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十三话,她们的身份

    更新时间:2018-10-14 00:39:18本章字数:2784字

    “谢谢你的告诫。”柳逸风微微一笑,对李莉又说:“我想你也知道我是从阳华山上回来的小道士,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去过阳华山,那里山势陡峭,怪石林立。每年都有很多人去那里旅游探险,但他们挑战的都是些平常地方,我知道在阳华山后山,有个洞天崖,崖壁陡峭湿滑,山上的老道们却常年在那些光秃秃峭壁上,或是只手抓着岩石悬在空中,或是倒立紧贴峭壁,或是站着靠在崖缝中小憩,或是坐在峭壁突出来的石墩上,保持着各种姿态修炼心智,他们说这样可以天人合一,我在山上的时候,也去峭壁上修炼,开始的时候,我费尽心机也克服不了那种恐惧的心里,一上去就灰溜溜的下来,大约过了一年,我摸出了门道,并且这么多年在阳华山上把它养成了一个臭毛病,那就是,骨头不好啃的时候,就该杀狗吃肉了!”

    “是嘛!”李莉听完柳逸风的话,笑了,她问柳逸风:“杀狗吃肉?董事长,不知你面对公司里这帮人,你能做什么?”

    柳逸风被这个棘手的问题问到了。

    “你心里也清楚,你什么也做不了!”李莉毫不避讳,又说:“就拿开除我这事儿来说吧,你觉得真的是你开除了我?”

    李莉的话让柳逸风想到了是侯德法亲自送李莉回的家。“难道是侯德法要你离开公司的?”柳逸风问。

    “看来你还不傻。”李莉告诉柳逸风:“在你被王秘书……”李莉又改口说“也就是你那个未婚妻王茗,支使出来找我的时候,我正和侯德法在行政办公室里等着你的未婚妻王茗。”

    李莉的话,是柳逸风没想到的。他问李莉:“怎么可能?我在楼下遇到的安保,都说你离开了公司了。”

    李莉毫不掩饰的笑出了声。“看来你这个董事长,真的是一文不值啊!连一个小保安都可以随便欺负!”

    “他们在骗我?”柳逸风有些不相信。

    “你以为呢?”李莉又说:“告诉你吧,之说以我会跟你说这么多,是你来找我,猜对了一点。”

    “什么?”柳逸风脱口而出的问。

    “我的确离开了公司,还是被侯德法当做一件物品和王茗交换了。”李莉的语气带着嘲弄自己的味道。

    柳逸风不解了。既然李莉是侯德法的人,他怎么可能把李莉拿去交换?要是真把李莉当成交易的筹码,又怎么会亲自送她回家?

    “你肯定好奇这里面发生了什么吧。”李莉眼睛里,溢出失落的光芒。她说:“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生活在这个世界,我们都注定是一枚棋子,就好比你,虽然是董事长,但不论你走到哪里,都在别人的掌控之中。”

    柳逸风注意到李莉说话的时候,目光刻意在瞧身边的萧燕。萧燕目光闪烁,她在逃避着。

    “你说萧燕是王茗的人?”柳逸风不相信的笑了,他说:“她只是一个派出所的小警察,她怎么可能和王茗攀上关系。”

    “你说的没错,她的确不是王茗安插在你身边的人。”李莉说:“她是国安局安插在你身边的人!”

    “国安局!”柳逸风不敢相信的瞧了瞧萧燕,萧燕端着喝的只剩下半杯的橙汁,傻乎乎的眼神望着柳逸风。“她哪点像国安局的人了?你怎么就知道她是国安局的人?”柳逸风怀疑的问李莉。

    “你不信可以问她自己啊。”李莉又说。

    萧燕露出了不屑的冷笑,她把手中的杯子放在茶几上。萧燕没有掩饰自己的身份,她看着李莉,对李莉说:“你知道你把我的身份告诉柳逸风,你会面临什么结果吗?”

    “你真的是国安局的人?”柳逸风傻眼了。“所以你刚才在柳云广场上对我说的话,都是为了接近我编排的?”

    “当然。”李莉替萧燕回答了。萧燕没有反驳,她的眼神告诉柳逸风,她默认了。

    “我当然知道会有什么结果。”李莉继续说:“不过,以我对你的了解,我们是可以让自己变得更有利的!”

