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 子欲养而亲不待

    更新时间:2018-09-11 16:00:33本章字数:2935字

    永远不要想着自己还有明天,有些事等不到明天,留下的有些遗憾永远无法弥补——苏洛辰

    日子过得挺快的,一转眼就是十一,七天假期对于高中的学生来说还是一件特别奢侈的事,大家都特别兴奋,想着在家能够有那么长时间,苏洛辰把学校发的书都带回家,由于书包装不下,还拉着行旅箱回家,只是多年后她再也不这样了,因为知道怎么带回家的书会怎么样带回学校,正如人生旅途一样,只有轻装上阵才能走得更远吧。

    10月2日的时候大家打电话联系好初中的同学一起聚聚,然后大早晨的苏洛辰骑着车就往学校奔去,只是如果知道会有后面的事,她宁可选择不去。

    由于大家不在一个学校,聊得最多的还是各自现在学校的情况,约好以后会写信,会经常联系,只是这也只是当时的戏言吧,真正联系的又能有几人?对于苏洛辰来说,这次算是与她们最后的一次相聚吧,一直到现在再也没见过,那会家里有电话的人家少,手机更是不可能,以至于到现在连联系方式都没有,其实不是找不到了,还是感情不够深吧。

    下午2点以后苏洛辰家里的电话一直响过不停,可是一直没有人接,苏洛寒放下电话回去对母亲说:“她还没回来。”

    “你回去吧,她回来你让她一定过来。”

    苏洛辰与她们骑了很远的距离,下午回到家时人已经累得不行了,只是奇怪家里怎么没人呢,快5点左右苏洛寒回来了。

    “你可回来了,爸和妈都去哪了啊?”

    “他们都在舅舅家,外公快不行了,你快去看看他吧,也许是最后一眼了。”苏洛寒是被母亲派回来叫她一定得去的。

    “外公?怎么可能呢?”苏洛辰第一反应是外公不会这么走的,他身体虽不是很好,但是也不会这么快就走的。

    “我今天太累了,外公肯定会好的,我明天去看他。”苏洛辰给自己找了一个时至今日都觉得不可原谅的借口。

    快8点的时候妈妈回来了,眼睛红红的,苏洛辰小心地叫了她一声,想问问外公的情况。

    “你回来怎么不去看你外公,不是让你弟弟回来叫你去看他吗?你为什么不去?”苏妈近似于吼叫地质问我。

    “我……我太累了,我想明天再去看看他。”苏洛辰小声地说。

    “明天?明天不用看了。”苏妈边拿衣服边喃喃地说,“他已经不在了。”

    听到这个消息,苏洛辰脑中在一瞬间空白,多年前接触死亡时自己太小,理解不了那句“他已经不在了”的含义,等到明白其中真义的时候却得面对自己至亲人的离开。

    “你知道吗?他最后一直在说:‘辰辰怎么还不来啊?辰辰怎么还没到啊?’你让我们怎么对他说?”妈妈想了想接着说。

    苏洛辰听着,却没有哭,但心莫名地空莫名地疼,外公他最后还是带着遗憾走的吧,他选择在大家都放假的时候离开只是想最后再好好看大家一眼吧,只是他心心念念的辰辰一直到最后都没有出现,他再也不会等她了。

    但我们的生活还得继续,假期过去后苏洛辰还得回到学校,还得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只是听别人说起外公时心里会很难受,很难受。回校后武亭看出苏洛辰的不开心,就问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我外公去世了,在我们聚会的那天。”

    “节哀吧。”武亭不知道怎么安慰她。

    “嗯,我没有特别难受,我只是后悔我为什么没有去看他最后一眼。”苏洛辰哽咽地说,忍了这么多天的眼泪突然之间落了下来。

    “有些事过去了,你也不能太苛求自己。”

    “其实那天我也没有累到真的动不了,我只是觉得他明天还会在的,他只是生病,他会好起来的,我第二天就会去看他,可是他为什么就不能再等等呢?”

