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开学前的煎熬

    更新时间:2018-09-11 16:00:33本章字数:2178字

    分离只是放开你紧握的双手让她独自飞翔,独自看世界——苏洛辰

    2002年的暑假对于苏洛辰来说每一天都在接受着等待的煎熬,听着妈妈从外面回来一遍遍的唠叨更加地烦躁。

    “今天那个段家孩子收到复兴高中的通知书了,你的怎么还不到,不会没有被录取吧,都怪你爸爸非要填不服从,到时连一个普通高中都不能读了。”

    “妈,你少说两句,大不了我复读就是了。”苏洛辰打断妈妈的话。

    “唉,你初三最后一个月的心思肯定没有好好放在学习上,要不也不应该是这样的成绩,也不用家里花钱了。”说着叹了口气。

    每当这时苏洛辰就不再说话,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妈妈的唠叨,因为她知道母亲的指责都没有错,苏洛辰站起来走开,呆在楼上自己的房间,这种时候只能躲着独自舔着自己划开的伤口。

    2002年8月15日那天,离开学只有半个月了,村里的人送来了松兹一中的通知书,因为是择校生,苏洛辰的通知书比别人的迟到半个多月,但即使是这样也让全家所有的心都定了下来,哪怕第二天苏洛辰得和父亲带着钱去交择校费用。

    “学校寄来通知书,上面说得交2800择校费。”吃饭时苏父说了这么一句。

    “只要2800,这么少。不是应该5600吗?”之前算过按照去年应该是交3000的底,然后缺少一分要加100的。

    “2800很少吗?你可以自己拿出来吗?你知道挣钱有多不容易吗?”听着苏父明显带着责备的语气苏洛辰低下了头,没再说话。 八年后,当苏洛辰自己拿着挣的第一份工资的时候,才明白父亲当时说这话的心情。2800,按30元一天的工资算,他得做多少天的工呢?那时的自己从来没有想过,直到多年后的自己领着一个小时6元的薪水时才明白有些事你要亲身经历了才知道其中的辛酸。

    “我早说过考上哪个学校就上哪个学校,但之所以选择让你去好的学校,不用我说你自己清楚。大家那会出去挣钱的时候我没有选择出去,就是想在家里好好看着你们念书,到底还是没有看好你们。你以后争点气。”

    苏洛辰突然觉得父亲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神,他的内心也有很多无可奈何。几年前他还带着自己的工作队给别人家盖房子,算得上是其中的一个小头头,但是当外出务工潮来临时,他却为了自己和弟弟留在了原地,看着别人远离。本来想要说点什么保证的话,但也明白有些话说了没用,最后能让他们肯定的只是一个结果,中间的过程什么都不重要。

    “你们还有同学填松兹一中的吧,你过几天打电话问问,如果可以我想让你在外租房子,这样学习环境也会好一些。”女儿第一次离开自己,苏父到底放心不下。

    “嗯,武亭和我在一个学校的。”

    “行,那你过几天联系一下她吧,明天我们先一起去学校看看。”

    “嗯,好的。”

    后面的事情办起来都很顺利,苏洛辰说明意思后武亭说正有此意,而且已找好房子,是住在校内一个老师家里,环境也不错。

    半个月过得很快,苏父和武亭的父亲骑着摩托车把两人送到离家50多公里的学校,第一次出门还是想看到两人安排好才算放心。

    林荫道两旁种着南方常见的木槿,9月的木槿花开得格外艳丽,如同入校的新生充满着活力,朝开暮闭,花期虽短却也迎着朝阳目送夕阳,算是有始有终吧。

    苏洛辰家乡的小路旁种的也是这种树,长得不高,细细的枝条特别柔软,几乎每家的小孩小时候都被家里用木槿树条抽打过。夏日的知了早已躲在树阴里不知疲倦地叫着,林荫道上家长们一边拖着行李一边叮嘱自己的孩子应该注意的一些事,还有一些正朝校门口走,应该是要去买一些生活用品。

    看着两个孩子安排好一切,武亭的父亲因为有点事要办就先走了,苏洛辰送父亲出校,父亲这一走,以后的事都得自己面对了,但开学的兴奋还是冲淡了离别的伤情。

    “你的底子也不算差,我知道你的水平,你只是中考没考好,在新学校要好好学习。”苏父想着还是叮嘱道。

    “嗯,我会的。”其实有些事大家心里都清楚,就没必要说出来了,初三的最后一个月自己的学习态度怎么样自己还是知道的,只怪自己年少无知,也明白是父母拿了不少血汗钱自己才能走进这所县一中的。想到这些,苏洛辰心里还是有点难受。

    从小母亲就对苏洛辰说:“我教训你,你还知道生气,这没有错,但是你也得学会争气,这才是最重要的。”老实的农村妇女不知道“知荣而后励,知耻而后勇”,但她们说出来的永远是最平实的道理。

    苏父看着苏洛辰,这孩子说到底骨子里的倔强还是很像他的,正因为这样也明白有些事只能让她在自己的人生路上慢慢体会,自己只能领领路。

    “东西都买好了,你熟悉一下新的环境吧,回去和武亭好好熟悉一下,以前你们就是同学,现在也住在一起,有什么问题好好问问她,也好有个照应。”

    “嗯,我会的。”在一个新的地方能够有一个熟悉的人是挺好的,只是苏洛辰也知道自己在武亭面前还是有自卑感。她明明比自己小,学习却比自己好不知多少倍,同样的努力却是不同的结果。也许因为这种自卑感,最终错过了这段美好的友谊,只是错过就是错过了,修补后的镜子还能照出一张完整的脸么?

    “那我就回去了,如果想家可以打电话,然后周末也可以回家。”

    “嗯,你回去吧,不用担心我,我会很好的,周末就可以回去看你们。”苏洛辰反而安慰舍不得女儿的父亲,果然还是少年不识离别苦。

    “行,那我走了。”说着转身就走了,苏洛辰站在原地看着父亲的背影,心里还是有一点点的伤感,这时苏父回头看了一眼,摆了摆手,苏洛辰这才转身回学校。

    六年后再次离家,比这一次更远的地方,先转身的是自己,六年的时间让她明白有时看着别人转身只留下一个背影不如自己转身先离开,那样别人会不会对自己更不舍一点,只是直到现在还是自己看着别人离开的背影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