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寂寞的小三

    更新时间:2018-12-07 15:50:41本章字数:3164字

    还是那间铁板房,还是那张被一脚踹开的防盗门。不同的是,室内光板床上躺着的不再是洛文,而是一个冷的瑟瑟发抖的女子,凌茜茜。

    洛文很郁闷的坐在屋内唯一的一把椅子上,看着那床上正在打点滴的凌茜茜,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

    “一个星期的饭钱啊,都被这倒霉娘们给败光了。”洛文很悲愤,眼泪含眼圈。

    从护城河里把这女子救上来不久,洛文悲催的发现,她竟然发烧了。要不是一点同情心作祟,洛文真想一脚把这小/妞揣进路边的垃圾桶里。不说别的,光是林茜茜寻死腻活这一条,已经让洛文反感到了骨子里。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哪一个父母把你生下来,是让你拿生命轻贱自己的?

    在洛文的观念里,世上就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投河自尽那是懦夫才会干的事。

    “王八蛋……死……去死……”光板床上,还在昏迷状态的凌茜茜虚弱的发出梦呓声。

    她黛眉微蹙,换了一身洛文的衣服,还有些潮湿的发丝贴在前额凭添了一股柔弱妩媚气息。

    平心而论,凌茜茜绝对是一等一的顶级大美女。哪怕是素颜,又是一脸的病态,依旧掩盖不住那惊世芳华。

    洛文的一张脸绿了,一个箭步窜到床前,举起巴掌就想狠狠的抽下去,不过在距离凌茜茜病态苍白的小脸一寸距离的时候,又生生顿住:“还想自杀,那我不是白救你了吗?”

    洛文愤愤的把一只巴掌放下,咬牙切齿:“要不是看你是个女人,哥抽不死你的!”

    嘟嘟~~

    洛文上衣兜里的电话响起两声盲音,接着就是一连串来电铃声。

    “我是一个粉刷匠,粉刷本领强,我要把那新房子,刷得更漂亮,刷完房子又刷墙,刷子飞舞忙,哎呀,我的小鼻子,变呀变了样……”

    “喂,谁呀?”

    洛文掏出电话,语气很冲。

    但很快,他脸上的表情仿佛乌云密布的天空一样阴沉了下来,电话那端,正传来方静断断续续的哭声。

    “谁欺负你了?”洛文眼角眯成一条窄窄的缝,手上刀光一闪,一把寒光烁烁的手刀,被洛文把玩的随心所欲。

    “恩,你在哪?”

    洛文披了一件外套,急匆匆的走出门去。

    茶景山高档住宅小区,这是市中心有着标志性意义的住宅小区。虽然不像郊外的几栋欧式别墅那样富丽堂皇,但能在这个小区拥有一套房产,也是一种事业成功的标志。

    千万身家,这是茶景山小区入住的最低门槛。

    方静出身在普通的家庭里,严父慈母,日子过得和和气气融融恰恰,说不上大富大贵但也绝对和清贫两个字沾不上边。

    让方静童年时印象最深刻的记忆是,她在六岁的时候曾经偷偷的溜进茶景山小区花园里,捉蝴蝶、爬假山、顺便捞了花园喷泉里的几条金鱼。

    小孩子玩心太野,正在小方静沉浸在玩耍世界里忘记了时间,忘记了一切的时候。一个记忆已经模糊了他相貌的小区保安,毫不留情的把她从喷泉的水池里给一把抓了上来。遂后,喊来了小方静的家长还有老师,甚至连她的几个儿时玩伴都给召唤到了门房里。

    在那个年代,富贵人家的领地意识很强,再加上这名保安渴望引起一些骚动来满足他有些心理变/态的存在感。年纪幼小的方静就成了这种炫耀的工具。

    也是在那个时候一向性格乖巧的方静,生平第一次在自己父母、老师、同学的面前放声大哭,哀恸的哭声,将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都给惊呆了。

    这件算不上多么严重的事,最终在方静父母的几番道歉并且做出几笔数额不大的赔偿之后,不了了之。

    所有人都以为事情就应该这样平平淡淡的翻到下一页。却没有想到,当天所发生的一幕幕像梦魇一般反复出现在方静的脑海,在她幼小的心灵之中留下一片深深的阴影。

    这件事导致方静在学校里的学习成绩一路下滑,以至于后来高考失败,中途辍学。

    “我一定会住进这个小区里来的。”在高考成绩单下发的那一天里,落榜的方静站在茶景山小区门前,默默地流着眼泪,心里发誓一般这样说道。

    事实上,方静最终完成的昔日的诺言。只是方式不怎么光彩——她做了这座小区里一户居民的情/妇,用现在流行的语言来解释,就是小三。

    黄大海,茶景山小区508号住户。一个出身农村家庭靠着煤炭运输生意发了家,五十多岁的老男人。邻里对他的评价是……十足十的暴发户。

    黄大海对这些评价不屑一顾,甚至还有些洋洋得意。用他自己的话说:“嘴长在别人身上,爱再说咋说。老子只要有钱,活的舒坦,别人怎么看,干老子鸟事!”

