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泣血石

    更新时间:2018-12-07 15:50:41本章字数:3301字

    洛文懒得跟着死胖子废话,一记手刀砍在他的脖子上。黄大海顿时两眼一翻,身体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洛文越过他走进卧室,第一眼就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方静。

    试探的叫了两声,方静没有反应。洛文赶忙把她从地上搀扶起来,掐了掐人中。

    此时的方静,衣衫凌乱不说,额头上划了一条不小的伤口,不断有鲜血流淌出来。

    嘤~~

    方静悠悠转醒,第一眼看到洛文的时候还以为他是黄大海,几乎本能的奋力推开洛文身体,小脸吓得雪白。

    “别怕,是我。”洛文赶忙拍了拍她的肩膀,轻声安抚道。

    熟悉的声音,让方静灰败躲闪的目光渐渐恢复了一丝亮色:“洛文……”

    终于看清了洛文面孔的方静,猛的一下扑到洛文怀里,肩膀瑟缩的抽泣着,不多时洛文就感觉自己胸前的衣服湿了一大片。

    “啊!”

    突然,方静一声尖叫,一脸恐惧的四下张望:“黄大海呢,黄大海哪去了?”

    “别怕,他被我打昏了,就在外面呢。”洛文连忙安慰着方静,刺啦一声把衬衣撕了一片下来,缠在方静还在淌血的额头上。

    方静又把小脸埋进洛文怀里,仿佛在外面受了欺负的孩子,见到了父母。把这几年所受到的委屈,一股脑的哭诉出来。

    洛文静静地听着她的倾诉,一直沉默。

    当方静说完她黄大海是如何的羞辱她,她又是如何的无助与彷徨,躲在卫生间里像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一样,给洛文拨打了求救电话的时候。洛文的脸色,终于有了一些细微的变化。

    她推起方静的肩膀,盯住她啜着泪水的脸颊:“告诉我,你还想继续留在这里吗?”洛文声音柔和的问道。

    方静拼命的摇头,仿佛这里简直就像地狱一样可怕。

    “那好,我现在就带你离开。”

    “不……我不能走。”出人意料的是,方静脸上竟然露出了一种深切的恐惧。

    “为什么?”洛文皱眉问道。

    “我……”

    方静刚一开口,眼泪又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大颗大颗的落下来。洛文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慰着,很久过去,总算从方静断断续续的哭泣声中,听出了原委。

    “你的意思是黄大海手中,有一些你和他在一起时的视频?”

    “恩,所以我不能走。以黄大海的性格一定会把那些视频传到网上,还会发给我的父母,他一定做得出来的。”方静哭泣声更大了一些,事实上她早就忍受不了黄大海非人的折磨。但有这个把柄抓在黄大海的手里,她一个女孩子只能任人鱼肉。

    洛文点了点头,然后将方静从地上拉了起来:“U盘我帮你要回来,只要你想走,没有人可以拦得住你。”洛文语气认真,身上莫名的泛起一股冷意。

    “你不要冲动。”方静被洛文现在的表情吓住了,知道他要做傻事,心里面又气又急。急的是黄大海不只是一个暴发户,黑道上面也认识很多的酒肉朋友。况且,21世纪也是一个法治社会。伤人或者杀人,都是要判刑坐牢的。

    方静也在生气自己,为什么要贪图富贵,做别人的小三。如今这样也算自己自作孽,万一再把洛文拖下水,她一辈子都会遭到良心的谴责。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洛文拉住了方静的小手,走出卧室。

    客厅里,洛文那水杯接了一杯凉水,全泼在了地上昏迷着的黄大海的脸上。

    黄大海意识在冷水的刺激下慢慢清醒,他一眼就看到了头上绑着“纱布”的方静。当下一脸的横肉透露着凶狠之色:“草你妈的,扶老子起来。”

    “哼!”洛文一声冷哼。

    黄大海吓得一个哆嗦,这才想起来,貌似家里面进来了一尊煞神。

    “咕咚。”黄大海狠狠的吞咽了一口吐沫,凶狠的面色眨眼间被惊恐所取代:“你……你到底是谁?”黄大海被吓得结巴了。

    “U盘在哪?”洛文懒得跟他废话,直接开口道。

    “U盘?什么U盘,我不知道。”

    “哦,是吗?”洛文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装疯卖傻的黄大海,然后转头对方静说道:“你先出去等我,马上就好。”

    “不!”方静坚决的摇头,紧紧地抓住洛文一只胳膊:“洛文,求求你,千万不要为了我做傻事,不值得。”

    洛文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强行把方静推出门去。

    嘭。

    门被洛文重重的关上,转过头来,他目光冰冷彻骨的盯住黄大海,脸上的笑意更浓:“最后给你一次机会,U盘在哪?”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求求你放过我吧,我给你钱,我给你很多钱!”黄大海急了,他能从洛文身上感到的一种浓烈的杀意。

    “既然你不肯合作那就算了,那些钱还是你自己留着看病去吧。”

    “看病,看什么病?”黄大海蒙了,下意识的冲口问道。

    “呵呵……”

    洛文上前一步,一脚踩住黄大海的一只手,表情变得如第一次见到黄大海时一样的冷漠。

    嘎嘣。

    洛文脚下一碾,黄大海的一根手指发出燃放爆竹一般的脆响,应该是骨折了。

    啊!

