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3章 为什么读书

    更新时间:2018-09-11 16:00:34本章字数:1972字

    你为什么而读书?——苏洛辰

    也许得感谢那场雨吧,武亭再没有像前两天那样不理人了,只是苏洛辰在面对她的时候也不再像以前那样轻松了,只是心照不宣地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武亭没有看到过那张纸条,苏洛辰没有偷看她的日记。

    日子如同翻书,翻过一页又有新的一页,上面的事才完又有新的事情出现,班里发生了一件让大家都很费解的事,吴翔突然不来上学,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不来上学。

    自苏洛辰选择留在最后一排后,吴翔有时中午会过来聊聊天。

    “过几天我就不来了。”苏洛辰还记得他说的那句话。

    “嗯,可以啊。”但从没想到是不来上课,一直以为是不再到最后一排来聊天的。

    吴翔愣了一下,理解错了啊,算了,就这样吧,这可以算是最后的告别吧。

    连着几天吴翔都没有出现,可是周围的人还是做着自己的事,也没有多少人会去关心班里是不是少了一个同学,老师以为学生已经向班主任请过假,也不会去关心这个学生为什么没有来上课。

    看着那个孤零的的课桌,苏洛辰猜想着他家里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周日,班里没有几个人在上自习,苏洛辰看着桌子上那一层厚厚的灰尘,还有那些歪着的书就有点难受,走过去开始整理他的课桌。

    拿纸巾把桌子上的灰一点点抹去,各种资料和书箱散乱地塞在课桌里,苏洛辰一点点拿出来并分类整理齐,桌子里关于散文和诗歌的书还是一如既往的有好几本,写过的没用的笔芯还有一些小的学习用具被挤到课桌的角落里。

    “苏洛辰,你知道他为什么没来上课吗?”在那边写作业的刘佩看着苏洛辰整理着吴翔的书桌,以为她会知道一些什么。

    “不知道,他从没有说过,你们也不知道么?”苏洛辰正好想问问情况。

    “他不住宿舍,也从没提起过。”

    “这样啊,他可能是出了点事吧,应该会回来的。”可是苏洛辰觉得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是不是他家里出了什么事,他以后再也不能来上学了。

    不管他有没有对大家说,但其实老班是知道一些内情的,只是老班没有向大家说明,不过后来的一件事算是为这件事作了一个交代吧。

    半个月后吴翔回来了,大家或多或少会问一些情况,只是好像大家都没有得到什么合理解释,只能说有些事其实只有当事人能够知道吧。

    从小到大,许多人都被问过这样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读书。

    大家都学过关于周恩来先生的那篇文章《为中华崛起而读书》,小时的自己也会在作文里写类似的话吧,只是到高中我们还会那么想吗?早已不会了,但是,其实我们心里其实早已有了一份自己的答案,有一个读书的理由,哪怕是被家里逼着读书也算是理由。

    最后一节课大家习惯性地拿出了物理书,等着上课,老班走进教室,手里却没有课本。

    “这节课,我们开一次班会吧,快一年的相处时间里我对你们的了解还是太少,对于你们的理想更是知道得更少,今天大家都说说自己为什么要读书,哪怕是家里让你读也是理由。”老班扫了一眼下面的学生,肯定没有自愿起来说的。

    “从第一组开始,到台上来说。”说着走下台,等着第一个同学上来说。

    程婷是一个怯怯的小女生,小声地说:“我读书是为了考大学,能够多学一点知识。”

    张啸说:“我的理由很简单,我爸妈都是老师,他们想让我以后也当老师,我觉得不错,那就读书呗,基本就这样,也没有大的理想什么的。”

    李钦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读书,只是大家都说读书好就读了,我读书是比较早的人,这些问题从来没有去想过为什么,有时自己也挺困惑的。”

    刘向前说:“如果可以我希望现在我能够有机会出去打一次工,一个月或者两个月,回来后也许大家能够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读书了。”

    尹浩楠说:“嗯,我们这个年纪不读书也做不了什么是吧,那读书就是最好的选择了,而且还有人陪着一起玩,挺不错的,当然能够读书好也挺不错的。”

    刘佩说:“我想进黄浦军校,进入一个有纪律的地方锻炼自己,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毫无纪律可言。”

    石英说:“我想读书考医学院,我本来能够有一个弟弟,因为医院当时条件不够,他没能够来到这个世间……”

    蓝兰:“我父母只有我一个孩子,我知道他们想要一个男孩子,可是我……从小我就被打扮成男孩的样子,他们也按照男孩来要求我,有的时候累了也得坚持……”

    苏洛辰:“我没有特别大的理想,读书只是为了改变现状,家里总教育说你不能像我们一样作为一个农民生活一辈子,而读书就是你唯一的道路,但是很多时候都是力不从心,但我会尽量坚持读下去,读书再苦也没有在烈日下做事苦……”

    向荣:“我没有多大的理想,只想以后读文科能够选一个文职的工作,平淡地生活就好。”

    夏子韵:“我也没有什么高大的理想,我能够读书是姐姐放弃了自己读书的机会,为了她我也得努力学好,然后找个好工作,为家里减轻负担。”

    殷明锐说:“我要考军校,不需要学费的那种,那样我的母亲不会那么辛苦,”

    一个人上来一个人下去,大家说着自己的理由,有诙谐的、有沉重的、有迷茫的、有辛酸,唯一没有的就是喜欢读书,那个年龄、那种体制下的她们还不能体会读书的快乐!

    十年前的话还有多少人能够记得,是否他们都实现了那时的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