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母亲的欢愉

    更新时间:2018-11-22 14:35:13本章字数:3035字

    “妹妹你来啦。”姝婕妤坐在座位上伸手对着雪晴打招呼。

    “姐姐,你今天看起来好美啊。”雪晴走到姝婕妤的面前,柔柔的笑着。

    姝婕妤拉上雪晴的小手,上下打量着,“妹妹才是真真的美丽动人啊,这袭衣裳美,人是更美啊。”

    姝婕妤的脸上洋溢着浓浓的笑意。

    雪晴注意到姝婕妤的肚子大了起来,道:“姐姐这肚子看起来大了好多,想必是个调皮的小男孩儿吧!”

    “这个还不知道呢,但是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儿,我都是喜欢的不得了。”姝婕妤垂下眼睑,沉醉在自己做母亲的欢愉中。

    雪晴微微弯着唇角,但是忽然想到自己曾经失去的那个孩子,雪晴的目光一晃,脸上的笑容就消散了。

    “妹妹,你坐我身边可好?”姝婕妤看看身边的空位,问道。

    “嗯嗯,能挨着姐姐是雪晴的福分。”

    坐到座位上,雪晴一直处于晃神的状态,眼前总是时不时的浮现自己怀孕是的时光,那时雪衫还在她的身边,宫里斗争也才开始上演。

    没想到一年多了,事情变得这么多这么快,雪晴都快要忘记自己曾经的单纯年少了。

    “哎,真是物是人非啊。”雪晴轻声的感叹道。

    “皇上驾到——”

    一阵绵延的尖声打破热闹,众人齐刷刷的起身跪地,道:“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雪晴屈膝半跪在众人之间,她根本就没抬过一次眼皮去看洛辰,只是把头埋的低低的,恨不得低入尘埃,当个隐形人。

    洛辰在人群中扫过,眼睛锁在了雪晴瘦小的身影上。

    与众位粉黛浓施的妃嫔比起来,雪晴清新更加让洛辰不愿避开目光了。

    “皇上……”

    高公公轻咳两声,唤回洛辰的失神。

    洛辰瞅了一眼高公公,拂过龙袍,坐入龙椅,道:“都起来吧。”

    敬酒时,司徒梦豪爽的要来一个大碗,将酒水倒满大碗。

    起身,司徒梦对着皇上说:“皇上,臣妾又一个不情之请,还望皇上可以恩准了臣妾的请求。”

    “是什么?”

    洛辰单手撑着下巴,司徒梦从进宫以后备受洛辰的喜爱,不论司徒梦提出怎样的要求,洛辰都会毫不吝啬的满足她。

    前几日洛辰就恩准司徒梦去御马场和那些御马夫比试了比试马术。

    这次司徒梦又要带了身新奇的心思呢?洛辰定定的看着他,兴趣十足。

    “皇上,姝婕妤一直都是臣妾在宫中最好的朋友,臣妾也私下里认她做姐姐,但是姝婕妤进宫比臣妾久,地位却没有臣妾高,尊卑敬酒时,应该是臣妾向姝婕妤敬酒,可每次都是姝婕妤向臣妾这个昭容敬酒,臣妾觉得实在过意不去,所以臣妾想恳请皇上,可不可以将姝婕妤和臣妾一样册封为昭容,这样我就能和姐姐尊卑有序了,岂不是更好?”

    司徒梦眨着一双无害、且没有心机的大眼,眨巴眨巴的看着洛辰,微微翘起的唇瓣惹人怜爱。

    洛辰沉默了,他看着司徒梦,眉毛逐渐的团起,好像有点不想要买司徒梦这个愿望的账。

    锦颜看懂洛辰的脸色,赶紧起身,端起一杯酒,对着洛辰打圆场道:“皇上,媛昭容是将军之女,一直没有城府,口直心快,您可别怪罪她。”

    转脸,锦颜和颜悦色的对着司徒梦说:“媛昭容,除夕大家一起其乐融融的,就先不谈这个了。”

    “皇上,您要是不答应臣妾,您就把臣妾降为婕妤吧,臣妾可不想和姐姐之间还要行那些规矩,怪别扭的。”司徒梦把嘴撅得老高,气鼓鼓的撒着娇。

    除夕热闹的气氛一下子有些尴尬了,紧张的气氛逐渐上升。

    “妹妹!”姝婕妤为难的拽拽司徒梦的手,示意她不要和洛辰对着干,这个话题确实很敏感。

    “姐姐,我就是不喜欢那些宫规嘛,明明很好的姐妹情分,都快要被那个宫规搅没了。”司徒梦不依不饶的说着,倔脾气上来了,还真是十头牛都拉不动她。

    姝婕妤不顾怀着身孕的身子,赶紧跪下给司徒梦求情,“皇上,媛昭容刚刚入宫,还不是很懂规矩,望皇上看在她年轻不懂事的份上对她网开一面,皇上要是想要责罚就责罚我吧。”

    洛辰沉默着,眼睛在锦颜、司徒梦和姝婕妤的身上转来转去。

    空气里静默的只可以听到人们微小的呼吸声。

    洛辰捻搓着大拇指上的翡翠扳指,半晌,张启冷硬的唇角,洛辰道:“媛昭容说的没错,既然这样,朕就顺了你的意思!

