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讽刺,尊严被践踏

    更新时间:2018-11-29 10:30:35本章字数:1049字

    所有陈设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大厅的墙上多了四幅巨大的照片,用框架装裱起来,高贵而典雅,这些照片都是她的妹妹……颜悦演出时所拍摄下来的。

    颜欢细细地看着,目光移到最后一张。

    她僵住了,画面里那个人和颜悦两人一起弹着同一架钢琴,来自不同的两个人的手弹着同一首曲子,若不是极度的默契,又怎么能达到?

    颜欢的注意力习惯性地停留在他的右手上,修长漂亮的手指弯曲出正常的弧度。

    他的手……好了?竟然能弹琴了!

    就在颜欢兀自怔愣的时候,一位仆人端着水果准备拿去客厅,见到有一个人孤独地站着,努力辨认了一会儿才看出是颜欢,于是走过来问道:“大小姐,你回来啦。老爷在房间,夫人在客厅布置晚餐,你要不要直接过去?”

    “不用,我先上楼看看。”颜欢回过神,嘴上挂着浅笑。

    在张妈没回答之前缓步上楼,来到自己以前的房间,倒有种近乡情怯之感。

    她的手刚碰触到门锁,便听到一阵沉稳的脚步声。

    颜欢心底一凛,还是挂起明媚的笑容,优雅地转身,微低螓首,柔声道:“爸,好久不见!”

    离她三步之遥的颜金涣脸上是明显的厌恶,一双阴鸷的眼直勾勾地盯着颜欢,看不出情绪。

    颜家的相貌是极其出色的,颜金涣更是,即便他已人至中年,他的面容竟没有中年人的松驰与沉稳,反倒是像一个三十多岁事业有成、带着魅惑的气息的男人。他还有一份颜家人罕有的妖冶与阴柔,蛊惑着无数女人的心弦。

    他的一双眼如毒蛇般滑过颜欢的全身,最后停在她的脸上,不满颜欢一副温顺低眉,还挂着浅笑的模样。

    “离开了颜家,你应该去贫民窟!”颜金涣用滑腻的语气说道,眼神冷冰如刃。而不是穿着GUCCI在他面前炫耀!

    “这得多谢父亲您当年的历练,能走到这一步我也无能为力!”颜欢面上挂着灿烂的笑容,沁墨的眸子笑沁入笑意,那一闪即逝的悲凉只有她自己知道。

    颜欢的这副模样看在颜金涣的眼底却是一种极度的讽刺!他姿态慵懒地拨弄着指尖,说道:“我倒是在随时等着送你进监狱,或者听到你进监狱的消息!希望你不让我再次失望!”

    颜金涣说这话的时候,夕阳的光线与深浓的黑暗交替在他的身后,一半纯黑,一半明媚,像一朵来自地狱的彼岸花。

    而颜金涣也确实如彼岸花那般,代表着死亡……他只要一个人死,不给痛快,慢慢地折磨,让她筋疲力尽、失去了所有希望的死去。

    颜欢早已了解眼前的人,但七年的平静让她一时适应不了这样的情况,颜洛的关心与体贴,让她的心忘了要防范她脸上的微笑带了点僵硬,问道:“让我回来不是你的意思?”

    颜金涣不屑回答这个问题,俨然一幅欣赏的模样眼底闪过一抹明显的快意,“你不过是颜家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狗。罪还没赎完,你认为你有说不的权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