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章 逃避

    更新时间:2018-09-11 16:00:33本章字数:1816字

    有些事不是你不想它发生它就会不发生,你能够选择的永远只有面对——苏洛辰苏洛辰整理着母亲拿给自己的一堆吃的,家里的电话响了。

    “喂!”苏洛辰偏头夹着话筒接着把书整理齐。

    “喂,卢黄。”苏洛辰没吭声,卢黄也听出是苏洛辰接的电话。

    “你们这次也考试了吧,怎么样?”卢黄开口问道。

    “怎么样?应该不怎么样吧,那些东西都没有学明白,我周五那天和他们提了一下,没有详细说。”苏洛辰如实交待。

    “怎么了,没学好吗?”

    “嗯,题都不会做,可是平时书上的习题都没有那么难的。”

    “书上的题都太简单,你得通过课外的加深理解。”同样的书本卢黄自然知道书本上的那点根本就不够。

    “学校发的资料都快做不完了,哪有那么多时间去做更多的?”晚上有些老师还得考试,白天一天的课,基本没多少时间了。

    “学校的发的是最差了,又没人例题,题也不好,你可以选择性地做。”

    “不行,老师要讲的,还得检查。”

    “你们有些老师就是做面子工程,对你们没有一点好处。”卢黄很庆幸自己的老师不是那样,看出学校统一发的资料不发就不怎么用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你呢,怎么样?”

    “我吧,马马虎虎了,还行,我又不笨。”

    “是,你不笨,可是我也不笨啊。”苏洛辰反驳道。

    “你啊,就是太笨,这次卷子应该是各校自己出的,应该不会太难,肯定是你平时没有学好。”完全一副教训人的口气。

    “喂,什么叫我没学好,是真的不会,我也奇怪,我初中的物理和化学也不差吧。”

    “那会的太简单,高中开始更加深入了。”

    “我当然知道啊,只是我该怎么解决啊。”苏洛辰苦恼地说,手无意识地翻着书页。

    “只能是安心学啊,你当还有什么办法,回去选本好的教辅的书吧。”

    “会学好么?”前段时间自己不是没有努力,只是苏洛辰没有半点信心了。

    “应该会的。”

    “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

    “你别灰心啊,我相信你,你又不笨,可能是刚开始,你还没适应过来,女孩子适应就是慢点,等习惯了那种理科的思维就好了。”卢黄耐心地解说,初中苏洛辰就不够自信,没想到到高中还是这样。

    “希望吧,都烦死了。”

    “也别太烦,你在做什么?”

    “收拾东西准备回学校呢,也就两天,过得特别快。”

    “嗯,好吧,又得一个月后才回来?”

    “是的,基本是吧,我每次都是拿一个月的钱。”

    “这样啊,你会不会到最后一个星期就没钱吃饭了。”卢黄很想知道她在新学校的生活情况。

    “你当我是你啊?”真不明白他在想什么。

    “呀,你怎么知道啊,我总是要吃很多,而且饿得特别快,到最后一星期都快饿死了。”苏洛辰最受不了他的这种贫嘴,不过正因为这样才会让自己暂时忘记一些不高兴的事。

    “你能有计划一点么?饿死活该。”

    “还好吃饭的地方可以记帐啊,不然我真不知道怎么办了。”

    “以后注意一点,要不哪天店里不让记帐怎么办。”

    “还好了,现在家里有多给吃饭的钱了。”

    “嗯,那就好。”

    “嗯。”

    “你还有事么?”苏洛辰想想两人应该都没有什么要说的吧。

    “好像没有了。”

    “没有就挂了,你也得收拾回学校了。”

    “嗯,好,拜拜,你先挂电话。”

    “好,再见。”苏洛辰这才放下电话,可恨的考试,明天就得面对了。

    回到学校武亭早已到了,也许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吧,二人一致地选择了沉默,各自写作业看书,吃完饭后很早就到教室里去了。

    也许因为考试已经过去了,周日晚上也没老师来看着自习,班里就特别吵闹,苏洛辰自那次事以后也很少管纪律了,何况今天自己不当职,也许真的吵得太过了,也许今天李可心情也不好吧。

    “你们吵什么吵,不要吵了,烦不烦啊!”班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大家的目光一下子集中在李可的身上,本来在认真写作业的同学被这一吼叫而吓得抬起了头。更戏剧的事出现了,老班慢慢地走进教室看着还在惊讶中的学生,大家立即低头看书或者写作业。

    “你们吵什么吵,你们都学会了,你们以为自己都考得很好,一个个天天就知道说话,早读的时候怎么就不见你们这么大声啊?”大家都还在纳闷不是没人说话嘛,老班这一出是哪来的啊,他又接着说:“我刚才在外面站了很久,我就是想看看你们到底要吵到什么时候才安静下来,你们那些班干都是做什么的,也没一个人出来管一下纪律,李可就做得很好,如果你们班干像她这样管理班级的纪律,班里也不会这样,我们班就是缺少一个像她这样有责任心的班干,我决定李可以后就是班长,明天班会我们改先班干。”

    大家在下面听着大气都不敢出,不管自己考得怎么样,大家都对自己考试的结果不满意,何况好多和苏洛辰一样根本就是没有考好的学生。老班在班里转了一圈以后就走了,班里安静得可怕,压抑得可怕,如同暴风雨来临前的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