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十话,散会后

    更新时间:2018-10-10 23:11:30本章字数:2791字

    公司一众管理见王茗发话了,犹豫的互相看了看。他们心里清楚,王茗这是给新董事长台阶下。遂各自收拾自己的东西,尽量把声音降到最低。眼见一个个管理起身离开了会议室。原本有所准备的张梓吉,有些懊恼。坐在他对面的柳如汉,却露着笑脸。

    “张董事,散会了,我们去喝一杯?”柳如汉问张梓吉。

    张梓吉嘴里哼哼着,没有理睬柳如汉,起身挪开椅子,大步走了。明眼人都知道,柳如汉去搭讪张梓吉为了什么,无非想知道昨天张梓吉是不是真的被王茗查了账目,他有没有说出其他什么事情,他真的是被人从医院救走的!最重点的是,事情败露了,他为什么还敢来公司!

    坐在柳如汉身边的明孟膳,见柳如汉的心思落了空,便乘机挤兑柳如汉,说:“热脸贴了冷屁股,感觉咋样?”

    柳如汉瞪了一眼明孟膳,说:“有你什么事儿?”也起身离开了。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会议室里就只剩下柳逸风,王茗,和明孟膳三人了。一向都是鸡蛋里挑骨头的侯德法,今天开会破天荒的没有说一句话,他从始至终都靠在椅子上,眯着眼。听到王茗放话散会,他立刻起身和管理人员一道,提前出了会议室。

    “逸风啊。”明孟膳脸上挂着关心的笑,笑意里更多的是忧心,他对柳逸风说:“今天你这事儿吧,做得的确是有些草率了,你别嫌明叔话多,你当上董事长上班第一天,就直接开除公司高层管理,把我都吓了一跳,我跟你爸这么多年,商海里敢这么做的,你还是头一个!你知道你今天这样做会有什么后果吗?”

    “会有什么后果?”柳逸风纳闷了,说:“我开除我们公司的人员,还需要经过别人允许?”

    见柳逸风有些自负的笑着,明孟膳摇摇头,意味深长的对柳逸风说:“那倒不用,只是图一时之快,损失的终究是自己啊!”见柳逸风听得认真,明孟膳又说:“在公司的管理上,你还得跟王茗好好学学啊!”

    王茗听明孟膳说她,她微笑着对明孟膳说:“明叔,你放心,我会尽快让逸风了解公司的管理构架,和公司的运营规律的。”

    柳逸风看着王茗,也答应说:“放心吧,我会跟王茗好好学的。”

    明孟膳见柳逸风的眼珠子都快跳到王茗的脸上去了,估摸着柳逸风是初解女人味儿,安耐不住性子了。只好一笑,说:“既然如此,希望你们好自为之吧。”说完,他起身要走。柳逸风和王茗也跟着站了起来。

    “明叔,我送你。”

    明孟膳一笑,说:“我还去公司里转转。”

    柳逸风和王茗只好相视一笑。等明孟膳走后,王茗回过头来,立刻质问柳逸风:“我今早上给你吃炸药了吗?”

    “什么意思?”柳逸风一脸茫然的看着王茗。

    “什么意思!”王茗说着说着嗓门就高了。“好好的一场会议,就让你给搅合了!你不懂,就听别人说嘛,非要显示自己的才干,还开除人!谁让你开除了人的?你把李莉开除了,她的工作你来做啊!”

    “这有什么嘛,她走了,她的工作再找个人做呗。”柳逸风不以为然,说:“会议没开完,让走了人都回来,我们接着开,就好了嘛。”柳逸风舔着脸,又说:“老婆,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你说的倒轻松!”王茗恨不能将柳逸风从直接扔出会议室。看着柳逸风故意扮丑来逗她,王茗心里真后悔,自己哪根筋搭错了,要答应柳啸龙来扶持柳逸风。柳逸风这货,完全就不是正常人的思维!

    这时,王茗的手机响起来,号码是投资发展部次长袁媛打来的,王茗接通电话。

    “王秘书,你赶快来投资发展部一下,李部长执意要走,我们拦不住啊。”电话那头袁媛着急的说。

    王茗告诉袁媛:“你先把李莉给我稳住,我马上来。”王茗挂了电话,对柳逸风抱怨说:“你看你,做得这叫什么事儿!”

