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格外的温柔

    更新时间:2018-11-22 14:35:13本章字数:3150字

    洛辰兴致缺缺的看看身旁的清丽的小人儿说:“那好吧,朕只好去一趟乾坤宫了,等朕忙完了再来陪你可好?”

    像是对待孩子一般宠爱的看着阮清婷稚嫩的脸蛋,洛辰的眼神格外的温柔。

    “好。”阮清婷低着头,脸上浮着淡淡红晕,嘴里吐出的声音就像是孩童一般甜腻。

    洛辰笑笑,宠溺的柔柔阮清婷柔软的头发就大步的离开了。

    待洛辰走出屋外,阮清婷才追到门口,扶在门上,对着洛辰喊道:“皇上,臣妾会一直等你回来哦。”

    “嗯!”洛辰回头,站在雪中对阮清婷摆摆手道:“快进屋去,外面冷得很!”

    语气里带着宠人的命令,阮清婷听完,开心的点点头,就一蹦一跳的进了屋子,晃悠着双腿坐在床榻上吃糕点。

    这一夜,她却不知道她等来的却是一场没有回音的孤苦。

    听说皇上因为政务抛下阮清婷独自去了乾坤宫,雪衫赶紧跑到梳妆台坐下。

    对着镜子,雪衫细细上妆,梳出与雪晴一样的发髻。

    “皇上,我就不信这样你还能逃得出我的手掌心!”

    看着镜中貌美如花的自己,雪衫心里的底气十足,勇气更是满满的。

    端过放在一旁的人参汤,雪衫快步朝着乾坤宫走去。

    乾坤宫外——

    “来者何人!”

    侍卫伸出剑柄,器宇不凡的挡住了雪衫的去路。

    雪衫翻了侍卫一个白眼,不急不慌的从腰间掏出皇后锦颜的信物,举到侍卫的眼前,道:“我奉皇后之命,前来给皇上送汤,你们若是挡我的路,就是在挡皇后的路,你们都活得不耐烦了么?”

    眉目一瞪,雪衫拿出主子的气势训斥着眼前的侍卫。

    侍卫皱皱眉,仔细的看看雪衫手中的信物,确定那就是出自皇后才放下佩剑。

    但是为了安全起见,侍卫还检查了汤罐,见里面果真是汤药,便无其他,才恭敬的把雪衫请了进去。

    此时乾坤宫内只有洛辰一人在阅读奏章。

    奏章里向洛辰汇报了江南一带今年所有的事情,做个总结。

    洛辰的眼目随着一行一行的文字流转着,表情也露出一丝丝的喜悦。

    江南这一年因大丰收,除夕之夜各家各户都过的喜气洋洋其乐融融的,就连路边的乞丐也得到了人们的施舍和帮助,再也不用挨饿受冻了。

    “好!很好!真是让朕高兴啊!”

    洛辰合上奏章,情不自禁的赞叹道。

    可是一晃眼,洛辰就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雪衫。

    洛辰看到乾坤电力平白无故的多出了一个宫女,而且这个宫女的模样看起来有些陌生又有些熟悉,但是不管怎么想洛辰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她。

    打量着雪衫,洛辰问:“你是谁?为何夜闯乾坤宫?”

    “回禀皇上,奴婢雪衫,奉皇后娘娘旨意前来给皇上送滋补汤药来的。”这么近的距离面对龙颜,雪衫并不胆怯,精致的小脸上带着一股胜券在握的自信。

    洛辰看了雪衫一眼,容颜清秀,确实是个美人。

    点点桌子上的空处,洛辰道:“放这里。”

    雪衫遵命,把汤药放到洛辰的面前,本以为这么进的距离洛辰会多看几眼她精心装扮的容颜,但是洛辰只顾着处理政事,压根没有再抬过头。

    雪衫看看周围,只见殿中炉火好像有要熄灭的意思,雪衫道:“皇上,奴婢看那炉火星星点点,想必是需要加些木炭了,请皇上恩准让奴婢去往里面加些木炭吧。”

    洛辰睨了一眼炉火,确实如雪衫所说。

    “嗯去吧,加完木炭你也可以退下了。”

    说完,洛辰又垂下眼睑,忙着自己的事。

    雪衫走到炉火旁,背对着洛辰,趁洛辰不注意之时,雪衫抬起手臂,袖口一抖,一块合欢香料跌落入了炉火里。

    为了等香料发挥作用,雪衫故意减慢自己在殿内的活动。

    轻声的绕到洛辰的身后,雪衫弯身,在洛辰耳后吹气轻语道:“皇上可觉得乏了,不如让奴婢帮您锤锤肩吧。”

    不说还好,经雪衫这么一说,洛辰倒真的觉得自己的肩膀有些酸疼,展展后背,洛辰点头同意,“嗯。”

    雪衫攥着柔软的粉拳,一下一下的落在洛辰宽阔解释的肩膀上,让洛辰顿感舒适不少。

    看到洛辰微皱的眉宇逐渐舒缓,雪衫道:“皇上可觉得舒服?”

