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大义之举

    更新时间:2018-11-22 14:35:13本章字数:3131字

    洛泽被锦叶的样子逗笑了,“正好我也要吃午饭了,锦兄要不然和我一起吧。”

    “我才不……”

    “好啦,跟我来吧。”不等锦叶把话说完,洛泽拽着锦叶的胳膊,愣是把他拖进了饭厅。

    锦叶跟在洛泽的身后,嘴角弯出漂亮的弧度。

    有这样一个天天能和你斗嘴,但是从来不会生气的好兄弟,真好!

    很快,如容华雪晴苏醒过来的事情传遍了宫内大大小小的角落。

    所有人都在议论着如容华福大命大的时候,同时也在赞颂这皇后锦颜的大义之举,身为人中之凤的锦颜竟让用自己的鲜血来做药引,真是惊天地泣鬼神,让人感动不已。

    司徒梦这几日为了照顾有孕在身的姝婕妤,这几日几乎都要住在姝婕妤的寝宫里了。

    姝婕妤坐在床榻上为自己的孩子绣着出生时要穿的第一个肚兜,司徒梦晃悠着双腿坐在姝婕妤的身边很有兴趣的看着姝婕妤的一针一线。

    “姐姐手真巧,这要是让我去绣东西,我定是会把自己手指扎成马蜂窝的,还是骑马射箭适合我,嘿嘿嘿。”司徒梦打趣道。

    “我就喜欢妹妹这样的性子,如果这宫里的女人都想妹妹一样有着男儿家的性格,就不会生出这么多的事端来了,还是妹妹好啊。”姝婕妤笑着说。

    和芹走来,屈膝行礼道:“主子,傅太医来了。”

    “哦?快快有请。”

    姝婕妤放下手里的活,整了一下衣衫,端详的坐着。

    傅竹冷在和芹的带领下走到姝婕妤和司徒梦的面前,双手抱在一起道:“微臣参见姝婕妤、媛昭容。”

    “起来吧。”姝婕妤挑着兰花指,仪态大方的说道。

    “傅太医不用在清芙殿伺候了么?”司徒梦问。

    傅竹冷低头,道:“哦,回禀媛昭容娘娘,如容华娘娘醒了,就不需要微臣在那里时时刻刻的伺候着了,微臣此次前来是想帮姝婕妤把把脉,看看胎像如何。”

    “好,那就有劳傅太医了。”

    姝婕妤轻轻地挽了一小截的袖子,打在软绵绵的靠垫上。

    傅竹冷把薄纱放在姝婕妤的手腕处,指肚按在上面,隔了一会儿,傅竹冷收起工具,道:“胎象平稳,没什么大碍。”

    “哦,这样就好。”姝婕妤笑笑。

    “谢谢傅太医了,看你脸色这么不好,肯定是在清芙殿那里太忙了吧,快回去歇着吧。”

    司徒梦对着身旁的灵夕使了个眼色,灵夕就乖巧的掏出几锭碎银子放在傅竹冷的手上。

    傅竹冷弯身谢过后,又说:“微臣还有一事,是帮如容华娘娘传话,娘娘很感激二位娘娘为她所做的,娘娘说她现在身子还虚弱不方便亲自过来谢过二位娘娘,她日若有机会,必回前来谢过二位娘娘的恩情。”

    姝婕妤一听这话,脸上露出舒心的笑容。

    这个如容华也不是什么忘恩负义之人,看来自己相信对人了。

    点点头,姝婕妤道:“有劳傅太医传话了。

    入夜皇后锦颜叫来了惠嫔阮清婷,前一阵子洛辰提了阮清婷的位份,从贵人升到嫔位。

    入宫也有一年多了,但是阮清婷的心气还是和孩子一样稚嫩,远离皇宫里的争斗,因为这样,她和刘依云的姐妹之情也疏远了不少。

    今日被皇后传话,阮清婷不免有些紧张,极不自在的坐在锦颜的对面,阮清婷的小手儿不停地缴着衣角。

    锦颜瞥了一眼阮清婷的紧张,柔和的笑道:“妹妹无需这么拘谨,都是自家姐妹,放松些可好?”

    “唔……好……”阮清婷垂眸,紧张的神情不减。

    锦颜偏头,身后的碧斓很识趣的端来一盘糕点,放在阮清婷的面前。

    “本宫听说妹妹很喜欢吃糕点,所以叫下人弄了些来,妹妹吃些吧。”

    把盘子王阮清婷的面前推了推,锦颜弯起的眉眼里笑容肆意,却危机四伏。

    一看到糕点,阮清婷胃里就咕噜咕噜的直叫,眼睛泛出绿光,“真的可以吃么?”

    阮清婷吞吞口水,永远对糕点没有抵抗力。

    “嗯,妹妹吃吧,就是为妹妹特意准备的。”锦颜笑笑。

    “那就谢谢皇后娘娘了。”

    毫不客气的抓起一块糕点,阮清婷就迫不及待的塞进了口里。

    嗯……美味啊。

    阮清婷的眼睛好看的完成一条细线,像是得到满足的小猫咪似的,笑的很无邪。

    好像没有刚才那么紧张了,整个人都放松起来。

    “慢慢吃,别着急。”

    说完,锦颜还亲昵的用帕子给阮清婷擦了擦唇角沾染的小粉渣滓。

    “嗯嗯,谢谢皇后娘娘。”

    阮清婷鼓着嘴,嘴里面全都是柔软的糕点,一说话,就会不小心的把细碎东西喷洒而出。

    过了一会儿,锦颜笑着道:“本宫听说妹妹和月贵人是交情甚好的姐妹,对么?”