    柳逸风一副旁观者的样儿,耸耸肩,对王茗说:“老婆,辛苦你一趟,你快去快回。”

    王茗放下电话,刚要走,电话又响起来。是行政办公室主任南宫郎,他告诉王茗一个糟糕的消息。

    “不知道谁把董事长开除李部长的事情透露到了网上,现在柳氏集团因为这个负面消息,股价下跌了两个百分点。”南宫郎说:“王秘书,我看我们是不是该做点什么来弥补一下。”

    做什么能弥补?王茗猜出南宫郎的心思,询问说:“你是想开个记者会吗?”

    南宫郎接话说:“我觉得我们有必要跟外界进行沟通。”

    “这个事儿,先缓一缓吧。”王茗告诉南宫郎:“我现在要到行政办公室来,你帮我联系一下市场分析师梁超,还有候董事,就说我有事情要和他们谈,就到你办公室吧,我马上到你办公室来,我们见面谈。”

    “好的,我马上联系。”南宫郎答应着,挂了电话。

    王茗回过头来对柳逸风抱怨,说:“你听见了吧,公司的股价都因为你随意开除人,应声下跌了,这下你满意了吧!”

    柳逸风堆出笑脸,讨好王茗说:“亲爱的,我错了,我下次不敢了!”

    面对柳逸风这副无赖的样子,王茗实在是发作不起来。她说:“我现在要去给你擦屁股,去找李莉的事情就你去了。”

    “好的,你放心,我一定把人给你找到。”柳逸风赶紧说。

    柳逸风轻率的态度,让王茗心里犯疑,又叮嘱说:“你去了,不准摆臭脸,更不准奚落李莉,你就给她道歉,请她回公司。”

    “好的,好的,你放心吧,老婆,我保准把事情办得妥妥的。”柳逸风又说。

    一个人越是积极地认错,他口中所谓认识到的错误,多半不是你以为的错误,他只是在讨好生气的人而已。

    其实,李莉的离职,王茗也不是真想让柳逸风把她劝回来。毕竟,李莉并不是她的人。只是为了让公司里的人觉得她是一个公正的领导人,她才对柳逸风放狠话,一切都是做给别人看到。

    “那你去吧。”王茗柳逸风说。

    柳逸风踌躇的站着,看着王茗,王茗开始没明白,她会过意,笑了,她说:“怎么还不去啊?”

    “我不知道投资发展部在哪里?”柳逸风小声对王茗说。

    王茗笑着,走到会议室门口,招呼了个女孩过来。对女孩说:“我们董事长喜欢迷路,你给带带路,他要去投资发展部。”

    什么叫喜欢迷路?女孩窃笑着,走到柳逸风面前,对柳逸风说:“董事长,我们这边走。”

    王茗坏笑着走开了。柳逸风只好跟在女孩身后。

    “你叫什么名字?”柳逸风问女孩。

    女孩警惕的笑着,说:“董事长,王秘书会扒了我的皮的!”

    “嗯?”柳逸风挺意外,坏笑又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叫人好慌张哦。”

    女孩子笑着,没搭理柳逸风,只在前面规矩的走着。在公司大楼里转悠了几分钟,柳逸风来到了投资发展部。他见到了投资发展部次长袁媛。光看名字,柳逸风以为袁媛该是个身材火辣的女强人,让柳逸风意外的袁媛,是一个五十多岁,身材浮夸,圆圆的脑袋上,只有稀疏几根枯草的男人。

    袁媛见到柳逸风,肥腻的脸上笑开了花。“董事长,您亲自来啦!”袁媛寒暄说。

    柳逸风点头。问袁媛:“李莉,人呢?”

    “对不起董事长。”袁媛收起了笑,说:“我没能把李部长劝住,她已经走了。”

    “走了?去哪里?”柳逸风的话,袁媛没敢搭腔。柳逸风瞧着袁媛的心思,又问他:“你是说她回家了?”

    袁媛这才说:“应该是回家了吧,李部长把她的东西都收拾走了。”

    “走了有多久了?”柳逸风追问。

    袁媛这才顿悟过来,说:“李部长,刚走一会儿。”

    那你怎么不早说,还给我在这里耽误时间!柳逸风对眼前这胖子是无语了。

    “好吧,你先忙。”柳逸风甩给袁媛这句话,转身就往楼下跑。

    遗憾的是,柳逸风到了楼下,保安告诉他,李莉已经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