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货币女王的两次任性

    更新时间:2018-12-07 15:50:41本章字数:3128字

    凌茜茜的表情立刻戒备起来:“你想干嘛?那朵豆腐花我都已经赔给你了,还想算计我这块玉石吗?”

    洛文:“……”

    丫的,我要是想要那破玩意早就偷走了,还轮得着你在这疑神疑鬼的。

    “不说拉倒,别再屋子里乱跑了,回床上好好休息。麻溜的养好病,麻溜的给我滚蛋。”洛文没好气的道。

    凌茜茜的眼睛立马吊了起来,眼看着就要化身母豹子冲上去。

    还好可怕的景象并没有出现,凌茜茜只是气了一小会。表情突然就变得伤感起来,紧紧的把泣血石捧在胸前,低着头声音低不可闻的说道:“这枚玉石是我生日时,我爸送给我的。”

    “你说啥?”

    洛文惊的一把将手里的被子扔飞了出去,瞪直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盯着凌茜茜在看。

    “我说这枚玉石是我爸送给我的,你耳朵聋了啊?”

    凌茜茜很不明白洛文为什么这幅吃惊的表情,提高了音量气冲冲的骂道。

    这一次,洛文罕见的没有再和凌茜茜斗嘴。

    他低着头,脑海中冒出一个又一个问号。

    看着小妞用一千块钱买一块豆腐连眼皮都不眨一下的样子,肯定不是出身不简单。而在上流社会中,很少有人不知道泣血石的。那么……他老爸为什么要把这枚代表着杀身之祸的玉石送给凌茜茜?还是在她过生日的这种重要的时间段里?

    难道说,这小妞的老爸也不知道泣血石的利害关系?

    又或者说,这次的泣血石出世,与以往不同?

    洛文感觉自己的思维陷入了一个怪圈,越想越乱。

    他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暂时把诸多疑问压到了心底。

    洛文的目光重新打量着凌茜茜,看来想要找到问题的关键,还要在这个小妞的身上寻求突破。

    凌茜茜被他的目光看得心里一阵发毛,下意识的捂住了胸口:“你……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呃……”

    看到凌茜茜把自己当成流氓一样戒备,洛文又无语了。他耐着性子说道:“没什么。对了,还不知道你是做什么工作的?为什么要寻死呢?”

    洛文假装随意的问了一句之后,又低下头去整理床铺。

    让他奇怪的是,等了好久也没有听到凌茜茜的回答。疑惑的转头,目光中凌茜茜脸上的表情变了。变得很吓人、很可怕。就仿佛午夜的勾魂夜叉一样,一双绿幽幽的眼睛,像刀子一样楔在洛文身上,竟是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我擦,不就是问问你为啥寻死吗?至于这么一副要把我生吞活剥的表情看着我吗?”洛文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哪怕当初作为妖血组织的少主,与泣血宫教父单挑的时候,洛文也没像今天这么害怕过。

    “你-不-知-道?”凌茜茜咬着牙,一字一顿。

    一句话听在洛文耳中,仿佛地狱里的亡魂鬼枭,阴风阵阵,洛文的脚底板都在往上冒寒气。

    连洛文自己都不明白,为啥心虚的不敢去正视凌茜茜的眼睛。低着头,嘴里嘟囔道:“这不是屁话吗?你为啥寻死,我哪能知道。”

    这些话,洛文是打死也不敢说出来的。

    见凌茜茜似乎不想提及自杀的原因,洛文精明的转移话题:“问你件事哈,你最近在工作和生活中是不是处处碰壁,经常遇到一些让你非常讨厌的人?”

    洛文整理完了床铺,转过身目不转睛的看着凌茜茜脸上的表情。

    却见她一脸狐疑之色,美丽的眼睫毛眨啊眨的:“你怎么知道?”凌茜茜语气警惕的问道。

    果然……

    洛文心里无奈的笑了笑,他怎么会不知道呢。作为国际上一流的杀手组织,泣血宫最大的不同之处就在于,它从来不会简简单单的结束目标的生命,而是在杀死目标之前,在精神和肉体上双重折磨,直到目标精神崩溃,才会彻底的杀死他。正是因为这种残忍的虐杀方式,才会让泣血宫在地下时间声名鹊起,招揽更多的生意。

    这是泣血宫的标志,也是它赖以生存的本钱。

    回过神来,洛文不以为意的灿烂一笑:“我猜的。”

    “哼。”回答他的是凌茜茜一记大大的白眼。

    “哎,对了。看你穿着气质,一定非富即贵。你看我这里家徒四壁又是个无业游民,不如给我安排个工作怎么样啊?”洛文耍起了无赖,光明正大的跟凌茜茜要一份工作。

    本来嘛,他是凌茜茜的救命恩人这点要求还不算过分。

    可问题是,这货还不知道他这个救命恩人根本就是一个变相的凶手,差那么一点点就成了杀人犯了。

    还想跟人家要工作……

    “呵呵……”

