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二章

    更新时间:2018-09-11 14:50:16本章字数:2900字

    影冷冷地瞥了瞥身后的男人.

    他急忙开口:“回禀主上,这条鞭子是属下亲自制作的.”

    他的背在冒冷汗,他在撒谎,这并不是他制作的鞭子.

    夏的目光顿时凛冽,她甩了甩鞭子,勾住那个男人的脖子,“说谎的人!”

    然后用力一拉,那个男人连一个音节都还没有发出,他的人头就滚落到地上,随后落地的是一具无头男尸.

    影在夏拉动鞭子的时候,就为夏遮住了迎面喷洒而来的血液.

    夏没有沾到丝毫血腥,而影,他的背后却尽是血腥,但那血腥很快就渗透到衣服里,消失在黑色的特质布料上,像是没有碰过任何血腥的东西一样.

    “这根鞭子,没有‘血鞭’那么好用,材质是不错,可是,太过僵硬了,应该没有经过足够时间的浸泡,影,三分钟,找到制作者.”夏把鞭子扔在那颗人头旁边.

    “是!”影低头,他永远是那副毕恭毕敬的样子.

    夏离开房间,换上了另一件衣服,舒服的躺在二十五楼的巨大阳台上的太阳椅上,只是,这个阳台,可以看见灿烂的阳光,却永远与阳光无缘.

    夏不喜欢阳光,那么讨人厌,欣赏着外面被阳光照耀的万物,而她,却躲在没有阳光的阴暗角落,阳光,多么陌生的一个词语啊.

    阴暗里,有人禀报:“启禀主上,鞭子仿制者已经找到,正在二十一楼.”

    夏并没有睁开眼睛,这里风很大,她的头发被吹得四处飞扬,她就像是一个魔女.

    “带上来.”夏微启薄唇.

    “是!”等到主上回答,那个人立即消失在阴暗中,二十楼之上,全部按照夏的安排,没有任何灯光,阴暗无比,像是阴间一般,而且没有她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得打开任何灯光.

    “主上.”几分钟后,一个声音很冒失地冒出来了.

    夏微蹙眉头:这个声音......

    “拿掉变声器.”夏的声音愈发的冷酷,她讨厌任何人对她做任何伪装.

    那个人没有答话.只是用一双眼睛盯着夏,似乎,只要这样,就可以看穿她了.

    “拿掉!”夏的声音变得恼怒,她讨厌这种目光的注视.

    “......”那个人慢慢向她走近.

    熟悉的气味......夏却记不起来什么地方闻到过.

    “站住!”夏莫名地有些惊恐,她,是怎么了?

    “......”那个人依旧不说话,而是离她越来越近,而那双眼睛,也还是一直盯着她.

    压抑的气息,似乎要压得她喘不过起来,夏的呼吸变得急促.

    她动也动不了,就像被禁锢住一样.

    “啊!!!”夏惊叫着醒来.

    “主上!”影第一个冲到她身边,帮她擦去额边的冷汗.

    “影!”夏紧紧地抓住他的手,慢慢地平稳着自己的呼吸,就像她掉到水里,而且没有办法游泳时,突然遇到一块浮木的感觉.

    等到最后,她恢复冷静之后,影才开口:“主上,人已经带来了.”

    夏松开紧握着他的手,虚弱地扶额,摆了摆手:“不用了.”

    影稍稍一愣,然后说:“属下知道了.”

    对于夏来说,“不用了”这三个字意味的就是,这个人没有用处了,可以处理掉了.

    夏休息了一会儿,面色逐渐恢复正常,却依旧是很苍白,她本来精神就不怎么好.

    夏遣退阳台上其他所有的人,包括影,她闭上眼睛,没有看到,在阴暗之中,一双哀伤的眼睛.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冷风阴阴地吹来,夏睁开眼睛,有点冷......

    外面,早已是漆黑一片,夏叹了口气,手指在太阳椅的扶手上轻敲几下,立即灯光就亮了.

    其他人也都出现,统一的半跪姿势.

    “主上!”

    很大声,还好,阳台已经在灯光亮起来的瞬间被密封起来了,是个透明的玻璃罩,玻璃罩的隔音效果出奇的好,以至于外面几乎听不见任何声音.

    但,这是几乎......

    冰冽寒本来在沙发上敲着笔记本电脑,可是,就在那一瞬,他整个人从沙发上跃起,满脸的谨慎:“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安太梓也睁开眼睛:“声音?没有啊!”

    仲天仇啜饮着他的黑咖啡:“寒,你怎么一到这里就变得稀奇古怪的了?哪来的声音啊?”

    冰冽寒深信自己的听力不会出错,那个声音......应该在二十五楼!

    “算了,可能是我听错了.”冰冽寒没有和他们继续说下去.

