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空难

    更新时间:2018-11-29 10:30:54本章字数:2442字

    北风萧瑟,即使穿着厚厚的羽绒服也能感觉到冬天的寒冷。萧雅穿着红色的羽绒服,肩上背着一个大大的背包,两只冻得红红的手搓着冻得没有知觉的脸颊迅速钻进飞机场候机大厅。

    刚进去还没等休息,便听到广播里甜美的声音提示自己的那班从北京到纽约的飞机就要起飞了。她搓搓手和面颊,向里面走去。

    正在这时,手机响了。她忙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接通。

    “哥,我已经到飞机场了……嗯,飞机就要起飞了!……嗯,放心放心,我一定会准时到的……放心,哥哥你的婚礼妹妹怎么会迟到啊!你的结婚礼物我都带了……嗯嗯,不说了,我要上飞机了,挂了……嗯嗯,拜拜!”

    按断手机,她刚刚脸上轻松活泼的表情也消失不见了,盯着手机看了几秒,然后叹了口气,这才背着包去赶飞机。

    虽是去参加哥哥的婚礼,身上也是喜庆的红色,但是她的脸上自从挂断手机后却没有一点喜色。反而有一些哀怨,伤心,还有强颜欢笑。

    她是个孤儿,父母不详,从小在孤儿院中长大。萧雅这个名字还是慈祥的院长妈妈给她起的。萧伟不是她的亲哥哥,和她一样,他也是父母不详的孤儿。他们一起在孤儿院中长大,也算是青梅竹马。他很疼爱她,只是将她当妹妹一样看待。

    而她呢?从小到大都很依赖他,或许小时候将他当大哥哥一样看待,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她却渐渐对他产生了一种别样的情绪。可是,胆小的她不敢表白,只能以妹妹的身份索要他的宠爱。

    可是没有哪一个哥哥会和妹妹过一辈子,所以懦弱的结果就是看着他找到心爱的女人,然后相携走进婚姻的殿堂。

    而一直扮演乖妹妹角色的她只能笑着祝福,连伤心的表情都不能在他面前表露出一点点。

    坐在窗边看着飞机迅速升上高空,看到如此接近的蓝天白云,她不禁想,若是以前她大胆一些,今天和他牵手走上红地毯的会不会是青梅竹马的她?他可知,从八岁第一次看见他开始,一直到现在她二十六岁,她心里唯一装着的人只有她?

    可是时光一过不再来,世界上也没有后悔药可以吃。

    所以,胆小懦弱的她从今以后只能是他的妹妹了,连幻想都不可以有了。

    光是这样想着,她的心就好痛,像针扎一样,眼泪也不听使唤地滑出眼眶。

    算了,想哭就哭吧!反正他看不见,就痛痛快快地流一次眼泪吧!等到下了飞机,她就是他一向乖巧的妹妹,开开心心地参加哥哥的婚礼,为美丽的嫂子送上祝福。

    突然飞机剧烈地颤动了一下,她一下子跌进座位里。她慌乱地抬头,脸上还带着晶莹的泪珠。

    飞机晃动的更剧烈了,还发出巨大的声响。飞机上乘客慌乱的尖叫充斥着耳膜,在剧烈的晃动中她看见空姐那张美丽的脸上也出现了惶恐。

    飞机撞上寒流了!

    飞机晃动了几秒钟之后便失去了控制,像一只巨大的陀螺呼啸着迅速冲向大地。

    深知必死无疑的她最后不甘地在心里怒吼,不要这样!她还要参加哥哥的婚礼,看到哥哥幸福的时刻呢!

    可是下一刻巨大的撞击力让她瞬间陷入了黑暗。只觉得自己像浮萍一样在天上飘荡,沉沉浮浮,没有着力点,没有归属感,也无法控制。

    这种感觉太可怕!她瞪大了眼睛看到的只是黑暗,她慌乱而奋力地挣扎,终于看到前方那一点光明。于是她奋力向那光明奔去。

    她终于从那窄小的洞口挤出来了!下一刻,身体有了归属感,不再是飘飘荡荡的了,这不禁让她长长地出了口气。

    “恭喜娘娘顺利产下小公主!”

