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八话,第一天上班

    更新时间:2018-10-06 23:45:28本章字数:3103字

    第二天,早上。

    “懒猪,起床了!”说这话的时候,王茗坐在柳逸风的床边,毫不客气的捏着柳逸风的肩膀,在使劲儿的摇晃。没几下,柳逸风就醒过来了。他没有睁开眼,本能的掀开被子一跃,人就站到靠窗的另一边。没等他开口,王茗上下打量他一番,随即“啊!”的叫唤起来。

    王茗双手捂着眼睛,冲柳逸风吼道:“你为什么没穿内裤啊!你个臭流氓!死变态!”

    “这个……”柳逸风没法说,都是阳华山上这些年被师爷调教出来的毛病。他赶紧双手捂住小弟,去把床头的裤子扯过来,背对着王茗利索的把裤子穿好,又拿过衣服穿上。“你,你怎么跑我房间来了?”一切收拾妥当了,柳逸风反问王茗。

    “当然是来叫你起床啦!”王茗双手还捂着脸,眼睛从手指缝隙里瞧着柳逸风。说:“你以为来干什么?都八点钟了!你再不起床,今天去公司就迟到了!”

    这话,柳逸风又没法接,他拿起床头正在充电的电话,看了下时间,八点十七分了。上班时间是九点,只剩下四十三分钟了!一股电流瞬间击中柳逸风,他疯狂的扎进洗漱间,幸好里面什么都有。他一阵糊弄,把洗脸帕往杆上一搭,就出了洗漱间。王茗还坐在床边。

    “走,去公司。”柳逸风一把抓住王茗的手就要往门外走。

    快到门口的时候,王茗把柳逸风拽住了。“你打算穿这一身去公司?”王茗说。

    柳逸风立刻意识到自己穿的还是警服昨天派出所里穿回家的警服,他茫然的看着王茗。王茗走到房间里的衣柜前,打开衣柜。柳逸风这才发现,衣柜里陈列着各种款式的衣服。王茗挑了一身衣服,扔给柳逸风。说:“你把这个换上,我到楼下等你。”

    “一定要现在换吗?”柳逸风问。他心里以为王茗会待在这里,瞧着他春光咋泄。

    “是的。”王茗不容置疑的说。她背对着柳逸风,走到门口,开门走出了卧室,顺便还给柳逸风把门带上。柳逸风赶紧扒了身上的皮,又换上新的装备。果然是人靠衣装马靠鞍,对照镜子,柳逸风摆了几个造型,欣喜的夸赞自己:“你小子,怎么长得这么帅呢!”

    幸好他面前的镜子不是女巫的,要不然魔镜非把他挤兑死不可。

    柳逸风下了楼,楼下客厅里,三哥刘逸云和三嫂面对面坐着吃早餐。站在一旁的管家叶福,见柳逸风下楼,就问柳逸风:“四少爷,要不要吃饭?”

    柳逸风肚子是在打鼓,见饭桌上摆放着诱人的食物,正要开口,王茗却抢先说:“叶福,我们不吃了,我们要赶着去公司。”

    三嫂听见这话,嘴角不屑的往上一扬。叶福瞧见三嫂的表情,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王茗见柳逸风杵在原地,小步流星似的飘到柳逸风身边,拽着柳逸风就出了客厅。

    “不吃早饭就去上班啊!你知不知道,我真的好饿!”柳逸风一边走,一边可怜兮兮的给王茗说。

    上了车,王茗堆出笑脸看着柳逸风,说:“其实,我也饿了,我知道有个地方的早餐做得不错,你要不要试试?”

    “那赶紧走吧。”柳逸风点头同意。他心里明白,王茗是想拉着他一起去。是非去不可的!

    出了小区,没用多上时间,他们就到了目的地。车子停在一条小巷子的巷口。小巷子幽深,里面只有一家早餐店。买早餐的人从店门口一直排到了巷口。生意这么火爆!柳逸风对王茗抱怨说:“大清早的,你是让我来给你排队啊?”

    “我怎么可能让你排队嘛。”王茗神秘的一笑,对柳逸风说:“你在车上等我一下,我去去就来。”柳逸风来不及展示男人魅力,王茗已经下了车,顺着长龙似的队伍直接奔了早餐店,只一小会儿,王茗便拎着早餐出来了。

    “饿坏了吧,先尝个灌汤包。”王茗还没上车,就把包子给了柳逸风。

    柳逸风接过包子,很不合时宜的说:“这么快你就出来了,你插队了啊?”

