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失神

    更新时间:2018-11-22 14:35:13本章字数:3102字

    抬起清澈的眸子,雪晴看着眼前俊朗的男子,眉目清秀,一看就是专情温柔的人。

    雪晴失了神。

    “怎么了?本王是不是有哪里不对?”

    洛泽笑着张开双臂,低头打量打量自己身上,看起来好像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啊。

    “没有没有,王爷很好,只是雪晴还是有点不敢相信眼前的人真的是王爷您,王爷不是在西北边疆么?怎么回来了?”

    “是皇兄传召我回来过年的,西北呆的时间长了,真是好想念这里的空气啊。”

    说完,洛泽双手举过头顶,仰天深深地呼吸了一口空气。

    其实他在心里说的却是,自己真的好想念眼前的这个女子啊。

    雪晴被洛泽永远长不大的性格逗笑了。

    掩嘴,雪晴弯着眉眼说:“王爷还真是像个孩子,长不大的孩子。”

    “主子,咱们该走了,皇上还在等着咱们呢。”

    翠儿碰碰雪晴的手臂,每次见到六王爷都会有事情发生,现在翠儿对洛泽的出现都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对待才行。

    “哦,也是,那六王爷,雪晴先行告退了。”

    雪晴轻轻点头,就把手覆在翠儿的手背上,朝着雁兮宫加快了几分脚步,不想片刻的耽搁,而引起洛辰的怀疑。

    看着雪晴从自己的面前经过,洛泽在雪晴的耳边轻声说道:“那如容华先请,为了避嫌,臣弟还是晚些进去吧。”

    睨了一眼洛泽,雪晴默许了。

    看着雪晴渐行渐远,洛泽的心里有一些开心、又有一些失落。

    雪晴来到雁兮宫的大殿之中,脱去素色的衣袍,一身大红色的长裙显得格外扎眼夺目。

    几分妖娆、几分妩媚,将雪晴小巧的脸蛋衬托的格外动人。

    雪晴宛若冬日里一把熊熊燃烧的烈火伫立在众人之央,微微扬起的唇角更是艳丽诱人。

    用余光看看四周,只见阮清婷坐在一处偏僻的角落里,正目光涣散的吃着面前的糕点。

    自从刘依云死后,阮清婷也因为曾与刘依云关系甚好而受到牵连,洛辰已经许久没有去看望过她了,更别说深受恩宠。

    听下面的奴才们说,阮清婷的寝宫入冬后也堪比冷宫,不仅被褥还是用的夏日的薄被凉席,就连每日御膳房送去的饭菜也只是别的妃嫔吃剩下的,日子过得实在艰辛、可怜。

    收回视线,雪晴直直的看上洛辰,屈膝道:“皇上,惠嫔向来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当年更是以江南才女的身份被邀请入宫,臣妾特请皇上准许惠嫔为臣妾所舞奏曲,以添趣味。”

    说到惠嫔,洛辰顿感好像很久没有想起过这个人了,在大殿里环绕了一下,只见在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落里阮清婷正鼓着装满食物的嘴巴,瞅着洛辰这边。

    阮清婷的样子很滑稽,洛辰嘴角不禁的荡出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容,“好吧,朕准许你的这个请求,惠嫔你有意见么?”

    洛辰口吻柔和,像是在对小孩子说话一般。

    阮清婷忽闪着长长的睫毛,动动嘴,努力把所有的食物吞到肚子里,说:“臣妾没有意见,臣妾愿意给雪晴姐姐奏曲。”

    说着,阮清婷就站起身来,走到乐师的身边,选取了自己最拿手的古筝。

    “姐姐我准备好了。”阮清婷点头,对着雪晴甜甜一笑。

    “嗯,我也是。”

    雪晴背过身子,摆好造型。

    一曲清雅的曲子响起,大厅里顿时安静下来,所有的人都静心凝视着眼前天衣无缝默契。

    滚金烫花舞裙在烛火的掩映下,闪着金灿灿的亮光,流苏花摆随着雪晴每一步的舞动,而翩然跃动。

    雪晴就想是一只傲人的孔雀,一颦一笑,都透露着一股不可一世的孤傲和令人垂目的孤寂美。

    樱唇红瓣在舞曲中或弯或挑,水袖纱裙遮住雪晴美艳动人的小脸儿,勾人的眼眸在洛辰的脸上一次又一次的掠过。

    洛辰认真的望着雪晴,一颗炽热的心脏在雪晴曼妙的舞姿下砰砰直跳。

    越燃越烈。

    锦颜看到洛辰的反应,脸上忽然闪过恨恨的情绪。

    本想是给雪晴一个下马威的,以为她会出言拒绝皇上的旨意,不想跳这支舞的,没想到这次又让她占尽了便宜!

    真是可恨!