    装出一副唠家常的询问状态,锦颜说的不疼不痒的。

    阮清婷顿顿,刚要放入口中的糕点悬在半空中,又落回在了桌子上,刘依云这三个字,是阮清婷现在最怕也是最不想提起的字眼。

    没想到皇后娘娘叫她来果真是为了刘依云之事。

    扔下糕点,、阮清婷把双手老老实实的伏在膝盖上,垂头,捏声声的说:“是,娘娘……但是那也是曾经的事了,臣妾已经和月贵人好久没有往来了。”

    阮清婷说的没错,自从刘依云和墨玉笙搅合在一起后,她就和刘依云断了联系了。

    “哦?是么?”锦颜表面上微微一怔,其实心里跟明镜似的。

    但是锦颜想知道事和刘依云现在无关,而是对她的过去充满了好奇。

    掩嘴笑笑,锦颜继续说:“本宫也只是好奇的打听一下,妹妹你也知道,像我们这些深处后宫的女人,也没什么好玩的事情可以做,所以就喜欢唠唠家常,谈谈别人的过往,增加些趣味罢了。”

    阮清婷低头不说话。

    看看阮清婷的反应,锦颜身手覆在阮清婷的小手上,道:“妹妹可与本宫说说月贵人在入宫前的事?听说你们在宫外的时候就是一对好姐妹呢,可定有很多有意思的事情吧。”

    原来皇后娘娘想知道的是这件事啊,阮清婷不免的松了一口气。

    她还以为刘依云的事情多少也要牵连自己呢,心里的大事一落,阮清婷缓缓的抬起眼,道:“皇后娘娘想知道什么?”

    “嗯……”锦颜转动眼睛,道:“就说说你们在进宫之前最向往的生活吧,本宫想这宫里并不是每个女子都是想进来伺候皇上的,就像本宫啊,自小就有一个青梅竹马的玩伴,还以为以后会嫁与他,但是……世事弄人啊,哎。”

    锦颜装模作样的叹口气,垂下眼眸,脸上浸染了无尽的落寞和无奈。

    阮清婷心里一颤,皇后竟然连这样的事都会与自己诉说,心里不免一阵感动,以为皇后是心肠好,把自己当了姐妹。

    攥攥锦颜的手,阮清婷慌忙的安慰道:“皇后娘娘这都是过去的事了,您就别想了,省得伤了身子啊。”

    锦颜摇摇头,惨笑道:“不碍事的,都这么多年了,该忘得还是忘不掉啊,想起来只觉得后悔罢了,估计在这宫里像我这般命苦的人恐怕是再无一人了。”

    说着,锦颜愣是硬生生的挤出两滴眼泪,眼圈红红的,还泛着泪花。

    阮清婷向来稚嫩不懂人与人之间的尔虞我诈,以为锦颜是在对自己吐真言,看到锦颜的泪水,阮清婷赶紧劝慰道:“不是的不是的皇后娘娘,在这后宫里其实不止只有娘娘这般苦痛啊……”

    “什么?难道妹妹与本宫是一样的么……”惊讶的看着阮清婷,锦颜的手用力的紧了紧。

    阮清婷又垂下眼眸,摇摇头说:“不是臣妾,是、是、是……是臣妾的那个好姐妹月贵人啊……”

    眼里不怎么地一阵火热,阮清婷的眼睛就被蒙上一层厚厚的水雾。

    如果当初刘依云没有进宫,如今她也不会落得如此的下场了。

    “妹妹这话是什么意思?”锦颜睁大美目,定定的看着阮清婷。

    咬咬唇角,阮清婷警惕的向周围看了看,吞吞吐吐。

    锦颜挥挥手,对着碧斓和雪衫说道:“好了,你们都下去吧,本宫要和惠嫔话话家常。”

    “是——”

    待所有的宫女都退出后,阮清婷才放心的说:“皇后娘娘这话我也就只对你讲了,你可不要和别人说起啊。”

    “放心吧,你和本宫是好姐妹,本宫自然会替你保守秘密的。”

    锦颜点点头,言辞恳切,让人不容怀疑。

    阮清婷抿唇,淡然一笑道:“正如皇后娘娘所知,臣妾与月贵人是自小玩到大的伙伴,所以关于月贵人的事情大大小小的臣妾都是略知一二呢的……”

    “其实月贵人在入宫之前也有一个老相好,而且两人早已私定终身,但不巧的是那人有自己的志向,身在国都,与月贵人聚少离多,所以为了和那人经常见面也为了满足家人的安排,月贵人只好进宫参选秀女……”

    耸耸鼻尖,阮清婷为刘依云可怜的身世感到难过,话说到一半,阮清婷就哽咽的说不下去话。

    锦颜皱皱眉,有些疑惑的问:“你说的那个男人不会就是前几日和月贵人偷情,结果又正好被皇上撞到的那个侍卫吧?”

    张着红唇,锦颜显露出一副不愿意相信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