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强掳的吻

    更新时间:2018-09-11 12:10:14本章字数:1828字

    清晨时分,上好的闹钟还没有响,念恩就睁开了眼睛。窗帘留了一丝缝隙,正好可以看到外面的景象,念恩望着窗外薄薄的晨光发了会儿呆,起身下床。

    早春四月,虽然树木已经吐了嫩绿,但空气中仍是充满了寒意,念恩披了件外套在肩上,走到窗前,看见楼下的小花园里已经有工匠在其中忙碌,修剪花枝,种植绿植。

    再过两周就是冯家家主的生日,因为是整寿所以冯家派了许多帖子出去,H市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有收到百货大王冯佑天的请帖,想必到时候家里会来很多客人。

    这种宴会最是累人,要提前许久就做好准备工作。身为冯家现任的管家,念恩深知自己肩上的担子有多重。

    轻轻吐了口气,玻璃上立刻留下一小团白色的水气,念恩偏着头,用指尖在白雾里画了只咪眼微笑的小猫,她和小猫对视了几秒种,随手将它抹去。

    虽然已经过了二十岁,但她却仍像是长不大似的,总会时不时地做出这些幼稚的事情,如果被言陌看到了,他一定会毫不留情的笑话她。

    冯言陌,一想到这个名字,念恩就觉得莫名的心悸与头疼。像是藏了只刺猬在心里,怎么安置都是错。

    她用力的摆了摆头,长发在空中飞舞,好像是这样就能把那人甩到九天云外一般,但她自己也知道,她不过是在自欺欺人罢了。

    冯言陌是她甩不开的,想要离开他,除非是他玩腻了她。

    这是他们俩个不可告人的约定,约定生效的时间从她点头答应做冯言陌的秘密情人那天起,也从冯言陌第一次占有她的那天起。

    也是从那一天开始,这个在人前总是彬彬有礼,温柔体贴的男人变成了她的梦魇,她无时无刻想要逃开他,但不管她怎么逃,他都有办法找到她。

    因为他们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他,是冯家名正言顺的二少,而她,不过是寄居在别人家的哑吧养女。

    她没有任何条件与他讨价还价,她是这样微小,冯言陌只需动动小指,就可以让她粉身碎骨。

    念恩的嗓子是在一场大火里被烟雾熏坏的,那场火灾毁了的不只是她的声音,还有她的家,她的父母,以及还不到十岁的小妹妹。

    念恩是家里唯一活下来的人。

    在没有被冯家收养的那些日子,念恩一直住在孤儿院里,她一遍一遍无声地问自己,为什么,为什么会是她活下来,其实她宁可和大家一起死去。

    这样的逼问,直到冯佑天的出现才得到终止。

    冯佑天是父亲生前的好友,父亲出事之后,他立刻从H市赶来,将念恩接回冯家,念恩永远也不会忘记自己第一次与冯言陌见面的情形。

    那个笑得让人觉得岁月静好的男子,他是披着天使外衣的……

    恶魔。

    洗漱完毕,念恩面对衣柜犯了难。其实为了工作方便,她的衣物只有黑白两色,并不难选择,如今让她头疼的却是另外一件事……

    六点半,念恩准时出现在冯家的佣人们面前,她用手语快速的吩咐着众人这一周要注意的重要事项,冯家的佣人都是做了几年的老人,对于念恩的手语已经十分熟悉,实在有些看不懂的,他们会用写字板与念恩沟通。

    念恩布置完所有工作,就让众人散开了。她转身上楼,走过几间客房之后,在拐角处突然被人抓住了手腕,拖进房间。

    不容念恩反抗,带着浓烈男子气息的吻就如雨点般落在念恩唇上,他吮吸着她的唇瓣,用手指紧箍着念恩的下頜,强迫她接受全部的自己。有些粗鲁的吻法,让她几乎无法呼吸。

    窗子上挂着厚重隔光的窗帘,房间中昏暗一片,尽管看不清男人的脸,但念恩仍知道他是谁。

    这样的吻,带着吞噬毁灭气息的吻,只有一个人才能给她。

    冯言陌。

    念恩顺从而乖巧的承受着男人的动作,直到她感觉有些疼痛,才轻轻地呼了一声,冯言陌的动作一顿,“难受也给我忍着,这是你自找的。”

    “二少,我什么时候又惹到你了?”念恩用手指在冯言陌掌心写字,她实在是想不起自己又做错了什么,招得这个色中恶鬼一大早就发起情。

    可她没想到自己这个小动作,却让冯言陌更加起火。

    “还装傻?你那天和冯成麟去美美干什么去了?你别以为我没看见他拉着你的手!”冯言陌冷哼一声,将她的手指抓住,然后送到唇边,毫不温柔地咬了下去。

    念恩疼得眼泪都涌了出来,这货是属狗的么?怎么能咬人?咬人犯法啊!

    念恩知道冯言陌看着斯文,其实脾气很不好,和他讲不清道理,怕冯言陌再咬人,她也不敢在他手里写字,只好压住心里的委屈比划着,“是叔叔让大少去美美查帐,顺便帮他拿些茶叶回来,大少怕拿错,就带上我一起去了。他什么时候拉过我的手?哦,对了,我想起来了,那天美美门外正在修路,大少怕我摔倒才扶了我一下的……咦,你看到我们了?你怎么会看到的?怎么不来打个招呼?”

    打招呼?他当时被这对奸夫淫妇气得快要炸锅,怎么会有心思与他们寒暄。

    只不过这样的话,冯言陌是打死也不会承认的,他没有回答念恩,而是抬起了她的下颌,仔细的盯着她,像是要判断,她是否是在说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