    “不是什么人都会一直等你的。”武亭只是顺口说,但其中的真谛谁都不懂。只是苏洛辰没有想到两个月后自己再次会面对这种离别。

    看着秋天的马上就要过去了,语文老师突然提意带我们去森林公园玩一玩,算是秋游吧,大家特别开心,对于高中这个年龄的人来说大家一起玩还是有很大吸引力的。基本班里除了少数人要回家,大家基本都要去。只是有些时候有些事不是你定好了就一定得按照你的步伐走,武亭这次回家了,周六的晚上就只有苏洛辰一个在,边听着音乐边写作业,想着明天的出游苏洛辰的心情特别好,只是没想到自己会收到了一个坏消息。

    铃铃……住宿老师家的电话急促地响了起来。

    “喂,嗯,好,苏洛辰,你家来电话了。”张老师叫道。

    “谢谢!”苏洛辰不知道有什么事能够让家里给自己打电话。

    “喂,爸,是你吧。”苏洛辰先开口问了一句。

    “是的,明天周日,你们放假是吧。”

    “是的。”

    “明天你回来吧。”苏父带着肯定的语气说。

    “为什么啊,明天我们班组织出游。”苏洛辰不想错过这次出去玩的机会。

    “你奶奶去世了。”苏父叹气着说。

    “奶奶?”苏洛辰尽量让自己情绪稳定,经历过一次生死离别,再次听到这样的消息还是有些接受不了,脑海里浮现出一个白白胖胖的老人,她的身体一直很好,60多岁的人了牙齿基本是好的,想不通为什么人突然就不在了。

    “是的,2个星期之前的事。”

    “就是我从家里来的那天?”两周前苏洛辰有回家,那天是2002年12月3日。

    “嗯,上午你走没多久她爬楼梯,突然脑溢血,拉到医院已经来不及了。”是了,奶奶身体很好,平时没有什么小病,可是三高却成了她身体隐形的最大敌人。

    小地方从没有定期检查身体的惯例,没有病从不会走进医院半步,即使有个小病头痛脑热的也只是在私人诊所开点药,怎么能够查得出她有三高呢?

    “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呢?”有时苏洛辰不理解父辈人的一些想法。

    “回来你也做不了什么就没说,你哥他们也正在从外地赶回来。”

    “嗯,好的,我明天一早就回去。”

    “行,有事明天回来再说吧。”

    “嗯,好的。”听着那边嘟嘟的声音才意识到那边的电话已经挂了,回到一个人的小屋,控制不住的泪水还是流了下来。从小与奶奶不亲,即使是这样我的身上还流着她的血,也许我的哭也只是对生命的一种可惜吧。

    早晨等方子林来相邀出游的时候,苏洛辰让她帮忙对语文老师说自己不去了,但也没有提为什么,只说家里有点事。回到家里哥也才从外地赶回来,苏洛辰和他跪在灵前只知道流泪,引得六姑和伯母们也哭了起来,等不再哭的时候才问了一些细节,算是急病去世吧,可惜几个孙辈没有一个在身边。

    等到有些事情问清,周一是肯定回不了学校,苏洛辰回家给向荣打个电话让她帮忙请假,然后给武亭打一个电话说奶奶过世,自己这几天在家,可能回不去学校。

    周一上课吴小苒看着前排一直空着的座位想着难道苏洛辰睡过了吗?怎么还没来上课。

    “她今天怎么了,还没来上课。”

    “她奶奶去世了,请假了。”向荣谈谈地说。

    “这样啊。”二人再也没有说话,这种时候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周三时苏洛辰把奶奶送上山来到学校,向荣和吴小苒安慰了她不要太过伤心,苏洛辰笑着说:“没事,生老病死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她只是去了另一个世界再接着生活,再等几十年,我还是会见到她的。”

    只是在死亡面前苏洛辰才真正明白:哪怕曾经说过我会等你,我会陪你的人,到最后并不能一直在原地等着你,也并不会一直陪在你身边,每个人的生命中每时每刻都在经历着离别。生命是那么地脆弱,可以瞬间消失,直到几年后苏洛辰自己在死亡线上挣扎过才明白生命的可贵,那种还有好多事没有做的遗憾,那种想要活下去的渴望。看多了生死离别,苏洛辰现在有时打电话回家会让家里父母定期去检查一下身体,农村里没有公费体检,但自己得花钱做好,苏洛辰真的怕哪天父母突然不在了,是的,一种从内心感到的害怕。苏洛辰有时想着真的会有灵魂么?真的会有另一个让灵魂生活的世界么?如果有,等多年自己再见到外公时可不可以说一声“对不起!”但这些问题对年轻的她们来说还是太深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