    听到从雁兮宫里传来悠扬的曲声,洛泽也觉得自己是时候进去了。

    踏过厚厚的积雪,洛泽一路忐忑的走到雁兮宫的门口。

    眼睛瞬时就被雪晴的舞姿吸引而去,脚步不由的驻足在大门之外。

    洛泽这一生游历的地方多,自然也见了不少能歌善舞的美女,但是能像雪晴这般,将妖媚与清新融为一体的美女洛泽还是第一次见到,一颗心又被她牵动着,隐隐而动。

    随着曲声逐渐弱了下来,一曲令人如痴如醉的舞姿也在飞速的盘旋中慢了下来……

    舞毕,雪晴和阮清屈膝在洛辰的面前道:“臣妾献丑了。”

    众人好像还没从曲舞声中回过神来。

    洛辰定定的看着雪晴和阮清婷,大喊道:“好!真是好啊!真的爱妃们果真才貌双全,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啊,朕要重重的赏你们!”

    说完,洛辰就带头鼓起掌来。

    顿时众人惊醒,爆发出惊天的掌声有如层层叠叠的海浪,铺天盖地的朝着雪晴和阮清婷席卷而来。

    洛泽站在门外,眼睛始终注视着雪晴,也跟着鼓起掌来。

    高公公眼尖,率先看到了六王爷洛泽的身影。

    “皇上,六王爷来了。”

    “哦?”洛辰开心的笑着,眼睛顺着高公公所指方向看去。

    听到高公公的声音,洛泽也朝着万人之上的洛辰看去。

    兄弟二人四目相对,洛泽的脸上顿时洋溢出喜悦的笑容,大迈步的走进了殿中。

    “臣弟参见皇兄。”

    “六弟无需多礼,快快请起。”

    洛辰大手一挥,帝王之气十足。

    洛辰在自己的身旁赐了座,让洛泽坐去。

    由此可见洛辰是多么在乎他的这个弟弟。

    雪晴走回座位中,烛火迷离,听着从那边传来的两个男人浑厚有力的笑声,忽感有些伤怀。

    一杯接着一杯的满上面前的酒杯,雪晴也一杯接着一杯的喝,好像也只有这样她才能混乱了自己的意识,将那些笑声和笑脸消散在自己的眼睛里。

    “主子,您就少喝一些吧。”翠儿担心的拉拉雪晴的衣袖。

    “不用管我,我今天高兴,所以想要痛快一回!”

    拂开翠儿的手,雪晴又仰脖喝了一杯。

    散宴的时候,洛辰和洛泽也有了些醉态,洛辰带着浓浓的酒味,留下了阮清婷服侍在旁。

    雪晴和皇后锦颜,还有其余的妃嫔都乘着夜色,步入了漫天的飞雪中。

    墨玉笙大摇大摆的打雪晴的身旁经过,道:“如容华可真是好手段啊,竟然又让那个小丫头得了皇上的宠爱,可是我觉得如容华还是为自己的事情想想吧,既然那么会抓住皇上的胃口,为什么不为自己赢得宠爱,反而造福她人呢?”

    “容嫔如此为本宫打算,本宫倒是觉得容嫔既有如此心思,不妨为自己多做打算,现在比我们封位晚的司徒梦都是媛昭容,而你却还只是个嫔位,本宫认为容嫔还是多加把劲在自己的身上才行啊,别到了最后被所有人踩在脚下,任人欺负啊!”

    雪晴目视着前方,厉声而道。

    每一句话都像是尖锐的钉子,插到墨玉笙的嗓子眼里,让她有话却说不出。

    气鼓鼓的吞了好几口气,墨玉笙抬手指着雪晴道:“好,好你个如容华如今也学会伶牙俐齿了,不过没关系,你现在再怎么神奇也就是个失宠的妃子,而我现在可还是深受皇恩,封妃升位的机会多的事,你姑且得意着吧!以后有你好看的!”

    冷哼一声,墨玉笙就甩手很踩着厚雪扬长而去。

    雪晴凝视着墨玉笙的背影,嘴角上的微扬淡了下来。

    想想刚才说的那番话,自己确实变得越来越不一样了。

    原先那个善良的雪晴正在默默的发生着改变。

    回到寝宫,雪晴身上散发的浓浓酒气让整间屋子变了味道。

    巧儿拿来清新的荷叶香焚起,想要缓和一下屋子里的味道。

    雪晴颦着眉,此时的酒劲刚刚上来,头也渐渐的疼痛起来。

    “嘶——”雪晴挑着兰花指,揉着太阳穴,却不见好。

    翠儿听到雪晴的吃痛,快步走来,乖巧的帮雪晴做着头部按摩。

    一边按摩,翠儿一边说:“主子,您酒量本来就不好,就不该喝那么多酒啊,你看,这不是苦了自己了嘛。”

    “哎,这样子也比清醒着要好。”雪晴默默的揉着指节,为自己取暖。

    “算了主子,翠儿还是去给你煮一碗醒酒汤吧,顺便也暖暖身子。”

    说完,翠儿就转身朝着屋外走去。

    在门外看到扫雪的巧儿时,翠儿说:“巧儿这雪你也别扫了,刚扫干净就又被雪覆盖上了,你去给主子弄个暖手炉吧,主子的手凉的厉害啊。”

    “好的翠儿姐,巧儿这就去。”

    放下扫把,巧儿就精神百倍的去忙活了。

    温养殿——

    和洛泽告别后,洛辰就带着阮清婷来到了温养殿,本想和阮清婷一夜恩爱一会,但哪儿知道,洛辰刚坐到温养殿的床榻上,高公公就跑来告诉洛辰有一封从江南快马加鞭送来的奏章需要洛辰过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