    王茗白了一眼柳逸风,开门上了车。她用一种害怕别人听见的口气,警告柳逸风,说:“你可别乱说,我的早餐是在这里提前预定了的。”

    “既然这样,你让管家他们来那就好了,为什么非要自己来?”柳逸风不解的追问。

    王茗眨巴着笑了,说:“你看你,这就不懂了吧。像早餐这种东西,就得趁热,就得赶它刚出炉的时间,尤其是灌汤包这种美味,吃起来才是原滋原味。要是凉了,再把它热熟了,或者时间长一点,味道,口感都会受到极大的破坏。”

    瞧着王茗把个灌汤包说的美不胜收,柳逸风忍不住笑起来。“你做事也像你吃东西这样子挑剔吗?”柳逸风说。

    “怎么?你怕啦?”王茗似说非说的笑着。

    她发动汽车,车子缓缓启动,让过一辆正常行驶的汽车,车子便上了路。柳逸风咬了口灌汤包,汤汁泉涌出来,柳逸风担心弄脏了衣服,鸡蛋大小的包子,他竟然一口给包在嘴里。真的很烫!味道名不虚传的好!当然,柳逸风能够拿来比较的对象,只有阳华山上的早餐。“我怕什么?我老婆能干,我该偷着笑呢!”柳逸风吞下了包子,油腔滑调的说。

    “你能正经点吗?老是油腔滑调的。”王茗说。

    “我觉得我很正经了。”柳逸风辩解说。

    王茗把头扭到一边。柳逸风拿了王茗的早餐,打开凑到王茗的嘴边,说:“来,你开车,我喂你。”

    “这感觉好别扭啊!”王茗说。但她还是很欣然的接受了这种吃早餐的方式。

    时间不长,车子便开到了柳氏集团的大门口。这会儿,两人的早餐早被一扫而光了。

    柳氏集团坐落在一条繁华的主干道旁边,几栋成柳叶状的建筑,错落有致的连接在一起。占了一条公路的半边。

    “王秘书,早上好!”给王茗开门的值班保安,见是王茗的车,本来他站在门卫室的门口,立刻小跑的到王茗的车前,对王茗殷勤的笑着问好。柳逸风瞧着保安,保安也瞧了瞧柳逸风,眉头疑惑的皱了起来。

    王茗很高冷的点头示意,等栏杆竖起,她把车开进了地下停车场。王茗的停车位旁,正好有电梯,王茗和柳逸风进了电梯,王茗按下了十二楼。由于是上班时间,电梯往上走到一楼的时候,门开了。

    “王秘书,早上好!”门外认识王茗的,给她问好。她也礼貌的回了句:“早上好。”

    或许是看王茗的心情不错,又或许是见电梯里有个陌生的柳逸风,门外的众人在电梯门口稍微一犹豫,都狠下一条心,挤进了电梯。电梯里一下子人满为患。准确的说,是上班的员工们挤在电梯一头,而王茗和柳逸风站在靠电梯按钮一端是空了出来的。

    出了十二楼,过道的尽头是玻璃门,正对着门,有一张前台桌子,里面坐着两个身穿柳氏集团统一文职工作服的接待人员,说不上多漂亮,绝对是不丑的。他们见王茗进来,都起身给王茗鞠躬。“王秘书,董事会的人都在会议室里等您。”一个人说。

    王茗一笑,介绍似的说:“他们可不是在等我,他们都在等新董事长。”

    这时候,两个前台才正式把目光落到柳逸风这个陌生的男人身上。关于公司新任董事长柳逸风的传闻,她们多少是知道的,见王茗破天荒的为她们介绍,两人机灵的露出了满面笑意。又对柳逸风一鞠躬,“董事长,早上好!”两人齐声对柳逸风说。

    柳逸风见两人这般热情,也伸出左手给她们示意。“你们早上也好!”柳逸风有些紧张的说。

    “王秘书,早上好!”一个问候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王茗回身一看,后背刷的有些发凉。说话的人竟然是张梓吉!

    “怎么是你?”王茗不禁脱口而出。

    “很意外吧?”张梓吉得意的走到王茗身边,也没正眼瞧一下站在王茗身边的柳逸风。张梓吉凑近王茗耳边,对王茗说:“我这叫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说完他笑的很得意,径直往会议室走去。

    “这人是谁啊?这么嚣张!”柳逸风问。

    两个前台,相互对视一眼,装作每天见。王茗告诉柳逸风,说:“他就是张梓吉,董事局董事。”

    “就是昨天,你审问他挪用公司账目,他被人从窗户外就走的那个?”柳逸风又问。

    王茗点头同意,也往会议室的方向走。柳逸风走在她身边,她小声念叨,说:“就是他,看样子他今天是有备而来的!”

    “管他有备无备,我都叫他竹篮打水一场空。”柳逸风自信的说。

    王茗摇头一笑,说:“你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要是你知道他们这些老狐狸私下都有自己小金库,养着一帮为非作歹的打手,你就不会这么自信了!”

    “是吗?”柳逸风哼哼着说:“我怎么听你这样说了之后,我对他们是更加感兴趣了呢!”

    “有兴趣就好。”王茗说着,推开了面前会议室的木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