    “嗯,还不错。”洛辰说。

    洛辰批阅奏章,忽觉屋子中的气温越来越热,闷得他后背直冒热汗,腹部一股热流也在上下窜动着。

    他回眸看了一眼雪衫,道:“你去把那边的窗子打开吧,朕觉得很闷。”

    雪衫望望窗子,脸上露出难为情的样子,“皇上外面还下着大雪呢,要是打开窗子,恐怕寒气太大,会伤了皇上的龙体的。”

    说着,雪衫就绕道洛辰的面前,掏出绣帕,细心的帮洛辰擦拭脸上的汗水。

    洛辰定定的看着雪衫,自雪衫的绣帕上迎面扑来一股淡淡的香气,只是洛辰不知道,那香气也是来自催情效果极强的香料。

    没一会儿,洛辰眼前的世界开始变得晃荡不堪,就连雪衫的脸也扭曲变形起来。

    朦胧中,洛辰产生了幻觉,他只觉得面前这个再给他温柔擦拭汗水的女子就是雪晴!

    一把抓住雪晴的手,洛辰神志不清地呢喃着,“晴儿,晴儿,你知不知道朕好想你?”

    雪衫一愣,心里暗想着,没想到这催情香的功力还是蛮大的,竟然把皇上都迷倒了,把我当成了他最宠爱的女人,真是天助我也!

    顺势,雪衫做出娇羞扭捏的样子,迎合洛辰道:“皇上,其实臣妾也好想你啊。”

    “真的么?晴儿你说的是真的么?你真的很想朕么?”

    洛辰欣喜若狂,没想到等了这么久,她终于愿意理自己了。

    握着雪晴的手更加紧致了,有那么一瞬间,洛辰都想要把雪晴娇小的身影全都融进自己的骨血里。

    雪衫微笑点头,“是皇上,臣妾说的都是真心话。”

    “晴儿,那就留下来陪朕吧,朕有好多话好多话想要对你说!”

    雪衫见药效越来越猛,便软若无骨的贴身躺进了洛辰的怀里。

    手指一点一点的爬上洛辰的领口,风情万种的将洛辰的外衣褪去。

    几个月来的苦等终于得到了回报,洛辰不想错过这次机会,脑子里早已没了什么阮清婷。

    一把横抱起雪衫,洛辰俊朗的脸上笑容弥漫,大步朝着乾坤宫偏殿的床上走去。

    把雪衫轻放在床上,洛辰细如密雨的吻一个接着一个的落在雪衫裸露的肌肤上,脖颈、锁骨,一直绵延到她松软雪白的双峰上。

    衣服如花瓣般一层层的剥落,雪衫欢愉享受的脸上还夹杂着淡淡的胜利。

    一夜纠缠无眠,雪衫用自己高超的技术把洛辰伺候的好好的,要了她一次又一次,直到凌晨时分,洛辰才沉沉的睡去。

    冬日里漫天的飞雪将整座皇宫笼罩在盈盈可现的白色之中……

    黎明时分,窗外的天色被白雪映衬得格外明亮。

    洛辰迷迷糊糊的从睡梦中清醒,不知是不是昨晚喝了太多的酒,洛辰的太阳穴处传来细密且微弱的疼痛。

    “嘶——”

    怎么头会疼的这么厉害!

    洛辰扶扶额头,忽然手掌碰到了身旁柔软的物体。

    咦?这是什么?

    洛辰完全忘记了昨晚发生的一切,头疼的让他脑内一片空白,更是什么都想不起了。

    下意识的转头看去,只见棉被掩映下仿佛露着女儿家柔软的长发。

    雪衫感觉到洛辰重重的鼻息落额顶上的温热,睁开美眸,轻声道:“皇上,您醒了。”

    “你是?”

    洛辰伸手去掀雪衫的棉被。

    “啊,皇上!”

    就在棉被快要被掀开的时候,雪衫赶紧用纤纤玉指拉住了,嘴里娇媚的音调仿佛在控诉洛辰的无情。

    “皇上,您不记得昨晚是如何和奴婢……”

    咬咬薄唇,雪衫的眼睛里有泪光在闪烁。

    洛辰定定的看着雪衫,努力在脑海里搜索着什么,这眉眼,他确实很熟悉。

    昨晚一幕幕赤裸激荡的画面在洛辰的眼前缓缓浮现,她的娇喘、她的柔软,仿佛还在耳边和手边。

    “朕记起来了,你是皇后宫里的宫女。”

    洛辰暗自锤了一下龙床,懊恼不悦的痛恨自己怎么会这么大意,控制不住欲火,竟临幸了她!

    起身,洛辰绷紧的唇角锋利慎人。

    “皇上,您这是要去哪儿……”

    雪衫也坐起身,用被子掩着白皙的胴体,体态妖媚动人。

    “朕要上早朝,你继续睡吧,晚些时候朕会让高公公来的。”

    洛辰沉着语气,在屏风前换完衣服,就离开了。

    雪衫仰身躺会被窝中,眼睛盯着金碧辉煌的屋子打着转转。

    唔,美梦终于成真咯。

    这床可真是柔软啊,再也不用和那些下人挤在一起了,真好真好!

    眯着笑眼,雪衫已然已经进入了作为帝王女人的状态。

    没过多久,高公公就带领一群人来到了雪衫的窗前,众人候在屏风外。

    高公公扯着嗓子宣读完圣旨,雪衫得偿所愿被封了贵人——“华贵人”,被赐潇雨阁,正好与清芙殿相邻。

    起身,被几位宫娥拥簇着梳洗打扮完毕,雪衫满意地看着铜镜里自己摄人心魄的美貌,只有这样的身份才能对得起她天生不入凡尘美丽。

    “嗯,很好,这头发梳的还真是不错。”

    雪衫张合红唇,脸上的笑容雍容华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