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章 假装坚强

    更新时间:2018-09-11 16:00:33本章字数:1895字

    我就是一个贝壳,用厚厚的壳包裹着脆弱的自己,却坚强地安慰别人——苏洛辰

    周一,每一节课都是煎熬,每一个老师都是抱着一大堆试卷走进教室,然后让前面的几个学生分着发一下,苏洛辰接过语文试卷,101,苏洛辰不知道自己这算是考得好还是不好,不管了吧,反正即使算好,别的科也不行吧。

    大家每节课都在盼望着下节课的到来,又怕试卷的分数打击到自己,苏洛辰整个上午也是在那种既盼望又紧张中度过的,接过下来四科的试卷分数果然一科比一科少。

    中午苏洛辰和武亭打完饭分别坐在自己桌前吃饭,武亭一反常态地没有打开复读机听英语,应该是没有心情吧,那就只有一种结果了。

    “武亭,你这是怎么了,是没考好?”苏洛辰试探地问了一句。

    武亭没有立即说话,无意识地搅着碗里的饭慢慢地才开口:“你说我是不是特别笨?”

    “怎么可能啊,要不你怎么可以进实验班啊?”

    “我进班的时候是16名,而这次我却到了32名,我明明那么努力却是这样的一个结果,难道不是我太笨了吗?”

    “当然不能这么说,只能说这次你没有考好,但并不代表你知识没有学好啊,只是一次考试,你不能把自己完人全否定掉啊。”

    “可是这次我真的考得太差了,有点接受不了自己。”苏洛辰不知该怎么安慰她,说自己考得更差,别人根本没想与自己比吧,她说自己考得差,那是有她自己的定位标准,而自己与她早在中考后就已经不是在同一条起跑线上了。

    “真的没事的,只是一次考试而已,你不能给自己压力太大,这还只是开始,可能你以前总是考得特别好,这里毕竟是松兹一中,是别的地方不能比的,卧虎藏龙的肯定少不了。”

    “算是吧,其实我知道自己有些地方做得没有他们好,没有他们努力。”武亭说得很慢,像是在责备自己。

    “这个……”

    “我自己知道的,她们宿舍的人晚上回宿舍还点蜡烛看书,而我却是早早就睡觉,以前的自己还是觉得自己有些小聪明,太不知天高地,这次算是对自己的教训吧。”

    “也不能那么说,只能说在你努力的时候别人也有在努力啊。”

    “嗯,算是这样吧,只能说自己与他们想比还是不够努力吧。”看着武亭基本没有动的饭菜,苏洛辰听着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也只能这样了,她的事还只能是她自己调节。

    苏洛辰没有提自己的成绩怎么样,说了又能怎么样,只是让两人更加不开心吧。苏洛辰不知道怎么说自己现在的心情,算是可笑么?自己考得已经很差了,还得去安慰一个比自己考得好很多、成绩好很多的人,可是谁又能来安慰自己呢?

    老班最后一节课开班会,主题只有一个,就是3班考得特别特别差。老班根据这次的成绩又选了几个候选名单,加上上次的六人,十个人里选6个吧,都是一个闲职,主要是为了管理纪律。

    班长昨晚就定了,是李可,班里的同学都在想老班怎么这么随便呢?就凭李可的那一声“不要吵”就判定她是当班长管理纪律的人才?这算不算是不拘一格降人才呢?现在想来觉得那时的老班还是太随意的,看似民主的选举实则没有任何标准。

    苏洛辰看着黑板上的那些陌生或不陌生的名字很随意地写上6个人名,反正爱谁谁吧,与自己真的没有多大关系,结果很快出来了,而苏洛辰得了32票,正好入围6人名单里,苏洛辰在心里问这就是大家真正的选择?

    “结果出来了,选上的同学到办公室来一下吧,其他的同学把座位平移一组。”

    跟着老师又一次来到办公室,这次有人下去了,叶丽芬也不在了,算是有一些小变动吧。老班还是按照惯例说了许多希望能够创造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而你们作为班干就应该尽心尽则,你们这次都是大家公认推举出来的人,更要履行班干的职责什么的。

    “半个多学期了,对于班里的情况也比较熟悉了,有什么好的意见可以说出来,大家一起讨论一下。”老班又一次提出这个问题。

    “班里同学都管不了,刚说完不要吵另外一边又开始说了。”有人抱怨道。

    “你也不用管他,你直接把名字记到日志本上就行,我会去教训他们。”老班一句话让大家都无语,这种事谁会做啊?

    “刘老师,我真的不想做班干,我觉得我不适合。”看大家都不说话,苏洛辰还是不死心地提出自己个人的问题,何况自己这次都考这么差了。

    “怎么就不适合了,你不是一直做得很好嘛,大家的选择说明你是一个合格的班干。”

    “我成绩太差,不适合做,也起不了一个表率的作用什么的。”

    “成绩是另一回事,这个你不要有心理压力,我觉得你就做得挺好的,别人有什么好的意见没有。”老班很巧妙地转移话题,让苏洛辰再没有机会开口。

    苏洛辰想这事算过去了吧,生活委员这事以后还得是自己的了。老班的这种强人所难还是特别让人受不了,可是面对他苏洛辰却也只能一而再再而三地妥协。

    班里好了几天,又回到了它该有的样子,而苏洛辰却也没有以前的那股认真的劲了,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班干,做事何必那么认真,所谓在其位谋其职也只是说说而已,有多少能够真正做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