    凌茜茜冷笑,抱着膀子用这两个字来回应他。

    洛文不说话了,他感觉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创伤。

    “把你电话给我用用。”这时,凌茜茜突然开口要求道。

    “哦。”

    被鄙视了的洛文,明显兴致不高,有些蔫头耸脑的把手机锁解开,递给了凌茜茜。

    嘟嘟~~

    电话接通后,凌茜茜跟电话那头的人说了一遍地址之后,非常干脆利落的挂断。

    “说吧,电话费多少钱?”凌茜茜把电话还回来,撇着嘴问道。

    洛文愣了一下,看了一眼通话时间:“一分五厘。”

    “呃……怎么不要一千了?”凌茜茜觉得这货一块破豆腐都敢开口要一千块,这电话费怎么着也得敲诈她个千头八百的。

    在凌茜茜一脸诧异的表情下,洛文郁闷的真想一头撞死。

    丫的,当哥是什么人了。

    “诺,给你一元,不用找了。”凌茜茜掏出一张湿漉漉的一块钱,递给了洛文。

    看到这妞一副施舍的表情,洛文恨得牙根痒痒,本来想说不用给了,但现在嘛……

    他一把抢过这一元钱,完全无视了凌茜茜鄙视到极点的目光嗤笑。

    “好了,电话费也还给你了。多出来的钱就算是在你这里住了一晚的房租,现在我们两不相欠了。”凌茜茜气死人不偿命的道。

    洛文快要气昏过去了,这小妞虽然没有明说。他也听得出来,这个两不相欠的意思,不就是不肯给他介绍一个工作吗?

    “他奶奶滴,要不是为了方便保护你的安全,鬼才愿意跟你在一起工作呢。”洛文心里愤愤不平。

    接下来的时间,两人仿佛很有默契的都沉默了下去。

    半个小时之后,一辆保时捷开到门口,将凌茜茜从这贫民窑接走。

    保时捷车里。

    凌茜茜小手把玩着一朵用豆腐雕刻而成的玫瑰花骨朵,这朵玫瑰花,花茎已经被凌茜茜抓的稀巴烂,就剩下这么一朵花骨朵还算完好无缺。

    坐在车里,凌茜茜不由得想到自己让洛文找个塑料袋把这朵花骨朵打包带走时,后者那几乎要以头撞墙的抓狂表情。嘴角不由得浮起一抹明媚动人的微笑,宛如百花盛开,惊艳迷人。

    她的女司机一时间都看得有些痴了:“这还是那个外号灭绝师太的老总吗?她竟然也会笑?”

    女司机使劲的甩了甩头,她感觉自己一定是昨天没有休息好,出现幻觉了。

    行驶出贫民窑的两个人,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时隔多年以后。坐在副驾驶上的灭绝师太,会成为整个亚洲的货币女王。

    这位女王,曾在戴上桂冠的那一天,在回忆录中这样写道:“我的成功,源于我人生中唯一的两次任性。

    第一次,我在一个月色迷人的夜晚,一个人跑去酒吧喝酒,然后跌落在护城河里。

    第二次,我曾花费一千元,从一个人的手中买了一块烂豆腐。”

    在亚洲货币女王唯一一次公开接受媒体采访时,主持人这样问道:“请问凌茜茜小姐,你能透露一些你事业取得这样成就的秘诀吗?”

    当时的货币女王,脸上闪过错愕的神情,她似乎很意外的看了一眼主持人:“成就?我从来不觉得我的成就来自于我的事业,它只能算是我人生中一次挑战的成功。”

    “那么……你人生中最大的成就是什么呢?”主持人和所有人都好奇的问道。

    那一刻,号称从未效果的女强人,亚洲货币女王,竟然在广大媒体的面前露出了情窦初开少女一样迷人的幸福微笑。

    她没有回答主持人的问题,只是目光望向台下一朵插在花瓶里,娇艳鲜红的玫瑰花骨朵。

    她的眼神,从未有过的迷人与柔情……

    这次采访的结局就是,所有满怀青春热情,想要创业却踌躇满志的年轻人,纷纷来到护城河边,先是猛灌几瓶啤酒,然后一头从护城河栏上扎下去。

    也有人餐餐吃豆腐,导致一段时间内,豆腐、黄豆、各种各样的农作物价格疯长,不知道让多少农民伯伯乐歪了嘴。

    当然,无论是跳河的还是吃豆腐的。亚洲女王的桂冠始终放置在神坛的高处,只可远观无缘亲近……

    小平房里,洛文目送一辆保时捷远去。

    回到了房间里,他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还是拿出手机,解开锁,手指生涩而熟悉的快速拨打一个28位的电话号码。

    嘟嘟~~

    “鬼刀?你没死!你真的没死!哈哈哈……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怎么会死呢。大名鼎鼎的鬼刀怎么会死呢。好,太好了……哈哈……”电话那端,传来一阵颠三倒四笑声癫狂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