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十五话,看清楚我是谁

    更新时间:2018-10-18 21:15:36本章字数:3630字

    李莉说过,高远物流是一家跨国物流集团,其公司控制的运输工具涵盖了铁路,船舶,飞机,和陆路交通。之所以高远物流会比柳氏集团自己运输成本还低,表面原因看起来是柳氏集团的运输工具单一,只能保证陆路交通,需要通过其他交通方式运输的,还是需要高远物流帮助,高远物流借机抬高货运单价,致使运输成本增加。实质上是柳氏集团内部里有人和高远物流暗中勾结,将公司的运输结构分析报表泄露给了高远物流。由于王茗直接负责公司的运输部门,所以李莉的矛头直指王茗。然而,王茗向柳啸龙报告,说的却是投资发展部的失职,在未获得可靠的经营成本数据的情况下,就盲目的收购了物流公司,主张收购物流公司自己经营的人是李梓吉。也是李梓吉一手安排了这次物流公司的收购。而且,他还是主要负责公司投资发展这一块的董事。

    这就有意思了。柳逸风插嘴说:“我昨天回来的时候,听说王茗在调查李梓吉挪用公款的事情,是不是跟这件事有关?”

    王茗没想到柳逸风突然把这件事情说出来,让王茗措手不及的诧异。她私自审讯李梓吉挪用公款的事情,说白了,是她王茗想借着捕风捉影的事儿,给几个董事会的大佬下马威,让他们明白,她王茗是可以轻而易举的揪着他们的小辫子,让他们身败名裂。“或许吧。”王茗掩饰着说:“现在也只是猜测,也不知道和高远物流有没有关系。”

    “李董事挪用了多少钱?”柳啸龙问。

    王茗说:“我上个月查看公司财务报表,发现公司有几十亿的资金,去向不明。”

    “你难道没有询问管财务的?”柳逸风问。

    “财务部部长李锐说是李董事以投资项目资金周转的名义转走的。”王茗看着柳啸龙说。

    干咳了两声,笑说:“既然是投资,怎么说是挪用公款了?”

    “可他投资的是两家网络公司,而且两家公司是在李董事自己的名下。”王茗解释说。

    “看来他挪用公款的事情,是确凿无疑了。”柳逸风说。

    柳啸龙却不以为然,说:“李董事跟我这么多年了,拿点钱去干他自己想干的事情,也没什么不可以。”

    “可是,那是几十亿啊!”王茗提醒说。

    “几十亿对我们柳氏集团算不了什么。”柳啸龙露出艰难的笑,看着王茗,王茗也笑着,她笑容里更多的是掩饰内心的不满。柳啸龙又看看柳逸风,他说:“倒是公司物流这件事情需要尽快解决,总不能让高远物流一直这样扼着我们的咽喉命脉吧。”

    “物流这块一直都是我负责的,我会尽快拿出一个可行的方案来。”王茗说着,又露出难言之色,说:“只是收购物流公司的这块,牵扯有些大,昨天我才因为挪用公款的事情开罪了李董事,现在李莉又辞职了,做起事还真有些棘手啊。”

    “要不把这件事情交给我?”柳逸风主动请缨。

    “交给你?”柳啸龙看着柳逸风。心里很欣慰,他要的就是柳逸风来接这个差事。

    “你行吗?”王茗质疑的问。其实,她早就打定主意,要把这个烫手的山芋扔给柳逸风,暗地里再给柳逸风左右掣肘,让柳逸风知道公司里的事情,谁说了算!

    “试试不就知道行不行了。”柳逸风说。

    “既然这样,董事长。”王茗表现出一副支持柳逸风的样子,说:“我看这件事情,不妨让逸风去做做看,他刚回公司,也需要些威望。”

    “也对,他要想做好董事长这把椅子,是得做件像样的事情。”柳啸龙接过话来,对王茗说:“那你得多帮衬帮衬逸风啊。”

    王茗点头答应。

    见形势一边倒向自己,柳逸风赶紧保证说:“爸,我会把这件事情处理好的。”

    柳啸龙点点头,露出倦容,对王茗和柳逸风说:“今天就先到这里吧,我累了。”

    王茗和柳逸风知趣的向柳啸龙告别,柳啸龙摆摆手,二人一同出了重症监护室。顾德海没有在室外等待他们,只有两个安保人员,笔直的站在门口。

    “等一下,我们就不一起回家了。”王茗边说边快步沿着走廊往前走。“我还要去见一个项目的负责人。”

    柳逸风加快步伐跟着。追问:“什么项目的负责人?”

    “道堰市郊区一个新开发的半岛别墅项目,还有些事情没有落实,我要去看一下。”王茗说着,来到电梯口。柳逸风按下开门键。门开了,两人都进了电梯。王茗站在电梯右边,柳逸风站在左边,靠后一些。

    都是掌管柳氏集团的一把手了,还要亲自去实地查问一个投资项目进度!这个一把手是有多闲吗?柳逸风思忖着。反正自己也要赶着去和萧燕她们回合,管她王茗去哪里。“你去吧,我自己开车回去。”柳逸风说。

    “开车?”王茗回头,问柳逸风:“你买车了?”

    “没有。”柳逸风笑说:“我身上又没有钱,要不你借我点?”

    “身为柳氏集团的董事长,你还找我借钱?”王茗警觉的又说:“要钱没有!还有,你不准打我车子的主意。”

    “你怎么能把我想的那么坏呢?”柳逸风笑说:“我再怎么着,也不能霸占老婆您的爱车嘛。”

    这时,电梯门开了。王茗走出电梯,对柳逸风正色说:“你少跟我来这套!你坏不坏你自己还不清楚!”

