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诬陷

    更新时间:2018-11-22 14:35:13本章字数:3134字

    锦颜看看手指上的金色雕花的指套,满不在乎的说:“晴嫔啊,这饭可以乱吃,话可是不能乱讲的哦,本宫什么时候和你有过联系啊,月贵人和你的事情本宫可是不知道的,就算皇上以后要彻查,这事也和本宫无关,你不要诬陷本宫啊……”

    说完,锦颜邪魅的挑眉,眼睛里流淌着摄人的金光。

    墨玉笙一怔,明白了锦颜话中的意思,很快,墨玉笙就大哭起来。

    “皇后娘娘您要救救臣妾啊,不要不管臣妾啊……呜呜呜……”

    锦颜被墨玉笙的嚎啕大哭震得耳膜生疼,烦躁的揉揉耳朵,锦颜甩着手帕喊道:“行了行了,本宫给你说个法子就是了!”

    “真的么娘娘?”

    突然,屋子里就安静了下来,墨玉笙闪烁着还粘着泪花的眼睛,欣喜的问道。

    “嗯,是真的。”

    锦颜翻了墨玉笙一个白眼,这也太情绪化了吧,说哭就哭,说不哭就不哭!

    锦颜慢慢悠悠的晃晃肩膀,道:“你抽个时间去看望月贵人一下……”

    “我才不去呢!”

    锦颜的话还没说完,墨玉笙就义愤填膺的打断锦颜的话。

    锦颜抽动眉角,当初把墨玉笙拉进自己的阵线的时候,她怎么就没发现墨玉笙会蠢得这么无可救药?

    “你还想不想我救你了?”锦颜痛苦的扶额,闭上眼睛问道。

    “啊,当然要,皇后娘娘您继续说,我不插嘴了!”

    墨玉笙捂上嘴巴,老老实实的坐在凳子上,等着锦颜的法子。

    “好,那你今晚就借着去探望月贵人之名去找月贵人,见了她,你只需告诉她她的家人都在我们手上,只要她好好听我们的话,她的家人就会平安无事,否则……”

    锦颜坏坏的一笑,若有所指的看向墨玉笙。

    墨玉笙想想,很快就领会了锦颜的意思。

    “皇后娘娘真是英明啊,臣妾这就回去办。”

    对着锦颜行完礼后,墨玉笙就屁颠屁颠的走出了凤仪宫。

    锦颜松了一口气,现在事情的发展好像又回到了她的掌控之中。

    姝婕妤,想搬到我?你们还是太嫩了。

    “碧斓,扶我去休息。”

    锦颜打了哈欠,好几晚没有好好的睡过去了。这次她要睡的饱饱的,迎接着下一场的斗争。

    这几日,洛辰一直守护在雪晴的身边,他再也不顾忌那些朝臣们对他的说法了。

    什么红颜祸水,什么贪图美色都去见鬼吧!

    自从雪晴的病情有好转后,洛辰只留下了傅竹冷在清芙殿里侍奉着。

    翠儿站在院落里,双手合十对着天空,不停的念着,“阿弥陀佛阿弥陀佛!真是老天保佑啊!”

    傅竹冷亲自在小厨房里给雪晴煎完药,正巧遇到在祈祷的翠儿。

    “翠儿姑娘你这是在做什么?”

    看着翠儿一个人在自言自语的嘟囔着什么,傅竹冷本着医生的本能,以为翠儿得了什么病。

    “我在谢谢天上的神灵保佑了我家主子啊。”

    翠儿开心的扭头对着傅竹冷笑笑,看着傅竹冷端着盛满热腾腾汤药的药碗,翠儿一蹦一跳的跑到傅竹冷的面前说:“傅太医这几日你也辛苦了,这个就交给翠儿送进去,你去小厨房里偷偷的休息一下吧。”

    “这……”傅竹冷看看手里的药,又朝着屋子里面看了看,面露难色,“这不太好吧。”

    “这有什么的,我不告诉皇上就是了,”顿顿,翠儿机灵的眼睛转转,道:“还是说傅太医不相信翠儿啊?”

    “啊,没没没,这怎么会呢,翠儿姑娘……”

    “那就给我吧!”

    不等傅竹冷说完,翠儿就从傅竹冷的手里夺过药碗,迈着轻盈的步伐朝着内室走去。

    傅竹冷看着翠儿生机勃勃的背影笑了笑,忙了这么多天他也是累坏了,看看四周没有人,傅竹冷就悄悄的溜进了小厨房,准备打个小盹儿。

    “皇上药来了。”

    翠儿走到洛辰的身边,声音清脆的像是清晨活泼的鸟儿。

    洛辰抬起沉重的眼眸,几夜未睡,一张俊的脸庞上多了几分疲惫。

    “皇上要不您去歇歇吧,让奴婢来照顾主子就好。”翠儿说道。

    “不用了,把药给我吧。”

    洛辰从翠儿的手里接过药碗,往雪晴的嘴里送了几勺汤药。

    昏迷中的雪晴只觉得自己的嘴里霎时间溺满了苦涩的味道,皱皱鼻子,雪晴下意识的把头朝着另一边晃动了一下。

    “好苦……”

    一声模模糊糊的呢喃,洛辰手里的停滞住了。

    “晴儿?”

