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小产

    更新时间:2018-11-22 14:35:13本章字数:3103字

    刑部地牢向来阴暗潮湿,就算是盛夏的白天,刑部地牢也只是能透进一丝丝的微亮。

    灰蒙蒙的空气中漂浮着细细的灰尘,刘依云蜷缩在破烂的木板床上,潮湿的枯草上散发着淡淡的霉味。

    女官昨夜送来的残羹烂饭刘依云一口也没有吃,还原封不动的摆在地上,吸引来了一队贪吃的小虫子。

    “完了、完了、我这会死定了……”

    刘依云把目光放空在黑溜溜的虫子上,嘴里不停地念叨着。

    刘依云是乾元初年选秀进宫的秀女,经过她的努力,终于登上了贵人的位子,被皇上洛辰封为月贵人的她却爱上了不该爱的人,也是宫中的侍卫,而皇后也在一旁挑拨,不甘心这些秀女抢了自己的风光,也正因为如此刘依云变得越来越阴险,也设计陷害了和她一起选秀进宫最受宠爱的如容华,雪晴。

    雪晴抑郁导致了卧床不起,一直没有清醒,而皇上也一直担忧着雪晴的性命。而查明真相的皇上则是下令将刘依云打入地牢。

    忽然,刘依云觉得肚子很不舒服,一阵阵细碎的疼痛在她的肚子隐隐而生。

    “呃,好疼啊……”

    刘依云捂紧肚子,可是肚子越疼越厉害,最后刘依云整个人都倒在木板床上,团成一团。

    脸上渗出豆大的汗水,刘依云无助的呻吟着,“救命啊……来人啊……”

    “怎么了?闲着没事瞎哼哼什么?!”

    听见刘依云发出的痛苦恒叫声,管事女官面带不悦的走到刘依云的牢房前,大力的敲了敲房门,希望刘依云能安生些,别打扰了她喝酒吃肉的雅兴。

    “救命啊……救救我……”刘依云面色惨白,伸出一只颤抖不堪的手臂,小声的呼喊道。

    “你怎么了?”管事女官发现情况有些不对,脸上的愠色少了些。

    “我……我……我肚子好疼啊。”刘依云吃力的说道。

    “肚子疼算得了什么!忍忍就过去了!”管事女官觉得是刘依云养尊处优惯了,受不了刑部地牢的潮湿气才会肚子疼得。

    不把刘依云的疼痛放在心上,管事女官转身刚想要离开。

    突然,一声闷响,咚!

    刘依云从木板床上掉下,两眼紧闭着,昏了过去。

    “喂喂喂!”

    看到事态有些严重,管事女官赶紧打开牢门,快步走到刘依云的身旁,用脚踹了踹刘依云的胳膊道:“你醒醒,别装晕!”

    刘依云的身子随着管事女官粗鲁的踢踹晃动了两下,软绵绵的像一滩烂泥。

    “难道真的晕过去了?”

    管事女官皱皱眉,蹲下身子,伸出上刚想要摸摸刘依云是不是还有呼吸,可眼睛一瞥,管事女官竟然发现刘依云身下浸染了一大片鲜红。

    “啊!这是……”

    指尖一触,管事女官吓得脸都白了,那血是温热的。

    管事女官惊慌失措的跑出牢房,朝着自己的小伙伴们一边跑,一边喊道:“糟了糟了,月贵人小产了!”

    清芙殿——

    洛辰拧着眉目,道:“要治好雪晴,需要什么药引?”

    锦叶看看皇后锦颜,陈默不作声。

    锦颜是当朝的皇后,而锦叶则是锦颜的弟弟,也是皇后特意找来要救雪晴的,尽管雪晴是锦颜最大的对手,然而为了后位的稳固,她必须要救雪晴。

    锦颜看懂锦叶的意思,微微朝前迈了一步,说:“需要人血。”

    “人血?那不简单,这里这么多人,血多的是!”

    洛辰冷着唇,环顾四周,就算是要用一池的血,洛辰也在所不惜,毫无情面的杀光这里面的所有人!

    “不是一般人的血,要用人中至尊的血。”锦颜颤抖着薄唇说道。

    “人中之尊?”洛辰不可思议的看着锦颜,沉下心来细细的思量。

    这人中之尊不就是在说自己么?

    “好,那就用朕的血来做药引,需要多少?”洛辰还无惧色的定睛看着锦颜,威严沉重。

    “皇上您身为九五之尊,龙体动不得啊,”锦颜垂眸,咬咬唇道:“臣妾是万人之凤,母仪天下,也算得上是人中之尊了,还是用臣妾的血来做药引吧。”

    说完,锦颜从身旁的锦叶的腰间抽过宝剑。

    凛冽且清冷的剑光一晃,在众人还没有来的及做出反应之时,锦颜的掌心赫然多出了一条深深的口子,鲜血直淌而落。

    “唔——”锦颜死命咬住牙,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拿碗来。”锦叶对着身后的宫女喊道。

    洛辰的眸光盯在自锦颜手中滚滚而出的鲜血上,一刻也没有离开过。

    她是怎么了?怎么会这么好心的来救晴儿的命?而且还不惜用自己的血来做药引?她不是很想让晴儿死么?