    “我做什么了我。”柳逸风一脸委屈的说。

    王茗站住了,她回身质问柳逸风:“我问你,刚才在医院门口那个女的是谁?那才是你老婆吧?”甩下这句话,王茗气呼呼的往前直走。

    柳逸风有些风中凌乱的感觉,顿了片刻,赶紧追上去,说:“老婆,那是误会,你别听她胡说,我可是为你守身如玉的啊!”

    柳逸风没有追上王茗,王茗出了医院大厅,她的宾利超跑已经在门口等着她了。她上了车,一溜烟走了。

    “这车真好!”一个穿着安保制服的斜眼男子,心生羡慕的赞叹。他正从医院停车场往医院大厅走,柳逸风从他身边走过,没理睬他。柳逸风径直往医院停车场走去。那里放着一排十几辆救护车。他走到第一台车前,拉开驾驶室的车门就上了车。不出所料,车钥匙当真插在钥匙孔里。这些人,也太没有安全意识了!柳逸风嘴里骂着,脸上泛着笑。谁知他的这些行为,被刚才的斜眼安保密切的注视着,他一边通知其他人员,一边潜到了救护车外。正当柳逸风要发动车子的时候,一只手突然从没关上的车窗外探了进来,一把抓住方向盘。

    “不许动!你个偷车贼!被我逮着了吧!”斜眼安保很得意冲柳逸风吼着。又伸手想要抓柳逸风的左手。柳逸风往副驾驶位置一靠,斜眼安保抓了个空。“你看清我是谁,再动手啊!”柳逸风警告斜眼保安。

    “嘿!小子,你还敢躲!”斜眼安保气呼呼的完全没理睬柳逸风说了什么,又说:“你小子知不知道这是哪里?竟然敢来偷救护车!”

    很明显,斜眼保安不认识他柳逸风,柳逸风想溜走,又觉得太窝囊了,这是老子家的医院啊!老子为啥要溜走!回来一天了,走到哪里,别人都只给王茗鞠躬问好,对他是视若不见。想到这里,他决定给斜眼保安来点教训。

    “这里不是柳氏医院么!”柳逸风故意挑衅的说:“我要弄得就是柳氏医院的车,我不光要开这台车,其余的车,我有空也要弄出来兜两圈!”

    斜眼保安抓住方向盘从车窗口往车里爬,始终没抓住柳逸风,柳逸风早就动作麻利的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了。

    “嘿!小子,你有种!”斜眼保安无奈的盯着柳逸风,说:“等一下你就知道厉害了!”

    斜眼保安的话刚说完,有人就扯着喉咙喊:“是哪里来的偷车贼啊!”

    柳逸风看到一队安保把车给围了起来。领头的队长,柳逸风不认识。斜眼保安听到支援的人到了,从车窗口退了出去。跑到队长面前,把经过给队长一说,队长冷冷一笑,说:“好小子,够嚣张啊!看老子今天不打断你的狗腿!”

    一帮人都把警用器械亮了出来。“小子,给我从车上下来!”队长又吼着。

    “你看清我是谁了吗?”柳逸风问他。

    “我管你是谁,你偷车还偷出理来了!”队长说着,招呼一帮安保队员要对柳逸风动粗。

    “等一下!”柳逸风出人意料的叫停,弄得一队安保人员莫名其妙。“让我打个电话,好不好。”柳逸风对队长露出笑脸说。

    “嘿,你小子现在打电话来的急吗?”队长乐了,说:“我就让你打这个电话,看谁来救得了你!”

    柳逸风的电话是打给王茗的,王茗说:“你又有什么事儿啊?”

    柳逸风一惊一乍的说:“你快来救你老公啊,医院里的保安把我围在救护车里了,他们说要打死我啊!”

    “你就瞎编嘛。”王茗一头雾水,虽然她对柳逸风的话将信将疑,挂了电话,她还是给顾德海去了电话。顾德海接电话的时候正好在楼下大厅,他走到门口一看,觉得事情像是真的,匆匆跑到停车场。

    领头的队长见董事长的私人保镖队长顾德海来了,赶紧迎上去一脸笑意的说:“顾队长,您怎么来了?”

    顾德海透过挡风玻璃一眼就认出了柳逸风。他白了一眼领头的队长,径直走向柳逸风。“刘队长,我看你这个队长是不想干了吧?”顾德海没好气的对那个领头的队长说。

    领头的刘队长不知原委,跟上顾德海的脚步。陪着笑说:“顾队长,瞧你这话是怎么说?”

    “四少爷,都是我没有把队伍带好,惹您生气了。”顾德海站在副驾驶门口,对柳逸风恭敬的说。

    一旁的刘队长,职位虽小,但是昨天柳逸风到医院的事情,他还是听说了,听到顾德海对车上的男子说的话,他立刻明白自己是一不小心掉进了自己人挖的坑里啊!都怪自己这个小舅子,他低头狠狠地瞪了一眼斜眼保安,斜眼保安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心虚的躲着刘队长的眼神。

    “我没生气,他们有这样的反应速度,说明你训练的很好。”柳逸风笑笑说:“只是,下次看清楚我是谁了,再动手也不迟。”

    顾德海没答话,陪着笑脸看着柳逸风。柳逸风做到驾驶位置,发动车子。车子前还站着几个木头似的保安,他按了声喇叭,几个保安才往两边闪开。

    “记住了,下次一定得看清楚我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