    一声惨叫,怎一个撕心裂肺了得。黄大海脸上当下就冒出豆大的汗珠,噼里啪啦的摔在地板上。

    嘎嘣、嘎嘣。

    洛文不断的转动脚踝,骨折的脆响接连不断,伴随着黄大海杀猪一般的惨嚎声,让这客厅仿佛成了人间地狱。

    这样的折磨下,就是一个铁打的人也受不了。当洛文踩断第五根手指的时候,终于如愿以偿的从一个保险箱里拿出了一个U盘。

    身后的黄大海已经疼昏了过去,洛文本想就此离开,忽然目光落在了他流出黄色液体的裤裆上。

    噌。

    一把手刀毫无预兆的出现在洛文手上,然而他在黄大海身边蹲了下去……

    …………

    门外,心急如焚的方静在原地团团转,又是自责又是懊悔。半个多小时的光景,她娇艳欲滴的红唇竟然长出了四五个燎泡。

    咯吱。

    终于房门打开,洛文慢条斯理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你的U盘。”洛文将U盘递给了方静:“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你自己去医院处理一下伤口吧。”

    方静表情木讷的接过U盘,一时间心中百感交集,本以为哭干了的泪水又一次流了下来。

    “洛文,黄大海怎么样了?”她担心洛文闯祸,这才询问道。一边说着,还一边要打开门回去看一眼。

    洛文制止了她,摇了摇头:“没事的,你还是快去处理一下伤势吧。”

    这句话说完,他强拉着方静走出了小区。

    在外面,洛文自己找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家的方向驶去。当然,打车钱是从方静那里借来的。

    一直目送出租车远去,方静恍如深处梦中。她有些迷茫的低头看了一眼被紧紧攥在手心里的U盘,然后泪水再次模糊了双眼。

    “啊~~”

    方静像疯了一样将U盘摔成了粉碎,发泄很长时间,她才拖着满是伤痕的身体,在小区旁边找了一家旅馆住下。

    方静没有去医院,也没有回去黄大海的家里。

    一天一夜,她就待在小旅馆的房间里,不吃不喝。眼神涣散的透过窗户,注视着小区入口。

    方静知道洛文一定惹祸了,不管黄大海是生是死。只要有警察出现在这里,方静就会主动上去,和警方坦白这一切都是她做的,与别人无关。

    洛文回到家里的时候,东方的天际已经泛起了一抹鱼肚白。

    凌茜茜还在昏迷当中,洛文也没搭理她。自己跑去早点摊买了两个人分量的食物,一份留给凌茜茜,另一份自己三下五除二就给消灭了干净。

    房间里,收拾了碗筷的洛文,一个人坐在椅子上。

    他手里把玩着一把精致的手刀,另一只手上却是托着一枚鹌鹑的大小,鲜红如血的玉石。

    洛文的目光,紧紧的盯在玉石上面。这是他在早晨给凌茜茜晾晒衣服的时候,从衣服兜里滚落下来的。

    洛文静坐着,面无表情。任谁也想不到他的心里很乱,乱得像一团麻。

    这枚玉石,洛文认识。它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凤凰泣血!

    顾名思义,任何佩戴这枚玉石的人,都将泣血,哪怕拥有着和凤凰一样的涅槃能力,也一定要死。

    洛文慢慢的从玉石上面收回目光,眼神中恢复了一些焦距。

    “泣血宫,你们终于忍不住要出世了吗?”洛文声音沙哑,仿佛对这个曾经是国际一流杀手组织的泣血宫,充满着敌意。

    只是他很奇怪,泣血宫组织森严从来不会将普通人列为刺杀目标。那么这枚泣血石怎么会出现在凌茜茜身上,难道她的身后也有着一些隐藏的身份不成?

    洛文没有深究下去,他和凌茜茜之间不应该有太多的交集。

    就像方静一样,如果不是当初买了一件洛文店里的玻璃鹰,就算方静遇到什么危险,他也不一定会出手。

    不是洛文性情冷漠,而是他早在三个月前回国的时候,就已经下定了决心隐世。并且,他不能妄露实力,这牵扯到地下世界一个共同制定的规则。

    洛文手一甩,泣血石在半空划过一条优美的弧线,而后精准的落入晾晒的凌茜茜的衣服口袋里。

    这件事,和他洛文无关。就算是方静,现如今她的手机号码,也被洛文拉入了黑名单。

    所谓童嫂无欺,一千元也好、一万元也好,洛文只会出手一次。这也是规则。

    心情还是烦乱,洛文也知道全是因为泣血宫三个字而引起的。他索性从椅子上站起来,在早晨里拿出一块新鲜的豆腐。

    刀光一闪,新鲜的豆腐被削去棱角,留下了一块婴儿手臂粗细的圆柱形。

    唰唰唰。

    心烦意乱之下,洛文手刀狂舞,竟是要以雕刻来精心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