耸肩:“其实一共是有两声脆响的,只是第二次的声音太小被掩盖住了,你没有听到。”

    女子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对雕刻完全是个门外汉的她,根本不知道洛文看似随意的话语中,对整个行业而言意味着什么。

    “一千元,诚惠方静小姐光临,下次会给你打个八折。”洛文很市井的向方静伸出了一只要钱的手掌,脸上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

    “哦。”

    方静愣了好久,好半天才一下子惊醒过来,慌乱的从包包里取出十张老人头递给了洛文。

    一直到转身走出店门的时候,方静依旧昏呼呼的。

    一只脚踏出店门,茫然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又看了一眼店门口,被路人寒酸、嗤笑的广告牌。方静脚步一顿,几乎是下意识的呢喃了一句:“洛文,为什么你给我的感觉总是神神秘秘的,你真的只是一个雕刻师吗?”方静紧紧捧着怀里的一只玻璃鹰,如果在今天之前有人跟她说有人能用玻璃作为原料雕刻,方静一定会打得他连他妈妈都不认识。

    玻璃能雕刻,那特么母猪都能上树了。

    可现在……方静的真的想找一颗大树看看,到底有没有一只母猪躺在上面打盹。

    方静声音很小,她也没想得到洛文的答复。

    却不想,身后正拿着一个扫把收拾地上散碎玻璃碴子的洛文,动作一停,

    他脸上带着微笑,看着方静的背影道:“以前是,不过现在……你可以称呼我玻璃雕刻师了。”

    “呵呵……”

    方静并不觉得洛文这句冷笑话都多么好笑,因此,她自己的笑声也很冷。

    “你不想说就算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你是,我也是。”说完后,方静眼中闪过一抹难言的落寞。她摇了摇头,仿佛要把自己的心事一股脑全都甩出脑海里。

    这是一个很坚强的女人,她又恢复了起初的笑容,抬起脚,就要消失在绚烂霓虹与茫茫夜色交融的黑暗里。

    “等等……”店内,传来洛文的喊声。

    “恩?”

    方静转身,目光疑惑的看着他。

    洛文放下扫把,走出了店里来到方静身前。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条,塞到方静手上:“这是我的手机号,就算是你购买玻璃鹰的赠品。”

    方静愣了愣神,随即哑然:“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赠品送手机号码的呢?”

    洛文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指着一旁的广告牌道:“小店虽然寒酸了一点,却有明训——童叟无欺。拿着吧,以后有困难的时候随时给我打电话,你要相信你那一千元花的一定是物超所值。”

    方静笑了笑没有接话,但也小心翼翼的将洛文递过来的纸条,贴身放好。

    见状洛文满意一笑,也不多言,转身钻回了店里。

    “其实人的眼睛不一定是黑的,心也不一定是红的。就像那些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店内,飘来洛文的打趣声。

    “噗。”

    方静捂着嘴被逗笑了,白了洛文的背影一眼之后,转头看向店门口矗立的广告牌。

    方静的视线并没有停留在洛文指过的“童嫂无欺”四个大字上,而是目光下移,移到底部。

    “心血雕刻,无价,随缘则主!”黑夜里,方静念念有声的离开。周围的喧闹与嘈杂,却没有淹没她嘴里微弱的如蚊呐般的呢喃:“无价……随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