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话,醉香楼

    更新时间:2018-09-09 23:28:00本章字数:2643字

    在阳华观里憋了足足一个月的柳逸风,下山来到阳华镇上,做的第一件事,当然是去镇上的醉香楼,解决垂涎之苦。醉香楼在镇上的东边,店面不大,三间临街铺面,中间玻璃门,两边装了落地玻璃,落地玻璃外还弄了些花花草草,算是给古镇景色做贡献。招牌上说是楼,其实是一栋有年头的老房子。下面做生意,上面住人。每次柳逸风下山替师父跑腿,他都要到醉香楼大餐一顿,毕竟镇上出名的醉香鸭,只有醉香楼做的最好。

    进了‘醉香楼’,柳逸风在店门左边找了个一边靠墙一边靠窗的位置坐下。

    来招呼柳逸风的是‘醉香楼’的老板娘。老板娘三十出头,一双明眸水灵灵的,让人一见就觉着亲近。或许是开馆子的缘故,老板娘的一头秀发总是盘在脑后。身前一条浅色围裙把身体裹得严严实实,可她胸前高耸的山峰,让血气方刚的柳逸风,每次见到都忍不住浮想联翩。

    “我说小师父,你可有些日子没来店里坐坐啦?”

    的确是有点久,竟然在山上青灯素菜的熬了一个月!以前每个星期就有机会下次山,可是这个月师父天天叫他去山上采药,烦都烦死了。可柳逸风看到老板娘,心里就舒坦了不少。

    “你想我啦?”

    面对柳逸风的调戏,老板娘故作正经的把脸黑下来,又笑说:“瞧你坏笑的样儿,哪里还像个正经师父的样子!”

    “我再次郑重的给你申明,我不是个道士!”柳逸风一本正经的说。

    “对对对,你不是道士,那你穿着道袍干什么呀?”

    这话问的棘手,柳逸风眼珠子神秘的一转,笑说:“我这是为了掩藏身份。”

    哪知道老板娘听了柳逸风的这话,不但没有反驳,还很有兴致的频频点头。说:“我老早就瞧出你不是一般人,我从小生长在这镇上,山上阳华观里的道士也见过不少,唯独你小子,隔三差五的就到镇上下馆子,在道士里,你是我见过的头一个!你说你扮成道士藏在阳华观里,是不是为了阳华观里的千年宝藏?”

    我说大姐,你能不能不要看那么多寻宝的电视剧啊!这世界上,哪来那么多的千年宝藏?你当古人成天没事干,净给你埋东西是吧!

    柳逸风皱皱眉头,只好岔开话题。

    “我说老板娘,你是开馆子呢,还是盗宝呢?”

    “当然是开馆子啦。”

    “那你还不赶紧去给我弄一只醉香鸭,吃了我还要去给观里买东西呢。”

    “好嘞,小师父你稍坐片刻,我这就去给厨房说去。”

    老板娘笑嘻嘻转过身去,柳逸风目送着她匀称的背影走向后厨。

    后厨掌勺的是她老公,叫啥名,柳逸风不知道,但是从别人口中,柳逸风知道这老板姓王,所以柳逸风叫他王老板。王老板是个豁达的人,到店里吃饭的客人跟老板娘开荤段子,他还能笑着挤兑客人。他笑起来很想弥勒佛,身材也像弥勒佛,仿佛放在水桶里泡过一样,很是臃肿。柳逸风不喜欢王老板,倒不是王老板得罪了他,他只是觉得老板娘更好看,让人看了心里舒服。

    趁着老板娘离开的间隙,刘逸云长舒了一口气,卸下了一路小跑的疲惫,吸进肺里的空气,全是老板娘廉价的香水味。

    不过,真香!有女人的地方,就是有味道。

    有味道的地方,就让人流口水。

    止住流口水的方法有很多,把想吃的东西塞进肚子里,无疑是其中最美好的事情。

    几分钟之后,老板娘就从后厨端出烤鸭来满足柳逸风的胃了。柳逸风也不客气,烤鸭一上桌,他就向老板娘展示了什么叫风卷残云的吃饭态度。筷子就搁在他左手边,他都嫌麻烦,直接抓起切好的烤鸭就往嘴里塞,嘴里包不住了,还不停手。弄的边上的老板娘目瞪口呆。

    “慢点,慢点。”老板娘实在是忍不住了。说:“小师父,你这是多久没吃饭了吗?”