    “是吗?”萧燕从李莉的话里,听到了一股澎湃的豪情。它似乎在召唤曾经战队,一展雄风。

    “当然。”李莉肯定的说:“你了解国安局,我了解柳氏集团,在这个网络了整个帝国的命脉里,肯定有我们的立足之地。何况现在,还有现成的继承人在这里坐着。”

    “你的想法虽然好。”萧燕和李莉相视一笑,回头打量了柳逸风两眼,又说:“这个家伙,当真靠谱?”

    萧燕沉默的笑了。她们明白,柳逸风只是个挡箭牌。

    柳逸风面对两人的对话,是一头雾水。“你们俩在说什么?”柳逸风问。

    萧燕白了一眼柳逸风,说:“你还没瞧出来吗?你眼前这位李莉,是要帮你打江山啊!也不知你今天走了什么狗屎运,还连带着我也上了你这条贼船。”

    “等一下。”柳逸风眼珠子转悠着,瞧瞧萧燕,又瞧瞧李莉。“什么打江山?什么狗屎运?什么贼船?我快被你们两个搞糊涂了。”

    “没明白是吧?”萧燕对柳逸风说,柳逸风以为她会说出个原由,没成想她停顿一下,却说:“以后你会明白的。”

    这叫什么话,说了等于没说!

    李莉收起笑容,扫视二人,正经的对萧燕说:“我知道你母亲患上了渐冻症,需要治疗,你才甘愿受国安局那帮人差遣,要不然以你的本事,你怎么肯做一个国安局的小卒子。”

    “你想帮我把我母亲弄出来?”萧燕明白李莉的意思,要做大事,必须毫无后顾之忧。但她一想到她母亲的病情,有些犹豫了。“可她需要良好的治理环境啊。”

    李莉干咳两声,提示柳逸风:“董事长,该你表态了。”

    柳逸风喝了口手中的橙汁,酸中带甜,很爽口。一副懵懵懂懂的样子,应话:“有病就得治嘛,这个还用我表态。”

    “既然这样,我们接下来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将你母亲送到柳氏医院治疗,你看怎么样。”李莉询问萧燕。

    萧燕点头同意,又有些担心的说:“可是,我妈在国安局的指定的医院里啊,那里不光有国安局的眼线,还有高远物流的人。”

    李莉陷入了思索,她往沙发轻轻一靠,又坐正了。“这样子也好,反正也要收拾高远物流,既然是早晚的事儿,让他们碰上了,算他们倒霉。”李莉发狠说。

    萧燕目光里透着坚定,那是压抑很久,从野兽身体里散发出来的信念。

    “还有个问题。”柳逸风突然开口说:“去柳氏医院,那里人多眼杂,王茗肯定会知道的。”

    一语惊醒梦中人。“那怎么办?”萧燕着急了。

    “这个病好不好治疗?”柳逸风问。

    “哪有什么治疗,只是用药物尽量延长寿命而已。”萧燕有些伤感的说。

    “如果是这样,我就有办法了。”柳逸风自信满满的说。弄得萧燕和李莉面面相觑。她们本来觉得柳逸风是个摆设,哪知道,柳逸风的话一出,原来柳逸风比她们想的还远。

    离开了李莉家,柳逸风和萧燕是打车回柳氏医院。他们开来的老年车,萧燕豪爽的扔掉了。

    “就这样扔掉,你不可惜?”柳逸风问萧燕。萧燕说:“反正这车也是派出所扣押的,又不是我的。”

    “好吧。”柳逸风爽快的对萧燕许诺:“等会儿去了医院,我送你一台。”

    “真的!”萧燕高兴的像个孩子。完全看不出她是个国安局的眼线。

    到了柳氏医院,他们一下车,就撞见王茗。王茗把车钥匙扔给挪车的西装青年,青年帅气的接住,把车开走了。在顾德海亲自迎接下,王茗正往医院大厅里走。在进门口的时候,侧目瞧见了柳逸风。她很诧异。她走到柳逸风面前,有些生气,质问柳逸风:“你跑哪里去了?我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

    “你有给我打电话?”柳逸风从衣兜里摸出手机,一连串的未接电话,有几十个之多。“对不起啊,手机静音了。”柳逸风笑着给王茗赔不是。

    王茗瞧着萧燕,觉得面熟,问柳逸风:“这人好面熟,是谁啊?”

    “你情敌!”萧燕抢着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