    “诶,我说,这里的酒吧是‘彼岸血’的连锁,去看看吧?估计会有什么特别情报呢!”仲天仇兴致勃勃地提议道.

    “你是想去看看那里的‘黑暗舞者’吧?”安太梓毫不留情地戳破他的阴谋.

    “嘿嘿嘿嘿,一样的啦,这些‘黑暗舞者’是‘彼岸血’新推出的招牌呢,听说男女皆有,很是满足广大会员的需求呢!而且啊,他们个个舞姿动人,但是,从来只穿黑色的舞裙,啧啧,不知道会有多妖娆呢!”仲天仇嘴角却是一抹残忍的笑.

    “嗯,也好,你去闹点事,看看这里有没有什么‘魑魅’高级点的手下,要是有的话,你自己处理啊.”安太梓笑着说.

    “算了,一起去吧,看看‘彼岸血’到底为什么那么受欢迎.”冰冽寒从沙发上起来.

    就在他们要动身的时候,有人敲开了他们的门.

    仲天仇有些不悦地打开门:“谁啊......”

    “天......天仇......”伊樱雪顿时羞红了脸,仲天仇这才发现,自己穿着的素色衬衫,上面开了几个扣子,他的身材在她们几个眼前暴露无遗.

    伊樱雪想看又不好意思看,仲天仇墨色的头发本来就是一副酷酷的不像话的样子,再加上左耳的单个银色十字耳钉,一副放任不羁的模样,而且扣子还开了几个,啧啧啧啧,伊樱雪想不害羞也难啊~~~~

    “碰!”的一声,仲天仇立即关上门,他愤愤地扣好扣子:“TMD,都被看光了!”

    安太梓和冰冽寒忍不住笑出声来.

    “笑什么笑?!来的人不光是你们看到的伊樱雪,还有官恩心和羽婉,到时候你们也被看光光!”仲天仇暴怒了.

    冰冽寒和安太梓也忙不迭地扣好扣子,要是什么其他人来看到他们三个衣冠不整的样子,还不知道要想到什么事情呢!

    而且,他们才不想被除了夏之外的女人看光光嘞~~~~~

    门又被敲开了.“笃笃”、“笃笃”的,很是烦心.

    “喂,什么事啊?”仲天仇开门,挡在门口.

    “那个......天仇,我......我们想......”伊樱雪害羞地说不完话.

    羽婉及时帮她开口:“诶呀,我们三个想和你们三个一起去酒吧玩玩,去不去啊?”

    “酒吧?”仲天仇有些好笑,“你们三个小女生去什么酒吧啊?”

    “难道就允许你们这些大男生去酒吧玩,就不允许我们小女生去看看吗?”官恩心说.

    仲天仇不说话,他往里面看了看,“安太梓,你妹妹来了,要是她知道了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可不管啊~~~~~~~~~~”

    于是就让开身,三个女生迫不及待地挤进去.

    “什么事啊?”安太梓揉了揉眼睛,他正衣衫不整地和同样衣衫不整的冰冽寒躺在床上,被子什么的被扔得满地都是.

    “太......太梓......”官恩心简直无法相信她看到了什么,天啊~~~

    他们两个男的在一块儿......而且衣衫不整,眼神扑朔迷离......

    而且旁边貌似还有一个坑,似乎本来还有一个人似的,她们再一联想仲天仇衣衫不整的样子.

    天啊,难道,难道他们是......

    传说中的GAY?!

    而且还是3P的?!

    天啦?!谁来告诉她们这是不是真的?!

    看她们一副惊诧,却依旧不肯相信的样子,仲天仇干脆扯掉上衣的几个扣子,躺在安太梓身边,伸手搂住他们两个,嘴里还嘟嘟囔囔的:“早知道她们会过来,我就先不在这里解决了......”

    安太梓和冰冽寒心里那个气啊,他丫的是在干什么?!

    看到三个女的依旧呆在原地,仲天仇索性就掀起被子,“宝贝们,别管她们,我们继续!”而且伸手就要解开裤子.

    “啊~~~~~~~~~~~~”

    “啊~~~~~~~~~~~~”

    “啊~~~~~~~~~~~~”

    她们惊叫着离开,怎么......怎么会这样?!

    一等到她们离开,安太梓和冰冽寒两个人一人一拳,把仲天仇打翻在地,安太梓关上门,系好扣子,满脸黑线:“仲天仇,你是活腻了么?!”

    冰冽寒已经在考虑要怎么杀仲天仇了.

    “呵呵......呵呵......”仲天仇干笑着,“我要是不这么做......她们怎么会死心塌地地离开呢?呵呵......呵呵......我们以后都不用担心她们会来找我们了啊......”

    心虚、还是心虚!

    ——冷紫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