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九话,开除李莉

    更新时间:2018-10-08 23:46:08本章字数:2873字

    门开了,柳逸风大步走进会议室,看到一屋子的人,他有些心慌的站站在门口,不知往哪里走。

    这间会议室很大,一张椭圆形的长桌,足有十米长。桌子周围坐满了人。柳逸风在人群里搜索,除昨天见过面的几个董事会大佬,其余的他一个也不认识。很明显,今天来开会的人,还有公司的高层管理。他们见柳逸风站在门口,公司高层管理们交头接耳的低语,猜测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是谁。当他们见王茗走进来,心里便有了七八成的把握,都陆续站了起来,用这种方式向柳逸风,向这位新董事长致敬。最后站起来的当然是董事会的大佬们。他们本来都不想站起来的,面面相觑的等待,可高层管理们把目光聚焦到他们身上,他们终究没有坐着,藐视柳逸风,藐视他的能力,和他背后的权利,这是非常不明智的选择。

    王茗关上门,走到柳逸风身边,轻声对柳逸风说:“董事长,这边走。”

    柳逸风跟着她的脚步,来到椭圆形长桌的一头,那里放着一把椅子。王茗示意柳逸风坐上去。在几十号人的目光下,坐在椅子上,柳逸风是头一次,心里还是很紧张的。他往椅子上轻轻一靠,嗯,椅子还是蛮舒服的!

    “大家都坐下吧。”王茗站在柳逸风右手预留的一个座位上,对众人说。

    来开会的人,这才纷纷落座。

    王茗坐下后,便直切主题的说:“今天这个会议,想必大家都清楚,是我们柳逸风董事长第一次给大家开会,由于前段时间,柳啸龙董事长的身体不好,公司高层很长时间没有开会了,希望今天大家把最近一段时间的工作,向董事长汇报清楚。”

    柳逸风扫视一屋子的人,每个人的眼神里都藏着质疑。他觉得他应该做点什么,他开口对众人说:“细化的工作,今天就不要说了,你们把资料给我,我下来会看的。”柳逸风学着阳华山上的师爷教训一帮牛鼻子老道方法,说:“今天你们就把公司目前的经营状况简单说一说就好了。”

    柳逸风的话,让王茗有些刮目相看,在她的计划里,柳逸风至少要让她好生调教个把月,才能在管理公司的路上,有所心得,没想到柳逸风开口说出的话,俨然是个领导了。只是他这个领导,说出来的话,被人晾在一遍了。时间过去了十几秒,也没人开口说话。会议室里一下子安静的让人害怕。王茗瞧着众人都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只好点将来化解,越来越凝重的气氛。

    “李莉,你把公司的状况给董事长说说。”王茗说。

    被王茗点名的人,是个女的,坐在王茗的斜对面。她面前的桌上,放着打开的文件夹。李莉抬头看了一眼王茗,又转脸看了看其他同事。“好的,王秘书。”她说。她把桌上文件夹里的资料,翻开几页纸,看着柳逸风这个方向,说:“董事长,以我们现在掌握公司的各种数据来看,公司目前的经营状况保持着良好的上升趋势。只不过……”话到一半,李莉犹豫着,看了看众人,突然不说了。

    在公司高层会议上,谈论到公司的状况,话说到一半就不敢往下说了!这是个什么状况?柳逸风心里盘算着,他问李莉:“你现在在公司的职务是什么?”

    柳逸风的问话,让李莉摸不着头绪,她只好告诉柳逸风:“董事长,我现在是公司投资发展部部长。”

    “我要是没理解错,你这个投资发展部就是我们公司向前走的探照灯吧。”柳逸风说。

    他这个比喻,在座的人都觉得新鲜,又不得不承认‘探照灯’用的恰到好处。

    众人以为柳逸风在夸李莉,李莉也露出笑容,谦虚的说:“董事长,你过奖了。”

    柳逸风瞧着李莉,脸上也挂着笑。“我看你误会了。”

    “什么?”李莉不明白柳逸风的话。

    听清楚柳逸风话的其他人,在估摸着柳逸风话里的味道。

    “我是说投资发展部,像探照灯。”柳逸风对李莉说:“而你,被开除了。”

    “什么!”李莉一头雾水,她看着柳逸风。问:“我做错什么了?”