    黄大海自从发家以后,也将这座右铭贯彻到底。平日里大吃大喝,吸毒嫖娼没有他黄大海不敢干的。

    在家里,他更是肆无忌惮。对曾经和他一起在外面起早贪黑打拼的结发妻子非打即骂,喝了酒的时候甚至动刀动枪。但黄大海还是不满足,家里的黄脸婆看腻了,就去外面勾搭情妇。

    这不,前几年遇到一个叫方静的骚娘们。黄大海看出她对物质的渴望以后,立马投其所好,一个月只花一万块钱,就让这小骚货爬上了他的大床。

    508号,卧室。

    啪!

    身材短粗的黄大爷,一巴掌扇在衣衫凌乱的方静脸上。力道之狠,竟然将方静从床上扇了下去,身体咚的一声撞在地板上,震得房间的地面都仿佛颤了一下。

    “妈的,老子供你吃供你喝,就是用来爽的。拿了老子的钱,你还跟我装什么清高?你不让我舒服,谁特么也别想舒服,草。”黄大海满脸横肉,一只带着大金戒指的手指戳着倒在地上的方静,吐沫横飞,露出两排大黄板牙。

    地上,摔的头破血流的方静,只是低着头,贝齿轻咬红唇,任泪水无声的淌过脸颊。也不知是委屈还是疼痛。

    她身上的衣衫凌乱,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和一条条蜈蚣般淤青的鞭挞痕迹。

    几年的小三生涯,让方静在外表的光鲜过后,每一天都在忍受着精神上巨大的耻辱与身体生不如死的双重折磨。

    她一双手,死死地扣住地板,指甲与地板摩擦发出“咯咯”怪异声响,听的人心里发毛。

    对待女人,黄大海简直就是个疯子、变态,当普通的房事不能满足他的时候。黄大海就会想方设法搞一些让女方受尽屈辱的花样来。等到这些花样都玩腻了一会。他更加的变本加厉,其变态的程度已经让一个正常人看到都会恶心,让他身边的女人,恨不得拿把水果刀,将他全身捅个稀巴烂。

    “哭你妈逼,给老子起来。”黄大海怒气汹汹,又是一脚踢在了方静头上。

    嘭。

    方静的头重重的撞击在地板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响。

    这一次,方静的哭声停住了,头颅下一滩鲜血汇成了一滩血泊。

    刺眼的鲜红,也把黄大海给吓了一跳。但很快他察觉到方静还有呼吸,便怒不可遏起来:“我去你妈的,还敢给老子装死?信不信我现在就把操你的视频发到网上,在把U盘寄给你的父母看?”

    躺在地上的方静,身体瑟缩了一下之后,又一动不动了。

    “犯贱!”

    黄大海啐了一口吐沫,刚要伸手揪起方静的衣领,就听见室内响起一阵门铃声。

    他皱了皱眉头,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时钟。

    凌晨五点,这个时候谁回来?莫非……是那个黄脸婆?

    黄大海满腹狐疑,继而走出卧室。

    方静还躺在冰冷的地上,地毯被鲜红殷红了一大片。黄大海也算是无所顾忌到了极点,竟然连掩饰都懒得做一下样子。

    “他妈的,谁啊?”

    黄大海从门眼里看了看,外面一片漆黑。他将门一把拉开,室内的灯光顿时流向了门外。

    “你是谁?”

    黄大海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少年,冷声问道。

    “方静在你这里?”洛文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开口反问。

    他敏锐的注意到,黄大海瞳孔在“方静”两个字的刺激下,微微一缩。但很快恢复了常态,依旧一脸的暴戾和凶狠:“你找错了,滚!”

    洛文冷笑,身体撞开了黄大海,推门而入。

    “小子,你找死啊?”黄大海暴怒,只是还没有等他动手,一把冰冷的刀刃横在了他臃肿的脖子上,针扎般的刺痛感令得黄大海心头的怒火迅速湮灭,转而被一种深切的恐惧感所取代。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黄大海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口水,额头上有着一层冷汗冒了出啦。

    “方静在哪?”洛文依旧面无表情,目光的冷漠给人的感觉仿佛就算一刀把黄大海给杀了,也依然如此。

    黄大海真的怕了,哪怕他平时作恶多端,可混到了今天,黄大海还是非常惜命的。

    特别是眼前这尊突然冒出来的煞神,脸上冷漠的表情仿佛杀一个人和杀一只没有什么区别。这种对生命的冷漠,黄大海只在一位道上的老前辈身上见过。

    而且似乎这少年身上的杀意,比那位老前辈还要冰冷怕人。

    “别……别杀我……”黄大海吓得哆哆嗦嗦,颤巍巍的手臂指了指身后的卧室。示意洛文,方静就在房间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