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提醒

    更新时间:2018-11-29 15:55:15本章字数:3257字

    李小钰端着切好的水果走过来,她对着慕青枫热情的说着:“青枫,要不要带语嫣四处走走,总是坐着,年轻人会觉得闷。”

    “走走?我也要去玩。”慕文麟眼睛一下就亮了,他的手拉着韩语嫣的手说着:“豆豆,我们去玩。”

    李小钰急忙过来劝着慕文麟,让他在这里抱着娃娃晒太阳,慕青枫抬头看了一下头顶上的太阳,他对韩语嫣说:“想不想去看看我的房间?我还保留着我妈妈的相片。”

    韩语嫣明显的感觉到气氛一下不一样了,李小钰的脸色有些的苍白,慕文麟抓着她的手不知道是不是李小钰而松了几分力道。

    最后,慕文麟被李小钰劝着留在草坪上接着晒太阳,慕文麟拉着韩语嫣走进了别墅里,她总是感觉有一双视线跟着自己,每当她回头看去时,有什么异样都没有,李小钰在陪着慕文麟说话。

    一路上,随处可见奢华的装饰,知名的画,璀璨的水晶吊灯,别墅很大,慕青枫带着韩语嫣一路走上楼梯,他突然开口:“我觉得,我妈妈死后,灵魂就留在了这里,她看着这一切的发生,那么惶然无助。”

    韩语嫣本就感觉怪怪的,一听他这话,身体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抬头看着慕青枫,慕青枫的表情是认真的,他的身影停在三楼和四楼之间的转角处,他对韩语嫣继续的说着:“当初,我妈妈就是从这里摔了一觉。”

    一阵冷风吹来,韩语嫣说:“慕青枫,你是不是也想把我从这里推下去?还是觉得无聊,想说点什么让我害怕。”

    “没有,我只是提醒你。”慕青枫说完这一句,并没有在说提醒什么,转身继续的走着,他的大手又一次霸道的拉上韩语嫣的手。韩语嫣挣扎了几次,没挣脱开,她听见慕青枫有些哽咽的声音从她头顶上传来。

    “我已经很多年没上来了,没有你陪着,我没有勇气踏足这里。”慕青枫有多少年没上来,这里就尘封了多少年,在别墅最顶端楼梯的左边走廊上,铺着厚厚的一层灰尘,地板已经看不真切了,和右边的光可鉴人完全就像是两个世界。

    一道灰尘的印记将这个左边的房间完全的和整个别墅的奢华分割开。慕青枫牵着韩语嫣的手,走上那灰尘,留下他们一步一步的脚印。韩语嫣觉得冷飕飕的,不由得握上慕青枫的手。

    “别怕,我在这里,自从妈妈去世后,所有关于她的东西都被毁掉,这里面是我用自己最大努力保留下来的。”从自己的兜里掏出钥匙,慕青枫将钥匙放在韩语嫣的手里,韩语嫣手一抖,钥匙差点掉下去。慕青枫沉默的握上她的手,将钥匙插进钥匙孔里,慢慢转动。

    韩语嫣的心紧锁着,她想到了英国的古堡,总是有一些让你惊悚的故事在那里发生,而眼前光影斑驳的世界,让她恍惚着。房门被推开,厚重的灰尘味扑面而来,韩语嫣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慕青枫将她拉在他身后,他率先走了进去,里面的东西有些堆砌的凌乱。在门外犹豫了下,韩语嫣还是走了进去,里面的窗帘是拉着的,慕青枫也没去打开窗帘,没有开灯,一个人站在房间里。

    这样的慕青枫看着让人心生疼惜,很孤独,孑然于世的孤傲。不过韩语嫣更觉得是萧瑟的末路英雄。慕青枫从身边蒙着灰尘的柜子上捡起一张纸,他弹起上面的灰尘递到韩语嫣面前,低声的说着:“这是我小时候画的一家人。”

    韩语嫣接过那画,视线里是一男一女牵着一个小男孩,那男的隐约可以看着象慕文麟,至于中间的慕青枫,韩语嫣觉得他长的太甜美,更象一个小公主。

    慕青枫并没有过多的去碰触那些东西,他仿佛在害怕却解开这些灰尘下的伤痛,他的声音带着压抑的疼痛,他说:“我爸爸在我妈妈去世后三个月,就和李小钰结婚了,那个时候,我躺在医院里,高烧昏迷,在我的印象里,爸爸一直是个严谨而伟大的男人,小时候他总是给我讲古代帝王的故事。”

    韩语嫣站在慕青枫的身后,她在那泛黄的纸张背面看见了斑斑的血渍。

    “这里,是我用自己的生命捍卫才存留的。”慕青枫的肩膀耸动着,他放在身侧的手垂着,紧紧的握成拳头。这个时候,韩语嫣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她将画放回到那个位置,放轻了脚步走过去,她和他的命运太像了,不同的是,她在后来过了几年辛苦而充满父爱的生活,慕青枫顶着慕氏总裁的光环,一直在这样的煎熬里沉浮。

