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哥哥

    更新时间:2018-11-22 14:35:13本章字数:3083字

    翠儿抱起装汤药的碗,说:“主子、傅太医,要凉了,奴婢去热热。”

    “嗯,去吧。”雪晴轻轻点头,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微笑,好像风一吹就会碎掉似的。

    待翠儿走后,傅竹冷脸上镇定的表情骤然消散,他快走了几步,站在雪晴的床边,微微的弯着身子,担忧的问:“娘娘感觉如何了?”

    雪晴无奈的勾起唇角,“还不如死了算了,竹冷哥哥为何要救我?”

    她叫自己什么?竹冷哥哥么?傅竹冷以为自从上次的约定后,自己再也不会从雪晴的嘴里听到这几个字了。

    惊讶且喜悦的看着雪晴,傅竹冷的嘴角抽动了两下说:“娘娘叫微臣什么?”

    “竹冷哥哥……”说着,雪晴的的眼圈红红的,无助的样子让人又爱又怜。

    声音哽咽,雪晴道:“竹冷哥哥真不该救活雪晴啊,这样子,还不如死去来的划算。”

    傅竹冷伸手想要为雪晴拭去眼角的泪痕,可是一想到自己君臣的身份动作就止住了。

    傅竹冷干瘪的一笑,说:“这回不是微臣救活娘娘的。”

    “不是你么?那还会有谁?”

    在雪晴的心里,只有傅竹冷才会有这么大的本事,把人从死亡线上拉回来。

    傅竹冷垂下头,隔了一会儿,道:“是皇后娘娘……”

    “皇后?!”

    这是雪晴醒来后最不想听到的名字之一,瞪大眼睛,雪晴的眼睛里充满额不解和痛恨。

    “她才不会出手救我,一定是竹冷哥哥弄错了。”

    笑笑,雪晴怎么也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当初她想来要自己的命,现在又来救自己,这太矛盾、也太不可能了。

    不可能、不可能……

    傅竹冷说:“药方是皇后的弟弟送来的,皇后为了救活娘娘你不惜用自己的鲜血做药引。”

    转过身子,傅竹冷指着外室,道:“就是在那里,皇后亲自把手割破,用鲜血来救娘娘的。”

    什么?!

    雪晴看着傅竹冷手指的地方,眼睛瞪的大大。

    “不会的,皇后不会救活我的,除非……”

    停下疯狂摇晃的头,雪晴静静的想了想,忽然冷笑起来,“呵呵,除非她是在救自己自己的命,皇上一定发现了什么,所以她才会这么奋不顾身的来救我的,到底发生了什么,告诉我!”

    雪晴语气里多了几分坚定,她暗自猜测难道是自己和六王爷之间被诬陷的罪名有了转机?

    “是月贵人那里出了事,皇上撞见她和侍卫首领左剑闯偷情,然后媛昭容出面向皇上作证说主子您是清白的,皇上这才下令彻查此事,一切审讯全等娘娘您醒了以后再开始。”

    “哦?皇上看到了她们偷情才愿意来相信我是清白的么?”

    雪晴冷笑了一声,但是转念一想她对司徒梦的所作所为很是感激,以为她不会帮自己了,没想到到最后她还是有办法让皇上看到那污秽的一幕。

    雪晴说:“听说姝婕妤怀孕了,一会儿竹冷哥哥要是去探望姝婕妤的话,如若看到媛昭容在那里就帮我说声谢谢吧,告诉她雪晴现在这幅模样不能亲自去道谢真是太怠慢了,以后定会补上的!”

    “是,娘娘。”傅竹冷躬身,领命。

    说到怀孕,雪晴忽然想到刘依云现在也是个有孕在身的人。

    “想她月贵人如今也坏了龙种,刑部地牢阴暗潮湿,身子定是受不了吧。”

    “回禀娘娘,月贵人现在还在皇宫之内,并没有在地牢。”傅竹冷说。

    “这是为何?她犯下那么大的罪,皇上都没有治她的罪么!”

    说到这里,雪晴的心脏狠狠地一痛,皇上何时这么仁慈了,亲眼所见月贵人和别人偷情他竟然还能容得下她!

    那自己呢,自己现在又算什么……

    看到雪晴脸上的落寞,傅竹冷道:“不是娘娘想的那样,月贵人前几日确实被皇上打入刑部大牢没错!但是没过多久月贵人就小产了,这才从刑部大牢里接回,被禁足在寝宫内。”

    “原来是这样啊……”眼里的怒火渐渐隐去,雪晴问:“她为何会小产呢?”

    “这个微臣就不得而知了,臣这几日一直在清芙殿伺候着,哪里都没去过,更不知道月贵人的事情了。”傅竹冷一五一十地说。

    雪晴点点头,浅笑着说:“傅太医最近为了我的事也忙坏了,现在还是回去好好地歇上一歇吧,我也累了,想一个人清静清静。”

    傅竹冷抿唇,道:“那好吧,先让微臣为您号脉吧,这样皇上问起来,微臣也好答复。”

    “嗯。”

    雪晴伸出手臂,眼睛没有交集的放空着。

    待傅竹冷走后,翠儿才端着热腾腾的汤药走进屋子来。

    “主子喝药啦!”