    第一次会议,就直接开除一个高层管理!来开会的人都瞧着柳逸风,他们对柳逸风这样做法,感到震惊。

    首先来给李莉解围的是王茗。她侧身向柳逸风这头靠过来,小声说:“你今天是来听大家伙给你介绍公司状况的,开除李莉这样的高层,我们下来讨论一下,好吗?”

    王茗尽量压低的声音,在鸦雀无声的会议室里,也如扩音喇叭,让在座的所有人听得一清二楚。

    “不好。”柳逸风一口回绝了王茗,他敲着桌子又说:“开除她没有商量的余地!”

    面对柳逸风坚决的态度,李莉的眼睛一下子湿润了。

    “你先别忙着掉眼泪。”柳逸风黑着脸对李莉说:“你问我你做错了什么,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身为公司的高层管理,为公司投资发展提供可靠的数据部门一把手,在自己的本职范围了的事情,竟然遮遮掩掩的不敢告诉董事长,就这点,你在任何地方都逃不了被开除的命运。”

    说话有理有据,李莉无可争辩的看着柳逸风。她站了起来,心里只后悔,自己做事太畏手畏脚了。

    坐在一边的王茗,还想为李莉说话,柳逸风右手示意王茗不要说,王茗瞧着柳逸风坚定地眼神,心里突然明白,柳逸风这是为了镇住眼前这帮人,杀鸡儆猴。只是,可惜了李莉。

    面对柳逸风一上来就要新官上任三把火,在座的高层,心里都有些发虚,谁都明白,能做到柳氏集团的高层,谁手里没有见不得人勾当。所以他们明明知道李莉不至于被开除,也不敢出来说话,就怕眼前这个董事长,一个任性就把自己给开除了,真是不划算的。所以,他们都尽量掩饰着内心的不安。尤其是几个董事会的大佬。他们是颇感意外的,他们本来以为昨夜对他们说话卑躬屈膝的小子,是个可以让人摆布的玩偶,没想到柳逸风把一个高层说开除就开除。这让几个大佬有些坐不住,但他们毫无准备,时间仿佛把他们放在铁锅里煎熬。

    “不是不敢说。”李莉说:“这事吧,是不好说,说了也只能是干瞪眼,没辙。”

    柳逸风觉得好奇。他脸上乌云消散,露出了惯有的微笑,问:“到底是什么事?你说出来大家讨论讨论。”

    “是这样的。”李莉说:“两个月前,我们集团收购了一家快运公司,集团将这家快运公司进一步扩大,作为我们集团货物运输的主力,可是经过两个月的经营,我们发现了一个问题,我们集团的经营总成本不但没有下降,反而升高0.3个百分点!”

    0.3个百分点,柳逸风听着没感觉出有多吓人。便说:“你的意思是,这家公司的管理层出了问题?”

    “不是的。”李莉站了起来。她走到会议室,柳逸风座位正对的墙前。关了灯,投影仪把李莉事先准备好的数据投到墙上。李莉将一幕幕数据,解释给在场的众人听。柳逸风听着是云里雾里。他只好打断李莉正在滔滔不绝的话,说:“你先不要说那些数据,你就直接告诉我,你的最后判断。”

    李莉看着柳逸风,说:“我的最后结论是,我们集团用自己快运公司,比不上用高远物流来的划算。”

    岂有此理!谁都明白做生意,把物流掌握在自己手中,是一件节省成本的事情,到了柳氏集团却成了鸡肋!柳逸风不满的看着李莉说:“怎么可能?”

    “可是,事实确实如此。”李莉说。

    “你是不是觉得我要开除你,你故意说这些话来吓唬我?”柳逸风说这话的时候,仿佛抓住了李莉的小辫子。

    “真是不可理喻!”李莉白了一眼柳逸风,不满的说:“像你这样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人,坐在公司董事长的位子上,我真不敢想象柳氏集团还能往前走多久,你要开除我就开除我吧,老娘今天不伺候了。”

    说完话,李莉开门走了。

    会议室的灯亮了。

    没有人去劝阻李莉。

    柳逸风更没有叫住她。李莉的话,矂的柳逸风脸上火辣辣的。他不知如何是好的看着王茗,王茗看看柳逸风,对众人说:“我看今天的会议,就先到这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