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章 夜遇偷袭

    更新时间:2018-09-12 14:00:11本章字数:1746字

    半夜三更,突然有人来偷袭!幸好慕宛筠身手灵活,反应极快,否则,这一刀下来,定要她脑袋搬家了!

    来人同样也是一袭黑衣,他手中一把明晃晃的钢刀,目光微沉,看样子并不打算给慕宛筠喘息的机会。慕宛筠连忙向后退去,同时俯身,顺手一把从火堆里抽出一截木块!她急中生智用火把当作武器用来抵挡。慕宛筠眼中骤然升起一丝杀气!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我?”她开口寒声发问。,

    她并不是真的期望对方能够回答她,而是借此机会分散对方的注意力。因为她余光瞥到旁边的草丛中突然微微一动。

    这人冷冷一笑,“想知道,你不如去地府问问阎王爷吧。”

    “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现在她必须速战速决了,草丛中还有人,不管是敌是友,得先解决这个人。

    她眼中乍现一抹狡诘的神色,与此同时腰间发力,一脚猛然提出,对准的正是那人的腹部下方三寸之处!那人吃痛,神色扭曲起来,强忍着剧痛,手上骤然出现一把暗器,就要催动。他速度快,可是,慕宛筠速度更快,在她一脚揣出的时候,她的手也没停下。黑衣人很快就倒下了!

    “好戏都演完了,你看够了没有?不打算出来吗?”她神情戒备,对着一处草丛朗声说道。

    草丛动了动,好半天了才从里面爬出来一个人。

    是个小男生,不到十六岁的样子,比小女生显得还要秀丽几分。同样是一身黑衣,看样子也是参加选拔的学生。

    “不要杀我!我,我什么都没看见!”他抱着头,不敢看如修罗一般的慕宛筠。

    她把匕首收了起来,扯开死掉的黑衣人脸上的黑巾,她见到过这个人,是慕嫣然的人!

    “放心吧,我不杀你!你也别说见过我!”

    见她要走,那个小男生惊慌的看了看旁边的死尸又望了望慕宛筠,他连忙开口:“等等!”

    “做什么?”

    “那个,你是我见到的第一个人,你能不能带我离开这里?”

    “你不怕我?你刚刚才见到我杀了一个人。”

    小男孩眼中还是有惊恐,可是,他却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你刚才没有杀我,你应该是个好人吧。”

    好人?看着面前这个小男生,那惊恐万分还要强作镇定的表情,慕宛筠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最终她还是带着这个小男生一起上路。

    “喂,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司徒。”

    “司徒,小小年纪干嘛来这里?”

    “我不小了,今年我已经十四了!”他气哼哼的表示抗议。“我来这里是为了证明自己也是能够修真的,我要变得强大,只有这样,才能不被人欺负!”

    看着他的样子,让她想到了自己的小包子。

    阿嚏!阿嚏!

    小包子在房间接连打了两个喷嚏!

    “怎么了?你是不是着凉了?”话是表示关切的意思,可是,声音却是依旧清清冷冷的,没有一点情绪。

    “我妈咪说,一个喷嚏没关系,两个喷嚏是有人想念,三个喷嚏才是着凉。嗯,我妈咪想我了!”眼睛里全是水汽,看上去水汪汪的,分外惹人怜爱。

    靳于烈很想搂他一把,可是,他伸出手却又不知道放那里,他从来都没有抱过小孩子,他完全是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抱。

    小包子何等聪明,他借着机会就往靳于烈身上蹭。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靳于烈衣服上的宝石的原因。

    靳于烈是故意穿这身满是宝石装饰的衣服的,他想和小包子搞好关系,可是又不擅于温情的交流,于是就穿了这身衣服,让包子主动靠近他。

    晚上,包子玩得累了,就在靳于烈的怀里睡了。

    暗卫来禀报时,见到这样一幕,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什么情况?”

    “回主子,慕姑娘她顺利的进山。在路上她遇到了刺客,刺客的身份,属下正在查探。”

    “刺客?不足为奇。她应该可以应付。”

    “还有就是,慕姑娘遇到了一个人,属下查探得知,是九夷国的七王子司徒镇明,他隐藏了身份和姑娘一路。”

    九夷国是整个神月大陆众多国家中势力范围最小的一个国家,因为他地势偏远,靠近海滨,国民多以打鱼为生,又为附近的国家年年上供,才勉强得以为继。这个国家中,是整个神月大陆里唯一没有修真人的国家。

    “只要不是威胁到她性命的事,都不用去管她。我倒要看看她的能耐究竟有多大!”

    慕宛筠和司徒一起向着山内进发,他们勉强穿过两座大山,来到神兽岐出没的岐横山!

    这一路上,慕宛筠都是小心谨慎,处处避开其他人。让她意外的司徒年,竟然没有因为累吭过一声。

    时近中午时,他们来到岐横山。而进入山里唯一的通道,就是一处长约一里路,两边全是陡峭山峰,名曰一线天的地方。

    慕宛筠和司徒点燃火把进入其中,眼看就要穿过这一线天,正式进入岐横山禁区时,前面突然传来一阵什么东西烧焦的气息,这味道简直太恶心了!

    他们捂着口鼻向前快速跑去。

    身后的司徒突然一下尖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