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章 木槿花—温柔的坚持

    更新时间:2018-09-11 16:00:33本章字数:1916字

    多深的爱恋才会一直坚持着等待,不试探、不打扰、只是静静地等待——苏洛辰

    今天周日,苏洛辰吃完晚饭出去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回来才5点半,离上课还有一个小时,教室里有点吵,苏洛辰拿着日记本和一本杂志到学校的花坛旁边去写日记,自高中以后就养成了记日记的习惯,每天就那么几句话却也记录了当时自己的心情。

    花坛紧靠着的马路两旁的木槿花开得正艳,也许这是改良过的品种吧,居然有好多层花瓣,还有不同的颜色,家里路边的就只有一层来着。

    安景轩才刚到教室感觉有点渴就出去买水喝,看着前面的苏洛辰拐入花坛,自己不知为什么也跟了过去,真没见过这样的人,身后跟着一个人完全没有感觉,看着苏洛辰盯着花在看忍不住开口问道:“你知道这是什么花吗?”

    苏洛辰被身后突然的说话声吓了一大跳,虽然没有尖叫出声,可还是吓得心跳加快了很多,自己身后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而不自知?连忙回头只见两条修长的腿,再抬头看到安景轩正对着自己微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到了那天的事脸又开始烧了起来。

    “哪有你这样在人背后一声不吭的?”苏洛辰故作镇定地问。

    “我怎么没吭声啊,我说话了啊。”安景轩看着她明显被吓到的表情心里乐开了花。

    “可是你……”苏洛辰发现自己每次面对他都特别无语。

    “我来好久了,你都不知道,在发呆呢?”他不可能告诉她,自己只是想出来买水,看她坐在这好奇才过来的?安景轩抬头看着面前的木槿花,她刚才就是看着花发呆吧。

    “呃,也没有,只是你脚步轻吧。”脖子都有点酸,说着回头不再看他。

    “你知道吗?木槿花的花语是温柔的坚持:木槿花朝开暮落,但每一次凋谢都是为了下一次更绚烂地开放。”安景轩有次在网上不经意地看到的。

    “风露凄凄秋景繁,可怜荣落在朝昏。未央宫里三千女,但保红颜莫保恩。”苏洛辰在不知不觉中把李商隐的《槿花》给背了出来,这诗太过悲情苏洛辰眼神中带着淡淡的忧伤,女生在有些时候还是太过感性吧。

    “怎么好好的一株槿花被你这诗一背,变得怎么就这么惨呢。”说着在安景轩在她旁边坐下。

    “其实木槿花是寂寞的吧,它是树,不是低矮的花丛,别人看它高高在上,而它却只想像平常的花朵一样在草丛中微笑。正如未央宫里的宫女们渴望简单唯一的爱,而不是无期的等待吧。”苏洛辰看着面前的花轻声说,如同她也是这些花中的一朵。

    安景轩没想到她会有这样的感悟,“不过你不觉得它们今天应该比较开心么,至少现在的它正是好看的时候,而且不是有你我在陪它么?”

    苏洛辰惊讶地看着他,不过他这样说也不错吧。

    “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不要想那么多了。”安景轩带着安慰的语气说。“你还带了杂志啊,正好这会外面的风也挺舒服的,在外面多呆一会吧,借我看一会吧,你该干嘛干嘛啊。”说着拿过旁边放着的杂志,苏洛辰看他认真地打开杂志也不知该说什么了,这才打开本子开始写日记。

    “2002.11.3晴周日,今天是难得的周末,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一切都还挺好的,爸爸居然又出去做事去了,他为我和弟弟付出了太多了,1998年别人高薪请他出去时他选择了留在家里,只因为怕我们没人管着,学习会不好,现在却只能做几十元一天的体力活了,应该努力吧,不能辜负他的期望。

    本想安静地一个人在花坛呆着的,没想到安景轩会过来,看着他就会想到那天的事情,怎么他就像没事一样啊,果然还是女生容易多想吧。

    原来木槿花的花语是温柔的坚持啊,坚持中不失温柔,那得是多爱才会想着独自坚持,而温柔地一直呆在另一个人身边呢?

    平时上课听他在语文课上引经据典觉得他知道的东西不少,没想到连这些微小的事也知道,感觉挺有才的。突然觉得这个人不是一般的自来熟,很自然地坐在我身边,很自然地找我要杂志,不过这样才算是真诚吧,相对于一些假装的人,我宁愿与更真实的人做朋友。”

    盖上笔赗,合上笔记本再次看了一眼木槿花,都11月了,这应该是它最后一次绚烂地开吧。

    “写完了,我发现你认真写日记的时候挺好看的。”苏洛辰今天穿了一件蓝色的T恤人也显得挺精神,夕阳的余光照亮了那双忧伤的眼眸,健康的麦色黄皮肤看着也挺顺眼的,因为他的那句话两颊开始挂上了两个红苹果。

    “呃,那个,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去了。”苏洛辰转移了话题,心想他不会偷看了吧,仔细一想看本子,花花绿绿的纸张也只有日记本了。

    “走吧,我去买瓶水,你要一起去吗?”

    “我还是先回去吧。”从心里苏洛辰的那种自卑让她觉得自己与别人是有差距的,能没有交点就没有交点,最好如同两条平行线前行。

    安景轩看着苏洛辰走进教室后朝校内的小店走去,从没想到这女孩还有如此不为人知的一面,只是静静地坐在旁边,无言却也感到安心,安景轩不知道多久没有像今天这样悠闲地坐在草地上看书了,以后偶尔这么聊聊也不错。

    但是,安景轩和苏洛辰注定是两个世界的人,几次的交集也并不能改变什么,正如两条平行线,永远没有交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