    双手犹豫了下,韩语嫣的手轻轻的放在慕青枫的后背上,她本来想拍拍他的肩膀,但是他太高了。

    “语嫣,我是认真的。”慕青枫说着,转身,不给韩语嫣躲避开的机会,大手抱住了她的身体,紧紧的,他的脸埋进她的颈项里,温热的液体顺着韩语嫣的肌肤流下去。这一次,她没有挣扎,静静的站着,外面晴好的阳光透过窗幔,落在他们的脚下,织成一片映像斑驳的画面。

    那一天,直到吃午饭,慕青枫才和韩语嫣走下楼,他们的身上没有任何尘埃的痕迹,慕青枫牵着韩语嫣的手,一步一步走进餐厅。

    餐厅里,慕文麟在挥舞着叉子,不断的敲打着餐桌,嘴巴里一直嚷嚷着要找豆豆。李小钰见慕青枫他们出现了,立即对慕文麟说则:“他们来了,文麟,你看。”

    “豆豆,豆豆,好吃的。”慕文麟一见韩语嫣,就大叫着,伸手就要抓桌子上的菜。

    “文麟,等等。”李小钰伸手拉住慕文麟的手,用毛巾给他擦手,然后抱歉的对韩语嫣说着:“不好意思,让语嫣笑话了。”

    慕青枫为韩语嫣拉开椅子,他接着李小钰的话说着:“洋姨,语嫣是自家人,她不会对爸爸另眼相看的,而且,她很喜欢爸爸,是吧,语嫣?”

    韩语嫣扯了扯唇角,视线对上慕文麟憨憨的脸,她点点头。慕文麟已经等不及的要拿好吃的给韩语嫣,无论李小钰怎么劝阻都没用,倒是慕青枫很聪明的将韩语嫣的碗放在慕文麟跟前,等慕文麟给装满了,在端回来给韩语嫣。

    那顿饭,李小钰几乎没怎么吃,她忙着帮慕文麟擦嘴巴,然后剔鱼刺,收拾桌面上的残骸,虽然忙碌,李小钰还是保持着一种优雅的微笑。韩语嫣也不太饿,她只吃了一些就停了下来,慕文麟一见她吃好了放下筷子立即起身,颤抖着身体走到韩语嫣身边拉着她的手就要去玩。

    “文麟,语嫣还没有吃饱。”李小钰说着急忙站起,对着一边站着的田护士使了个眼色。田护士犹豫了下,就去挽服着刚刚走到她身前的慕文麟,恭敬的说着:“老爷,饭后要休息下,不能走的太快。”

    慕文麟不乐意了,他一伸手扒拉开田护士的手,力道非常的大,田护士竟然踉跄了下,险些摔倒在地上。

    这还不算,慕文麟指着田护士对着韩语嫣委屈的说着:“豆豆,她欺负我,她是恶毒的老巫婆。”

    李小钰在后面听着,这一次倒是没什么动作和声音,而是看向慕青枫。

    慕青枫慢悠悠的吃着饭菜,对慕文麟开口:“爸爸,语嫣身体还有些的虚,不要走的太快。”

    “青枫,你爸爸他?”

    “他听不懂,语嫣会懂。”慕青枫慢悠悠的吃着东西,他对着李小钰说着:“洋姨,你还没吃饭呢,先吃饭吧,让语嫣照顾下我爸,这是她该做的。”

    背对着慕青枫的韩语嫣装作没听见慕青枫后面的话,她必须的坚持过这三个月,不给慕青枫任何延长时期的借口。李小钰对田护士使了个眼色,田护士立即跟了上去,李小钰重新坐下,对着满桌子的菜,她慢慢的拿起筷子,沉默的吃着。

    韩语嫣被慕文麟拉到了二楼,推开了一道门走了进去,韩语嫣犹豫了下,身后传来田护士的声音。

    “这是老爷和前夫人的卧室。”

    田护士做了个手势请韩语嫣进去,里面慕文麟已经跳上了床蹦跶着,韩语嫣没有办法拒绝,她硬着头皮走进去,看着慕文麟危险的动作,她头疼。

    “豆豆,豆豆,玩。”慕文麟见韩语嫣站下面,他招手,让她上去。

    韩语嫣摇头,她想起和冯天旭蹦蹦床的时候了,她都头晕的不行,冯天旭却蹦跶的很是欢畅。慕文麟见韩语嫣不肯上去,他就看向一边的田护士,田护士低头,似乎很畏惧。就算是这样,慕文麟依然不肯让田护士在卧室里,他嚷着要吃樱桃,田护士不得不出房间去洗樱桃。

    田护士退出去后,慕文麟蹦跶的更厉害了,之前看见他走路都颤巍巍的,在床上确是精神抖擞。

    韩语嫣等着慕青枫上来,她对慕文麟束手无策,毕竟不是自己的爹,她好声好语的劝着慕文麟下来,慕文麟不肯,末了自己蹦跶的不过瘾,竟然要搬椅子上去,韩语嫣急忙去拦着,结果只听一声咔嚓清脆声音,床腿断了。

    这是什么质量的床?韩语嫣根本没办法反应过来,她和慕文麟都坐在了床上,慕文麟还哈哈大笑着,嚷嚷着好玩。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不只是好玩,甚至是有些的超乎韩语嫣的想象。慕文麟从塌了的床下翻找着什么,后来竟然扯出了一个小布包,他手扯开布包,就拿出了里面的东西,是一个项链,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项链闪着清冷的银色光芒,下面吊着一块剔透的翡翠。