    柳逸风嚼着满嘴的鸭肉,白了一眼老板娘,说:“废话!你到阳华观里去待上一个月,丁点儿荤腥都没有,也一样!”

    柳逸风叽里咕噜的一番话,老板娘是一个字也没听清。只好笑着说:“我还是去给你弄杯水吧。”

    柳逸风点了点头。老板娘回头见收银台前放着茶壶,走过去拎了一下,可能是没水,就拎着水壶去了后厨。

    嗯,真香!

    柳逸风自顾自的吃的不亦乐乎。

    满嘴塞满了醉香鸭的味道,鼻子边上还有女人的香!

    这个女人不是老板娘!

    一个从未见过的年轻女人,犹如一头饿狼,上来就抱着柳逸风的头,一口咬住柳逸风的嘴。柳逸风呆住了。这是错觉吗?竟然有人强吻了柳逸风!强吻了一个小道士!太霸道了!太欺负人了!她是谁?她是传说中,被柳逸风俊朗的外表折服的追求者?还是一个纯粹的女流氓?

    柳逸风正在冷静的思考的时候,老板娘从后厨走了出来。她面对眼前的情形,也分不清状况了,她站在后厨门口,正好目光和柳逸风相视。

    “你说我现在该不该把茶水给你送过来?”

    柳逸风心里当然是跪着求着老板娘赶紧回后厨藏起来,让他好好享受眼前的难得的邂逅。

    女流氓不干了。她松开柳逸风,对老板娘摆摆手,说:“水,我要水。”

    老板娘赶紧给女流氓倒了一杯茶,女流氓一口喝了大半,当着柳逸风的面,用茶水漱口。

    我靠!你要不要这样子啊!知道你人长得好看,可别人还在吃东西啊!给点面子好不好啊!柳逸风在心中祈求。

    看着女流氓把漱口水吐到桌前的垃圾筐中。柳逸风心中澎湃汹涌的爱情火花,被浇的冰冰凉。

    “你满嘴都是什么呀?”

    这是女流氓对柳逸风说的第一句话。

    柳逸风在疑惑。为什么刚才那杯茶水不烫人?他看了看老板娘,老板很无辜的看着他。看来茶水出卖了他们。

    “我在吃醉香鸭啊!”柳逸风示意女流氓看桌子上吃了一半的醉香鸭。

    女流氓用愤恨的目光盯着柳逸风,片刻过后,她目光从柳逸风脸上挪开,说:“算了,老娘今天有事,这笔账先给你记着。”

    记什么账?我做什么了?我什么也没做呀。柳逸风很无辜,他觉得应该做点什么,让女流氓能够坐下来,和他心平气和的聊聊。于是,他从盘中抓起一直鸭腿,递给女流氓。

    “要不你也来点,味道可好了。”

    “可好你个大头鬼!”

    女流氓凶柳逸风。

    柳逸风竟然不觉得可气。女流氓不光人长得好看,穿的也脱俗,尤其是说话的声音,实在是太好听了,就连生气的样子,都讨人喜欢。柳逸风觉着裹在爱情火花外的寒冰在融化。这感觉太秒了!他要跟女流氓表白。他要告诉女流氓,他不是个道士,他可以和女流氓双宿双飞,浪迹天涯。

    可是,事情不太顺利。从门外走进来了几个人。准确的说,是五个人,五个男人!从他们的穿衣风格,就能准确的判断出,他们是地痞子。

    “小婊砸,你让哥几个追的好苦啊!”

    说话的男人留着一个鸡公头,头发被染成五颜六色的,和鸡窝很般配。他一说话,嘴角就挂着不怀好意的笑。看样子他像这伙人的头儿。

    “我让你们追了吗?是你们自己非要厚着脸皮跟在我屁股后面不停地追,管我什么事儿?”女流氓不依他的话,又说:“害的老娘好不容易吃胖的身材,又瘦了,这损失你们谁赔啊?”

    柳逸风听过不少讹人的事儿,女流氓这样别致的逻辑,让柳逸风想到刚才那一吻,女流氓该不会让他赔人吧?这个事儿吧,怎么说呢,琢磨起来让柳逸风心里一阵小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