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一入班门深似海 从此逍遥是路人

    更新时间:2018-09-11 16:00:33本章字数:2610字

    人生中的许多事情都会脱离你既定的轨道,与其抗争到底不如顺其自然——苏洛辰

    经过中考的失败,苏洛辰算是明白学生的天职就该是学习,别的什么就该靠边站吧。也许因为大家都还比较陌生,也许因为才刚开学大家都还没放开,晚自习时班里挺安静的,苏洛辰在班里基本只与向荣说话,因为不住在宿舍,向荣不在的时候苏洛辰就总是独来独往。

    老班在开学时就说过军训后开班会调座,还会选班干,苏洛辰想着应该不会有自己什么事,从小学到初中班干类的好像与自己无缘,只是有些时候上帝就是想和你开一个玩笑,还是说初中小学的游戏规则已过时了,高中有高中的游戏方式了呢?

    “班长,安景轩,起来大家认识一下。”

    “大家好,我叫安景轩,以后多多关照。”男孩的声音很好听,洪亮的声音让人不得不想看看声音的主人长什么样,我回头向声音的方向望去,高高的个子,灵动的眼睛扫过前排的学生,礼貌的微笑一直挂在嘴边。

    听着老师叫着一个个陌生的名字,先看新发的语文书里的课文,平时能够看到文学性的东西还是太少,这种习惯到大学还没有变,心想着有些文章选得挺好的。

    “生活委员苏洛辰。”苏洛辰还沉浸在语文课本中,向荣推推她,苏洛辰不解地看着她,等她说话。

    “苏洛辰。”老班又叫了一声。

    “到。”苏洛辰连忙站起来,班里有些人笑开了,该死的军训,习惯性听到名字就答到,听到大家善意的笑声苏洛辰的脸不知不觉红了起来。

    “大家认识一下,以后她就是生活委员了。”老班接着说。

    “下面是……”苏洛辰看好像没自己事才坐了下来。

    “什么情况啊?”小声问向荣。

    “没什么情况,你被先为班干了啊。”

    从小学到初中虽说从没有下过前十名,可是班里的各种大小班干可从没有自己事啊,哪怕是一个小组长也没自己的份,那时还在心里埋怨老师好久,可是当苏洛辰只是想成为一名合格的学生时,却给扔给了她一个七品芝麻,可以选择不要么,而且自己成绩还这么差,难道老班看错名字了?

    选完班干就是调座位了,向芳被调走了,而苏洛辰还是留在了一组一开始的位置上,旁边来了一个新同学,叫王真,一个走读生,只是她给苏洛辰的感觉与向荣完全不一样,她说话中明显带着一种城里人的优越感,胆大活泼总是有着折腾不完的精力,每天笑眯眯的总有说不完的话题,调完座基本就到下课点了,各人回各家吃晚饭,中间休息一个半小时,6点半回来上自习。

    “今天我们选班干了,不知道为什么被老师选为生活委员了,可是我一点都不想当,如果是中学的话我倒还真想当个什么职务的。”吃饭时苏洛辰向武亭抱怨道。

    “是吗?这不挺好的嘛,你就当锻炼自己吧。”武亭笑着说,看得出她是真为自己高兴。

    “可是我在班里的成绩又不好,我不想当。”

    “你只是中考没考好,又不是你成绩真的有多不好,没事的,以后不还有我吗?”

    听着武亭说的这些话心里暖暖的,也许人不管在什么时候都会感到害怕,害怕着生活中的一切,而这时听着有人对你说:“不还有我吗?”就会很安心,因为你知道前行的道路上会有人与你作伴。

    “嗯,好。”苏洛辰笑着看武亭,二人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对方,看着以后要一起努力的同伴。

    苏洛辰静静地坐在窗边看着书,同龄的人还是很容易相处,上课的铃声响过好长时间,耳边各种说话的声音不绝,记得初中最后一个月上自习老师管得也不严,上自习的在教室安心看着书,心里压抑的自己跑到操场去找人聊天,至少这样不打扰到别人学习吧,可是现在……怎么大家就有那么多的话要说呢?

    “老班来了~~”后面不知道谁叫了一声,教室里突然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老班在教室里转了一圈好像很满意自己见到大家都在埋头苦读的样子。

    “下午点到名字的那些同学到我办公室里来一下。”听到老班的话苏洛辰皱了皱眉头,班干还要开会的?看来高中的确有高中的游戏规则。

    “你们几个自己找地方坐吧。”老班发话后大家很自然地找到椅子坐着,等大家都坐好后就苏洛辰和安景轩还傻傻地站着不知如何是好。

    “安景轩,你装什么绅士风度啊,过来,我们还可以挤挤。”许绍杰说道。

    “苏洛辰,你和叶丽芬一起坐吧,那个椅子大点。”听到老师的话有一个女生往椅子边上坐了坐,让出一些地方来。

    “今天叫你们来呢主要是说一下以后班级的管理问题,这有一本班级日志,你们以后得每天轮流管理班上的秩序,把一些早读迟到的、上课不认真的、自习说话的人都记下来,营造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是班干应该做的事,没什么问题吧,当然你们有好的建议也可以提出来。”

    “刘老师,我觉得我不适合做班干,能不能让别人做。”苏洛辰还是说出来了。

    “你还没开始做怎么就觉得自己不行呢?”

    “我只想安心学习,至于班干,以前也没做过,也没什么经验……”

    “正因为没做过才需要锻炼,真做不好,我们到时再换也成。学习你也不要有太多压力,现在你们都是在同一条起跑线上,而且同学大家互助,应该不会有问题的,这事就这么定了。”老班果断地说。听着老班的话苏洛辰没有再说什么话,苏洛辰第一次觉得自己只是一个孩子,连自己的权利都争取不了,大人都是一帮老狐狸。老班似乎很满意这样的效果,接着说下面的问题。

    “刚开始你们可能也不熟悉,以后有问题及时提出来就成,这个班级日志先由安景轩记吧,然后你们每天安排一个人,我到时看日志了解班里的情况,有什么直接写,不要怕得罪同学,如果没什么事你们先回去吧。”说着把日志本递给安景轩,而我们像得到特赦一样往外走。

    “老班也真是的,这种事,明显是让我们得罪同学,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我才不要做。”一个女生用尖细的声音抱怨道,对于苏洛辰来说没有留下太多的印象,她只与大家呆了一年时间就留级了。

    “是啊,我们以前的学校也这样,到时看情况吧,这种事也不用当真。”方子林说起初中的情况。

    苏洛辰只是跟在他们后面往回走,这种情况对于她来说中学还真没有遇到过,那时的初中生都特别自觉,老师也没怎么管。几人还没到教室门口苏洛辰就听到教室里吵闹的声音,9月的夜晚外面还是很亮,借着路灯微弱的光没有望到老班的身影,教室根本没有要安静下来的迹象。

    “老刘叫你们去说了什么?”苏洛辰才坐下王真就开口问。

    “没有什么,就是让我们几个人轮流维持班级里的纪律,还发了一个班级日志本,每天都记一些不认真同学的名字。”苏洛辰小声告诉她。

    “切,又是这一套,从初中到高中了,也不换换。”说着低头看自己的闲书。

    原来大家早就受够了那种压制,那种约束的生活了,对于这群叛逆的学生老师到底该怎么办呢?本来想着以后真不行了还可以不做这个班干了,只是苏洛辰后来才知道,这次的敲定基本算是一入官门深似海,从此孤身成寡人,一直到高毕业都被老班压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