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楔子1 受伤的小女孩

    更新时间:2018-11-29 10:30:47本章字数:2480字

    宁雨涵开着车在街上闲逛着,《悲伤的天使》回旋在车里。宁雨涵把车停在公园旁,单手放在车窗上看着远处嘻闹的孩子和锻炼身体的老人。长长的吐了口气,“不知道,老了以后会是什么样子?不过,老了以后也要和小婷她们来这锻炼身体,呵呵。”宁雨涵嘴角挂笑,“我们这身体还需要锻炼?”轻摇摇头,下了车。

    “呜呜,臭小子,你干嘛敲我的头?还骂我笨蛋?”是一个大概五六岁的小女孩,站在公园里的石柱旁哭。她身边的男孩一脸自责:“臭丫头,你别哭啦好不好?”宁雨涵笑着走过去,“怎么啦?”

    那女孩停止哭泣,两只湿润的眼睛看着宁雨涵,指着男孩:“漂亮姐姐,他欺负我。”“我…”男孩一脸委屈的低着头。宁雨涵笑笑,坐下来抱着女孩,温柔的抹去她眼角的泪:“女孩子是不可以随便哭泣的,应该坚强一点。”然后看着男孩,“男孩子不应该欺负女孩子,更不可以让女孩子哭!”语气里并没有责怪。那男孩知错的低着头,双手很委屈的绕着衣角。

    宁雨涵笑了笑,向他招招手:“好啦,你过来!”男孩低着头慢步走到宁雨涵面前,然后抬起头来,坚定的说:“漂亮姐姐,我以后不会在欺负她了,也不会在让她哭泣!”他说这话是那么的坚定,就像一个誓言。宁雨涵一愣:这是什么情况?难道这小子长大后要娶这女孩?不可能吧!这种狗血的事只有言情小说里面才会有的。但是,这小子说的那么坚定也不是不可能,嘿嘿…

    宁雨涵笑了笑,摸摸他的头。一小片光射过她的眼角,脸色一变,“小心!”用力把男孩推开,自己抱着女孩滚到草坪上。‘砰’沉声一响,“啊!”是一个稚气的声音。宁雨涵冷下脸和眼,看了看公园四周,除了老人们的惊恐声,没有什么异样。阻击手一枪没成功,自然逃跑了。

    宁雨涵担心的看着怀里中枪的女孩,右肩中了一枪。女孩痛苦的闭着双眼,唇没有当初的红润,脸色也变得苍白起来。额头冒出很多冷汗,女孩异常的没有哭!?男孩站了起来,出奇的没有被这样的场面吓住。他走到宁雨涵面前,看着痛苦的女孩,捏紧小小的拳头,“她不会有事的!”声音有些冷。宁雨涵不经一惊:这小子长大后一定不得了。宁雨涵抱着女孩向自己的车跑去,男孩紧跑在后。                                          =-=.

    宁雨涵见一个医生从手术室走出,上前急忙问道:“医生,那女孩怎么样了?”身边的男孩也着急的看着那医生。女孩进去已经两个小时了,没有一点消息。“小姐,麻烦你先在那坐着等,医生还在里面抢救。”那个带着眼镜的医生安慰着。

    听了这话,宁雨涵怒了。揪住那四眼医生的衣领,冷声道:“我告诉你,你们必须把那女孩救活!不然,我让这家医院没法在开下去!”很猖狂。几个护士见着,赶紧上前阻止宁雨涵的暴力。

    “姐姐。”小婷带着冷月,琦凤赶了过来。宁雨涵气愤的甩开四眼医生,看着她们。“姐姐,那女孩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大碍?”小婷担心的问。“还在里面抢救。”宁雨涵平静的说,“月,去查一下是谁!”“是,姐姐。”冷月说完就离开医院。

    琦凤抓住一个路过的护士:“去帮你们院长叫来,如果他不来,我就一把火烧了这家医院,不要怀疑我说的话!”冷声吼着:“快去!”那个护士被吓到了,连说几个是,然后快步向院长室跑去。