    各种各样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的涌进洛辰的脑海里,他的双眸中那团熊熊燃烧的烈火也消散了许多。

    看着碗里的血越拉越多,洛辰皱皱眉,一把握上了锦颜纤细的手掌,道:“够了,这些足够做药引了!”

    转头,洛辰对着傅太医喊道:“快给皇后包扎伤口,千万不要感染了!”

    “是!”

    傅竹冷把锦颜带到屋子的另一边去包扎伤口。

    锦颜坐在床榻上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看来这个苦肉计奏效了。

    锦叶对着锦颜点点头,然后转身刚想要对洛辰说些什么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慌乱的脚步声。

    “皇上皇上,大事不好了!”

    “怎么了?”洛辰不耐烦的问。

    “月贵人在刑部地牢里小产了!”

    一时间,皇宫好比戏班子,一波尚未平息一波又来侵袭的事件多的让人应接不暇。

    刘依云终于从那个可怕的地牢里出来了,她被送回了自己的寝宫。

    皇上加派很多人手把那里为了个层层叠叠,虽然刘依云小产是很可怜,但是这绝对不能消除洛辰心里对他的恨。

    这日,司徒梦和姝婕妤在御花园里的湖心小亭里闲居。

    司徒梦大口大口的吃着糕点,道:“月贵人这小产可真是时候啊,我还以为她这一辈子都不可能会回到宫里了呢。”

    “看来想害月贵人的人不止我们啊。”姝婕妤喝了一口茶水,唇角轻轻地弯着。

    “姐姐这话是什么意思?”司徒梦不解的问。

    “妹妹还是不要太清楚皇宫里的事情的好,最近经历了这么多,妹妹的心也该休息一下了。”姝婕妤淡淡的看着司徒梦,她还是更喜欢那个不谙世事、只懂得骑马射箭的司徒梦。

    “嗯,我觉得也是,这宫里的勾心斗角太累人了,我可不希望变得和她们一样,这几日我还是常去驯马场吧,和马呆着都比与人呆着好。”

    司徒梦又抓了一个糕点,道:“姐姐听说了么,皇后用自己的血给如容华做药引,现在如容华身体里的毒素真的消除了一大半,就连脉象也平稳了许多,看来不出几日,如容华就能醒过来了。”

    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姝婕妤的脸上就阴郁起来。

    “皇后这一步棋走的可是真的好,亏她也能找到这个救人又利己的药方,看来我们以后要格外小心皇后了。”

    “不过等如容华醒来,真相大白,皇后娘娘就算能将功赎罪,皇上也不会像原先那样宠爱她了,我们有什么好怕她的。”司徒梦眨眨大眼睛,嘴里填满了好吃的糕点。

    “妹妹这就是你太天真了,你可不要小瞧皇后娘娘,她的母家可是丞相,这百官之中有多少人是丞相的党羽你我都是很清楚的,既然我们都清楚,你觉得皇上会不知道么?我们这次没有把皇后打到万劫不复的地步,皇上也是不会对她下狠手的,毕竟还有丞相这倒阻碍呢。”

    姝婕妤拍拍司徒梦的手掌,语重心长的说道。

    其实姝婕妤心里很明白皇后一势是绝对容不下别人率先怀了龙种的,这次是刘依云小产,那下次……也许就是她姝婕妤自己了。

    姝婕妤缓缓地抚摸上自己的肚子,以后的路看来越来越险了。

    但是对于司徒梦来说,只要等着雪晴醒来,把事情澄清,六王爷洛泽就能被皇上赦免了,这才是最好的事情!

    想到这里司徒梦也顾不上以后的路会有多难走,眼睛好看的弯成一条弧度,又多吃了几枚美味的糕点。

    凤仪宫——

    墨玉笙坐在锦颜的对面已经哭了好一阵子了,哭的锦颜心烦意乱的。

    不耐烦的挥挥手,锦颜厉声道:“本宫刚刚死里逃生,你就不能高兴一点么!哭的我都快烦死了!”

    墨玉笙顶着红肿的双眼,这几日她可没少流眼泪,要不是喝水多,墨玉笙现在肯定都要把眼泪哭干了。

    “皇后娘娘我也不想哭啊,可是、可是、可是我们现在怎么办嘛,等着雪晴那个贱婢醒后,皇上一定会重新彻查那件事的,刘依云那个狐狸精也一定会为了保全自己、减轻罪行,而把我们都供出去的,到时候我们还是死路一条啊……”

    墨玉笙抹抹眼泪,可是眼前的水雾就像是瀑布一般,哗啦啦的往下落,根本擦不干净。

    出了这么大的事,墨玉笙有点后悔当初没有对刘依云好些,她们可是拴在一条绳子上的蚂咋,让左剑闯玷污雪晴的事她也是除了主意的,现在事情穿帮了,墨玉笙离大祸也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