    不敢相信的唤了一声雪晴的名字,洛辰的手掌也激动地颤抖起来。

    “好苦……我要……我要水……”

    雪晴咂咂嘴,最里面的药味刺激着她脑海里的混沌。

    “好好好,翠儿快去弄水来。”看到雪晴有了反应,洛辰疲惫的脸上绽放出释然的笑容。

    “主子水来了。”

    茶杯抵在雪晴的唇边,雪晴感受着那股清凉,眼睛也缓缓的睁开。

    阳光明亮的光线射进雪晴的眼睛里,雪晴耸耸眉,模糊的视线逐渐变得清晰。

    直到看到洛辰的脸——

    “皇上?”雪晴疑惑的叫出声。

    自己不是喝下了鹤顶红么?怎么睁眼会看见洛辰?难道他也死掉了么?

    “皇上、皇上,你怎么也死了?!”

    雪晴迷迷糊糊的叫唤着,手指抓上洛辰的衣衫。

    洛辰一愣,想想雪晴还处于半昏迷半清醒的状态,只好笑着解释道:“朕没有死,晴儿也没有死,真是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朕的晴儿活过来了。”

    牢牢地把雪晴抱进怀里,洛辰强惹着不让自己的眼泪滚落。

    翠儿抑住心里的欢喜,捏捏手帕,笑着退出了屋子。

    路过小厨房里,翠儿看到傅竹冷正坐在地上靠着炉灶睡着了。

    翠儿轻轻地拍了拍傅竹冷的后背,道:“傅太医傅太医,我家主子醒了……”

    “什么?你说谁醒了?”一个机灵的从睡眠中惊醒,傅竹冷攥上翠儿的手,语气波动的问道。

    “是我家主子如容华醒了!”翠儿兴奋的说。

    “那我要去看看!”

    傅竹冷踉踉跄跄的从地上站起来,推开翠儿就要往内室的方向走。

    还好翠儿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傅竹冷的官袍,道:“傅太医现在进去恐怕不太合适,皇上还在里面陪着主子呢。”

    傅竹冷停下脚步,觉得自己的表现是太莽撞了,苦苦一笑,对着翠儿说:“翠儿姑娘说的极是,是微臣太着急了,想看看如容华的病情如何了。”

    喜欢也不能说,傅竹冷和雪晴之间的鸿沟越来越深,根本填不上了。

    洛辰和雪晴两个人独自在屋里,所有的宫女和太监都退出。

    洛辰把雪晴从床上扶起,雪晴靠着墙壁,目光涣散的看着洛辰,有太多的话想说,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恨,她又爱着眼前的这个伤了她一次又一次的男人。

    “晴儿你知道真有多担心你吗?朕几天在想,如果朕的晴儿不在了,朕也不想当这个皇上了,朕定要随你而去!”

    洛辰认真的看着雪晴,以为自己的真心话会换来美人的原谅。

    雪晴淡然一笑,手悄悄的从洛辰暖热的掌心逃了出来,道:“皇上臣妾太累了,可不可以臣妾好好休息一下?”

    察觉到雪晴的冷漠,洛辰的心兀自一凉,愣愣,洛辰勉强的笑着点头道:“好啊,你睡吧,朕就在这里陪着你。”

    “不用了皇上,前朝政务繁忙,不要因为臣妾一人误了大事,您去忙吧,臣妾有翠儿服侍就足够了。”

    躺回被窝里,雪晴翻身,被对着洛辰,冷漠的态度让洛辰很难看。

    洛辰点点头,知道自己这次真的把雪晴的心伤透了,洛辰说:“好吧,那朕晚些时候再来看你。”

    “嗯,恕臣妾身体不适,不能送皇上了。”雪晴没有语气的说。

    起身,洛辰走到门口,停停,扭身对雪晴说:“晴儿,朕知道这次真的伤透你了,但是朕保证这绝对是最后一次,朕不会再不相信你了,原谅朕吧。“

    雪晴面对着墙壁,纤弱的身子被厚厚的被褥包裹着,一颗眼泪从雪晴苍白的脸颊上淌过。

    闭眼,深吸了一口气,雪晴道:“皇上,快走吧,臣妾要睡了。”

    拉拉被子,雪晴不再说话。

    洛辰紧闭刀一样冰冷的唇,对着高公公说:“摆驾温养殿。”

    看着洛辰离开,翠儿拉了拉傅竹冷的衣袖问:“看皇上的神色不是很好啊,主子醒了,他应该很高兴的啊,你说皇上这是为何呀?”

    傅竹冷凝着洛辰萧然而去的背影,摇摇头,“不知道,我们这些做下人的还是不要揣测皇上的意思了。”

    翠儿撇撇嘴,“也是,还是进去看看主子吧,顺便傅太医再看看主子的身体如何了。”

    “嗯,走吧。”

    傅太医躬身伸手,示意翠儿先走。

    走进屋里,刚才翠儿抱进去的汤药,雪晴只喝了半碗,翠儿摸了摸汤药,这会子都凉了。

    拍拍雪晴的后背,翠儿轻声地说:“主子主子,傅太医来为您号脉了。”

    雪晴懒懒的翻过身来,病眼朦胧的看着傅竹冷,不知道为什么,泪水倏地就富集起来,在眼眶里打着转转。

    秋心妹妹……

    傅竹冷在心里叫了一声后,赶紧双手抱在一起,行礼说:“微臣参见如容华……”

    “傅太医多礼了,请起吧。”

    雪晴打断傅竹冷的话,艰难的从床上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