    “姐姐,别担心,那女孩会没事的!”琦凤挽着宁雨涵手臂安慰道。三人坐在休息椅上,小婷看着双手紧握,蹲在地上的男孩问:“姐,那小男孩是谁?”“他是和那个女孩一起的。”

    这时,院长带着一群保安还有刚才那护士赶过来了。“是谁要一把火烧了这医院?”是一个大约四十左右的中年男人。宁雨涵几人同时侧头,冷眼看着,懒散的站起身。“是我!”琦凤不屑着。院长有些气愤:“抓起来,送警局!”

    男孩跑了过来,面无表情的说:“院长叔叔,臭丫头还在里面,现在是救人的时候不是吵架的时候!”院长恼羞成怒,长这么大那被一个人说过?如今却被一个小子说,大吼“滚开!”男孩眼神变了,抬起头,冷淡的说:“亲爱的院长叔叔,十年后,你会后悔的!”

    男孩的表现让宁雨涵三人一惊,院长也心一惊。宁雨涵挂着邪笑,“院长?不,从现在起,你不再是这医院的院长!”拿出紫色的戒指,“因为这是我说的!”     注:魅帮是亚洲第一大帮,魅帮的高层都有一颗象征自己信物!帮主的信物是独一无二的紫色戒指!

    见到戒指,院长和保安大惊!“你,你,”院长不敢相信的看着宁雨涵。“给你们一个不死的机会,救活那女孩!”“是是是。”院长弯腰点头,然后对着那护士大声吼道:“还不快去把考业的医生全部叫过来!”那护士也挺倒霉的,连说几个是后就跑开了。

    不大一会儿,一群白衣天使慌张的赶过来,随着院长进入手术室。

    “过来。”琦凤笑着向男孩招招手。男孩乖乖的走过去。“哇!真可爱耶!他的皮肤好白噢!长大了一定是个大帅哥。啧啧…”琦凤就像一个色女一样摸着男孩的脸,偶尔捏捏,“唉,不知道以后又得伤多少女孩的心哦!”

    宁雨涵和小婷一脸‘受不了’的表情,对视一笑。男孩终于忍不住色女的折磨,打掉色爪,不满的说:“哎呀!我说可爱姐姐,拜托你别捏我的脸好不好?要是捏坏了,臭丫头不要我了怎么办?”

    “这孩子说话怎么像大人?”琦凤轻揉着被打的手;“力气挺大的!”男孩白了她一眼,认真的说:“力气不大,以后怎么保护我的臭丫头?”“啥!?”琦凤惊奇的叫出声,“你说的臭丫头就是里面那个?”用手指了指手术室。 

    “是啊!所以我还要更强大一点,这样才不会让臭丫头受到任何的伤害!”琦凤,小婷惊奇的张着嘴。宁雨涵笑着摇摇头,她相信那男孩的话!

    又过了一个小时,手术室里的门打开了,院长走出来。宁雨涵几人站起来,“怎么样了?”院长抹去冷汗,恭敬的对宁雨涵说:“手术很成功,子弹被我们取出来了。小女孩被推到高贵病房,静养几个月就可以出院了。”“很好,马上去通知小女孩的家人!”宁雨涵几人转身向病房走去。“那个…”院长为难的叫住她们,宁雨涵侧头,冷淡的说:“你们可以不用死了,最好自己辞职,滚蛋!”“是是是”

    来到病房外,看着床上躺着的小人。男孩甩脱琦凤的手,跑到病房边,站在椅子上,轻轻的摸着女孩的脸,眼里起了雾:“臭丫头,对不起是我没有好好的保护你。”眼泪最终掉了下来落在没有血色的脸上:“臭丫头,我发誓,我以后一定会保护你的,不会在让你受到伤害!”

    宁雨涵三人呆滞的站在门外静静的看着。都在怀疑这真是小孩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