    起身,洛辰朝着姝婕妤走进了两步,背手说道:“姝婕妤贤良淑德,位妃嫔所爱戴,现怀了朕的笼子,特册封为姝昭仪!”

    一时间,所有的人都跪在洛辰的面前,认真的听着洛辰的圣旨。

    话毕,众人对着姝昭仪行礼祝贺。

    只是有些人是出于真心的,而有些人是在做戏,心里却恨死了。

    雪晴只觉得双手冰冷,面容变得空洞苍白、茫然,若有所失。

    坐回到位置上,姝昭仪一直与媛昭容说说笑笑。

    几次姝昭仪都想把雪晴带进话题里,但雪晴只是草草的答应两声,便自己低头吃着菜,不想再多说些什么。

    帝王家的荣宠、薄情,在雪晴此刻看来是那么的冰冷刺骨。

    就算有恩宠又能怎样,到头来不还是会被一位又一位风华绝代的女子所替代么。

    “呵。”雪晴冷笑一声,仰头便把辛辣的酒水喝进了肚子里。

    锦颜睨了雪晴一眼,心想,看来有人和本宫一样心里不爽快啊。

    唇角挑起,锦颜不安分的小心思在脑子里跳动着。

    忽然,锦颜扭头对着洛辰说道:“皇上,臣妾认为如容华之前为太后驻守所献之舞是真真的赏心悦目啊,步入让如容华再跳一曲为各位增加兴致,可好啊?”

    锦颜笑的柔和,就好像她天生是个无害的美人似的。

    洛辰看向雪晴,只见她一人正有滋有味的吃着,好像不把任何事情放在心上。

    洛辰绷紧唇角,晴儿,难道在你眼里,朕当真是那么的可有可无,不重要么?

    心里不知是被怒火攒动,还是有寒冷的气息在侵蚀。

    洛辰失神,雪晴抬头,刚好朝着洛辰这边无意识的看来。

    四目相对,雪晴惊了,洛辰也不由的怔住。

    露出严谨的模样,洛辰对着雪晴说,“如容华,你就跳一舞吧,朕也想看了。”

    雪晴颔首,没有一丝情绪的说:“好。”

    从雁兮宫退出,雪晴回到清芙殿换了一身滚金烫花的舞裙,舞裙上绣着层层叠叠的流苏,只需缓缓的一步,那些流苏就会随着雪晴曼妙的身姿翩然悦动,很是美妙。

    雪晴踏着月色又朝着雁兮宫走去,身上披着毛绒风衣,洁白的兔毛围脖衬托着雪晴白皙的脸蛋格外明亮。

    此时洛泽也刚刚入宫,自从与雪晴苟合之事昭雪之后,洛泽为了表达自己对皇上的中心无二请命去了西北,驻守边关。

    如今回宫也是得了洛辰传唤,回来与家人团聚共度佳节。

    隐隐的看到有素色的丽影在白雪荧光中翩然而动,洛泽的目光被吸引而去。

    朝着丽影走了两步,洛辰的心骤然一紧,没想的竟然是朝思夜想的她。

    愣愣的站在距离雪晴三米之远的前方,洛辰失了魂也丢了心。

    巧儿和翠儿小心搀扶着雪晴在雪地里慢步行走着,忽然看到不愿出站了一个人在朝这边看,翠儿警惕的瞅了瞅。

    待看清洛泽的样貌,翠儿不由的拉了拉雪晴的衣袖道:“主子,前边的那个人看起来好像六王爷啊,可是六王爷应该是在西北边疆啊,难道是翠儿眼花了么?”

    巧儿也好奇的看看,附和道:“是啊,看起来真的很像六王爷,翠儿姐,下雪的时候也会出现海市蜃楼么?”

    雪晴被翠儿和巧儿的一唱一和吸引了注意,收回低头注意着脚下的雪地,抬起眼睛,雪晴的眸光一滞,心跳忽然变得快起来。

    那人,看起来真的与他很像啊。

    心口莫名的慌了起来,每逼近一步,雪晴越想要显得平静、不在话的样子,脚底就越像是踩在棉花般,摇摇摆摆的很是厉害。

    “啊!”

    忽然雪晴脚底一滑,整个人朝前摔了出去。

    洛泽手疾眼快,一个箭步冲上,就把雪晴拦腰救下,牢牢地抱在怀里,在雪中盘旋着。

    雪晴瞪大眼睛,仔仔细细的看着眼前的人,有那么一瞬间,雪晴真的以为自己是在梦中,看着细雪在周身飞舞而落,漆黑的夜空宛若一块巨大的墨色宝石,莹莹的雪光映着洛泽柔和的俊脸。

    一切太像梦境了,不真实的梦境。

    “六王爷?”雪晴没有忍住,还是叫出了声。

    “嗯,是我是我,如容华近来可好?”

    洛泽注意到雪晴特地装扮的衣裳,也记起了自己的身份。

    站稳身,洛泽抽回手,恭敬的站在雪晴的面前,弯腰行礼。

    “我……我很好。”雪晴咬咬唇,怎么能说是好,自从那件事后,雪晴便再也不知道什么“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