    翠儿兴高采烈的蹦到雪晴的身边,说:“傅太医有没有说主子的身体如何了?”

    雪晴瞧着翠儿脸上的欢喜劲儿,心里也明朗了许多,道:“他说没什么事了,只需多多休息就好。”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翠儿拍拍心口,把药聚到雪晴的面前说:“可能有点苦哦,不过翠儿给主子准备好了蜜饯,快喝了吧,对身体好!”

    “嗯!”

    王爷府——

    “锦兄,我总算把你给盼来了。”

    洛泽迎上锦叶,焦急的按上他的双肩,说:“快快快,里面请。”

    趁着四下无人,洛泽把锦叶带进了屋内。

    锦叶笑笑说:“泽兄为何如同做贼似的,偷偷摸摸的看什么呢?”

    关上房门,洛泽说:“我这不是怕有人看到你来,去给皇上打小报告啊,你别忘了我现在可是禁足,谁都不能探望的!”

    “哎呀哎呀又来了,每次来你都要说这句话,我不来呢,你又要飞鸽传书给我,非让我来,你这人真是麻烦死了。”

    锦叶从怀里把洛泽飞鸽传书给他的纸条扔在桌子上,对着洛泽翻了个白眼。

    “锦兄你怎么还没把这个纸条给烧了啊,这要是被人……”

    “拜托泽兄,你要是在这么唠唠叨叨的我可就走了啊。”

    说着,锦叶站起身,做出要走的样子。

    洛泽服软,赶紧拽上锦叶的衣袖说:“好吧,不说这个了,你快告诉我如容华的情况如何了。”

    锦叶就知道洛泽让他来的目的为何,这几天他几乎每天都要把他招来,然后问题只会围着雪晴绕来绕去。

    一听到如容华这三个字,锦叶的好兴致就没了,兴致缺缺的给自己倒了一杯水,锦叶道:“没事了,她很好。”

    “什么叫做她没事,她很好?”

    洛泽就像个七八岁的孩童,对什么都要刨根问底。

    看着洛泽求知若渴的样子,锦叶真后悔自己今日会来,又喝了一口水,锦叶耸耸肩膀道:“她醒了!”

    “真的么?天啊,这真的太好了锦兄!”

    由于太快乐、太开心、太激动、太兴奋了,洛泽索性一把拉过锦叶,大脑充血的把锦叶抱在怀里,猛拍了拍他的后背。

    “咳咳咳……”

    虽然锦叶很享受洛泽温暖结实的胸膛,但是后背被捶的这几下,险些让他吐出口老血来,“泽兄,这样会出人命的!”

    挣扎着从洛泽的怀抱里逃出来,锦叶小脸儿煞白,大口大口的喘了几个粗气。

    “泽兄你真是太残忍了,如容华刚醒,你就忘了我对你有多好了,想谋杀我啊!”

    恨恨地瞪了洛泽一眼,锦叶清秀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

    洛泽尴尬的笑笑,赶紧满上锦叶面前的茶杯,说:“锦兄真是会多想,我洛泽是那样的人么,快喝口水消消气吧。”

    洛泽殷勤的把茶杯送到锦叶的面前,锦叶气鼓鼓的夺过茶杯,发出一声“切”后,就把茶水喝个精光道:“我看泽兄就是那样的人!”

    “好了好了,锦兄别生气了,快给我说说如容华现在的情况如何了,能下地走路了么?脉象平稳了么?吃饭如何呀?有没有胃口什么的?”洛泽倾身,朝着锦叶挪了挪,一双大大的眼睛全是对知识的渴望。

    锦叶撇撇嘴,心里暗想怎么会有这样的人,满脑子出了雪晴,他还知道些什么?

    “如容华是今日刚醒的,我一收到你的飞鸽传书就急着赶来了,皇宫还没去呢,你问的那些问题我怎么会知道!”

    不爽的背过身子,锦叶对洛泽都无语了。

    “既然这样的话我就不留锦兄在这里吃饭了,你快去皇宫吧!”

    说着,洛泽就站起身,把锦叶往屋外推了推。

    艾玛,这是逐客的意思?锦叶眼睛也睁得大大的,不可思议的看着洛泽。

    颤抖着唇角,良久,锦叶悲切的说:“泽兄真是太让人心寒了,我、我、我回家睡觉去,你要是想知道如容华如何了,就自己去皇宫看吧!”

    说完,锦叶就拂过衣袍,大摇着身子,悲悲痛痛的朝着屋外走去。

    “哎哎哎,锦兄,我不是那个意思!”

    洛泽追出去,挡在锦叶面前,一脸赔笑。

    “起开,我不想看到你!”

    锦叶傲娇起来,头高高扬起,别到一边去。

    忽然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响起。

    洛泽随声而看,原来是锦叶的肚子在响。

    锦叶捂上肚子,脸上飘过两朵小红云,强忍尴尬的说:“怎么,看什么看啊,没见过饿肚子的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