    耳中传来一道中年妇女的声音,她诧异地抬眼,看到头顶上方一个中年妇女放大的脸。

    这,这是怎么回事?

    动了动身子,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好小,像是被什么束缚着不能动弹。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恍恍惚惚地明白,原来她成了小婴儿!原来她转世投胎了!

    不过,再世为人不是要喝孟婆汤抹去前尘往事的么?她怎么还留着前世的记忆直接成了婴儿?

    不等她的小脑瓜想清楚,就听到一道虚弱的女声传来。

    “是男是女?”

    中年女人面带难色地看了襁褓中的她一眼,正对上她清澈带着好奇的眸子,不禁一愣。接着如实回答道:“回娘娘,是个公主。”

    公主?那她岂不是投胎到古代了?好奇怪啊!

    床上的女人却沉默了,过了一会儿才说:“男孩带进来了吗?”

    男孩?怎么回事?襁褓中小小的她听得莫名其妙。

    “回娘娘,就快了!”

    “嗯。男婴一到就将这个女婴处死吧!”女人的声音很虚弱,却难掩其中的狠辣。

    “是,娘娘!”抱着她的中年妇女只犹豫了一瞬,便恭顺地应道。

    啥?男婴一到就处死她?!

    她只觉得脑袋里翁翁作响。没想到她一出生就遇到这种事。那个狠心的女人真的是生她出来的妈妈吗?虎毒不食子,她怎么这么狠!

    “娘娘,您要不要看一眼小公主?她真的很乖,从生下来就不哭不闹的。”怀抱她的中年女人看到孩子那双无辜清澈的眼睛,忍不住对床上的女人开口道。

    “不看!本宫想生个太子,可不想要个赔钱货!”女人的声音里带着厌恶。

    这么恶毒的女人,她才不希望自己是她生出来的呢!就算你生我出来,我也不认你当妈!襁褓中的她恶狠狠地想。

    “皇上驾到!”突然寝宫外传来太监一声大叫。

    寝宫里众人面色皆是一变。“娘娘,快喊!”几个接生的稳婆赶忙叫道。

    “啊……好痛啊……”床上的女人顿时扯开嗓子喊起来,面容扭曲,声音里具是痛苦。

    真能装,虚伪!我都从你肚子里出来了,你还喊个什么劲啊?她不悦地想。但是等抱她的女人用手捂住她的嘴的时候她明白了,原来她们是在等那个男婴啊!

    “男婴怎么还没到?”在喊叫的间隙,床上的女人焦急地问道。

    “再等一等,快了快了!”稳婆也是满心焦急地安慰道。

    那怎么办?男婴一到,她短暂的小生命就要失去了么?

    “皇后还没生下孩子?”一道清冷而带着磁性的男声传进她的耳中。

    “回皇上,还没。”一个女人诚惶诚恐地答道。

    原来生她下来的女人是皇后啊!都说古代后宫中的女人都心狠手辣,为了争宠什么都做得出来,没想到果真是这样,一国之母都来一个狸猫换太子!

    抱着她的女人见她睁着一双清澈的大眼睛无辜地看着她,顿觉不忍。这么无辜可爱的公主却要……

    她心生不忍,又见小公主十分乖,就移开了捂住她的手。小公主自生下来就没哭过,不用捂住她的嘴也没关系吧!

    但是她想错了!下一刻怀中的小婴儿张开小嘴哇哇大哭起来。声音嘹亮,气势如虹啊!

    要她乖乖等死,怎么可能!不管如何,她都很珍惜生命。

    寝宫里的女人顿时面如土色。

    “恭喜皇上,恭喜皇上!”门外道喜声一片。

    下一刻,殿门被一把推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